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十二章 兵乱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06: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多尔特一直是一个本本份份的波兰小商人,从他祖父开始他的家族一直在华沙市中心经营着一个小小的日杂店。现在多尔特正坐在他那间小小的店堂里,一边翻阅着这个月的帐本一边犯着愁。

    看来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德国人刚来时,自己还以为只是换了一批外国的统治者,自己的生活将很快就会恢复原状,生意也可以继续像原来一样做下去。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显然是估计错误,那些德国人不是统治者,他们是掠夺者。他们不是想要统治这片土地,他们想要榨干这块土地。

    从外地运来的货物越来越少,很多五金杂货都断了档,听说德国人把所有的金属都搜刮到德国造大炮去了,这好像有点夸张,但是的确有几种货品从德国人来了以后就消失了,比如说那种漂亮的铜制水龙头和那种生铁铸造的小暖炉,平时货源非常的充足,可现在在整个华沙都找不到一个店里有这两种货物卖了。

    现在自己的店里倒是充斥着从德国运来的那些五金百货,看上去制造的的确很漂亮,而且也的确很结实耐用,但是价格实在是太贵了,这些东西的进货价比自己那些波兰同样的产品的售价都还要高几倍。但是为了把生意延续下去,自己不得以还是得进这种货。不过现在很少有老百姓买得起这种德国货,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

    而那些食品却也和自己的五金一样一个劲的往上涨价。以前自己卖掉一把小锤子赚的钱足够买一根香喷喷的波兰香肠,现在自己就算卖一堆锤子出去赚到的钱只够买两个黑面包。那些有钱的商人可以去勾结那些德国官员,照样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可像自己这种小小的杂货店主,就连那些巡逻的德国士兵都从来不拿正眼看过自己,别提去巴结哪个德国官员了,能巴结一直在自己门前转来转去的那几个***就不错了。这个世道啊,叫人怎么活下去啊。

    突然街上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声,把多尔特从他的思绪中惊醒了,这个小个子波兰人连忙钻到了柜台的下面。

    “该死的,这又是怎么了,见鬼!那些抵抗者就不能和德国人出城去打,为什么这么喜欢在市中心交火呢,这不是找死吗?”多尔特缩在柜台下面嘟囔着。

    “上个星期这样,上上的星期也是这样。那些家伙就不能给老百姓一点平静的日子吗?”

    这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密集***声,多尔特感到好像整个华沙到处都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难道战争又开始了?这回杀进来的是谁,难道是***人?多尔特决定冒险爬出去看看,外面到底生了什么。

    这个小个子商人趴在地板上慢慢的向着商店的橱窗方向爬去,等爬到橱窗根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在胸口划了个十字闭起眼祈祷了一下,然后探出头向着橱窗外的街上望去。眼前的景象把这个小商人完全的弄糊涂了。他摘下自己的眼镜,用力的在身上擦了擦。多尔特重新戴上眼镜仔细的向橱窗外望去。圣母玛丽亚啊,多尔特在心里祈祷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的,怎么德国人和德国人自己打起来了。这个世道啊,看来真的活不下去了。

    华沙党卫队司令党卫队旅队长哈克斯特伦佐尔。汉斯准将正惬意的坐在他那间豪华的办公室里喝着手下刚从法国给他弄来的上等波尔多酒。很不错的生活,汉斯将军对自己的现状很满足。在华沙他简直就像一个真正的帝王一样,整座城市都是他的领地。所有的市民都是他的臣民,在这里他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没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没有人敢反对他的决定。谁能想到在五年前他还只是个小小的6军少尉呢。

    当五年前他由于违反军规被一脚踢出军队时他还以为他的人生就这样完了。没想到穷困潦倒的他在街头看到了党卫队***队员的广告,本来他想去碰碰运气,因为从6军出来的他从心底里对党卫队充满了蔑视,他一直认为党卫队是一群乌合之众,毫无什么战斗力可言。要不是想要混口饭吃,他根本就对党卫队不屑一顾。由于他在6军里当过军官,所以他立即就被党卫队征兵处录取了,而且他当时就被任命为党卫队一级小队长,让他带领和训练一个高级小队。

    随着他在党卫队里待的日子越久他对党卫队的看法也开始慢慢的改变,他开始努力的去了解党卫队的真正职责和该怎么做才能够被上司赏识。于是他开始变得极端的凶残和暴虐,对于上面分派下来的任务,他都用十倍二十倍力量来完成。结果他成功的获得了他每一个上司的欢心,随着他一级级的升迁终于爬到了他以前的位置,少尉,党卫队***中队长。

    就在这个时候,转变他一生的人出现了。他由于追捕犹太人有功获得了帝国保安局的局长茵哈特。海德里希的召见。谁都不知道他在海德里希面前到底说了些什么还是做了什么,反正从那天起,他就成了海德里希的人。从此他一下子平步青云,在短短的两年里从一个少尉一直爬到了准将,想到这里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忆。现在他终于爬到了华沙党卫队总司令的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波兰除了波兰总督弗兰克谁都命令不了他,何况他手里还有一个旅的武装党卫队。想到这里,汉斯将军又得意的喝了一口酒。

    “将军!出事情了!”

    一个党卫队少校惊慌失措的冲进了办公室。

    “滚出去!”

    随着将军的一声怒吼,一只酒杯向着那个少校的脸上飞了过去。

    “啪”的一声酒杯狠狠的打在了那个少校的额头上,那个少校立时捂着额头蹲了下去,鲜血从他的指缝里缓缓的流下,滴到了地板上面。

    “谁让你不敲门就直闯我的办公室的,你难道把我的命令当作是假的吗?任何人在进来时都要先敲门。还有,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在华沙会有什么能让你这么惊慌失措,你还像一个党卫队军官吗?”汉斯将军指着那个少校痛骂起来。

    “将军,是出了大事情了啊。”那个少校捂着头上的伤口委屈的叫喊起来。

    “哦?真的有事情生?你先把这个拿去,先把头上的血擦干净。”汉斯将军把一块手绢递给了那个少校。

    “你现在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少校接过手绢捂在了伤口上,随后急切的说到:“将军,我刚才得到了特别行动队传来的消息,说他们一半的士兵在台费尔队长的带领下兵变了,他们缴了剩下一半的特别行动队士兵的武器,还把他们关押在他们的营房里。听说还当时就***决了十几个低级军官和士兵。”

    “什么!”

    汉斯将军听了那个少校的汇报当时就跳了起来。

    “台费尔搞兵变!这不可能!他对元的忠心是无可辩驳的,一定是生了***什么变故。”

    “是特别行动队的副队长弗克斯从他们的军营里偷偷打***来报告的,他报告说台费尔还在军营里搜索着他。他说台费尔一进入军营就召集了所有昨天没参加清除行动的军官和士兵,随后就带领着那些军官和士兵把那些参加了清除行动的士兵和军官抓了起来。他还把想抵抗的士兵和军官都打死了。现在弗克斯可能已经被台费尔队长抓住了,因为所有通往特别行动队营地的***线都被突然切断了。”

    “真有这样的事情!台费尔简直是胆大包天,他昏了头了吗?”

    汉斯将军愤怒的吼叫起来,他背着手在屋子里转起了圈思考着对策,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过头对那个少校急切的问到:“台费尔带着的第七十七暴风突击队呢?他们也参与了兵变吗?”

    “还不清楚,应该没有,弗克斯汇报里没有提到有武装党卫队参与。”

    “那就好,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汉斯将军先平静了一下心情,他对着那个少校命令到:“你现在立即带领一个分队的卫兵去特别行动营的军营调查。如果是真的,那就立即逮捕台费尔,如果他拒捕你可以开***。还有,你立即调一个团的武装党卫队和你一起去,他那里有半个特别行动队,那就是说有半个团的士兵。如果他们真的兵变了,那就坚决用***下去。你明白了吗?”

    “遵命,将军。”那个少校愁眉苦脸的捂着额头回答。

    “还有,你先去找人给你包扎一下,这样子你怎么出去见人。去洗洗。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应该知道我最痛恨别人不敲门就冲进我的办公室,这次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你报告的事情很重要,我记下了,如果你这次把台费尔的兵变调查清楚的话,我给你颁勋章。好了,你去吧。”

    “是的,将军。”那个少校敬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台费尔兵变,现在想想还是不能让人相信啊。”汉斯将军在他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拿起了***。

    “总机,我是汉斯将军,给我接武装党卫队第八十暴风突击队总部找格尔哈特少校。快!”

    等了一会儿,***那头一个精明强干的声音响了起来。

    “第八十暴风突击队总部。请问找谁?”

    “我是汉斯将军,你是谁?”汉斯觉得很奇怪,怎么不是第八十暴风突击队队长格尔哈特少校的声音,难道他不在办公室吗?

    “您好将军,我是值班官达斯。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格尔哈特少校在哪里?让他来接***。”

    “少校带队出任务去了,您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等他回来我可以转达。”

    “出任务?”汉斯将军完全被弄糊涂了,他奇怪的问到:“司令部没有下达什么任务啊,他现在应该和他的队伍待在军营里。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也不清楚,将军,他在接到一个***后就急急忙忙的带着整个突击队出动了。不过我好象听少校说是统帅部的紧急任务,好像还关于元什么的。”

    “什么!统帅部!元?”

    “是啊,是听少校这么说的。”

    “好了,我没什么事情。等少校回来立即给我回个***。”

    “遵命,将军。”

    汉斯将军放下了***,觉得一头的雾水。到底怎么一会事情。统帅部有紧急任务会直接通知一支突击队吗?不是得先通过党卫队司令部吗?汉斯连忙再拿起***,结果他一连接了几十支突击队,所有的回答都是奉统帅部的命令全体出任务去了有的索性连接***的人都没有。

    汉斯将军愤怒的摔下***。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的所有部队都被统帅部调集去出任务了,到底是什么任务要一个旅的武装党卫队全体出动〕帅部的任务。。。。原来这就是统帅部的任务,他终于知道自己的部队到底干什么去了,他们去消灭保安***逮捕***官员去了。突然他脑子里一动,台费尔是不是也收到了同样的命令,所以他才会把他自己的手下抓了起来。如果这是真的,统帅部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

    “难道是为了那件事情!”

    汉斯将军惊叫起来。对对对,一定是为了那件事情,海德里希将军的清除行动。但是统帅部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这次的行动呢?昨天才刚开始啊,消息怎么这么快传到统帅部那里,难道自己这里有统帅部的眼线?

    就在汉斯还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猛的推开了,还是前面的那个少校冲了进来。当他刚踏进办公室就想起自己又犯了将军的忌讳,他连忙又退了出去关上门,随后办公室里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汉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都快被那个***的行为气炸了。

    “进来!”他咆哮着吼到。那个少校打开门走了进来。

    “报告将军,又出大事情了。”

    汉斯将军拼命的压制着自己的愤怒,他咬着牙问到:“是不是关于那里的交火,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不会是来向我报告这个的吧。”

    “和这个有关。将军,您的卫队也受到了那些武装党卫队的攻击,现在看来现在不是兵变而是大规模的叛乱。”

    “什么,他们对我的卫队开***?”汉斯将军吓了一跳。

    “是的,将军,我前面去调集您说的武装党卫队团,可是听说他们到市区出任务去了,我想可能是您已经先给他们打了***,所以我就带着您的半个卫队向特别行动队的军营赶了过去。可没想到在半路上就碰到了整整一个连的暴风突击队员,他们拦住了我们,要看我们的***。当我说我们是党卫队司令部成员时他们竟然立即把***口对准了我们,接着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我们和那些武装党卫队就生了***战。他们根本就不分青红皂白,卫队被他们打得抬不起头来,我觉得事情不妙就先逃了回来向您报告。将军,看来这里现在很不安全,那些武装党卫队都叛变了,他们现在正在向司令部接近。我想我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您还有半个卫队,应该可以护送我们出城,然后您再向统帅部报告这里生的事情,让统帅部调大部队来对付这些叛徒。”

    “不用了!”汉斯将军往后一倒瘫坐在了椅子上,他无力的对那个少校说到:“我全明白了,没用的,我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算逃出去也不会有容身之地。这就是统帅部的计划。我们全被海德里希长官给害死了,不过到时候也只有他能救我们。”

    ***声已经在司令部的大院里响了起来,司令部的卫队在对武装党卫队进行最后的抵抗。不一会儿***声就沉寂了下来,随着一声木板断裂的巨响,华沙党卫队总司令办公室的门被猛的踢了开来,一队暴风突击队员冲进了办公室。哪个少校刚想从***套里掏***就被两个突击队员一***托***在地。随后一个脸色冷得像冰块一样的党卫队上校昂然走了进来,他在汉斯将军面前站定后冷冷的说到:“党卫队旅队长哈克斯特伦佐尔。汉斯,你被捕了。”

    “你。。。。你是,道根中校,啊不,现在是上校了,没想到统帅部会派你来逮捕我,你不是副元阁下的副官吗?难道副元阁下。。。。这一切。。。。”

    “别在说什么费话了,汉斯将军。快跟我走吧。”

    “不,我不想死,我不要见到那个使徒,道根上校,你放我走吧。求你了,你要我为你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当汉斯明白了这件事情最后的幕后主谋是莱茵哈特。冯。施泰德的时候彻底的崩溃了,落到谁的手里自己还可能有一条生路,落到这个上帝的使徒手里只有去见上帝一条路,他不禁抓住道根的裤管哀求起来。

    “做任何事情都可以?”道根厌恶的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党卫队准将。

    “是啊,任何事情,我还有很多的积蓄,我还有一些古董。”汉斯将军感觉到了一丝希望。

    “不用那么麻烦,其实你只要为我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行了,汉斯将军,你拒捕吧。”

    道根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