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清兵围城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19 08:1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开始时候,李植只是感觉到四面八方的奴骑越来越多。建奴的斥候骑兵像是一阵一阵的海浪一样,不断压迫着李植的哨兵。这些游骑全是骑射娴熟的马甲步甲,战斗力可观。他们似乎吸取了前几天的教训,四、五十人一组散布在四野里,一批一批地往前试探压制选锋营的哨兵,但又不冲上来交战,只靠着人多一点点挤压范家庄的哨兵。

    ***的骑兵如此密集,李植的哨兵出去接战有被包围的危险,李植便把哨骑们撤了回来,收进城里。

    侦查周围的军情,就全靠望远镜了。

    到了八月初九,一万两千清军已经攻到了范家庄城下。李植站在城楼上看去,只看到城池一里外一批批***盔甲的奴骑奔逐,在荒地上扬起一片片的尘土。城北五、六里外密密麻麻地布着清军帐篷,连营几里。

    李植用望远镜望去,见那些营寨里守卫森严,传令骑兵来回穿梭,驻扎的清军士卒全部身着***盔甲或军装,军纪军容远汝o州见到的流贼。

    营寨很大,里面不只有清军,营帐里更多的是清军劫掠抢来的百姓和骡马财物。望远镜里看不清楚,只隐隐约约从几个开着的门的营帐里看到那些百姓似乎都被绑着。想来是清军要押着这些百姓到辽东去做奴隶,为满清的战争提供人力。

    用望远镜望去,清军营帐里各色旗帜招展,李植也不知道那些旗帜是什么意思。营帐每隔百米就竖立着一根大纛,李植猜测就是清军的甲喇章京和牛录章京所在。正中的大营上飘扬着一根织金龙纛,大概是正黄旗品公扬古利所在。

    ***到了战场并不急于攻城,而是四处寻找木材树木,开始制造战车。城北的一片树林便倒了霉,被***砍了个精光。

    除了准备攻城,***还有另一手准备:

    到了下午,***大营里骑出了三骑人。三人慢慢绕开城外的坑洞陷阱,搬开那些鹿角拒马,一路骑到了北城城门下面,距离城门五十米左右停了下来。当中一个***通事用汉语朝城楼上的士兵们大声喊叫:

    “城上的好汉,我大清兵所至,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你们不要心存侥幸妄加抵抗,免得身死城灭。现在投降,我大清军不杀无辜!”

    城上的士兵用步***对着他,死一样的沉寂。

    那个通事有些惶恐,舔了舔嘴唇又喊了一遍。

    回应他的,是三声清脆的***响。

    ***响后,只听到扑通三声,三个招降范家庄的***和***通事被米尼弹打中,摔倒在马下,死透了。

    看到传话的通事***,***的阵营里顿时一片骚动。

    没多久,清军各个营帐大开,一百***押着三百多大明百姓骑了出来。骑到城墙外一里处,这些清军停了下来。

    被押出来的百姓们知道没有好事,一个个跪在地上号哭起来,一时哭声震天。

    便有***上去给大明百姓中的一个中年汉子解开绳索。那个汉子被松开手脚,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撒腿就往范家庄的北城门处跑去。

    他跑了不到三十米,一个***马甲弯弓射箭,一箭射在了这个汉子的后脑勺上。***的箭又准又沉,那汉子出一声惨叫就倒在了地上,再没有出一点声音。

    城墙上的范家庄士兵们见百姓被杀,咬牙咧齿,响起骂声一片。

    ***又解开了几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孩的绳索,那几个女孩看到前面中年汉子的死状,一被解开绳索就嚎啕大哭。她们知道不免一死,用手擦着眼泪,一脚深一脚浅地往范家庄城门处走去。

    ***等她们走了几十步,骑马追上来,从背后一刀一刀地砍死了这些女孩。

    城墙上的士兵们见此,已经是眼睛血红。

    但***更凶残的还在后面,他们举起马刀,开始在跪着的大明百姓中间驰骋穿梭。他们每跑几步就挥舞马刀砍向下面的百姓。被绑着的百姓们逃也逃不掉,只能引颈受戮。城北的空旷土地上一时鲜血横飞,惨叫声震天。

    几百人的鲜血,把一片土地都染成了红色。

    范家庄的城墙上,士兵看到这一幕都心如刀割,便有士兵转身跪在了李植跟前:“大人,我们杀出去和***拼了!”

    李植闭上了眼睛,淡淡说道:“不要中了建奴的激将之计!我们据险力守!”

    士兵们满肚子仇恨,转头看着李植说不出话来。

    杀完了大明百姓,***们在百姓的尸体旁呼号了一阵。他们见城墙上的明军没有冲出来,便骑马返回了大营。

    这一天接下来,***都没有什么动静,只是不断地在周围砍伐树木,似乎是在营帐里埋头造战车。

    到了第二天上午,***的营帐里突然传来连绵不绝的号角声。营帐各个大门洞开,身穿***战甲的士兵们嚎叫着冲出了营帐。他们没有骑马,步行举刀列在大门两旁。

    那杆织金龙纛也被举了出来,纛下站着几十个将领,骑着马慢慢往城墙这边移动。织金龙纛率领整个清军阵列向前,在城墙四里外停了下来。

    一辆辆盾车从营帐里推了出来。

    那些盾车六、七米长,两、三米宽,两米来高,盾车外面包着厚厚的一层木板,正面还盖着打湿的棉被,一般的弓箭鸟铳都无法打穿。盾车下面装着八、九个木头轮子,里面站着二十几个马甲步甲推动盾车。

    ***造了近一百辆盾车!各辆盾车之间间隔不过四、五米,浩浩荡荡布满了整个战场的正面。

    清军以三百兵丁为一牛录,每牛录中有十名左右最精锐的白摆牙喇,四十名左右的精锐马甲,五十名步甲,其余两百兵丁都是披绵甲或不披甲的跟役和辅兵。

    此时每辆盾车的后面都跟着二十几个推着独轮车的跟役和辅兵,他们准备用土石去填平城墙外面的坑洞陷阱。

    跟役和辅兵后面,则跟着三百多身穿铁甲的白摆牙喇,也就是所谓的白甲兵。他们头盔上有红缨,背上插着火炎边旗,手持弓箭押在后面,准备随时支援关键处,同时射杀一切逃跑的己方士卒。

    李植用望远镜观察那些白摆牙喇,现白摆牙喇中还有一些穿着厚厚铠甲的将领,这些将领头带翎,背上插着方二尺的飞虎背旗,大概是白摆牙喇的头领。

    一个甲喇章京带着亲卫骑马立在城墙两里外,担任这次攻城的前线指挥。他身后的亲卫举着一杆大纛,十分显眼。

    盾车出了营帐大门,便往范家庄北城墙压过来。范家庄各面城墙防御准备工作都差不多,***们干脆就直接攻击北墙了。

    李植早就知道***会造战车,此时已经把六十二门六磅炮集中到了北城墙。六磅炮抵在专门设计的垛口上,可以向城下射击。加上北墙炮台上的四门十八磅重炮,北城墙上现在有六十六门大炮。

    四里、三里、两里、一里、***的盾车一点点进入了火炮的射程。

    李植传令下去:“步***手不要射击,火炮等盾车停在坑洞前面再打!”

    ***的盾车继续前进,抵达了距离城墙一百多米的坑洞前面。***们推着盾车一路上都没有遭到攻击,以为范家庄城上没有火炮,分外高兴。

    他们不知道范家庄的厉害,还以为这座看上去富饶的城池已经是唾手可得。

    盾车在坑洞前停了下来,盾车后面的跟役和辅兵把独轮车推上来,开始填平城外的坑洞。

    李植大喊一声:“炮兵轮番开火!”

    城墙上号角声响起,天鹅音长鸣,二十门六磅炮和两门十八磅炮瞄准了近在一百五十米外的盾车,吐出了火舌。

    巨大的轰隆声响起,墙上的士兵们都忍不住掩住了耳朵。黑色的烟雾猛地从炮口喷出,把硝石和硫磺的味道喷到了整片城墙上。

    炮弹像是一道道闪电,以肉眼看不见的度朝不远处的盾车飞过去。

    十二门六磅炮命中了目标,在那些盾车上砸出了一个个一米大的洞。被炮弹砸出的木头碎块横飞,比流弹更致命,刹那间就夺去了盾车前排的***生命。***的步甲就不说了,步甲暗甲里面钉着的铁片根本防不住这极飞溅的木块,铁片的接合处被木块轻易冲开,木块刺进血肉里,这些步甲立即被刺死在这盾车里。

    马甲虽然穿着两层盔甲,但脖子脸上是没有防备的,被木块***脖子,也是立即死透。

    除了危险的木屑,炮弹也是杀伤力十足。炮弹撞进盾车,撞碎阻拦它的**,在地上弹跳,又直接带走了几条性命。

    一门十八磅炮打中了盾车。

    十八磅炮威力就更大了,砸在盾车上直接把盾车前排全部撞碎了,撞出的木头碎块更多,直接结果了前面七、八个***的性命。沉重的炮弹撞进盾车里,把阻拦他的一切**撞成肉浆,把肉浆撞碎,撞碎第一个身体,再往后冲撞碎第二个身体,在地上一弹,连续撞破三、四层***躯体才停下来。

    被炮弹击中的盾车里血肉横飞,里面传出了无数***凄厉的惨叫声,仿佛那些盾车已经变成了一个个修罗地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