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236章 大战……沸腾了!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写着写着没收住,所以晚了,大长章合在一起发。这几天都很有感觉,写的很顺畅,写起来就不想停下。

        自幼孤苦的剑魔,一生只为剑活,因南荒强者被辱,挺身而出,铁剑横空,大战群雄,破紫狱空间,碎冥王宝轮,大败殷都几方王族领军人,镇住了现场所有高手。

        此刻,殷都最强四杰之一归来,扬言八十招内斩独孤剑魔,大有南荒蛮族不足为道之慨。

        楚行狂一身紫袍,故荡起澎湃的元气,大氅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拥簇在他身旁的所有世家子弟都被震退了出去,他的双目中射出两道紫光,长足有两米长,近乎实质化,宛如两把神剑一般迫人。

        附近,许多修为稍弱的修者惨叫,急忙闭上了眼睛,方才那刹那间,不知道是因为两道紫光,还是因为楚行狂那冲天的杀意,竟让周围不少人如遭雷击一般,浑身颤抖。

        可以想象楚行狂的强大与可怕,殷都四杰名震帝都数载,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萧晨不动如松,看其来无比平静,尽管腾腾杀气已经如怒海巨波一般向着他汹涌而来,森然杀气近乎实质化,快要将他吞没了。但是,他却似磐石一般,在场中巍然不动,昂然而立。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大商国三公主,更是难得的挑起了一角面纱,露出半张吹弹欲破的俏脸,恍如如神玉一般光彩绚丽,她的一双美目泛着异彩,凝视这个被独孤剑魔推崇的强者。***帝都名媛也都美目生波,看向这位神秘的高手。

        薄士、陈杭锦等几方王族,更是一瞬不瞬的凝望着萧晨,独孤剑魔一把铁剑横扫书剑茶会。本已镇住了所有人,如今他明言此人比他强,那该是何等人物呢?

        他们目光灿灿,似乎想穿入萧晨地身体中,看个究竟。

        现场很安静,只有微弱的声音声传出,所有人都目光都集中在了那道身影上。

        远处,殷风虎目生光,道:“是他。终于来了。”

        在望月楼曾经有过一战,殷风深知这位神秘高手的强大与可怕,恐怕就是对上楚行狂也能激战一番。至于胜算。他不敢想象,毕竟殷都四杰积威甚深,强大的实力在殷都各世家子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燕倾城美目中流露出一丝疑惑的光彩,怎么又是他?这个人是南荒高手,为何从未见过?难道是南荒四强中最为神秘的赵重阳不成?

        萧晨改变了体貌,收敛了原来如刀般的凌厉气质,早已与以往大不相同。她根本无法认出。

        齐拉奥、宇文风也心有疑惑,他们知道此人绝非赵重阳,因为两人都曾经与赵重阳相遇过。

        无法猜测,无从猜测,来自南荒的高手都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地身份。

        “你就是南荒第一高手?!”楚行狂剑眉上挑,双目中光芒灿灿,整个人透发着一股难言的气质。果真有战场上的不灭杀伐之气,让所有人都不禁心悸。

        更让一些帝都名媛侧目,光波流转。毕竟他是殷都四杰,曾经让不少女子倾心。

        “不是。”萧晨平静地答道,面对四方高手凝视,他显得淡然而又从容,如长青神松般静立当场。

        “不是?!”楚行狂剑眉倒竖。

        数千人哗然,难道认错人了不成,还是说独孤剑魔戏弄众人?现场一片***。

        就连大商国三公主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更有不少人吵嚷了起来,许多的人目光扫向身背铁剑的独孤剑魔。

        “我是海外散修。”就在这个时候。萧晨又说话了。此话一出。他再一次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海湾散修,数十年不见得有人来长生***走上一遭。在众人眼中极其神秘。

        独孤剑魔附言道:“我并没有说他是南荒第一高手,我只说过他比我强。他,曾经与南荒第一高手激战一夜,未分胜负。”

        月湖之畔,一片喧哗,众人议论纷纷,皆带着惊色看着萧晨。细想,独孤剑魔说过的话,似乎真的并没有说此人是南荒第一高手,只说过此人比他强,众人完全被领上了歧路。

        与南荒第一高手战平,让独孤剑魔坦言不敌,萧晨同样引得十方关注,成为了众人中地焦点。

        对于这些话萧晨并没有再继续否认,只是静静的看着独孤剑魔。

        “哈哈……这意味着我若是击败他,就等若击败了南荒第一高手?”楚行狂大笑,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数千人的心绪也波动了起来,期待着殷都四杰之一的楚行狂大战与南荒第一高手不分胜负的海外散修,这必将是一场巅峰对决!

        “南荒第一高手是谁?”似乎略有遗憾,楚行狂大笑完毕时,扭头看向了漠然的独孤剑魔。

        “已经消失了。”独孤剑魔一年说地话也没有今日多,尤其是在提到南荒第一高手的问题上,不再惜字如金。

        “是谁?”楚行狂似乎极感兴趣。

        现场所有人都被少言寡语的独孤剑魔勾起了好奇心,月湖畔所有人都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毕竟独孤剑魔都承认不敌那个所谓地第一高手。

        就是燕倾城、齐拉奥、宇文风也都格外关注,想知道一个确切的***。

        “萧晨。”

        仅有短短的两个字,说完这些,独孤剑魔便背着铁剑大步离去。

        “萧晨……”所有人都在念着这个名字,一时间许多人都惊讶出声,尤其是殷都的世家子弟,他们消息灵通,自然知道这是一个曾经名动南荒的名字。

        殷风更是在望月楼曾经说过,南荒中唯一萧晨堪与殷都最强高手一战。

        薄士与陈杭锦等人更是讶异中带着一丝恍然,几方王族全都知晓天帝城一夜***件。

        大商国三公主更像是想起了某些往事。惋惜的叹了一口气,自语道:“原来是他……”

        周围的那些殷都佳丽哪个不是精灵般的人物,其中一人笑道:“公主见过那个人?”

        三公主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燕倾城初闻,一阵发呆,久远的回忆再现心间,是三年前那个人吗……她地心绪有一点复杂,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

        齐拉奥与宇文风更是恍然,尤其是宇文风曾经惨败在萧晨手中。但是冷静反思后他不得不承认,当年那一战他败地并不冤枉。

        “哈哈……”楚行狂仰天大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曾经听说过。若是他的话,我只能说,南荒蛮夷不过如此罢了!”

        “太狂妄了!”

        “这个人太嚣张了!”

        来海上明月参加书剑茶会地人,有不少西疆、漠北、南荒,闻言都极其反感与愤怒。

        双目冷光流转,扫视四方,楚行狂冷声道:“我听说他掌握了一种秘法。燃烧自己的生命,干掉了几名半神,这算什么?又不是真正的修为。如果不用这种自残己身的方法,他算什么?敢来与我一战,九十招内我斩他头颅于地!不过一蛮夷尔!”

        楚行狂本性如此,与其名非常相配,不过并不是莽撞之人。从来都是藐视敌人,相信自我最强,但真正大战时却不会轻视任何敌手。

        “哼”

        他冷哼了一声。冷冽的目光扫视着所有人,道:“你们可是不服?可以看我如何败他。”说话间他指向了萧晨。

        此刻,独孤剑魔背着铁剑走到了萧晨的近前,微不未闻地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现在我确定了……是你。”

        三日前,独孤剑魔在望月楼初见萧晨时,就已经有了一丝猜疑,今***早早来到月湖之畔,直至等到萧晨出现。

        有人说最了解自己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是对手。或许真的有些道理。独孤剑魔与萧晨谈不上什么友情。在独孤剑魔心中,萧晨只是一个强大地对手。

        并非从萧晨的气息中窥得。更不可能从体貌上推测出,独孤剑魔完全凭着一种直觉认出了他。

        萧晨默然。

        独孤剑魔离去,成为了一名观战者。

        楚行狂大步上前,与萧晨对面而立,而后扫视着殷都的世家子弟,道:“我为你们将脸面找回来,今日在此斩了他的头颅。”

        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楚狂人对海外散修,值得所有人期待。

        “你可做好准备了?”楚行狂凝视萧晨,咄咄逼人。

        “我为什么要与你一战?我并不想动手。”虽然身处漩涡中,但是萧晨依然从容自若。

        “因为我想与你一战!”楚行狂气势迫人,其强势有目共睹。“你不得不战!”

        “你算什么?”像是嘲弄,又像是不屑,萧晨平静的道出,而后转身就走。

        “哈哈……”楚行狂大笑,道:“想走,那是不可能的!”

        轰

        如一道紫电一般,他刹那间劈出一掌,元气像是沸腾了一般,紫色的能量浪涛卷起重重煞气,向着萧晨吞没而去。

        萧晨头也不回,右手食指微曲,轻轻弹出。

        灵犀剑波,传承自蛮族犀牛老人,并非寻常地剑气,以萧晨为中心,荡漾出点点涟漪,像是水波一般传荡开来。

        仿似很柔弱,但是触碰到紫色力量的刹那间,剑波立刻狂暴开来,像是千重白色大浪在翻涌,月湖畔发出隆隆震天巨响。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直径为四十米的能量光源,像是怒海般在翻腾!中心为萧晨。

        所有紫色能量全部被震的溃散了,楚行狂更是直接倒翻着飞了出去,退出了直径四十米的巨圆。

        虽然他的动作很快。但是半截衣袖由于飘动,未能在第一时间退出巨圆,竟然在刹那间灰飞烟灭,化成尘埃消失在空中。

        一招逼退楚行狂,让所有人震惊不已,数千人张口结舌。

        有一个机灵地修者当场做了试验,将佩剑扔了过去,此刻直径四十米的剑波光源还未彻底消失,虽然在震动出地涟漪很轻微了。但是依然在瞬间将那把长剑震地粉碎,化成了尘埃。

        数千人目瞪口呆,灵犀剑波太可怕了。似乎可以毁灭一切!难怪……楚行狂在第一时间倒飞了出去。

        这就是独孤剑魔推崇的高手吗,与南荒第一高手萧晨战成平手的强者?

        大商国三公主以及十几名殷都名媛,全都从座位中站了起来。薄士、陈杭锦等几方王族世家子弟也全都惊的向前走了几步。

        燕倾城、齐拉奥、宇文风等更是露出惊容,西疆的阿水、阿冰、火袅也是惊异不已。

        所有观战者莫不吃惊,现场一度陷入死寂中,这个神秘的海外散修似乎深不可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楚行狂并无任何尴尬之色。反倒是点了点头,道:“我先前小看你了,如此才算是个对手。”

        “请问你的名字?”到了现在楚行狂才询问萧晨地名字。

        众人心中嘀咕,楚狂人还真是狂妄,到现在才平视对手。众人也都很想知道这个神秘散修地名字。

        萧晨扫视四方,道:“我名萧逝水。不过我来此并不是为了战斗,我不想与人动手。”

        “灵犀剑波在某个时代曾震慑天下。今日既然再次显现世间,怎能让我失望!”楚行狂冷笑着道:“今日,我收回原话。不斩你头颅,留你一命,你放心出手吧。”

        楚行狂之嚣张与自信,可谓咄咄逼人。

        萧晨冷漠地望向他,不想惹出是非,但并不代表怕事。如今,他修出八相世界,神通初成,不论威力。单从速度来说。就是长生高手也难以围堵,就是真地惹出是非。他都有自信逃遁而去。

        “别逼我杀你。如此,仅仅五个字,从萧晨口中吐出,不仅让楚行狂一呆,更是让现场数千人目瞪口呆。

        这位……似乎更强势啊!

        五个字道明了心意,不是怕战,而是不愿战,动手地话,直接斩了你!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这位海外散修还真是个人物啊,比之独孤剑魔还要冷还要横,比之楚行狂还要狂,平静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战者之心。

        萧逝水这个名字,在这一刻被众人深深记住了。

        “战吧!”

        “海外散修大战楚行狂。”

        众人喝喊,更加期待这场大战了。

        楚行狂冷笑,并不在意,如飞般向前冲去,喝道:“让我看看你是否领悟了灵犀剑波的真意。”

        刹那间冲到,楚行狂身体如螺旋一般,旋飞到了半空中,浑身上下紫光缭绕,紫色光华凝聚成的一把神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向下立劈而来。

        萧晨稳如磐石,巍然不动,但双目中却透发出两道凌厉的光束,像是两道闪电在半空中劈舞。

        这一次灵犀剑波,并未再现,萧晨身随心动,双手划出一道道莫名地轨迹,以身体结出心语,法印自成。

        无畏狮子印!

        刚猛如彗星撞击大地,划出一道绚烂的光芒,直冲而起,当的一声劈在紫色神剑之上。

        不动如松,动如疾风。

        萧晨冲天而起,刹那间与楚行狂连续对碰上百记,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无畏狮子印将狂与猛发挥到了极致。

        两人在百击之后,各自降落在地。

        楚行狂提剑向前冲去,大开大合,劈斩萧晨,神剑不断震碎虚空,其上蕴含的力量可想而知,发出阵阵若有若无的呜呜凄迷之音,带动的这片天地都在动荡。

        萧晨怡然不惧。无畏狮子印,横扫而出,身体如幻影一般,如风般轻灵,如雷般狂暴。

        当当

        萧晨以手印碰撞神剑,两者之间迸发出一串串如流星雨般的绚烂光华,连续进攻,强势无匹。

        最后萧晨双手合印,一声惊天动地地狮吼传出。一头三头黄金狮子王的影迹竟然浮现而出,向着楚行狂扑去。

        这就是无畏狮子印的真意!

        狮子虚影像极了三年前南荒兽王决战中地那只三头黄金狮子

        印法,是萧晨得自净土地神技。近乎完全神通化。传给他的王仙婆,当年曾经整合佛教无上奥义,结合森林族秘法,创出了自己的不世绝学,但也没有忘记佛教中的那些神通,一并传给了萧晨。

        修习过无畏狮子印后,萧晨曾一度怀疑。南荒兽王决战中的黄金狮子王可能真的是一尊佛!

        “吼……”

        黄金狮子近乎真实化,三头仰***吼,扑向了楚行狂,刺目的黄金神光爆发而出,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双眼。

        像是天摇地动一般,天空仿似翻转了过来,能量大浪不断爆发而出。就连月湖中的湖水地翻涌了起来,远处观战地许多人都摇摇晃晃,不少人栽倒了在了地上。

        待到光芒散尽。黄金狮子王消失了,而楚行狂手中的紫色神剑也被无畏狮子印震碎了。

        所有人都震惊无比,这个海外散修萧逝水太强大了,原以为灵犀剑波是他地倚仗,现在看来其所掌握地神通并非一种啊。

        “哼”

        楚行狂冷哼了一声,大步上前,与此同时手中“铿锵”一声,紫色光华流转,一把紫色神剑重新凝聚而成。

        不动如松。萧晨冷漠的看着逼近的楚行狂。双手再次结出的法印已经大不相同。

        不动明王印!

        这一次,萧晨直接双手合印。主尊明王影迹浮现而出,巨大的身影遮挡了半边天空,轰然伸出巨掌拍落下来,震动十方。

        轰

        崩碎紫色神剑,横扫楚行狂,震的他狼狈的翻着跟头飞了出去。

        满场哗然,不是没有想到萧晨强横,但是如此恐怖地身手,惊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楚行狂落地之后,没有丝毫沮丧之色,有的只是更加凌厉的战意。现在的他满脸凝重之色,见萧晨连展神通,他决定不再有丝毫保留,将显现出自己傲视青年一代的神通法门!

        “报!”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喝喊声,一名军兵身披铁甲,冲到斗场边缘,单腿归在地上,向着楚行狂禀报道:“加急重信!”

        楚行狂后退,而后大步走出了斗场。

        大战被打断了。

        未等楚行狂打开信件,两名修者围住了他。

        “楚兄让我们去解决掉那个小子吧。”

        一人身材高大,足比常人高出三头,目光冷冽,一看就是桀骜不驯之辈。另一人面白无须,眼神阴森,身材高挑,看起来有些瘦弱,但是却给人以阴柔森然之感。

        “不行,等我看完信件,继续与他决战。”楚行狂断然拒绝。

        “我们非要出手不可……”

        所有人都看到了三人在争论,不禁对那二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竟然敢如此对楚行狂说话,定然不是一般地人。

        当中一人更是不顾楚行狂的阻挡,快速冲进了场中,出现在萧晨的近前。

        战场外,楚行狂愤然,但是最终又强压下了怒火,这两人是他刚招来不久地友客,身份非常不一般,乃是中土强大与神秘的虎家在外历练的年轻子弟。

        白老虎在中土非常难惹,如果不是顾忌他们的身份,以及两人确实非常强大,楚行狂现在恨不得命人斩了他们。

        不过,当撕开手中的信封后,他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哈哈大笑道:“这个***也要回来了,居然以加急重信戏弄我,这下帝都该热闹了。嘿嘿……”

        虎子通身材高大,桀骜不驯,一看就是难惹的角色,他凝望着萧晨,道:“三年前你曾经与萧晨交过手?”

        “你想知道什么?”萧晨平静的看着他。

        “你们最后平手收局?”

        萧晨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这么说你们最后有些交情了?”

        “是又如何?”

        “我就知道,你们最后所谓地狗屁惺惺相惜,成为了朋友,那么今日我杀了你,你死而不冤了!”高大如野人般地虎子通森然道。

        “你是谁。为何如此说?”萧晨冷漠地看着他。

        如野人般桀骜不驯地巨汉,压低了声音道:“我叫虎子通,三年前那该死的萧晨斩了我们一个兄弟。还杀了我虎家两名半神,出尽了风头,我们几兄弟发誓要毁灭其一切!杀了你,如果他还未死的话,一定会现身。”

        “这是什么逻辑?”萧晨目光中渐渐升起一股寒气,道:“这里可不是你们虎家一手遮天的地方,惨死在这里的话。任谁都难以为你说出什么!”

        “哈哈……”虎子通仰天大笑,道:“在虎家神技面前,你有获胜的机会吗?且,我的身体中有一半的白虎血脉。”

        萧晨笑了,淡然道:“那么让实际行动来证明吧。”

        居然遇上了虎家地人,萧晨本不想乱杀无辜的,不想波及虎家寻常***。但是看对方如此心态,他在刹那间改变了注意。

        想说放你……不容易。

        杀你,没商量!

        就是虎子通现在想避战。萧晨都不会放过他了,已经判了他死刑,萧晨决定全力出手,没有一丝保留的出手!

        刷

        像是浮光掠影一般,萧晨刹那间冲了过去,毫无保留地出手,传承于蛮族犀牛老人的灵犀剑波出手了!

        食指与中指齐弹,直径六十米的毁灭之圆出现,涟漪荡漾。恐怖的波动刹那间浩荡了出去。

        “开!”虎子通似乎知道厉害。大吼着,浑身白光闪烁。一头白虎浮现而出,在他后方张牙舞爪,迸发出无匹的力量。他一拳向前砸来,竟然有一道道雷光崩现而出,这是他的神通-毁灭雷电。

        但是……

        根本无法抵挡,雷电刹那间被剑波荡碎了,溃散于无形中。

        剑波荡漾,犹如钟声轻扬,悠悠之音非常飘渺,阵阵剑波,像是丧钟发出了鸣声。

        “当……”

        余音缭绕。

        “啊……”

        虎子通惨叫,双腿在刹那间粉碎,化成了尘埃,他惊恐的冲天而起,总算躲避过了形神俱灭地下场。

        虽然逃到了直径六十米的巨圆之外,但是双腿粉碎的他,速度能有多快呢?萧晨无情冷笑,留下一道残影冲了过去。

        传承于森林族王仙婆的最强奥义出手。

        神韵拈花印!

        一个巨大的虚影浮现而出,和萧晨有着极其相似的神韵,冷酷无情中带着淡淡的笑意,手中拈着一朵说不上名字地仙葩。

        刷

        神花离手而去,刹那间放大到房屋般大小,花瓣晶莹剔透,片片飞落而下,如那锋利的刀刃一般斩落了下来。

        “噗”

        血光迸溅,虎子通的双臂以及胸腹在刹那间被斩碎了,点滴都未曾剩下,只余一片血雾飘散在空中。

        还有那一颗充满惊恐神色地头颅,漂浮在天空中的残花间。

        不远处,面白无须的虎子风险些昏过去,堂弟如此惨败,刹那间就被人灭杀了,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怒吼着冲了过去。

        远处,楚行狂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干自焦急也无办法,想要阻止早已来不及了。

        “该死!这两个***……死就死了,但是***……城中有一头壮老虎呢,给我惹麻烦啊!”

        楚行狂悔恨不已,真不该收下这两名友客,尽管两人非常强大,但是现在出了问题,他们的背景……是个麻烦啊。

        漂浮在残花间的虎子通头颅,满脸的惊恐神色,带着不甘竟然传出一丝精神波动:“我***是识藏境界六重天初级地高手啊,竟然被杀了……”

        “就是七重天也照杀不误!”

        萧晨冰冷地声音击溃了他最后的一丝意识,在虎子风冲到近前之时,萧晨曲起了无名指,而后轻轻弹了出去。

        漂浮在残花间地那颗头颅,在剑波的荡漾下,“砰”的一声粉碎了!

        月湖畔,彻底沸腾了,数千人呐喊了起来,萧晨之表现太让人震惊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