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77章 喝酒断片的老师,被忘记的新学生    文 /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 2017-08-19 05: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感谢这几天几位新老书友的打赏支持:玫瑰的忧伤、小骨灰级书虫、不铭觉厉、yR81113、耨耨点点、封国警惕、老家伙小木工、......

    ......

    朱瞻基对方醒的关照让郑能觉得嘴里都是酸的,他不服气的道:“德华兄,那小弟可否认为武将的地位应该要拔高一截呢?至于文官嘛,把辎重准备好就行了。㈧㈠『中Δ『文『网”

    朱瞻基坐在方醒的身边,用脚踢了踢他的鞋子,示意他别接这个话题。

    方醒当然不会接,他倒是看出来了,这个郑能大概就是位纨绔子弟。父亲太有出息,让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可以靠着这份功绩潇洒到死。

    看到方醒和朱瞻基碰杯,两人相对微笑,而自己却成了局外人,郑能就借口上茅房,拉走了柳溥。

    等两人出去后,朱瞻基才眯眼说道:“德华兄可是和小弟生分了?”

    方醒有些二麻二麻的,闻言诧异道:“怎么可能!我以后还得……那啥,我以后还得过安稳日子呢!”

    这货本想说我以后还想等你登基后当靠山,生分什么的那绝壁是你的幻觉。

    可想想自己还是要矜持一些,所以话到嘴边就换了个花样。

    被方醒那‘深情’的目光吓了一跳的朱瞻基急忙喝了口酒,然后看看左右,低声说道:“前几日我分不开身,今日才知道你们在衮州府外遭遇了马匪。”

    “德华兄!小弟得知消息后差点都被吓坏了!”

    当柳溥和郑能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一幅‘深情款款’的画面。

    ***!没听说皇太孙有那个爱好啊!

    郑能给柳溥一个询问的眼神,可却没得到回应。

    坐下后,郑能仔细思索着。

    难怪这个方德华会从北平搬到金陵来,而且皇太孙还出手赠送了一个靠着城边的农庄。

    要知道聚宝山下的农庄可都是些达官贵人,或是朱家的子孙才有的啊!

    难道他们真有……

    剩下的时间里,郑能都是在勉强的应付着,他觉得要及时的把这个消息通知自己在宣府的父亲。

    皇太孙的身边从不缺女人,可却没有一个子女问世。

    要是皇太孙是那个的话,郑能觉得自家还是要重新考虑一下立场了。

    回到家后,半醉的方醒得到了妻妾的关怀。

    “我不喝那个醒酒汤!”

    方醒被小白压在床上,而张淑慧正一脸哄小孩子的表情,端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水,想给他灌下去。

    “夫君,这醒酒汤还是妾身在娘家学会的,保证让你明日起来不头痛。”

    “来,妾身喂你。”

    “咕咚!咕咚……”

    一碗味道古怪的醒酒汤下肚,方醒躺在炕上,嘟囔道:“谋杀亲夫啊……”

    小白放开了方醒,听着那均匀的呼吸,才吐吐舌头说道:“少夫人,明天要是少爷火咱们怎么办?”

    张淑慧把碗放在桌子上,偷笑道:“夫君明日肯定想不起此事。”

    方醒很多时候喝多了会断片,喝酒时的事情一点都记不起来。

    第二天,醒来的方醒果然是忘记了被灌醒酒汤的事。

    “殊惠,我昨日喝了那么多居然没头痛,看来这酒量是大涨了啊!”

    张淑慧赶紧恭维了几句,然后抿嘴偷笑着。

    推开卧室的大门,一股清新的空气让方醒的精神一振。他伸了个舒坦的懒腰,对在院子里漱口的小白说道:“小白,铃铛呢?”

    小白一愣神,赶紧偷偷的看了里面一眼,看到没什么异状后,才嬉笑道:“少爷,铃铛出去找食去了。”

    “一个小奶狗,找什么食!回头我拿些肉给你,记得给它喂生的啊!”

    小白看到张淑慧出来了,表情正常,才如蒙大赦的应道:“知道了,少爷。”

    等方醒出去后,小白才跑过去问道:“少夫人,少爷真没现吗?”

    张淑慧看着方醒那步履稳健的背影,忍笑道:“没,就跟没事人一样。”

    小白有些失望,觉得自己作为方醒的……贴身人居然一直都没现这个问题,真是好失败啊!

    可以前的方醒在方鸿渐的管束下,根本就没有喝酒的机会。

    吃完早餐,方醒去了书房,准备给朱瞻基和马苏上课。

    可一进去不但是看到了朱瞻基和马苏,还有一个大汉居然正站在门边,手中还提着一堆东西。

    特别是那几条腊肉,让方醒觉得有些不大对头。

    也许是方醒陌生的目光让大汉感到有些不适,他嘿笑道:“德华兄,小弟是柳溥啊!昨天咱们不是在一起喝酒吗?”

    朱瞻基和马苏都面色古怪的看着方醒,马上就联想到以前方醒酒后的反应。

    “德华兄难道是……”

    马苏点头,心有戚戚焉的说道:“上次老师喝酒后让我第二天下午再来上课,结果……”

    朱瞻基一听就乐了,低声问道:“结果怎么样?”

    马苏的表情有些扭曲:“结果老师他大清早的就到了书房,没看到我……,后来我就被罚了抄写不许迟到五百遍。”

    “咳咳咳!”

    朱瞻基再也忍不住了,他捂着肚子,面上胀的通红的干咳着。

    方醒此时还在回忆着昨天的事,他犹豫道:“那个……昨天……好吧,不过你提着礼物来干嘛?我不是今天的生辰啊!”

    柳溥欲哭无泪的看着朱瞻基:“太孙殿下可以证明,昨日我不是说要跟着德华兄学习的吗。”

    朱瞻基还在忍笑,听到这话后他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作证。

    “咳咳!严肃点!”

    方醒提起戒尺,瞬间就压制住了朱瞻基,然后他假装记起来的模样说道:“原来是小柳啊!快坐,我说你还带东西来干嘛,真是太破费了。”

    柳溥已经快被方醒的神反应给弄晕了,他干巴巴的道:“那个……我母亲说得有拜师礼,所以就,就……”

    方醒揉揉眉心,挥手让柳溥坐下,然后也不管昨天究竟是什么情况,就准备讲课了。

    等柳溥坐下后,方醒想了想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学习,不过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以后叫我德华兄即可,不用称呼老师或是先生。”

    “哦。”

    柳溥觉得今天有些诡异,不过看到朱瞻基没什么异常反应后,他也就抛开了此事,开始听讲。

    勋贵中间有目光长远的,早就看出来以后武将不吃香了,所以就想方设法的让家中子弟去读书。

    而这其中就以英国公张辅最为典型——他自己平时就是手不释卷,而且经常去和大儒交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