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176章 古战三重封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晨反挑莫利咖与半空中,血水喷溅,不仅让刚刚赶到的尤阑穆目眦欲裂,也让在远处观战的独孤剑魔眸中射出两道神光,抱着铁剑激发出一股凌厉的战意。

        莫利咖剧痛无比,腹部完全被洞穿,且由于萧晨的力量太过强横,直接击碎了腹中的肠胃。他是生命力深厚的九重天境界的修者,短时间不可能死,如此一来简直是一种折磨,炼狱般的苦难!

        惨叫声在独孤家的古宅中不断回响,莫利咖浑身都在出虚汗,血水更是染红了半边身子,神情萎靡不振。

        尤阑穆身材非常的高大,容貌与莫利咖相仿,虽然谈不上英俊,但却有一股野性,冰冷眸子怒视着萧晨,喝道:“放开他!”

        对于这样的话语,萧晨根本不会回应,毫无意义!他腾开一只手,单手握住巴斯德古矛挑起莫利咖。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身上点了几下,止住伤口处汩汩涌动的血水。

        “放开我弟弟!”固执的重复着自己的意见,尽管在这等高手眼中等若废话,因为没有人会因此而改变主意的,但是尤阑穆不得不如此,这是他的亲弟弟,他已经想妥协了。

        “说,你们为什么想杀我?如果是想挑战我,不可能背后偷袭,到底是为什么?!”说到这里,萧晨的眼神变得凌厉无比,直欲穿透进尤阑穆地心海中。

        “没有为什么。巴斯德古矛指引我们来诛魔!”

        “不要欺骗我!”萧晨冷哼。而后抖动赤红地血矛,令莫利咖疼痛的惨叫连连,继续冷声道:“古矛诛杀过神,但从来未洞穿过魔,难道我是神吗,到底为何要在背后暗杀我?”

        看到莫利咖惨遭蹂躏,尤阑穆难以保持平静神色了,神色非常复杂的道:“是我们不对。我在这里向你郑重道歉,请你放开我弟弟。”

        “说!”只有一个字,而后萧晨再次震动古矛,莫利咖顿时血流如注,惨烈的痛叫。

        “我弟弟想娶燕倾城,但是却被天帝城内的不死门长老告知,她已经被许配给你了。”

        闻听此言,萧晨一愣,而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样也能惹来杀身之祸?太冤枉了,是不是可以考虑,造成事实呢?不然总觉得挨这一矛太不值了。

        “还有呢。不可能如此简单吧?”萧晨不相信这是唯一的理由。

        “霍夫曼与我弟弟喝酒之时,言称如果除掉你将有重谢!”尤阑穆毫不犹豫地咬出了一个元凶。

        “里根家族的霍夫曼?”

        “是的。”

        “这个败类看来真的留不得!”萧晨眼中的杀意是不加掩饰的,如今他与里根家族的仇是越结越深了,斩了那四名识藏高手,他知道这个家族的人一定恨死他了,只不过慑于南荒最深处的可怕存在,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还有呢?”萧晨冷冷地扫视着尤阑穆,道:“我不相信仅仅是这两个理由。这不能真正让我信服!”

        尤阑穆已经豁出去了,冷冷的盯着萧晨,道:“我弟弟手握巴斯德古矛之时,能够产生某种近似预言般的灵觉,他感觉到未来你将是我们地大敌,不再现在除却你,以后将后患无穷!”

        “说到底你们自己也想杀我。”萧晨冷笑了起来。道:“他握住巴斯德古矛时能够看到未来?这完全是一派胡言。不过是想除掉我的理由罢了。如果他能够看到未来,怎么没有预料到被挑杀于此呢?!连自己的未来都把握不到。凭什么大言不惭的说看到了未来!”

        “哼!”尤阑穆冷哼,如果不是因为莫利咖被制,他才不会如此忍气吞声。

        “我想如此神矛不是你们兄弟目前的状态所能够掌控的吧,你们家族中的长辈怎么会随便让你们带出来呢?”

        正在这个时候,莫利咖强忍受着剧痛,虚弱的道:“哥,我活不成了,我地内脏已经完全被一矛击碎了……”

        “什么?!”尤阑穆当时双眼就立了起来,说了这么多却得到这样一个消息,实在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这不能怨我。”萧晨很平静,道:“方才生死相向,谁敢留后手?他本就是来杀我的,如今被我杀死,不算冤屈。”

        “我与你不死不休!”尤阑穆怒发冲冠,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身体恍若鬼魅一般,无声无息间就迫到了萧晨的近前,一掌劈来,惊雷阵阵,光芒闪闪。

        巴斯德古矛被萧晨抖动起来,幻化出一片赤血光幕,像是一重重血浪一般在奔腾咆哮,声音震耳欲聋

        尤阑穆满嘴牙齿都快咬碎了,萧晨竟然就那样挑着他弟弟迎敌,眼前他弟弟的身体崩裂了开来。

        “啊……”他狂吼了一声,***了出去,整个身躯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森然的目光注视着萧晨,寒声道:“你好狠,你好残忍!”

        “残忍吗?我一切做的光明正大。你弟弟却用弑杀过神灵地巴斯德古矛偷袭我,你有何感想呢?”萧晨神态很平和,仿佛在说着一件非常平常地事情,道:“觉得残忍就不要进入***界,***本身就是一曲悲歌,杀人的时候就要有被杀地觉悟。”

        尤阑穆近乎狂暴了,满头的棕色长发根根倒竖了起来,双眼已经血红无比,阴狠的道:“我要用你的心肝祭祀莫利咖。实话告诉你吧,手握巴斯德古矛有预感的人是我,是我想杀你!现在。你必须要死!”

        “你凭什么杀我呢?你杀地死我吗?类似地话。你弟弟已经说过了,看来你的结局注定与他一般。”萧晨无需说狠话,那是无意义的,一切还要看行动。

        此刻,他有着强大的自信,尽管是重伤之体,但是他已经触到了识藏境界的边缘,战斗能力提升了一截。除非对上独孤剑魔同样即将迈入识藏境界的强者,不然他很难受到威胁。

        “轰”

        尤阑穆如猛兽一般扑了过去,双目赤红,想要争夺巴斯德古矛。

        血矛上神焰腾腾跳动,萧晨将之擎在手中,轻轻划动,玄奥的轨迹,带动出冲天的杀气。

        血光冲天,一片萧杀之气!

        血幕笼罩了方圆十丈地每一寸空间。血色的能量大浪如惊涛拍岸,又似乱石穿空。

        “破!”尤阑穆大喝:“古战三重封!”

        三道神光扫罗而来,直接刷尽冲天血幕。尤阑穆神色狰狞,近乎狂乱的大喝道:

        “封天!”

        “封地!”

        “封人!”

        三道神光扫落一切阻挡,就连巴斯德古矛都被定住了。

        封天,封天之精气、日晖月华等各种灵气!萧晨周围的元气都再难波动,完全被禁锢了,不能再被汲取。

        封地,封大地脉动,封地母神力于地下。不能上涌,完全被定住,同样无法让萧晨借力。

        封人,直接封困萧晨本人,一道光束充满了磅礴不可揣测的力量,无尽紫光将萧晨淹没了。

        古战三重封,乃是实力堪比神灵的古战族的战技之一。乃是操控天地之力的诡异战技。只不过非是纯正的战族,不可能发挥出其真正威力。

        尤阑穆地师傅来自西方一个小部落。相传那个部落的人是战族的后裔,因此多少会一些战族之古战技。尤阑穆天赋不错,虽然没有进入识藏境界呢,但是已经开启了部分身体宝藏,加之他地师傅强行灌输,让他能够简单的运用“古战三重封”了。

        一下子就将萧晨定住了!

        远处,独孤剑魔双目中射出两道寒芒,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这

        此刻萧晨如泥塑木雕一般,挺拔的身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手中巴斯德古矛闪烁着妖异的红光,上面镌刻的古老神文波光流转,像是有生命一般,隐约间仿佛在跳动,其上更是有神血在缓缓流动着!

        尤阑穆像是虚脱了一般,以自身力量封困周围这片空间的天地之力,还要禁锢萧晨,太过耗费元气了。完成这些,他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力气了。

        “嘿嘿……嘿嘿嘿……”尤阑穆阴冷的笑着,缓缓移动身体来到萧晨地近前,道:“你的自信呢?在我古战三重封面前,一切如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破!”随着他一声轻喝,“封人”之力猛烈冲击,萧晨当时就喷了一大口鲜血,刺目的紫光包裹着他,仿似要将他粉碎一般。

        “铿锵”

        尤阑穆拔出一把长剑,狠狠的向着萧晨的胸膛刺去。

        “噗”

        “噗”

        两道血光同时迸溅,长剑没入萧晨身体一截就定住了,血水喷涌了出来。

        而巴斯德古矛却已经从尤阑穆的心脏部位穿了过去,来了一个透心凉!

        “不可能……”尤阑穆满脸不相信的神色,喃喃道:“这绝不可能……”

        “你太过迷信你所谓地古战三重封了,如果不是我地身体遭创太过严重,你根本不能封住我片刻光阴!我已经触摸到了真正的识藏领域!”

        无尽地紫光烟消云散,萧晨摆脱了禁锢,以巴斯德古矛将尤阑穆挑起,而后崩裂在半空中。

        “多谢你成全我,经过冬刺骨,才会春繁华,是你们兄弟二人让我离识藏境界如此之近,伸手即可触摸!”萧晨的声音很低沉。

        说完,他拖着重伤之体,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一眼独孤剑魔,而后大步向着独孤古堡外走去。

        今晚,他遭受的创伤太过严重了,手骨被独孤剑魔击断,左肋被莫利咖以巴斯德古矛洞穿,胸膛被尤阑穆用长剑刺入,还有可怕的内伤,脏腑等都有裂痕出现了。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走好,不要被人在半路杀死!”

        萧晨没有回头,直接展开不死天翼冲天而起,他其实是在等独孤剑魔出手的,但对方如此反应却也让他很欣慰。

        没有任何人在场了,独孤剑魔的身影显得非常的孤寂,抱着铁剑向前走去,在废墟上他缓缓的挥剑,要多慢有多慢。

        一遍又一遍,直到上百遍之后,他似乎若有所悟,而后向着地面上轻轻划了一剑,结果无声无息间,地上的残尸竟然如同蒸发了一般,随着微风灰飞烟灭,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晨展开不死天翼,手持巴斯德古矛,御空而行。现在,他已经不可能再战斗了,伤势太过严重了。

        不在于战斗多少场,而在于战斗的效果如何,目的已经达到,身体的宝藏之门已经打开,现在就看他如何掘出宝藏了。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降落在庭院中时,雪白小兽珂珂与小倔龙快如电光一般出现,此外白壳小乌龟也贼头贼脑的显现出了影迹,在一座凉亭之上偷偷的打量着他。

        萧晨伸手入怀,将一根五彩凤凰神羽取出,抖手定在了院内最高的假山之上,今夜凤凰神羽也许是他的保命符,该派上用场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