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二十二章 任命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07: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汉斯,这个,这个。。。。是什么时候送来的。”徐峻紧皱着眉头看着他办公桌上的一份文件,昨天晚上的酒可能喝得太多了,头到现在还有点疼,他一只手拿着文件一只手揉着太阳穴。

    “什么?哦,这是昨天晚上收到的。不过昨天晚上您喝醉了,所以就没有把这个交给您。您还是先喝杯咖啡吧,我刚叫勤务兵煮的,喝了可能会好受点。”汉斯递上了一倍浓浓的咖啡。

    “哦,谢谢。”徐峻连忙接过那杯咖啡猛喝了一口。

    “小心!啊呀。这是刚煮好的。。。。您烫着了吗?没事吧。”

    汉斯急切的望着徐峻,现在这位元帅的五官已经被烫得挤成了一团,眼角的眼泪都冒了出来。

    “都怪我没有提醒您,您没事吧,要不要我给您把军医叫来。”汉斯看到徐峻现在的样子有点害怕了,那家伙现在正泪眼汪汪的望着自己,看上去大有死不眠目的架式。

    听到汉斯要喊军医,徐峻连忙摇着手阻止。他冲到屋角从水瓶里倒了一杯凉水然后一饮而尽,随后捂着嘴走回了办公桌旁。

    “汉斯,你想要谋杀我。。。。”元帅现在说话明显的有点大舌头,而且眼角还在不停的流着眼泪。

    “真是对不起,真是非常的抱歉,我没想到您会这么一大口的。。。。”汉斯连忙不停的鞠躬道歉。

    “你。。。。你。。。。不但给我喝这么。。。。烫的咖啡,而且还不放糖。”徐峻现在稍微好了一点,他一边用手绢擦着眼泪一边说到。

    “是吗?”

    汉斯拿起桌上剩下的半杯咖啡,喝了一口,随后一脸歉意的说到:“好像是没放糖。我会去责骂那个勤务兵的。”

    随后他现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又急切的问到:“您的嘴现在怎么样啊。我看还是叫医生吧。”

    “不用了,你叫人给我弄一些冰水来就行了。天啊,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哎!不过总算是头不再疼了。”徐峻大着舌头说到。

    “那么我就去给您找冰水。您等着,我马上就回来。”汉斯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办公室。

    “天啊,差点就被烫熟了。”

    徐峻忍着嘴里的疼痛接着研究起手里的那份文件起来。这是一份统帅部的标准公文,是一份任命书。从这份文件的签日期是昨天的早晨,而且是希特勒亲自签的.

    上面先用最肉麻的恭唯话把自己夸奖了一番,随后又试图让自己知道自己对德国有多么重要。在耗费了半页纸之后才进入主题,希特勒把自己任命为波兰总督,而自己手下的那些军官们则被留在自己身边让他们来指挥驻扎在波兰的部队。

    希特勒还特别提示自己,前任波兰总督就是那个逃回德国的汉斯。弗兰克已经被他下令***决,他决不容忍有这种帝国的害虫危害帝国之类。看到这里徐峻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汉斯。弗兰克,这个希特勒最好的挚友,历史上最昏庸最贪婪最残暴的波兰总督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朋友手里。希特勒真是好手段啊。

    这一招如果放在别人身上的确是非常精妙绝伦,但是可惜的是他遇到了是自己。希特勒现在还想对自己进行最后的试探。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如果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要挑战他的念头的话,那么自己搞那次大清洗的目的就是想要扳倒弗兰克。如果因为这个原因而和自己彻底翻脸的话,希特勒可能觉得并不值得,到底一个小小的波兰总督能为他做的远远比不上自己这个能干的副元多。

    如果自己想要对付的只是弗兰克的话,用这个微不足道的手下的脑袋来换取自己这个左右手的忠诚是件最划算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如果自己想要挑战的是他的权威的话,他也可以用这个任命书把自己给禁锢起来,把自己死死的绑在波兰。

    那时候自己远离德国的权力中心,在德国国内他想怎么玩手段自己都无法来干扰。接着他就可以放心的慢慢的剪除自己的党羽,把杰克苦心经营起来的那些地下网络慢慢的破坏掉。当这些对他有威胁的力量被完全的清除掉,到那时候,把自己搓圆搓扁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而且,他也可以用这种方法把自己慢慢的架空起来,慢慢的消耗掉自己的力量。

    德国在波兰只有掠夺没有建设,在这里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充实自己的力量。自己所有的给养武器都需要从德国运来,自己的命脉其实掌握在了他的手中。如果他停止向波兰运送自己必须的那些补给,光靠波兰现在的经济与工业情况是根本就无法满足自己这些部队的消耗的。到那时候,自己也得向他曲膝请降。

    而且自己现在担任了这个职务的话,更能体现出他对自己的信任与栽培。如果自己现在对他下手那会给德国百姓心中留下自己是个忘恩负义的叛逆的印象,这样的话,6军不但不能来帮助自己,而且为了表明他们的立场他们还可能会来***自己。

    这份命令还有一点厉害的地方就是,他用了最合法的理由剥夺了自己对“塞普鲁斯”军团的控制权。自己的那些军官们被安排到自己身边工作这是无可非议的事情。现在希特勒完全可以重新调派自己的心腹去“塞普鲁斯”,随后彻底的控制住它。而自己只能眼睁睁得看着自己的心血被别人抢走。

    想到这里徐峻不禁冷笑了起来。可惜的是自己不像他以前的那些对手,不是过于愚蠢就是过于正直,所以才可能会被他的那种卑鄙的毒计所***。这一次他的对手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强大,比他更狡猾,比他更卑鄙,比他更狠毒,他以为用这种方法就想把自己给困住,简直是在做梦。

    “我的元帅,您要的冰水我给您弄来了。”就在徐峻一个人阴险的坏笑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汉斯的声音。

    “进来。”徐峻大声说到,他觉得舌头还是***辣的疼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汉斯带着两个勤务兵走了进来,那两个士兵还抬着一个巨大的饮水器。

    “我的元帅,非常抱歉,我只能搞来这一些,您觉得够不够用。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去市里面找。”汉斯一脸歉意的说到。

    “够了。”徐峻连忙说到:“这点已经足够了。你们辛苦了,下去休息吧。”他冲勤务兵挥了挥手,两个勤务兵连忙放下饮水器退了出去。

    “元帅,真的非常抱歉,这真是我的失职,让您被烫伤完全是我的责任,我请求您的处罚。”汉斯还是一个劲的表示着他的歉意。

    徐峻没回答他,他走到那台饮水器前,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一饮而尽,随后惬意的长出了一口气。徐峻转过身对汉斯说到:“汉斯,你不用自责。其实这是我自己不小心才搞出来的,和你没关系。主要是我昨天喝得太多了,所以早上还有点不清醒,要不是给烫了一下,现在我说不定还没醒过来呢。”

    “您这样说让我更感到惭愧了。”

    “汉斯,你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将军了,怎么还把自己当做一个校官一样看呢。将军要有将军的样子。哈哈,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我怎么能放心把部队交给你来指挥呢。你不是总想担任一支部队的指挥官来挥你自己的能力吗?”徐峻笑着安慰着自己忠心的副官。

    “元帅,您是说要交给我指挥一支部队?”汉斯惊讶的望着徐峻。

    “哈哈,不是现在,不过我答应你,一定会让你在战场上展示你的才华。但是现在,你就要开始培养起你一个高级指挥官的气质了。”

    “遵命,我的元帅。”汉斯挺起了胸,眼睛里充满了感激。

    “不过,元帅,你真的不需要看一下医生吗?”

    “不要,这里医生的水平我想想就知道了,那几个军医除了开个刀换个药还能干什么,掉到他们的手里,那我还不如直接把自己烫死算了。”徐峻连忙摆着手笑着说到。

    “可惜现在这里不是柏林,否则我认识很多优秀的医生。”汉斯还真的相信了这个患有针头恐惧症的家伙的话,他感叹的说到。

    “哦?医生吗?”徐峻突然脑子里一道灵光闪现。

    “怎么了?元帅,有什么问题吗?”汉斯看到徐峻说了这一句就定在那里低着头思考了起来,他不禁好奇的问到。

    “不是,没什么问题,我刚想到了一个主意。等等,让我再想想。”徐峻摆手打断了汉斯的话,随后背着手向着办公桌走去。他走到办公桌后在他那张舒服的皮制办公椅上坐了下来,两眼紧盯着那份文件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嗯,我想这个办法可行。汉斯,你现在立即把魏尔勒参谋长给请来,就说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

    “遵命,我的元帅。就只叫他一个吗?”

    “嗯,对了,你把所有跟我一起来的”塞普鲁斯”军团校级以上军官也叫来吧,我也需要听听他们的意见。”

    “是,我的元帅。”汉斯微微鞠了个躬推门走了出去。

    徐峻坐在那里继续对着那份文件呆。看来自己也只有这个办法来扭转现在的局面了。希特勒,都是你自己逼我这样做的。看来现在必须得加快自己的计划进程了,要在他打出下一张牌的时候彻底的封住他的牌路,打乱他的计划。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夺回在这次斗争中的主动权。

    “元帅,大家都到了。”不一会儿,汉斯的声音再次从门外响起。

    “哦,进来吧。”徐峻站起身来迎接着自己那些忠心部下的到来。

    那些军官们走进了徐峻的办公室按照各自的军衔整齐的排成了两排。见礼之后,徐峻热情的让他们自己找座位坐下,自己却拿着那份文件站到了办公桌的前面。

    望着坐得满满一办公室的军官徐峻大声的说到:“各位先生们,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了。我只是想要把德国带向更加光明的道路,想要清除所有肮脏丑恶的现象,还德国一个干净的领导机关。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针对我的阴谋和毒箭。”

    徐峻满面愤慨的扬起手里的文件。

    “看看,这就是那个我一直为之忠心服务的元给我的报答。我本来还不想与他展开什么权力的争夺战,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我现在要为了自卫,为了包括在座的各位在内所有的我的追随者的安全,为了我们伟大德国不会被这种人带入黑暗的深渊,为了日尔曼民族的复兴,我决定要和他做一次最后的了断。到时候我与他之间必须要有一个倒下去。但是我相信,那绝对不会是我。因为光明是永远不可能会被黑暗所击垮的。德国的正义将由我来伸张。”

    徐峻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一样在那些军官们的心里爆炸开了,他们虽然已经有这种预感,但是现在从徐峻的嘴里亲口说出这种打算还是给他们的心理带来了一次震撼,那些军官们一时间都被惊呆了。而魏尔勒和汉斯穆勒道根之类的几个心腹反应则非常的平静,只有从他们眼里露出的那种兴奋与狂热的神色才暴露了他们这一刻心中的激动。

    “你们先看看这份文件,魏尔勒将军,我相信你一定能看出这份任命里的那种险恶的用心。等会儿就由你来想大家解释这一切到底包含着什么样的阴谋。简直是卑鄙***之极。”徐峻满脸的愤怒转过身去走向自己的办公椅随后狠狠的坐了下去。

    “真是一个阴险毒辣的计划啊,真是天大的阴谋,我真想不到我们德国的元能对自己的亲密战友做出如此恶毒的事情。他是想把元帅与我们大家致于死地啊。。。。”

    魏尔勒夸张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徐峻暗暗对这位参谋长树起了拇指,果然是个不一般的人呐。

    随后,徐峻就听到那些军官在急切的询问着参谋长大人从哪里看出这是个阴谋,这个阴谋到底是想把元帅怎么样,一时间整个办公室充满了军官们的提问声。接下来,就成了参谋长一个人的表演时间,他用尽了他浑身的解术,用尽了所有的词汇向各位军官们详细的描述了这个阴谋的真实面目,并且挥了他强大的文字处理能力对那些阴谋进行了修饰与夸张,还对如果这个阴谋得逞,这些军官们的下场如何对那些军官们进行了巧妙的引导,结果有几个军官还因为想象力实在过于丰富而被自己吓得面无人色。

    结果到最后所有的军官们都对希特勒用这种手段来对待德国的功臣感到义愤填膺,并且对自己这样为了元拼命作战还将落到如此下场感到无比的愤慨。他们现在都再次向徐峻表示了自己的忠诚,他们愿意尽自己一切的力量来帮助他们的元帅获得这次斗争的胜利。

    徐峻对得到这样的结果感到非常的满意,他对魏尔勒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而他的参谋长则幽雅的向徐峻点头致意。

    “各位先生们。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想出个办法回到德国去,那里有我们无数的同志,在那里我们才能有足够的空间与这个虚伪的暴君展开最后的决战。否则我们真的会被困死在这里,随后将会像是被冻在冰面上的鱼一样任人宰割。现在我有了一个计划,需要获得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认为可行的话,我们就按照这个计划行事。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将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

    徐峻望着他的追随者们说到:“这也是我们现在唯一可以挽回局势的机会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