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八十八章 初遇流贼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19 05:5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出前一天,李植把事情告诉给了崔合,崔和有些惊慌失措。

    “夫君要去湖广打仗了?”

    “我是大明的武官,当然是要带兵打仗的!”李植从背后抓着崔合的手,自信地说道:“不过娘子放心,我的军队兵强马壮,不会有事的!”

    崔合咬了咬嘴唇,窃窃说道:“可是我还是害怕!”

    李植轻轻从背后抱住崔合,笑道:“娘子放心,只有我打别人的,没有别人打我的。几个月,我就回来了!”

    崔合说道:“夫君可以不去么?”

    李植摇头说道:“巡抚亲自上门点将,逃不掉的!”

    崔合低了低头,没有说话。

    半晌,崔合转头说道:“那说好了,六个月,不,五个月就要回来!”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娘子放心!”

    崇祯八年七月二十日,李植把李兴留在范家庄坐镇,自己带着钟峰、李老四的两个步兵营和郑开成麾下的一个步兵连两个炮兵连,朝湖广开去。

    部队出城的那一天,范家庄的百姓们夹道欢送,为李植的部队出征讨贼而大声喝彩。和西北赤贫的农民们不同,生活安逸富裕的范家庄百姓们是十分厌恶四出劫掠专事破坏的流贼的。如果不打掉这些流贼,范家庄的美好生活就不安全。

    看着李植部队的健马大炮,范家庄人对自己的子弟兵很有信心。

    李植的部队一路向南,每日行军三十里,用一个月的时间开到了河o南彰德府。到了彰德府已经是八月二十一日,李植遇到了自己派往卢象升处的使者。使者告诉李植,卢象升已经升迁,如今他的身份是右副都御史,兵部侍郎,总理江o北、河o南、山o东、湖o广、四o川、山o西、陕o西军务。总理卢象升让李植弃了湖广,往洛o阳去,在洛o阳和诸军汇合。

    使者还告诉李植,听到天o津仅派一个卫所防守官来援剿,卢象升十分不高兴。

    李植被卢象升的官衔惊到了一下,暗道这好大的官,居然管这么多地方。

    李植知道选锋团的实力,不在乎卢象升高不高兴。他让使者再赴卢象升处,告诉卢象升自己将奉命开往洛o阳,期待在洛o阳能看到总理大人。

    别了使者,李植便指挥部队往南面行军,走了十天,又遇到了返程的使者。使者说洛o阳一带流贼云集,总理大人将赴洛o阳南面的汝o州汇集各军,让李植弃了洛o阳到汝o州集结。

    李植让使者回复卢象升说自己得令,将奉命开往汝o州。

    接下来几天,使者来回穿梭,在选锋团和卢象升之间传令。

    又走了十天,李植经过洛o阳城郊,便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战乱气氛。

    此时正是九月十二日,已经算是初冬,士兵们都穿着厚厚的冬衣。李植骑在马上往四野里望去,竟看不到一处人烟。路上经过的村庄不知道是举村逃难去了还是被流贼洗劫过,全是空的。粮仓里空空荡荡。村民的屋子上破碎的门窗半开着,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看到一个个村庄的破败模样,钟峰说道:“幸好天o津不在hn河o南反复遭贼,乡村竟残破成如此模样。”

    郑开成摇头说道:“黄河天险,流贼越不过黄河的。”

    李老四皱眉说道:“若流贼到了天o津,我便和他们拼了!”

    几人正说话,突然看到远处有动的东西,赫然是流贼的斥候塘马。

    遇到敌人了,李植不敢大意,放出一百个侦察兵在前后左右侦查敌情,加向南面汝o州开去。但选锋团走到洛o阳城南靠近汝o州的地方,却被越来越多的塘马,也就是流贼的骑兵,围住了。

    开始时候,远处还只有几十匹流贼的塘马。李植不管这些散骑,继续往南走,走了一个时辰外面的塘马越来越多,变成了几百人。再后来,竟有两、三千塘马在四周穿梭骑行,呼啸嚎叫着,包围着选锋团,压得李植的斥候兵没法侦查。

    那些塘马也不知道是哪家流贼的队伍,大概觉得选锋团兵少,似乎想吃掉李植的队伍。

    都说流贼展到今天已经兵强马壮,装备甚至越了官兵。李植今日亲眼所见,方知此言不虚。官军的队伍里,哪里有这么多骑兵?

    李植让士兵们结成圆阵把辎重火炮护在中间,给步***上膛,慢慢行军,随时准备好进入战斗。

    到了下午申时的时候,远处的那两千多塘马大声吆喝起来,把包围圈越缩越小。到后来竟有大量塘马试探到选锋团两百米之外。

    李植的士兵们大多数没有经历过战斗,被骑兵包围压迫着,一个个十分紧张。

    李植不等这些散骑们继续压制选锋团的士气,大声让士兵三段射击。传令兵大声呼喊,士兵们举起了步***。只听到几百声***响,三段击第一批士兵开火了,一***一***的浓雾从***管里冒出,空气里顿时硝烟味弥漫。

    士兵们练了几个月的射击,准头很好。四百米尼弹向流贼的塘马射去。只一次齐射就有近两百个流贼塘马被步***打死,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死透在初冬的荒废田地上。三十几个流贼被打中手脚等非要害处,但也摔下了马。另外还有三十几个流贼的马匹被打中,马匹抽搐挣扎,把马背上的流贼摔了下来。

    冲击力下摔下马背的流贼立刻被摔伤摔死,失去了战斗力。

    远处的流贼们被米尼步***的威力吓到了。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鸟铳”?这还没接触就打死两百人,接触了会变成什么样子。流贼们明白选锋团不是一支弱军,立即放弃了***选锋团的计划,夹着尾巴往远处逃去。

    马蹄扬动烟尘滚滚,这些塘马转眼就没了踪影。

    四野里一下子又变得无比空旷。要不是不远处还有两百具尸体,还有惨叫***的伤兵,否则远处空旷的原野很难让人相信刚才这里大战一触即。

    李植让士兵们去把死去的和受伤的流贼统统割了级,又把那些失去了主人的战马牵来分给各级军官和老兵。选锋团缴获了两百多级和两百匹战马。

    ***的战马被放血割肉,烤了吃了。

    初次和流贼交手,流贼给李植送上了一份不小的礼物。

    ————————

    感谢氢氧化铯csoh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