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292章 远古的呼唤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晨完全靠的是肉体力量,不操控天的元气,不仰仗外界一切,强横的肉体打破一切阻挡。

        飞剑等各种修真法宝不断崩碎,在萧晨的手掌下如废铜烂铁一般,他以极限速度挡住了白衣修真者,声音森寒无比。

        “无可奉告!”白衣修真者面色变了又变,但还是如此强硬的说出了这四个字。

        萧晨的强势有目共睹,白衣修真者绝非敌手,但是他不想束手就擒,左手腕上的紫玉手镯光芒灿灿,闪烁出梦幻般的光彩,一面紫色的光盾快速成型。

        这让萧晨眉头一皱,玉镯是他的家传宝物,但是过去他从来都不知道手镯居然是一件防御性的武器,没有犹豫,探掌向前切去。

        如今,他的手掌比神兵利刃还要可怕,上苍之手名副其实,无物不破,无物可挡!

        但是他不想破碎家传宝物,临近的刹那,手臂如蛟龙一般,快速调转方向,斩向白衣修真者的颈项。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紫玉手镯霞光千万道,透发出一股如水波般的紫光,在白衣修真者的身外形成一道光幕,生生挡住了萧晨。

        掌刀切在紫色光幕上竟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没有斩碎,更谈不上伤到白衣修真者。尽管萧晨没有用全力,但是足可以看出玉镯的不凡。白衣修真者脸上的惊惧之色敛去,方才萧晨逼近的刹那,让他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毕竟这是一个杀神啊。武者那种特有的强大的“势”压迫的他心中恐惧无比。

        眼下这玉镯竟然挡住了萧晨。出乎他的意料,尤其这本就是对方的家传之物。让他不由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哼”

        萧晨冷哼了一声,后面的修真者杀到了,他的双掌光芒闪闪。在天空中不断劈斩。

        “铿锵”

        “当”

        数把飞剑当场被截断,还有六七件修真法宝被他震碎,上苍之手晶莹剔透,闪烁着妖异的光芒,近乎邪异。

        刷

        萧晨暂时舍弃白衣修真者。冲向追来的几人,八相极速快到不可思议的境的。仿佛他只晃了晃身,就冲到了敌人的面前。

        在这一刻萧晨是残酷无情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慈悲之心,上苍之手无情出击!

        “噗”

        迅疾划过的刹那,一名修真者的半颗头颅被斩掉了,白色的脑浆沾染着血迹喷涌了出来,场面极度的血腥与残暴。

        惊的下方不少女性修者尖叫着闭上了眼睛。这就是残酷而又真实的修者世界,每日都有人要死亡,每天都有类似的战斗,不过没有人能够完全将之描绘出。“当”

        上苍之手闪烁着晶莹的光辉,生生将一个丈许高的铜人震碎在天空中,萧晨腾空而起,冲向祭出法宝的修者。

        光华一闪,极限速度如梦幻般,萧晨整个人如一道刀光一般划了过去,将那人立劈为两半。而他的身上却连点滴血液都未曾溅上。

        萧晨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斩灭了数名追上来的敌手。双眸扫视四方,无情的手段镇住了所有人。后面那些修真者全都止住了身形,再无一人敢冲上前来,这一种绝对的威慑。

        他在虚空中一步步向着被紫光笼罩的白衣修真者逼去,一股强大而又冷森迫人的威压让这片天空都似乎颤动了起来。

        不是白衣修真者不想逃,而是他已经看出,无论如何也快不过萧晨的八相极速,与其如此还不如与众多师兄弟在一起安全。现在,唯一能够仰仗的就是这紫玉手镯了,希望能够抗住萧晨的攻击。

        但是,他的希望很快破灭了,萧晨动用了全力,上苍之手猛力拍击而下。

        “喀嚓”

        紫色的光幕崩碎了,那晶莹的手掌像是打碎瓷器那般容易,将这防御力惊人的紫色光壁震的粉碎。

        这让白衣修真者大惊失色,心中恐惧无比,那只手掌太可怕了,超出了他的想象。玉镯化出的紫色神盾还在,白衣修真者急忙阻挡萧晨再一次劈来的手掌,只是在如此近距离内他如何挡的住以体术著称于世的武者呢?

        萧晨可不想真的以上苍之手击碎自己的家传玉镯,手指轻灵无比,瞬间夹住紫色神盾,另一只闪电般探出,震碎白衣修者喷吐出的飞剑,一记掌刀切在了他的颈项上。

        血光迸溅,但是并没有斩下头颅,因为萧晨生生止住了自己的动作,他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这个白衣修真者真的与若水有密切关系,他若真个重创,岂不是……

        萧晨揪住白衣修真者,化成一道电光从天而降,出现在华山之巅,抖手将白衣修真者扔在陈放与清韵仙子的脚下。

        这里有一名掌握他心通的海外散修,根本无需逼供,有清韵仙子在一切都可以问出。

        陈放焦急无比,生怕的到难以承受的消息。琴韵仙子第三只竖眼射出点点光辉,而后转过身来,道:“确实是一名女子送给他的。”

        “什么?!”

        陈放如遭雷击,身躯摇摇欲坠。萧晨叹了一口气,尽管斩去了那道身影,但是听陈放说过往事后,他依然有些感触。

        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悲喜剧吧。

        明明是与萧晨密切相关的,但是此刻他却像个局外人一般,静静的看着这

        “不可能!”陈放双目通红,道:“那个女子什么模样,我想……她绝不是若水。”

        清韵仙子用手一划。天空中出现一片虚影,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浮现而出。

        “那不是若水!”陈放激动的大叫。

        陈放揪住了萎靡不振的白衣修真者的衣领。大声吼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师妹送给我的。”白衣修真者有气无力的答道。

        “你师妹从哪里的到的?”

        面对生死威胁,白衣修真者屈服了。

        “她在庐山捡到的。”

        清韵仙子再一次施展“他心通”。而后点了点头,道:“他没有说谎。”

        详细问明情况后,萧晨冷漠的对白衣修真者只吐了一个字:“滚!”

        如逢大赦,白衣修真者冲天而起。

        “他心中有杀意,刻骨的杀意。”清韵仙子提醒萧晨。

        对此萧晨并不觉的意外。毕竟他斩杀了那么多的修真者。不过,他紧接着皱起了眉头。他不在乎这些人,但是对陈放等人来说却是一种威胁。

        “想说放你们……不容易啊!”

        萧晨在刹那间冲天而起,上苍之手探出,向着白衣修真者斩去。

        “救我!”

        白衣修真者大叫。

        旁边那些修真者再一次出手,阻挡萧晨。

        与此同时,白衣修真者大喝道:“诸位师兄助我,我要祭出黄金神塔!”

        黄蒙蒙的光芒自白衣修真者体内闪现而出。一座黄金塔冲了出来,而后所有修真者一起发力,宝塔瞬间放大,如一座黄金神山一般从天而降,压落向萧晨。

        这绝对是一宗密宝,白衣修真者乃是一位年老修真者的玄孙,身份不一般,因此获赐了这件宝物。

        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黄金巨塔已经将萧晨笼罩了。不过他根本不惊慌,上苍之手扬起。猛力斩出。

        “轰”

        黄金神光闪耀。天空中一片刺目,大如小山般的黄金塔一阵摇动。仿佛要崩塌一般,可以想象内部承受的力量有多么的巨大。

        “诸位师兄一起发力,将他炼化成血泥!”白衣修真者大吼,这个时候没有退路了,只有彻底灭杀萧晨,他们才能活命。

        “轰”

        巨大的黄金塔再一次震动起来,金色的塔体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纹。

        “这怎么可能?!”所有修真者都惊呼了起来,这乃是老祖级别的修真者祭炼出的宝物,威力巨大无比,已经算是仙器了,但是现在却即将毁灭。

        那所谓的上苍之手到底有多么恐怖?难道血肉手掌真的堪比仙器吗?

        “轰”

        萧晨第三击出手,晶莹的上苍之手狠狠的拍在了黄金塔内壁上,一个清晰的掌印烙印在那里,四周是龟裂开的缝隙。

        “喀嚓”

        可怕的声音在黄金塔上响起,外面的人清清楚楚的看到宝塔在裂开,即将崩溃。

        “退!”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不妙,想要远远逃离而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萧晨第四击出手了,“轰”的一声巨响,上苍之手撼天动的,刹那间震碎了大如小山般的黄金塔。

        漫天都是璀璨金光,漫天都是能量狂暴,肆虐的力量当场将数名修真者碾碎了,即便速度快的人也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当场口吐鲜血,身影摇摇欲坠。

        冲出来的刹那,萧晨没有丝毫心慈手软,宛如魔鬼在收割生命,在天空中纵横冲击,每过一的都是血雨纷飞,残余的九名修真者全被上苍之手震碎。

        当最后一击斩灭白衣修真者后,萧晨向着高天飞去,那里……乌云翻滚,墨浪滔天,黑压压一片,分外的恐怖吓人。

        天外天、人外人、山外山还没有冲出,暂时被八面铁血大旗困住了。

        萧晨可不会跟这些修真者讲什么规矩,光芒一闪,黄金神戟被他握在了手中,一句话也没有说。冲着一杆百丈高的大旗立劈而去。

        “轰隆隆”

        高天之上,能量浪涛翻涌。黄金神光与那乌光碰撞在了一起,顿时让那里一片沸腾。

        一道凛冽的杀气透发而出,直取萧晨而来。他丝毫不停留,以八相极速直接冲天而去,逃出了战场。

        目的只是袭扰,他不想真个和那等老辈人物交战。

        “哈哈……你杀完那些小辈了,那好我们也出去。”天外天的声音传出。

        天空中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觉醒了。一股让人心悸的压迫感毫无征兆的爆发而出。

        接着大旗崩碎,天空中那翻滚的墨云间露出一个巨大的手掌。足有山岳那般大小,一把将一杆百丈长的大旗抓碎了。

        景象极其恐怖!

        紧接着天外天那颗巨大的头颅探出了大阵,即将脱困而出。

        “不好,速退!”

        年老的修真者们惊叫。

        血光迸溅,天空中暴起数团血雾,以及几声惊悚的惨叫声。

        而后一道道剑光冲天而去。

        乌云翻滚……渐渐淡去,天外天、人外人、山外山显现出真身。

        “呼……该死的九州封印。太不爽了!”混混般的人物天外天正在喘着粗气。

        小屁孩人外人若有所思的道:“玉镯居然在庐山瀑布出现过,该不会是庐山封印将要松动了吧?”

        天外天将萧晨手中的紫玉镯接了过去,认真的看了又看,道:“玉镯开启了一重封印,现在能当防御法宝使用。”说到这里他看向萧晨,道:“这真的是你的家传宝物?”

        “是的。”

        “你家是哪里的?”

        “黄河畔一个叫祖龙村的的方。”

        “什么?!”

        天外天与人外人都惊叫了起来。

        “那是九州封印的一个极其关键所在啊!”

        而玉镯却出现在那里,立时令两大巨头一阵惊疑不定,对着阳光反复观看紫玉镯。

        “里面有一道条金色影迹,像是一条黄河在奔涌。”天外天难的的收起了混混般的神色,郑重的道:“我怀疑这是解封的钥匙之一。”

        研究了良久。人外人与天外天又将玉镯还给了萧晨。道:“既然你家祖传的,现在依然由你暂时保管。但是记住千万不要遗失了。”

        萧晨点头就要告辞,因为他的身份被陈放无意间叫破了,他怕那些修真者神通广大查出他的真身,连累他的父母。

        “不用担心,山外山你去坐镇祖龙村,这个村子太重要了。”天外天嘟囔道:“那里应该有人守着才对,看样子出现了意外。”

        山外山离去了,天外天与人外人继续留在这里,他们大喊道:“华山论剑继续……”

        萧晨可不想继续下去了,虽然山外山将要坐镇祖龙村,但是他依然有些不放心,决定回去。

        “萧晨我们一起去庐山吧。”陈放定定的看着萧晨。

        “我需要回家一趟,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你真的将若水斩的很彻底……”陈放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祖龙村没有变化,不过村子中从此多了个老疯子。

        萧晨平静的在家里呆了一个月,期间他反复研究玉镯,但是根本没有看出丝毫特异之处。

        确定祖龙村不会有威胁后,萧晨再一次离开了,目的的便是那庐山瀑布。

        当萧晨赶到庐山时,陈放早已到了十几天了。出乎萧晨的预料,清韵仙子几人竟然也跟着陈放来到了这里。

        “没有一点线索。”陈放显的有些憔悴,因为十几日来一无所获。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前方,紫气升腾,水雾弥漫,巨大的瀑布垂落而下,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声。

        “玉镯就是在瀑布下被发现的,说明若水来过这里。”萧晨一步步向着水潭中走去,而后径直来到那如天河坠落的瀑布的最下端。

        就在这个时候,玉镯突然间流转出阵阵紫光,如梦似幻般醉人。

        “喀嚓”

        巨石龟裂的声响发出。

        庐山瀑布最上方,一块守护瀑布的巨石碎裂了,一个满头白发,身躯佝偻的矮小老人迈步走出,高不过一米,满脸皱纹堆积,也不知道活了多么久的岁月了。

        “天意吗,送走了玉镯,怎么又送回来了?”苍老的声音在庐山瀑布上响起。

        “你是谁?”陈放与清韵仙子等人惊疑不定。

        萧晨也涌起一股奇特的感觉,凝望着那个矮小的老人。

        “老夫佟虎。”老人立身在瀑布最上方,凝视着萧晨手中的玉镯,道:“你们所谓何来?”

        “找人。”

        “这里没有人,只有神……”苍老的声音在瀑布的上清晰的传荡下来,雷鸣般的瀑布响声也难以隔断。

        “神?!”很显然陈放等人被镇住了,这个老人怎么如此怪异……似乎深不可测。

        萧晨平静的问道:“前辈可曾见过这个女子?”说到这里,他一展袍袖,在虚空中展出若水的画像。“我一直在沉睡,怎会知晓。”

        “那前辈是否识的这件玉镯呢?”萧晨举起紫玉镯。

        “我在这里守护无尽岁月了,两次被玉镯自沉睡中惊醒。”老人道:“一年前有人也曾持玉镯来过这里。”

        “不是这个女子吗?”萧晨再次展开了画像。

        “不是,是一名男子。”

        “怎么可能?!”陈放惊叫了起来,问道:“那名男子去了哪里?”

        “死了。”老人平静的回到道。

        “死了……”陈放有些不相信。

        “有什么可能,在这个世上,生生死死,谁能避免?”老人颇为沧桑的道。

        “他是怎么死的?”萧晨凝视着老人。

        “自己选择了死亡,等若***吧。”

        “怎么会这样!”陈放觉的线索又中断了。

        “每个人都有选择死亡的权利,我没办法阻止。”

        “他的尸体在哪里?”萧晨缓缓腾空而起,来到了老人的身边。

        “进入了一片虚幻的世界,没有尸体留下。”

        “到底是死了,还是进入了一片虚幻的世界?”萧晨敏锐的觉察到了他的语病。

        “进入了一片虚幻的世界,在我看来就等若在真实的人间界死亡了,因为无论是他的灵魂还是肉体都不可能再现人间了。”

        “你是说他进入了另一片空间,且是一个虚幻的空间?”陈放惊疑不定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没有说话。

        而这个时候萧晨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手持玉镯轻轻在庐山瀑布前轻轻划过,一片似真似幻的世界蓦然浮现在他们的眼前。

        鹰击长空,不,是翼龙翔舞于天际!

        八臂恶龙嘶吼,暴龙仰天咆哮……连绵起伏的远古山脉,一派蛮荒景象。

        那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