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四十九章 王对王(中)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08:1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军官们急急忙忙的冲到斜倚在排水沟上的轿车前,他们急切地想要知道车上那些重要乘客的现状。

    可还没有等他们靠近,随着“”的一声脆响,那扇被打得像块奶酪似的车门猛的弹开了,一只锃亮考究的军靴出现在所有军官的面前。

    随后,他们尊敬的伦道夫少校就从车厢里滚了出来以一个标准的狗啃泥姿势栽进了沟底。幸好这里已经几十天天没有下过雨,沟底那层厚厚的淤泥被强烈的阳光晒成了干土块,否则伦道夫少校的下场一定会很有看头。还没等伦道夫站起身来,道根上校已经从车里跳了出来。上校的姿态非常利落,透露着一种训练有素的精干味道,不过可惜的是他跳到了刚想站起身的伦道夫少校的背上,两位党卫队军官在沟底滚做了一团。

    “道根长官,伦道夫长官!”

    军官们在看得目瞪口呆之余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冲上前去扶起了在沟底挣扎着的两位上司。

    “元帅阁下!您没事吧。”还有几个军官扒着车门向轿车里望去。

    “没事,你们让开点。”

    徐峻的话当时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那几个军官连忙让出了一个空间,徐峻弯着腰从车里跳了出来。紧接着出现在车门口的是汉斯,他拖着头部受伤的塞特豪森,几个士官急忙七手八脚的帮着将军把他们的联络官拖出了轿车。

    “真是太狼狈了。”徐峻望着被打成筛子的轿车摇着头说到:“看来我还是太轻敌了。”

    这时一串***尖啸着越过人们的头顶打到了另一边的路基上,崩起的碎土块和尘土像下雨一样落在了他们的头上,这一幕提醒了在场所有人他们还没有摆脱危险,他们正在受到敌人的攻击。

    “汉斯!道根!你们跟着我。伦道夫,你带着一个班的士兵去到那里建立一个***射击点,尽量压制对方对这里的攻击。”徐峻指着不远处的路基上的一个排水涵洞命令到。

    “遵命,元帅。”

    伦道夫向徐峻敬了个礼后带领着十几个士兵提着***向着那个涵洞冲去。

    随后徐峻转过头对着那些低级军官说到:“立即向我报告损失情况和敌情侦察情况。兰森上尉。”

    第六摩托化步兵团一营副营长兰森上尉连忙报告到:“损失情况还在调查,不过按照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报分析,我们对面是一支德国武装部队,我们现在还不能查清楚对方是哪支部队。”

    “我们已经组织起了反击。”一个营级副官在一旁补充到。

    “明白了。”

    徐峻趴到了沟沿上,兰森连忙摘下了他的望远镜递了过去。徐峻接过望远镜开始观察起对面袭击者的阵地,***的军官也都端着各自的望远镜趴在他们指挥官的身旁向着不远处的敌人望去。

    “看来对方的人数不少啊。”道根皱着眉头说到。

    “好像是有一个营,我没看到有重武器。”

    “正面只有五百多米,***火力很密集,分布也很合理,看来是正规部队。”汉斯肯定的点着头.

    虽然对方的火力已经被装甲车的机炮压制了下去,但是从对面那片在机关炮弹的闪光和扬起的尘土中此起彼伏的***口焰可以看得出,袭击方还是保留着强烈的战斗意志,他们没有任何想要撤退脱离这场战斗的想法。对面射来的密集***在排水沟的附近扬起了一片尘埃,有些小块的碎石和土块甚至都崩到了徐峻持望远镜的手上。

    “的确是德**队。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没有使用重武器。”徐峻缩回了排水沟,他严肃的对手下的指挥官们说到:“现在先不要去考虑对方的身份,我们要组织起一次进攻,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消灭掉这些袭击者。你们有什么看法。”

    “一切服从您的安排。”军官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到。

    “那好,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很不利,这条水沟太浅也太窄,幸好对方没有使用重型武器,否则我们会损失惨重。现在我们有多少部队投入了战斗。”

    “在我们后面有一个连,前队有半个连。我们还有两个连的步兵和一个排的迫击炮手被堵在了后面。水沟太窄,我们无法从正面展开这些部队,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无法攻击到对方。”兰森回答到。

    “兰森,命令迫击炮排到公路后面构筑射击阵地,让他们等待我的命令动炮击。”

    “遵命,元帅。”

    徐峻转过头对汉斯说到:“汉斯,你现在去前队,那里的战斗由你指挥,等待我的命令。”

    “是,元帅。”汉斯点了下头,随后钻过那辆残坡的轿车车底弯着腰顺着水沟向前队阵地跑去。

    “道根,这里就交给你了,你负责正面阵地的作战,尽量吸引对方的火力,但是要注意安全。”

    “明白了,元帅。”

    “通讯兵!”徐峻大声喊到。

    “在,元帅阁下。”背着电台的通讯兵急急忙忙的从一旁跑了过来。

    “现在每个连的通讯畅通吗?能不能联系上装甲侦察连。”

    “可以,阁下。所有通讯都是畅通的。”通讯兵连忙卸下了耳机递给了徐峻。

    “雷克斯特少尉,雷克斯特少尉。我是莱茵哈特元帅。”

    “我是雷克斯特,长官,听到您的声音实在是太好了,您没事吧。”装甲侦察连的副连长雷克斯特充满喜悦的声音在耳机里清晰响亮。

    “是的,我没事,连根毫毛都没有伤到。现在你这里的情况怎么样?”

    徐峻脑海里浮现起那个年轻少尉充满活力的面容,作为第七装甲师新提拔起来的军官,这位副连长用他的热情和勇敢获得了所有部下的崇敬和喜爱,徐峻考虑在这次行动完成后把他转为正职。

    “我们正在压制对方的火力,我们这里情况很好,没有任何损失。不过我们在后队的装甲车现在还无法进入战斗,他们的位置无法向敌人射击,我已经命令他们离开公路,增援正面战场,我等待您进一步的指示。我请求您能同意我们协同步兵动一次冲锋。”

    雷克斯特的装甲车已经转过身来用正面装甲面对对方的射击,六门2o毫米机关炮和七点九二毫米***用密集的火力来回扫射着袭击者的阵地,炮弹打到哪里,那边的射击就会停顿下来,但是等到炮火转移到下一个目标时,原来的目标就会恢复射击。

    用六门2o毫米机炮压制一道五百多米长的壕堑阵地的确有点捉襟见肘的味道,所以他希望能够用一次冲锋来彻底解决掉那道战壕里的敌人。但是没有上级指挥官的命令,雷克斯特不敢随便动进攻,因为现在步兵们都在靠他的火力掩护着,如果他擅自离开公路而造成步兵们的损失的话,他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同意你的意见,你先继续压制对方的火力,命令后方的装甲车停止行动,等待我动进攻的命令。”徐峻对这个下属的表现很满意,这的确是结束现在这种愚蠢对射最简单的办法。

    现在整个战场的态势已经在徐峻的脑海里清清楚楚的浮现出来,除了地形之外,无论是火力还是人数对方都没有占据优势,这将是场很无趣的战斗,徐峻对自己最后的胜利充满了信心。

    他现在有两个疑问需要解决,第一个疑问就是,按照对方的规模应该会携带重型武器,至少应该有迫击炮,但是奇怪的是到现在为止对方没有使用过任何重武器。徐峻疑惑的是,在没有重武器的情况下,这支部队为什么还胆敢对一支拥有装甲车辆的庞大车队动进攻,这不符合逻辑。

    第二个就是对方的身份,徐峻隐约觉得这也许是希特勒做的手脚,但是他又觉得不可能,希特勒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可能再调动一支正规部队来伏击自己,而且6军的部队也不可能会执行这个命令。现在看来只有将对方彻底击溃后这两个问题才可能得到***。

    “兰森。”

    “在,元帅。”

    “你现在去后队,那里的两个连由你指挥,等待我的进攻命令。你带领那两个连在后队那六辆装甲车的掩护下向敌人的左翼冲击,占领左翼后让装甲车继续向敌人后方迂回,封锁住对方的退路,要保证没有一个人能从你们那里跑掉,知道了吗?”

    “遵命!元帅,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一个敌人从我手中逃走。”

    “很好,去吧。”

    对射还在激烈进行着,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只不过现在在这片曾经浸透了鲜血的战场上战斗着的竟然是同一个国家的军队.

    德**队在法国人构筑的阵地上伏击另一支德**队,这的确是一个***的黑色笑话。但是这的的确确生了,在望远镜里对方那标志性的m35钢盔,mg34那撕裂人心的恐怖咆哮以及毛瑟步***那清脆的鸣叫都向自己证明着他们的身份,这是一场悲剧性的同室操戈。

    在这种打靶般的对射中,“塞普鲁斯”军团的士兵们开始慢慢的占据了上风,丰富的战场经验让他们很快就习惯了这种在他们看来小儿科般的战斗。老兵们三三两两的开火,他们互相掩护着进行沉稳精确的射击。这些老兵精准的射击有时候甚至可以完全压制住一挺***。

    在这些老兵的手里毛瑟步***简直就像装上了瞄准镜,他们兴致勃勃的进行着在对方的m35钢盔上钻洞的工作,而且看上去他们的成绩不错,他们都对此乐此不疲。

    而对方的射击现在就差得远了,可能是由于机关炮轰击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这边士兵精准的***法,对方的射击开始越来越散漫,感觉上他们好像已经放弃了瞄准,现在只是漫无边际的向这里倾泻着***。虽然有时候也会奏效,在这种弹幕般的射击下伤亡是不可避免的,徐峻的部队不时有人被这种明显是流弹的***击中,但是他们造成的实际效果并不能和他们所营造出的那种气氛匹配,打的阵地前土石横飞并不能吓到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只能换来他们无情的嘲笑和讥讽。

    “所有军官都到达各自位置了吗?”

    徐峻趴在沟边一手拿着话筒一手端着望远镜。

    “长官,都准备好了。”

    “我已经到达位置,长官。”

    “等待您的命令长官。”

    “好,迫击炮准备射击。三急促射。”

    “准备完毕,阁下。”

    “开火!”

    “是,阁下,开火。”

    身后穿来迫击炮沉沉的气爆声,徐峻感觉到了一群物体从自己头顶高飞过的那种压迫感,他连忙把眼睛凑上了望远镜。

    远处的敌方阵地还在纷乱的向自己这边射击,不停闪动着的***口闪光让徐峻回忆起自己那个时代的某个巨星演唱会的看台。

    迫击炮弹在空中飞行时间比徐峻估计的要长,就在他开始怀疑炮弹是不是过期或者报废了的时候,一连串火球夹带着一根根尘柱在对方的阵地上窜了起来,那种沉闷的爆炸声联成了一片,震的徐峻耳膜都有点涨。紧接着是第二波,随后是第三波。刹那间对方的阵地被给遮蔽在了迫击炮弹爆炸的火球和扬起的泥土和尘埃中,对方停止了那疯般的射击。

    “太棒了,我爱81毫米!”徐峻兴奋的放下望远镜,随后他转过身拿着话筒对着身边的士兵叫喊到。

    ““塞普鲁斯”军团的士兵们,现在向我证明你们的勇敢与强大的机会到了!

    让我们看着那些胆敢用卑鄙的偷袭来向我们挑战的敌人是什么样的货色吧!让我们看看他们是否胆敢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的和我们战斗。让我看看我无比勇敢忠诚的士兵是如何来消灭我的敌人的。

    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的就是,虽然这些德国的叛徒必须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来洗刷他们的罪行,但是如果他们向我们露出他们懦夫般的后背,举起了他们颤抖着的双手,我命令你们必须保留住这些懦夫们的生命,我知道他们的罪行让他们没有权利获得我的勇士们一丝一毫的怜悯和慈悲,但是我们是高贵的战士而不是那种低层次的东西,而这些懦夫将是你们向我证明这一点的最好证据。

    我将在你们中间,我将跟着你们一起战斗,我将看着你们为我获得这次胜利,虽然这与你们之前那辉煌的战绩不能相比,但是这次战斗却左右着我们伟大德国未来的命运。

    前进吧!我的战士!

    为了伟大的祖国,为了日尔曼的复兴,为了上帝交付给我们的责任,以伟大神圣的德意志的名义,我的勇士们!冲锋!”

    他的话通过各个连队电台上的扬声器传到了每一个士兵的耳朵里。徐峻慷慨激昂的做完最后的动员,他跳出了那条狭窄的水沟。

    现在这位军团指挥官挺着胸膛站在水沟壑前,站在他那些已经被***的热血沸腾两眼红的士兵面前,面对着敌人的阵地高高的抬起了他的手臂。

    耳旁传来了一阵阵装甲车辆的巨大轰鸣声,士兵们都屏住了呼吸望着自己的偶像,在他们眼里这位军神现在就像是德国传说中的那些最伟大的骑士一样全身散着耀眼的光辉。

    徐峻对自己这种充满传奇色彩的姿态和亮相很满意,他抬着手臂随后很自然的向前一挥,当手臂从指向天空变成平指向敌人阵地的一刹那,他对着话筒出了命令

    "塞普鲁斯,突击!"

    耳机里传来了部下们的吼叫声.

    “塞普鲁斯,突击!”

    随着那声吼声,六辆sd。kFZ231轰鸣着像了疯一样冲下了路肩,随后排着整齐的横队以让人难以置信的度向着对方的阵地冲去。

    “怎么会那么快,难道那些话对动机也有效?”军团指挥官大人明显被那六辆装甲车的疯狂冲刺给吓了一跳,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背后的阵地爆炸了。

    士兵们和军官们咆哮着跳出了他们的临时战壕,他们像一阵飓风一样嘶吼着从徐峻的身边掠过。整个阵地都在向前推进,就连***手都冲了出去。他们紧跟在装甲车的身后就像一股充满着嗜血和破坏yu望的洪流向着袭击者的阵地排山倒海般冲了过去。

    阵地右翼的情况也一样,两个连的士兵在一队以飑车姿态前进的装甲车的带领下以恐怖的度向着对方的阵地冲锋。

    “看来好像过火了一点。”徐峻回头看了看身后空空如野的水沟,那里只剩下满地的弹壳和各种零碎的杂物,看上去就像散场后的电影院。

    “至少我还留了半个连的预备队。”徐竣望着正带着一脸羡慕和激动的神色的伦道夫和一百多名同样两眼红的士兵,他们现在正站在公路上望着冲锋的战友流着口水。

    徐峻转过头看着自己那群像是受了惊的牛群般疯狂前进的部下和对方正在冒着烟的阵地。这时对方阵地上终于响起了激烈的***声,紧接着就传来装甲车上机关炮那疯狂的怒吼。

    “想要抵抗吗?现在太晚了,要是我还是马上投降比较好。”徐峻摇着头为对面的指挥官致哀。

    这场战斗的确像徐峻预想的一样毫无悬念,在对方抵抗了十秒钟过后,恐怖的洪流就把他们的阵地淹没了,在毛瑟***和刺刀的双重打击下,对方的意志在瞬间崩溃,战斗在冲锋起二十分钟后结束。

    这时徐峻才刚刚知道那些袭击者的身份。

    德国武装党卫队第一步兵师,他们每个人军服的袖口上都有一个漂亮的黑色臂章,上面绣着一个人的签名,名字是“阿道夫。希特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