•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174章 流淌神血的巴斯德古神矛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晨完全在凭着灵觉出刀,感觉哪里有危险,断刀就劈向何方。

        炽烈的刀芒与璀璨的剑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片片能量浪涛,肆虐在夜空中,天上的星光与月光完全被掩去了。

        这里杀气冲天,锋芒璀璨夺目。

        在成千上万道剑气中,“天下最重!”四字从独孤剑魔的口中喝出,传说中独孤家有天下最重之剑法!

        天下最快剑法收敛,独孤剑魔闪现出身影,铁剑像是一座巨山一般缓慢压落而来,明明让人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但却无法躲避。

        天下最重,一剑封绝十方!

        “轰!”

        无形的场域太过沉重了,大地崩裂,附近的殿宇更是不断的爆碎,一道巨大的光束仿佛直直冲入霄汉,这就是最重一剑的剑芒!

        萧晨神色格外凝重,不敢有丝毫大意,心绪慢慢静了下来,心中一片空灵,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消失了,甚至连独孤剑魔都消失了,在他的眼中只剩下那缓慢推来的一剑。

        缓缓地,萧晨终于慢慢推出了手中的断刀,不是四大散手,也非不灭印,这完全是沉浸到一种空灵状态、晋升到一种奇妙玄境中后,凭着本能推出的一刀,一记神来之刀!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在这种特定地环境下。战斗地本能发出的。凭着直觉,这将是威力最为绝大的一刀!

        两人的动作都非常的缓慢,铁剑与长刀缓缓向一起撞去。

        在这生死危急时刻,两人仿似置身事外一般。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颇有这样一种意境。

        两人不急不缓,没有丝毫焦虑,没有任何不安。平常的心,平静的神色。

        天下最重之剑与萧晨在空灵状态下推出的一刀终于相遇了。

        这一刻,一股难言地压抑感瞬间笼罩十方,刀芒与剑芒直冲高空!在夜空中格外的璀璨,天帝城这个区域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天地异相。

        “轰隆隆”

        仿佛天外惊雷在炸响!

        冲天的刀芒与剑气,与真实的雷光并无二致,真似贯通了天地。

        两道巨大的光柱如果不是全部冲向了天空,独孤家必将会被夷为平地!

        尽管这样,许多建筑物都崩碎了。就连古老而高大的围墙都是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声势惊天动地的一击!萧晨与独孤剑魔都被震飞了出去,他们不断的咳血。如飘落地枯叶一般,萎靡不振,摔倒在血泊中。

        但是,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分外明亮,几乎在同一时间腾跃而起。

        断刀对铁剑,萧晨与独孤剑魔冲到了一起。

        铿锵之音不绝于耳,萧晨再一次沉浸到了那种玄境中,完全撇弃了四大散手。凭着本能出刀,雪亮的刀芒刺破了夜空,像是一条条奔腾咆哮地大河一般,在天空中横行肆虐。

        独孤剑魔同样神勇,传承于祖上的无敌的古老剑诀被他挥洒而出,铁剑挥出的剑意早已不再局限于独孤剑意,已经超脱出了这个范畴。他完全走出了自己的剑道之路。

        剑光璀璨。寒光刺目,千万道光华。在夜空中绽放,绚烂而又瑰丽。但同样可怕与恐怖,每一剑扫出,都足以撕裂一座巨大的宫殿,斩灭一切阻挡!

        激烈的大战持续不断,在刀芒与剑海中,萧晨与独孤剑魔足足激战了数百回合,无法分出胜负。

        萧晨沉浸在那种玄境中,直接挥洒出的刀意,根本不比打出地四大散手弱,这是战斗本能的释放,这是心中武意的升华,这是己身战斗能力的蜕变与激进。

        并不是说这种玄境中的刀意胜过四大散手,只是在这种情况下的刀意发挥了最大的威力,最适合于眼下这种激战。

        没有无敌地玄功,一切还要看运展神通地人,战场中瞬息万变,唯有施展出合适的招法,才能发挥出最大地威力,最简单的一记招法,也可能会成为夺命一式。

        势均力敌!

        场域对封神光幕是无效的,两人拼的是蜕凡境界的真正修为!独孤剑魔性格坚毅,威势无匹,剑压南荒,难逢抗手,这与其幼年经历是分不开的。

        剑,就是其生命!

        两人已经激战了一个时辰,他们浑身都是血迹,刀与剑划动时,除了奔雷般的声音与滚滚剑气、刀芒外,还形成了一股莫大的压力,两人皮肤的毛细血管都被压破了。口中更是不知道吐出了多少口鲜血。只是,两人都是坚韧之辈,没有人会因此而动摇,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

        “当”

        刀剑相击,断刀与铁剑同时自萧晨与独孤剑魔手中飞了出去,他们的手骨同时骨折,伤势同样严重。

        萧晨眸中神光湛湛,射处两道璀璨神芒。在他看来,独孤家以剑见长,如今铁剑脱手,等若除掉了独孤剑魔的利牙。

        旺盛的生命力涌动向骨折的右掌,而后在“喀嚓喀嚓”的响声中,掌骨被接续,当然不可能立刻完好如初,但是足以让他能够出手,快似电芒一般劈向独孤剑魔。

        独孤剑魔的手掌发出了类似的声音,同一时间接续好,以伤掌出击,战斗力丝毫不减。

        “我身即我剑!”独孤剑魔冷笑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天地万物。一草一木,都可为我之神兵!”

        说到这里,独孤剑魔竟然诡异地提速,身体在刹那间快地不可思议,而后双手合在一起,向着萧晨冲来。

        在这一刻萧晨震惊了,因为他发现前方出现了幻象,独孤剑魔整个身体竟然化成了一把神剑。神光璀璨,向着他劈斩而来。

        独孤剑魔决不可能身化神剑,这只能说是他的未来神通的提前显现,这只是未来神通的雏形,造成了某种幻觉,但足以说明此刻剑魔的可怕。

        不得不说,萧晨确实非常有战斗天赋,越是在这种危险的境地下,就越发的冷静。心绪快速平静了下来,在刹那间晋升入到一种空灵的状态。

        天地万物全都在他眼前消失了,唯有前方地那把无坚不摧的神剑。独自显现在他的双眼中。天地间一切都仿佛放慢了下来,包括那劈斩而来的独孤之剑!

        萧晨冷静的可怕,一动不动,唯有当神剑临体时,左手才轻划而出,非常飘逸的一记掌刀,与以往大开大合、霸气十足的招法截然不同,仿佛谪仙在挥洒神术一般。空灵无比,飘逸之极。

        玄妙莫测的一记掌刀,完全是一种本能,挥洒出了超尘脱俗的一刀!

        “当”

        掌刀与独孤剑魔身体化成地神剑撞在了一起,两人同时被震飞了出去。

        独孤剑魔擦净嘴角的鲜血,冷喝道:“不光身体是剑,这天地万物都是我之神剑!杀杀杀杀杀!”

        崩碎的废墟。那一片片瓦砾。那一块块地基石,那一条条断椽……全部漂浮而起。而后发出万重杀气,都已经化成了剑光,向着萧晨激射而去。

        天地万物,一草一木,皆是神兵利刃!

        如果是另外一名九重天地高手,激战一个时辰之后,在如此强横无匹的威势下,恐怕再也没有一战之力了。

        但是,萧晨依然冷静的可怕,内心空灵,身体则冷如刀锋,身随心动,神识意念主宰躯体。

        空灵的心境,漠视一切,看花开花谢,听雨打芭蕉,世间荣辱皆忘。很奇怪的一种心境,他的心仿佛已经飞出战场,灵魂仿似立身在飘渺的云端,以出世之心冷静的俯视着这一切。

        但是身体却在动作着,非常流畅地动作,玄奥的手法,空灵的掌刀,飘逸的身法,似孤寂沙漠降甘露,如空旷原野升朝霞。

        一切是如此的灵动,一切是如此的和谐,所有这一切恰到好处!

        掌刀飘逸空灵,没有放过任何一块瓦砾、巨石、断椽……所有化成剑体的有形之质,全部被准确地截碎、扫落!大千世界繁华逝去,留下地只是无限的静寂,此刻萧晨地心态也如这样一般,出奇的平静与冷漠,宛如身处局外中。

        但却一破百破!彻底将这一草一木,天地万物化成的成千上万道神剑击溃了!

        独孤剑魔一招手,将铁剑引到了手中,他冷冷的对视着萧晨,感觉到了这将是他有生以来最为危险的一战,他强烈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萧晨击破“万剑”之后,迎风而立,长发无风自动,平静的看着前方的独孤剑魔。

        “杀!”

        独孤剑魔准备最后一击,成败再次一举!

        铁剑挥出的场域压落下来,萧晨的封神光幕光芒闪耀而出,抗击剑之场域。

        独孤剑魔浓密的黑发全部倒竖而起,铁剑之上,一重重剑芒像是惊涛骇浪一般,向着萧晨奔涌而去。

        萧晨依然身处空灵状态中,掌刀牵引奔涌而来的炽烈剑光,虽然身处险境中,但却显得从容不迫,隐约间,他觉得这种状态就是识藏境界的门槛!

        突然间,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了萧晨的心头,就是身在这种玄秘的妙境中,他那古井无波的心绪也难以平静了,死亡的阴影浮上心头。

        萧晨想也不想,身体侧飞而去,像是谪仙一般飘逸。

        但是,依然还是晚了!一杆神矛,赤红无比,透发着炽烈的神芒,仿佛有无尽鲜红的血水在其周围熊熊燃烧,整整染红了半边天,化成一道血芒飞来。

        “噗”

        萧晨虽然避过了胸膛这个要害,但却被滴血的神矛自背后洞穿了左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带着飞出去足有上百米远,而后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鲜血喷溅,染红了大地。

        血色神芒剧烈跳动的神矛钉在地上以后,猛烈的颤动了一阵,才平静下来。

        萧晨被生生的钉在了地上!

        “巴斯德古神矛?!”独孤剑魔惊呼出声,而后转身朝着不远处的黑暗中望去。

        一个棕发青年,步履沉重,缓缓的自黑暗中走来,身体很结实,肌肉如虬龙一般鼓起,**着一条古铜色的臂膀,刀削的面孔带着一丝冷笑。

        “猜对了,这就是巴斯德古神矛,曾经弑杀过神的古矛!”棕发青年一边走,一边冷冷的道:“上面沾染了不止一位神的鲜血,到现在那些血迹都没有干涸,始终在古矛上流淌。”

        将萧晨钉在地上的巴斯德古神矛,真的是一杆邪异的神矛,不知道是何种材质锻造而成的,竟然通体赤红,上面刻满了古老的神文,流转着一道道血芒。最为可怕的是,真的有鲜血不断自矛体滴落,闪烁着妖艳的血色光芒,流淌神血的巴斯德古神矛,血滴始终难以干涸!

        “你为什么要在背后出手偷袭?”独孤剑魔并不领情。

        “因为他必须要死,决不能让他活过今夜,神矛指印我来诛魔!”

        “我只听说神矛弑过神,从来没听说它诛过魔,难道萧晨是神吗?”独孤剑魔讽刺道,对眼前这个棕发青年背后出手,他眼中是不加掩饰的鄙夷,将铁剑插在地上,而后冷冷的戒备着。

        “总之他是要死的,今晚我与兄长分头寻他,但是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连续转战几个战场,到现在我才寻到他。”

        就在这时,冰冷的声音从前方响起:“你还有一个兄长吗,这样你们一起去下地狱不会寂寞的!”

        萧晨双手是血,不知道是神血还是他自己的血水,用力自地面拔起巴斯德古神矛,而后缓缓站起身来,古神矛自肋骨中穿过,随着他的动作而颤动着。

        “你还没有死?!”棕发青年很惊讶,接着面色转冷,道:“那我亲自送你去死吧!”

        “可惜一击未将我杀死,你已经不会再有机会了!”萧晨站了起来,双眸中射出两道冷芒,声音寒冷刺骨,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你,还有你的兄长都要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