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215章 有女清清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距离那混乱的一夜,已经过去了三天,天帝城暗流涌动,对于当日发生的事情,众人褒贬不一,尽管大家族势力强横,但怎封的了悠悠之口?

        海家无疑是灰头土脸的,三位半神被杀,可谓损失惨重,半个府邸被夷为平地,颜面扫尽。

        虎家之强势有目共睹,虽然远在中土,但令南荒各大势力都不得不小心与之相处,除却不死门与独孤家外,几乎没有哪个家族能够与他们抗衡一二。

        难得的是在这次事件中,虎家同样没有占得一丝便宜,有损传承数千年的威严。

        风波汹涌,消息很快传遍了南荒,人们议论纷纷,大家族面对负面消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想要***那是不可能的。

        萧晨最终大杀四方,固然是人们议论的焦点,但更多话题还是雪白小兽,天降异相,半个祖神级的排场,惹出了轩然***。许多人纷纷预测,此后数十年长生界必然大乱。

        小兽来历太不寻常了!

        当年佛陀、老子等人前世被杀时,也出现过这种异相,曾经引得祸乱临世上百年,而这一次或许将开启一个更大的灾难之门。

        谣言在南荒流传。

        而真正懂得其中隐情的人,如虎家的老祖宗,以及南荒中的老古董,则只是沉默的摇了摇头。在整片南荒沸沸扬扬之际,萧晨却不知身在何方,天帝城中没有人知道他最终的去向。

        鲜花烂漫,草色清香,混合着阵阵泥土的气息,让人感觉更加生动与真实。

        热泪盈眶。萧晨凝视着前方,看着白发高堂,看着那熟悉清丽身影,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会是真的。

        难道破碎虚空,真的回到了故乡?

        当萧晨集中精神,一步步向前走去时,一切都消失了。天空依然湛蓝,花草依然芬芳,四周景色如故,跟他的家乡真地很像。只是白发苍苍的父母与那条芳影已经消失,村落更是早已不见。

        “终究是梦一场……”萧晨望天而叹:“为何刚才是如此的真实?”

        迈步向前走去,这是一片美丽的花海平原,一望无际,五颜六色的奇花异草让这片大地充满了灵气。

        更有许多遇人不惊的小动物,好奇的打量着萧晨,雪白的长耳兔,色彩斑斓的五色鹿。围着萧晨跑来跑去。

        氤氲灵气。似薄烟一般,在百花瑶草间缭绕,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彩霞一般绚丽。

        “这是什么地方?”萧晨充满了疑惑,这里真地像是出世的净土一般,没有世俗之气。连小动物都遇人不惊,实在有点让人惊异。

        真正的神仙之境莫过如此,灵气飘动,美的如同画卷。

        萧晨腾空而起,想要在天空中看清这里的一切,冲上高天的刹那,他感觉忽然多了三个太阳,四方皆有艳阳。他失去了方向感。

        迷乱!

        这里不是寻常的所在,有着让人迷失一切的神秘力量,萧晨感觉天空中色彩斑斓,许多花草林木竟然浮现在他地周围。

        让他错愕无比,悬浮在天空中地植被,如同地面上的花草一般,缭绕着点点氤氲灵气。

        难道有这里笼罩着一个巨大的幻阵不成?

        萧晨没有鲁莽冲撞,缓缓降落在芳草地上。再仰头观看时。只有一轮柔和的红日当空悬挂,方才所看到的一切都消失了。

        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萧晨如此感叹,选定一个方向,大步向前走去。

        只是走了一个多时辰,他发现又回到了原点,那里还有他昏迷时躺卧地痕迹。

        “我到底来到了怎样的一个地方?”萧晨皱起了眉头。

        冷静下来,用心去感应周围的一切,这个时候身体中忽然绽放出点点霞光,七彩圣树缓缓在他体内摇动着。

        圣树竟然还没有离开他的身体,不过却早已与九大神化的穴道失去了联系,神圣之力已经不能为萧晨所借用。略微思索,萧晨引导圣树浮现而出,宝树出在他手中一颤一颤的,周围的点点氤氲灵气全部被震散了,像是破开了迷雾一般,萧晨感觉眼前豁然开朗,他再一次有了方向感。

        不再迟疑,托着宝树,在低空中向前飞去。

        如此,飞行了足足有五百里,前方已经看到了森林,终于要飞出了花海。

        在花海边缘地带,一座低矮的石山矗立在那里,上面龙刻着几个大古字:迷乱花海。

        铁钩银划,苍劲有力,这是萧晨略微思索后才辨认出地,因为字体很古老。

        “原来身后这片净土叫迷乱花海,倒也有些贴切。”

        前方,苍翠的深林,并不显得荒幽,相反倒有些安谧祥和。

        “你是从迷乱花海走出来的吗?”一个略显娇柔、带着丝丝疑惑的动听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萧晨转头观望,只见一个少女如空谷幽兰一般,气质出尘,静静的站在花树从中。

        眼是人心灵的窗口,秋水般的眸子纯净无比,长长的睫毛眨动着,令她看起来娇憨而又天真,琼鼻挺秀,红唇晶莹润泽,雪白地贝齿像珍珠一般泛着光泽。

        少女地娇躯像是玉柳一般,轻盈而又柔嫩,说是完美也不为过,如墨的黑亮长发,光可鉴人,自然地披散她的腰际,她身穿一身白衣,美的像是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少女可谓婀娜秀丽到极点,且气质出尘,她正好奇的看着萧晨,长长的睫毛眨动间,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的,泛出点点纯真而又充满灵气地光芒。

        像温柔的风轻轻拂过一般。气质出尘的少女实在给人以惊艳的感觉,如那云雾飘渺的仙山上的一朵洁白的仙葩一般,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大叔你怎么不说话呀?”如同天籁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

        大叔?萧晨愕然,摸了摸自己雪白的长发,恍然后无言以对。

        “大叔你已经走出了迷乱花海,现在这一切不是幻觉了。”少女说到这里,从臂弯中地竹篮中取出一个玉瓶,道:“大叔你喝些清神水吧,这样很快会摆脱幻境。”说着,皓腕轻扬。她小心的丢了过来,看得出她有些戒备,不想靠太近。

        萧晨捡起玉瓶,拧开玉嘴,顿时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大悲过后他已经三天未沾水米,真的有些口渴了。喝完之后。通体舒泰。浑身的毛孔都仿佛张开了一般,他觉察出清神水不是凡品,已经扫除了他的疲劳。

        “大叔你真能喝。”少女明眸善睐,浅浅轻笑,让人感觉如沐春风。非常有感染力的微笑,似沙漠中地清泉。如戈壁中地绿洲,给人以眼前一亮的感觉。

        萧晨将玉瓶还给了少女,语气很平和,问道:“我真有那么老吗?比你大不了几岁吧。”

        如空谷幽兰的少女,认真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年轻的大叔。”

        萧晨苦笑,这个出尘的少女真地很特别。不过却让人非常容易生出好感。

        经历过天帝城中的种种险恶,看到这样一个充满灵气的少女,就像是看到了自干裂的大地上流淌过一条生命清泉一般。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天堂啊。”少女露出一丝调皮的笑意,双颊漾出两个小酒窝,看起来有些俏皮有些可爱。

        “那你呢?”

        “我当然是天堂中的天使了。”

        遇到这样一个调皮少女,萧晨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道:“快点告诉我,这对我很重要。”

        “哦。好吧。这里是净土。是一些老爷爷老***隐居地。大叔,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少女稍显迷糊地眨动着大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娇俏的鼻子皱了皱,显得非常活泼可爱。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闯入了这里,这里离南荒天帝城远吗?”“好远啊!”少女惊讶的望着萧晨,道:“南荒距离这里足有五万里呢,大叔你怎么跑这么远呀?”

        揉了揉太阳穴,萧晨有一股说不出的倦意,尽管方才清神水已经扫出了他的疲累,但此刻他依然又有了困乏的感觉,他知道有身体上地病痛,但更多地是源于心灵。

        “大叔先去我们的村子吧,你地状态似乎不太好。”

        “谢谢。”

        萧晨默默的跟着白衣少女,在灵气荡漾的秀丽森林中穿行。

        “大叔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再不看路的话,就要撞到大树上了。”

        经她提醒,萧晨本能的躲避,结果却唤来少女的轻笑:“大叔你真逗,我骗你的,你自己怎么不看路呀。”

        “大叔很累。”

        “年轻的大叔打起精神,不要暮气沉沉的好不好,你看这片森林多美啊?爷爷说这里的每一株古树都通灵了,更有一株灵根是当年的伏羲祖神栽下的,如果能够找到,可以解除一个人的所有烦恼,实现他所有愿望。”

        一路上少女欢歌笑语,轻灵的跑来跑去,就是碰上一头小鹿,也要友好的打声招呼,竹篮里除了各种草药外,还装满了各色的野花。

        “大叔,我难得碰上一个不认识的人,你给我讲讲我面那些有趣的事情吧。少女非常的活泼,像是个精灵一般,自始至终都很欢快,非常的富有朝气。

        “大叔你怎么不说话了?”

        “噗通”萧晨眼前一黑,栽倒在了花木丛中。

        “呀,大叔你怎么了?”少女轻灵的绕过几株古木,快速跑了过来,将萧晨扶起,惊讶的道:“年轻大叔的生命能量很虚弱。似乎命不久矣。”

        少女纤纤玉指轻轻滑动,一片晶莹的光辉洒落而下,将萧晨笼罩在了里面。而后她以天籁般的声音哼唱着不知名地歌曲,轻灵的向前走去,萧晨在晶莹光辉中漂浮而起,跟随在她的背后一起前进。

        大约行了十几里,秀丽的森林渐渐稀疏,前方一个清新的小村展现在眼前,那里灵气飘动,彩霞点点。真的如同仙境一般。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花草芬芳,景色秀丽无比。

        小村似乎只有几十户人家,都是小木屋,像是一个个大蘑菇一般,上面还爬满了神藤,翠绿的枝叶。鲜艳的花朵。摇曳出点点神辉。

        少女跑到一个拥有两个小木屋的庭院前,推开竹木栅栏门,欢快有些调皮的叫着:“爷爷,我回来了。”

        “清清回来了。”一个鹤发童颜地老人推开木门走入院中。

        “嗯,爷爷我捡回来一个大叔。”

        萧晨之所以昏迷过去,那是因为生命精元流失太过严重。肌体内的许多器官严重老化,虽然还没有在他的外表显现出来,但是气血明显非常虚弱。这一次昏倒,足足让他昏迷了半个多月,期间隐约中他听到了一个老人的话语。

        “如果不是那株宝树隐入他的体内,他可能就危险了。此外,他体内有九个非常奇怪的穴道,在提供着丝丝生命之能。不然以他剩下的寿元来说,很难维系所有器官都能够正常运作。”

        “年轻的大叔好可怜哦。”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萧晨才渐渐有苏醒地迹象。

        而此时距离那夜惊变,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天帝城中刚刚平静下来,另有一条消息流传了出来,海家与虎家将联姻。虽然,两家人还没有正式公布。但是外界已经风传。南荒双珠之一地海云雪将与中土虎家家主第七子定亲,将于一年内完婚。

        这则轰动性的消息。无疑让风风雨雨的天帝城又开始暗流汹涌,许多人都看出了虎家的强势,已经将手从遥远的中土伸到了南荒来,是在真正扩展自己的势力,还是在试探南荒龙族呢?没有人知道。

        一个月来萧晨昏昏沉沉,终于将要苏醒了。这一天,如同仙境地小村外,传来阵阵龙啸之音,声音滚滚如雷,打破了这里的安宁与平静。

        不过,居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并没有愤怒之色,依然古井无波,该看书的看书,该遛鸟的遛鸟,该***的***。

        将萧晨带回来的少女,高兴的推开栅栏门,向着村外跑去。

        远处一头足有两米长地黑龙,闪烁着阵阵乌光,像是一片黑云一般,快速冲了过来,祖龙之头,狮虎之身,祖龙之尾,浑身上下黑甲森森,说不出的神武。

        “小黑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啊?”清清轻抚着黑龙的头,高兴的骑了上去。

        奇怪的是,本是高傲无比,从来不允许人骑坐的真正龙族之王,却并不动怒,反倒带着少女跃上了树梢,踩踏着枝叶,像是在飞腾一般,在森林的上空加留下一道道影迹。

        远处一个憨憨的小胖子,正在满头大汗地跑来,冲着飞腾于林梢地黑龙摆手。

        “小胖哥你怎能将小黑关这么久,也不让它来看我。”

        “最近我与它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啊。”小胖子在林中喘着粗气。

        “我们去圣山了,我现在五条兽魂合一了。小黑更是捕捉到了一缕龙气,以及一条古兽王之魂。”小胖子的兴奋是不加掩饰地。少女清清的嘴巴张的大大的,惊道:“你们去圣山古祭坛了?那里得到的可是真正的上古兽魂啊!小胖哥你太厉害了,竟然五魂合一。”

        “运气,嘿嘿。你不是看到了吗,小黑由一米五长到两米长了,这次它比我的收获大。”

        “唔,是呀,它跟随你们从龙岛来时才一米多长,一年多进步可真大。”少女点了点头,而后道:“对了,小胖哥,我捡到一个奇怪的大叔。”

        “捡……到?”显然,小胖子露出惊疑之色,道:“什么人可以闯入净土呢?”

        “他似乎是从迷乱花海闯过来的。”

        “什么,竟然有人如此厉害,可以闯过那片可怕的地方?”

        “嘻嘻,我带你去看看,年轻的大叔很帅气。”

        来到小木屋内,小胖子当时就惊叫了起来:“萧晨……怎么会是他?”

        “咦,你认识可怜的大叔?”

        “当然认识,生死之交。全亏了他,不然我们那一族,就全死在魔鬼手中了。”

        这个时候,萧晨也处在将醒的时刻,迷糊的睁开双眼,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一个憨憨的小胖子正在冲着他笑呢。

        “牛……仁?”

        “是我!萧晨你这是怎么了?妈了个巴子的,谁把你伤成这样,告诉我,牛爷灭了他去!”

        清清扯了扯牛仁的衣袖,以神识传音道:“他流失了很多生命精元。”

        “没事,怕啥!去那神秘的圣山,说不定可以祭出一条祖神之魂呢,到时候生命力旺盛的几辈子也用不完。”牛仁看出了萧晨的虚弱,使劲拍着胸脯安慰他。

        外面传来咳嗽声,清清的爷爷走了进来,像是逗小孩子一般,摸了摸牛仁圆乎乎的小胖脸,笑眯眯的道:“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小孩子不懂就不要乱说话,惊怒了圣山的上古兽魂可不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