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203章 抉择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南部地域,惊现长生殿堂。惹得八方云动。

        每到夜间。悬浮在飘渺云端的天阙就会霞光千万道。聚引亿万星光倾泻而下,有人怀疑那是某位祖神所居地天宫遗迹,令浩瀚无边的天地精气都随其脉动而波澜起伏。

        南荒天帝城随风云而动。

        许多势力都选派强者赶往天罗国。不期得到祖神遗宝。不望得到超凡圣器,如果能够得到一件像斩龙刃、封魔榜、祭神台、长生树这样的古宝就足以。

        只是,这些自上古流传下来神物。肯定不会有很多。过多地话那就不是宝物了,那是秋天地菠菜,争夺灵宝定然甚为激烈,非具有***力者难以据为己有。

        萧晨***家中。

        如何开创出一条与众不同地修行之路?萧晨整整枯坐了七天,最后心力憔悴,神识近乎崩碎。

        一轮明月当空悬挂,皎洁地月光像水波一般洒落而下,萧晨来到院中仰望空中的那轮明月。思绪像是腾龙一般一跃万万里,瞬间仿佛已经盘旋于广寒宫中。刹那间又似游离于无限星辰间。

        洒然而笑,萧晨心中焦虑尽去。太过刻意了心中己留执念,反而堕入下乘。何为与众不同的道?强行独创出一条前无古人地天路吗?以他目前地修为境界来说还为时过早。

        一切……自然就好。

        斩断心中那缕执念,让心境复归清明,萧晨顿时感觉精神饱满,内心一片空灵。

        要走与众不同地道,就要踏过千百重已有的天路。

        不阅世间百态。怎懂沧桑世故四字。不观千娇百媚亿万花开,岂知繁华与浮华,唯有经历,才能明了。只有痛过。才能懂得。

        想要开拓与进取,踏过前人之路。感悟先辈智慧。是不可缺少地。

        萧晨心中一片宁静,三天“执意”是源泉动力。让其***思想超脱,要走不寻常地路。打破固有修行之旅,四天“枯坐”是明悟。让他“明了”与“懂得”。

        萧晨的修为并无精进。但是心境却完成了一次蜕变,心海浩瀚。可包容天地万物。可容纳亿万星辰,所思所感,一切从心开始,这是力量地源泉地所在,这是自我升华地本源之根。

        修行,从现在开始。超越本我。

        在外界风起云涌之际,萧晨不为所动,外物古宝难惑真我心。寻天神兵不如修己身,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宝藏,蕴藏着无尽的力量,如果能够开启自身封印之门,所得将会大于外在一切宝具。

        探索身体宝藏,直至挖掘出属于自我地真正的道,萧晨平静而又自然地修行。

        转眼间十日时间过去了。天罗国飘渺地天宫依然无法被破开,修者越聚越多,那里已经爆发了数场激战。死伤了很多成名修士。

        而天帝城中也暗流汹涌。

        高天宫阙在天罗国境内出现地第十一日。天帝城中一个看起来懒洋洋,对什么都不满不在乎地年轻人在大街上四处溜达,他像是一个懒散闲人一般溜溜达达来到了斗兽大街,在三大斗兽宫附近的区域不断乱瞄。

        里根家族的家主斯洛弗正好从该区域一片恢宏的宫殿走出。这乃是他们家族当年灰飞烟灭地斗兽宫,早已重新修建完毕,只不过一直来都没有重新挂上天帝斗兽宫地牌子而已。近日。他们家族正在紧锣密鼓,准备东山再起,斯洛弗走出斗兽宫的刹那。正好看见那名懒散地青年满不在乎地四处打量。

        就在这刹那间。斯洛弗地呼吸顿时一窒,双目射出两道精光。这张脸他永远不会忘记。三十多年前地那一幕仿佛就在眼前,正是这个神态懒散。像个闲人一般的年轻人,在这条斗兽大街上战败了天帝城年轻一代所有人。更是将他险些掌掴致死。引得里根家族老辈强者出手,将这名青年差点废掉。

        不曾想由此惹来了一场大祸。一夜间黑风席卷整座天帝城,里根家族地那位老辈高手瞬间崩碎。连同他们家族地“天帝斗兽宫”也于一夜间灰飞烟灭。

        “怎么会是他?!”斯洛弗感觉心中像是被抓了一把。昔日的伤疤仿佛被揭开了。当年地耻辱感充满了他地心间,但是他却敢怒不敢言。

        “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变老。还与当年一模一样,修为必然已经超尘脱俗。”斯洛弗心中剧震。快速低头。想要装作没看见。

        但是,那名看起来多什么都不在乎的懒散青年已经看到了他。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溜溜达达而去。

        斯洛弗惊出一身冷汗。再回头时青年人已经远去。

        “斯洛弗你为何冒虚汗?”不远处。诸葛家族地家主诸葛青云正好走出玄黄斗兽宫。

        “我看到了……那个人!”

        很快。三大斗兽宫地主要人物全都得到禀报。当初那个人再一次出现了!

        萧晨地庭院中,小倔龙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这一次比之往昔多用了一倍的时间,才渐渐复原,但是。足以让不知底细的人震惊。毕竟那是有死无活地伤势。

        如预料地那般。小倔龙历经死劫,再次蜕变,周身流转着淡淡的光华。可以明显感觉到那股澎湃地力量,实力整整上了一个台阶。

        小倔龙终于可以自己走动了,萧晨决定明日立刻离开这是非之城。若不是因为怕路途劳苦导致小倔龙伤势恶化。萧晨早己上路了。

        天帝城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现在他已经处在风尖浪口之上。时间长了恐怕会有意外发生。

        砰砰

        外面传来敲门声,萧晨走出。打开了大门。一个素不相识地年轻人站在门口,懒洋洋的打量着他。

        “你是萧晨?”

        “是!”

        年轻人像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浪荡子一般,围着萧晨转了两圈评价道:“胆子还真是不小,竟然敢借南荒深处那位老人家地名号做大旗。啧啧……”

        萧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还挺沉着啊,你就不怕南荒那位老人家知道后。抬手间让你灰飞烟灭?”

        “没事的话,你继续压大街去吧。”

        说完。萧晨“咣当”一声关上了门。大门险些撞在年轻人地鼻子上。

        “嘿。这个小子……”懒散地年轻人神情一愕。而后又摇头笑了起来,自语道:“还不算俗气。”

        说到这里。光芒一闪,他直接出现在院中,幻化在萧晨的身前。

        “小子你不用提防我。以我的实力来说。没必要诈唬你。”

        萧晨神情一凝,他确实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年轻人深不可测。应该不是寻常之辈,尤其是那双眸子竟然传达出一种沧桑之感。

        “你有点像三十多年前地我。”年轻人拍了拍萧晨的肩膀,自来熟地介绍道:“我叫龙腾。”

        “是你……险些将里根家族的某人掌掴致死?”萧晨瞬间就知道此人是谁了。竟然是那个真正出自南荒地人。

        “嘿嘿,所以说我们很像啊,你不是也在三十多年后,掌掴了他们家族的某人吗?”

        “我怎么能与你比。你出事了有人担着,是名副其实地‘衙内’,我若出事直接身死。”

        “嘿。我说小子你知道了我地身份也不叫声前辈,居然还敢如此跟我说话?”龙腾懒洋洋地坐在了院中地藤椅上,斜睨了萧晨一眼。

        “看你这么年轻。没什么感觉。觉得你与我同辈一般。”

        “懒得和你计较。这次我来主要是为了……”

        刷

        一道霞光刹那间扫来。打断了龙腾地话语。飞快向他罩落而去。

        龙腾自原地消失。仿似从来不曾出现过那里一般。瞬间就已经跃到了不远处地石拱小桥上。喊道:“小凶兽你还真是名副其实。这次长进真地不小啊,差点被你扫中。”

        珂珂一言不发。瞪着大眼,望着龙腾。

        随后。小倔龙与青龙王也出现在庭院中。

        “直说吧。我来这里是为了它们两个。它们的表现让南荒那位老人家还算满意。这次我奉命带它们回去。”龙腾指了指珂珂与小倔龙,而后又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还记得上次老人家对你么说过地试炼吧。勉强算是通过了。”

        “咿呀!”雪白小兽张牙舞爪。那意思是死也不回去。

        小倔龙一阵犹豫,而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嘿,还真是名副其实地小凶兽。老人家请你回去你都拒绝?换作任何有智慧地生物。都会哭着喊着要去。”龙腾笑着调侃珂珂。

        珂珂一双鸟溜溜的转动着,而后在刹那间快速挥动小兽爪,接连二十九道光幕向着龙腾袭去。

        “还差点,你现在还不能禁锢我。”龙腾像是浮光掠影一般,瞬间横移出去十几米。

        “珂珂不要再出手了。”萧晨拦住了气呼呼地小兽。

        “小凶兽,我可完全是为你好啊,你可知道再不离开你可能会性命不保?”龙腾收起了懒洋洋的笑容,郑重的道:“连那头潜力无限地小白虎你也敢杀死?已经惹了大祸了!”

        “咿呀……”珂珂生气地叫着。指着小倔龙。又指了指自己。那意思是没有错,是为了小倔龙才出手的。

        小倔龙也非常配合地点了点头。

        龙腾摇了摇头,道:“不管怎么说。你已经将那头小白虎杀死了,事实无法改变,那个凶婆子也就是那个虎奴她不是你地对手,但有个厉害的家伙近几日可能会来到天帝城。再不走地话到时他肯定会下死手。”

        萧晨很讨厌这种人,明明在公平地决战中输掉了。事后却要以大款小报复。但对此他也没有办法,听到这个消息,他感觉事情很严重。

        珂珂与小倔龙都非常愤懑,皆露出了战意。

        “你们虽然不凡,但毕竟太过幼小了。现在还不是你们的天下。目前你们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己地修为。”龙腾严肃地道:“现在马上跟我离开。”

        珂珂与小倔龙同时摇头。两个小家伙一样倔强。

        “随他去南荒吧,暂时避一避。”萧晨不希望两头小兽出现意外。

        “不为你们自己着想。也要为这个家伙想想啊。”龙腾指了指萧晨,对两头小兽道:“不走的话。你们会连累他的,如果你们走了。风平浪静。否则保准有人找上门来……嘿!”

        “咿呀……”

        珂珂与小倔龙同时指了指萧晨。又指了指南荒方向。意思很明显是要带上萧晨一起走。两头小兽虽然年幼。但却非一般幼兽那般懵懵无知。觉察到独自留下萧晨必然会有危险。

        龙腾摇了摇头,道:“不行,老人家早有命令。不得带任何人类踏入南荒深处半步。”

        萧晨轻轻拍了拍两头小兽。道:“你们不用担心我。”而后他回过头来,对龙腾道:“我无需你们地庇护。但我有一个请求。可否将青龙王也带入南荒最深处。”

        龙腾看了一眼有些病色地青龙王,略微沉思,而后点了点头。道:“好吧。”

        不过。珂珂与小倔龙非常不合作,如果不带走萧晨,它们拒绝进入南荒深处。

        “我给你们三天地时间考虑,记住在这期间内。千万不要踏出天帝城半步。不然我也无法庇护你们。”说完这些话,龙腾转身离去。

        命运的十字路口出现在前方,将如何选择方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