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新书上传,求收藏!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架空历史《奸臣》已经上传,急需书友们的支持!

收藏、红票、点击,砸过来吧,看能不能砸的我头破血流!吼吼

http://book.***.com/book/230265.html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拥有杀人执照的特工重生到猎户身上,因老婆被皇上调戏而走上一条复仇之路,砍掉皇上一只耳朵,给皇上在千军万马面前戴绿帽子,这就是他。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背着一堆女人。

作为一代权奸,王肃观也不例外!

新书前两章试阅!

………………………………………………………………………………………………………………………………………………

第01章:重生了?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

萧瑟而荒凉的古道上,厚厚的枯叶如褥子一般铺着,冷冽的天地间,处处生寒。

夕阳下,一位青衣女子正用担架拉着病重的相公,往城中走去。

她云鬓凌乱,玉颊苍白而憔悴,单薄的身子,早已香汗淋漓,走起来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可是,她始终不曾放弃。

“相公,你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镇上了,先生一定能医好你的。”

小妇人叽叽咯咯地跟担架上的相公说个不停,她相公先前还能回应两句,且鼻音可闻,现在却没有任何反应了。

小妇人忽然感觉到了不妙,吓的停在原地,怔了一下,轻轻放下担架,飞也似的扑到相公身边。

担架上的男子,被一张蓝底碎花布面的被子裹得就剩下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了。瞧他容貌,剑眉入鬓,英气逼人,应该是个美男子,可脸上没有丝毫血气,几如白纸一般,不知道是否还有生命气息。

小妇人探了一下他的鼻息,一触之下,脸色大变,只觉得天晕地旋,身上再无半分力气,悲从中来,抱着相公的身体大哭起来。

这位满面病容的男子,竟已死去。

这位***,名曰苏婉怡,与他相公王肃观以打猎为生,可王肃观染上了怪病,头几天神困力乏,待警觉时已病入膏肓。

苏婉怡吓的浑身发颤,忽然觉得自己的天已经彻底坍塌了,刚才还坚韧似铁,永不放弃,此刻再无生存下去的勇气。

“相公,妾身陪你一起去。”

苏婉怡不再哭泣,绝望而憔悴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将插在秀发上的金钗拔下,目不转睛的望着王肃观,忽然将心一横,眼睛也闭上了。

金灿灿的钗子,在夕阳下,光芒璀璨,却散发着勾魂夺魄的寒气。

“唔嗯……”

千言万语,也比不上这一声若有若无的鼻音管用。

苏婉怡的动作忽然停下,杏眼缓缓睁开。

“啊……相公还活着……”苏婉怡惊喜的发现王肃观的双眼缓缓睁开,激动的将他抱了起来,又哭了起来。

“呃……这是神马地方……你是……”

王肃观先前还目光浑浊,可这次死而复生,眼睛明显亮了很多,隐隐有流光闪过。

他原本已经冰凉的身体,也缓缓热了起来,只不过力气还不曾恢复,说起话来有些囫囵的味道。

饶是这些,也让苏婉怡陷入狂喜之中。

“相公你说什么呢?妾身……”苏婉怡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希望之火在心间燃起,在王肃观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道:“相公你忍耐些,你的病很快就能治好了。”

王肃观被亲了一口,顿时有些飘飘然,可定了定神,脑子也渐渐清醒了。

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当代华夏国唯一一位拥有杀人执照的特工,直接受命于***部部长,奉命去刺杀一位代号为Rebel的人。

当他按照***部事先提供的资料,在固定的时间来到固定的地点,去刺杀这位代号为Rebel的人时,却惊奇的发现,原来所谓的刺杀竟是一场请君入瓮的***。

他受过华夏国最严厉的训练,精通九国外语、心理学,有着追踪、反追踪、格斗等知识,立刻明白自己中了***设定好的陷阱。

他被捕了,罪名是谋杀,每个细节都做的天衣无缝,指纹、鲜血、DNA,脚印……

是龙,无论活在哪儿,依旧是龙。

他策划了首都秘密监狱的暴*动,集体越狱,谁知可恶的***早在自己的身上装上了生物***,压制生物***爆炸的是***定期提供的一种代号为balance的药片,他失去了药片的补给,最终器官被生物***炸裂,唯一一位拥有S级杀人执照的特工,为国家立了无数汗马功劳的英雄,不甘的死去。

王肃观整理着脑中的记忆,王肃观的记忆也形成一幅幅画面,从眼前闪过。

“我怎么有两个人的记忆,一个在古代当猎户,一个在21世纪当风流特工?”

王肃观的意识渐渐清晰了,不过原来王肃观的记忆他只吸收了一少部分,残缺不全,倒更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哦,我是在做梦,可这梦也太低档次了吧,以前做春梦上来就XXOO,不是和苍老师就是和***、濑亚美莉什么的,这次怎么就梦到个哭哭啼啼的古人,还不干……”

大隐隐于市,拥有S级杀人执照的特工,早融入现代***中,将自己扮演成一位丝,几乎都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丝,正常情况下,自然满脑子便是这种丝的想法。

王肃观又闭上了眼睛,心想赶快让梦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进行,赶快XXOO,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他YY了半天,苏婉怡也不停下来,更不和他XXOO。

忽然,他想到了一件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情,霎时间冷汗淋漓。

“莫非……这就是那些个YY大家所说的重生,老子也重生了?”

王肃观明明记得自己被生物***给炸碎了器官而死,这时候又活了过来,还是在一位张口“妾身”,闭口“相公”的女子身边,这不是重生又是什么?

莫非老天看自己为国家立下的功劳实在是太多,不忍心自己丧命,便将自己送到了古代?

“我XXXX,不给老子重生个王侯将相或皇帝藩王什么的,却让我重生到小猎户的身上,我他妈的还不如学那清河县的西门大官人一样死去得了。”

王肃观也惊疑不定,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全身酸软无力,说话也呜呜嗯嗯的连自己都听不真切。

可是,他这一闹,这才发觉自己竟被刚才那憔悴的女子用担架当牛车拉着。

这一幕,王肃观仅在电视上见过,没想到竟然发生到了自己的身上,当时便震住了。

他没由来的有些妒忌,这死鬼王肃观未免也太好运了,能够讨到这么好的老婆,对苏婉怡不由敬重起来。

“不对,她现在也是我的老婆了。”

王肃观忽然反应过来,虽然没有看清她的样貌,可是被人宠爱的感觉还是让他浑身暖洋洋的。

这时,苏婉怡明显感觉到了什么,又将担架轻轻放下,快步走了过来,眼中有难以掩饰的担忧,蹲到了担架旁边。

“相公,可是口渴了?”

王肃观想站起来,还想说话,可真正的王肃观已经死去多时,身体僵硬,气血还没有回复过来,他自然没有力气,连开口说话也说不清楚。

无奈之下,王肃观只能点点头。

苏婉怡微微笑了笑,从王肃观的枕头边取来一个用棉布里三层外三层包着的包裹,待棉布尽去之后,里面露出一个乌黑发亮的瓷罐子。

“呃……这是她自制的保温杯……”

王肃观想哭,可是想到这位妻子为自己准备的如此周到,心中有暖了起来,这东西没有科技含量,却有人情味儿。

苏婉怡捧着个黑罐子自己先喝了一口,缓缓的爬到了王肃观的身上,柔软温热的酥胸紧紧贴在了王肃观渐渐火热的胸膛之上。

而后,她红润的唇,娴熟的与王肃观的略显冰凉的唇交织在一起,汤水便从苏婉怡的口中送了进来。

想来苏婉怡是常常向自己的相公这样喂汤,动作娴熟,不见丝毫停滞,可王肃观却彻底震住了。

“丘比特,她吻我两次了。”

王肃观心中狂呼着,身上的气血明明没有恢复,可是下身明显火热了起来,一柱擎天,将被褥顶起。

苏婉怡像个贤妻良母,三两下将粗瓷罐子收拾好,将王肃观的嘴角擦干净之后,叮嘱了几句,又向镇中走去。

王肃观感慨万千,这要是在他的时代,没房没车想讨老婆,那不是做春秋大梦嘛,可苏婉怡与自己同患难,这样的老婆上哪儿去找。

虽然重生到猎户身上,可王肃观并没有失望到极点,至少身边还有个相濡以沫的老婆。

感慨了一会儿,王肃观的记忆再度清晰起来,两世的记忆开始融合,大脑一阵刺痛,鼻血长流,他***出声,自然引起了苏婉怡的注意。

原本身体冰凉的相公恢复了温度,眼神也逐渐亮起,苏婉怡还道是相公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大难不死,怪病有起色了,可谁料到竟然鼻血长流,面容狰狞可怖,这一吓可又让她从希望的顶峰掉落到了绝望的深渊。

“相公,你……你这是怎么了?”

苏婉怡一手抓着相公的手,一手替他擦拭嘴边的鲜血,说不出的慌乱。

此刻王肃观两世记忆融合,自然有这种反应,可方寸大乱的苏婉怡彻底慌了手脚,浑没注意到相公的手越来越热,还道是被自己的手给捂热的。

“婉怡……我想睡觉。”

王肃观头脑发胀,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头一歪,昏睡过去。

苏婉怡虽然慌乱,却发现相公的鼻血已不再流,呼吸均匀,身体也恢复了生机,不禁又惊又喜,可生怕这刚刚好转的病情又开始恶化,又跨上担架,快步向镇子走去。

第02章:家有娇妻

黑暗的世界,一灯如豆,清清冷冷的照在这个几乎由黑暗堆砌成的世界。

王肃观缓缓睁开眼来,但见人影晃动,苏婉怡在油灯下如辛劳的小蜜蜂一样忙碌着。

粗瓷小碗中,热气缭绕,徐徐飘到苏婉怡的脸上,昏暗的灯光下,晶莹的汗珠,如天边星光,绽放着让人心动的光辉。

“真是气人,怎么让我重生到这破地方来了,没电脑没电视,点油灯的日子让人怎么熬……”

想起今后的日子,王肃观说不出的心烦,无奈的叹着气。

“相公你醒来了。”

苏婉怡欢欢喜喜的端着药过来,先将药放在一个石凳上,坐到床边,将相公扶了起来,靠着枕头坐起。

“这是……咱们家?”

王肃观有着两世记忆,自然知道这便是自己和苏婉怡的二人世界,可是四周太过昏暗,什么也看不清,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病了一场糊涂了吧。”苏婉怡没有表现出丝毫怀疑,盈盈笑着,倒像是有什么喜事似的,说不出的开心。

只见她顺手将药端了起来,浓浓的中药味也扑面而去,冲入王肃观的五脏六腑之中。

药勺从碗中划过,发出脆响,苏婉怡樱唇微启,在将药吹了吹,待上面的热气变淡了,这才小心翼翼的喂给王肃观。

苏婉怡将灯光挡住,无法看清她的脸,不过那堆清澈的眸子如秋水一般有神,看的王肃观竟有些痴迷,嘴唇微微张开,将药吞了下去。

一个字,苦!

“怎么忽然这么安静了,真是病糊涂了。”苏婉怡笑骂道。

“我记得我在担架上晕过去了,怎么会……”

王肃观疑惑的看着苏婉怡,心中狂呼起来,老婆你行行好吧,我可不想喝这么苦的药,赶快把她的注意力吸引开才是。

苏婉怡的动作一停,一边擦着相公嘴边的药水,一边笑道:“我带你到镇里看过了,大夫说你有大罗金仙庇佑,病已经好了,只不过有点虚弱,要再修养些时日,才能恢复过来。”

王肃观心下暗道:“我说第一次见你时哭的死去活来,现在又一个人偷着乐,嘿嘿,这下你还不以身相许……呸,呸,她本来就是我老婆。”

“相公你想什么呢?”

看到王肃观沉默起来,苏婉怡随口问道。

王肃观讪笑两声,使了点力气坐起来,食指成勾,顺手在她玉一般毫无瑕疵的脸上“调戏”了一下:“可难为你了,相公会好好疼爱你的。”

虽然知道眼前这位几乎都没有看清楚长相的女子是自己老婆,但毕竟拥有两世记忆,王肃观的动作毕竟有些生硬。

苏婉怡脸上泛起不易察觉的桃晕,心中甜腻,可俏脸一板,佯怒道:“相公又学坏了。”又专心的吹药勺,将苦药往相公嘴边送去。

王肃观脑子转的飞快,忙道:“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按照他的理解,古代的女子都是贤良淑德,对相公不会有丝毫忤逆,哪知苏婉怡的脾气却有些不同寻常,带着不依不饶的气势道:“不行,先把药喝完。”

“我说大姐啊,哪有人饭前喝药的,滋补类的药物应该在饭后喝。”王肃观一急,平常说话的口气都带了出来,让苏婉怡愣住了。

她乃是千金大小姐,和王肃观这个猎户两情相悦,可家族势力反对,只好私奔到穷山僻壤之中,对这些东西是一窍不通,只想着相公把药喝了,就能够尽快恢复身体,把晚饭早就抛到脑后了。

“也是哦。”苏婉怡像个调皮的小丫头,对着王肃观吐了吐舌头,便将药先收拾了起来,去厨房乒乒乓乓的收拾起来了。

王肃观躺在床上,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自认为行走不是什么问题,穿上两只布鞋,顺手批了件白色外衣,下了床。

“婉怡,快饿死你相公我了。”想起苏婉怡刚才调皮的表情,王肃观便忍不住想逗一逗她,用臆想中大地主大老爷的口吻说起来了,心中却觉得有趣之极。

苏婉怡在厨房中忙碌着,随口回应道:“再等等,马上就好。”

王肃观笑了笑,回想着与苏婉怡有关的一幕一幕,虽然不甚清楚,可依稀记得这位夫人可不像她名字一样,应该是个刁蛮泼辣的主,似乎还懂得舞刀弄棒,常常和王肃观大打出手。

“我得好好疼她,可不要让她把我当成靶子一天天的揍……”

王肃观正酝酿着自己的贤妻良母养成计划,苏婉怡一声惊叫惊醒了他。

“相公你怎么下床了,万一着凉了怎么办……”苏婉怡一身青衣,裙衣翩然,端着一个木制托盘,快速而至,将盘子“砰”一声放在桌子上,直震的汤水飞洒,油灯颤抖。

苏婉怡本想发怒来着,可忽然委屈的哭起来了:“你可知你病重的这几日我是如何熬过来的,如今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人家担心,你……你坏死了……”

这一哭,可把王肃观给哭软了,一溜烟的钻入被窝之中,连刚才披着的白衣,穿着的布鞋都带入被窝之中。

“是你相公我不好,不得夫人命令,相公誓不出此被褥。”王肃观忙求爷爷告奶奶的保证起来了,跟一个自己不甚了解的女子打交道,还真是难啊。

不过,苏婉怡对自己真心一片,这可是事实。

苏婉怡破涕而笑,看到相***然无恙,起死回生,可比什么都开心,哪会真的埋怨他,端着木盘走了过来。

三个馒头、两碗白米粥、两个煎蛋。

很简单的一顿晚餐,王肃观当时便傻眼了,这生活也太艰苦了吧,打猎不应该是喝酒吃肉,怎么会吃白面馒头和煎蛋呢?

他哭丧着脸吃着没有就有一点咸味的煎蛋和白米粥,开始筹划他的致富大计。

笑话,老子可是唯一一位有S级杀人执照的***部特工,难道在这地方还不能致富?

嗯,对一个特工而言,***支***那是俺的长项,随便弄点出来,只怕会引起一次火器***也说不定。

YY大师王肃观开始YY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步骤。

吃过晚饭,苏婉怡又是逼王肃观喝药,王肃观想起她刚才委屈时的表情,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把药喝完了。

之后,苏婉怡又是烧热水帮王肃观洗脚擦身体,又是劈柴烧火弄火盆,忙的不可开交,王肃观看着她辛勤劳动的身影,说不出的滋味,对苏婉怡怦然心动,这样的妻子上哪儿去求。

刚才或许只是记忆中对她有些熟悉,这时却是真正对她心动起来了。

“婉怡,快别忙了,我已经把床给你暖好了。”

王肃观恬不知耻的说道。

“你不会又有什么坏心思吧。”苏婉怡将围裙解下,侍弄了一下火盆,又收拾了一会儿,这才在梳妆镜前面卸了首饰簪子,秀发在黑暗的世界中飞扬,一股幽香荡漾到王肃观的五脏六腑,彻底淹没了刚才还令他苦不堪言的中药味。

苏婉怡端着油灯走了过来,将油灯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然后才上了床。

不等她解衣睡下,王肃观已经如狼似虎的扑向这个如蜜蜂一般勤劳的妻子。

一时间,满室皆春。

第02章:家有娇妻

黑暗的世界,一灯如豆,清清冷冷的照在这个几乎由黑暗堆砌成的世界。

王肃观缓缓睁开眼来,但见人影晃动,苏婉怡在油灯下如辛劳的小蜜蜂一样忙碌着。

粗瓷小碗中,热气缭绕,徐徐飘到苏婉怡的脸上,昏暗的灯光下,晶莹的汗珠,如天边星光,绽放着让人心动的光辉。

“真是气人,怎么让我重生到这破地方来了,没电脑没电视,点油灯的日子让人怎么熬……”

想起今后的日子,王肃观说不出的心烦,无奈的叹着气。

“相公你醒来了。”

苏婉怡欢欢喜喜的端着药过来,先将药放在一个石凳上,坐到床边,将相公扶了起来,靠着枕头坐起。

“这是……咱们家?”

王肃观有着两世记忆,自然知道这便是自己和苏婉怡的二人世界,可是四周太过昏暗,什么也看不清,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病了一场糊涂了吧。”苏婉怡没有表现出丝毫怀疑,盈盈笑着,倒像是有什么喜事似的,说不出的开心。

只见她顺手将药端了起来,浓浓的中药味也扑面而去,冲入王肃观的五脏六腑之中。

药勺从碗中划过,发出脆响,苏婉怡樱唇微启,在将药吹了吹,待上面的热气变淡了,这才小心翼翼的喂给王肃观。

苏婉怡将灯光挡住,无法看清她的脸,不过那堆清澈的眸子如秋水一般有神,看的王肃观竟有些痴迷,嘴唇微微张开,将药吞了下去。

一个字,苦!

“怎么忽然这么安静了,真是病糊涂了。”苏婉怡笑骂道。

“我记得我在担架上晕过去了,怎么会……”

王肃观疑惑的看着苏婉怡,心中狂呼起来,老婆你行行好吧,我可不想喝这么苦的药,赶快把她的注意力吸引开才是。

苏婉怡的动作一停,一边擦着相公嘴边的药水,一边笑道:“我带你到镇里看过了,大夫说你有大罗金仙庇佑,病已经好了,只不过有点虚弱,要再修养些时日,才能恢复过来。”

王肃观心下暗道:“我说第一次见你时哭的死去活来,现在又一个人偷着乐,嘿嘿,这下你还不以身相许……呸,呸,她本来就是我老婆。”

“相公你想什么呢?”

看到王肃观沉默起来,苏婉怡随口问道。

王肃观讪笑两声,使了点力气坐起来,食指成勾,顺手在她玉一般毫无瑕疵的脸上“调戏”了一下:“可难为你了,相公会好好疼爱你的。”

虽然知道眼前这位几乎都没有看清楚长相的女子是自己老婆,但毕竟拥有两世记忆,王肃观的动作毕竟有些生硬。

苏婉怡脸上泛起不易察觉的桃晕,心中甜腻,可俏脸一板,佯怒道:“相公又学坏了。”又专心的吹药勺,将苦药往相公嘴边送去。

王肃观脑子转的飞快,忙道:“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按照他的理解,古代的女子都是贤良淑德,对相公不会有丝毫忤逆,哪知苏婉怡的脾气却有些不同寻常,带着不依不饶的气势道:“不行,先把药喝完。”

“我说大姐啊,哪有人饭前喝药的,滋补类的药物应该在饭后喝。”王肃观一急,平常说话的口气都带了出来,让苏婉怡愣住了。

她乃是千金大小姐,和王肃观这个猎户两情相悦,可家族势力反对,只好私奔到穷山僻壤之中,对这些东西是一窍不通,只想着相公把药喝了,就能够尽快恢复身体,把晚饭早就抛到脑后了。

“也是哦。”苏婉怡像个调皮的小丫头,对着王肃观吐了吐舌头,便将药先收拾了起来,去厨房乒乒乓乓的收拾起来了。

王肃观躺在床上,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自认为行走不是什么问题,穿上两只布鞋,顺手批了件白色外衣,下了床。

“婉怡,快饿死你相公我了。”想起苏婉怡刚才调皮的表情,王肃观便忍不住想逗一逗她,用臆想中大地主大老爷的口吻说起来了,心中却觉得有趣之极。

苏婉怡在厨房中忙碌着,随口回应道:“再等等,马上就好。”

王肃观笑了笑,回想着与苏婉怡有关的一幕一幕,虽然不甚清楚,可依稀记得这位夫人可不像她名字一样,应该是个刁蛮泼辣的主,似乎还懂得舞刀弄棒,常常和王肃观大打出手。

“我得好好疼她,可不要让她把我当成靶子一天天的揍……”

王肃观正酝酿着自己的贤妻良母养成计划,苏婉怡一声惊叫惊醒了他。

“相公你怎么下床了,万一着凉了怎么办……”苏婉怡一身青衣,裙衣翩然,端着一个木制托盘,快速而至,将盘子“砰”一声放在桌子上,直震的汤水飞洒,油灯颤抖。

苏婉怡本想发怒来着,可忽然委屈的哭起来了:“你可知你病重的这几日我是如何熬过来的,如今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人家担心,你……你坏死了……”

这一哭,可把王肃观给哭软了,一溜烟的钻入被窝之中,连刚才披着的白衣,穿着的布鞋都带入被窝之中。

“是你相公我不好,不得夫人命令,相公誓不出此被褥。”王肃观忙求爷爷告奶奶的保证起来了,跟一个自己不甚了解的女子打交道,还真是难啊。

不过,苏婉怡对自己真心一片,这可是事实。

苏婉怡破涕而笑,看到相***然无恙,起死回生,可比什么都开心,哪会真的埋怨他,端着木盘走了过来。

三个馒头、两碗白米粥、两个煎蛋。

很简单的一顿晚餐,王肃观当时便傻眼了,这生活也太艰苦了吧,打猎不应该是喝酒吃肉,怎么会吃白面馒头和煎蛋呢?

他哭丧着脸吃着没有就有一点咸味的煎蛋和白米粥,开始筹划他的致富大计。

笑话,老子可是唯一一位有S级杀人执照的***部特工,难道在这地方还不能致富?

嗯,对一个特工而言,***支***那是俺的长项,随便弄点出来,只怕会引起一次火器***也说不定。

YY大师王肃观开始YY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步骤。

吃过晚饭,苏婉怡又是逼王肃观喝药,王肃观想起她刚才委屈时的表情,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把药喝完了。

之后,苏婉怡又是烧热水帮王肃观洗脚擦身体,又是劈柴烧火弄火盆,忙的不可开交,王肃观看着她辛勤劳动的身影,说不出的滋味,对苏婉怡怦然心动,这样的妻子上哪儿去求。

刚才或许只是记忆中对她有些熟悉,这时却是真正对她心动起来了。

“婉怡,快别忙了,我已经把床给你暖好了。”

王肃观恬不知耻的说道。

“你不会又有什么坏心思吧。”苏婉怡将围裙解下,侍弄了一下火盆,又收拾了一会儿,这才在梳妆镜前面卸了首饰簪子,秀发在黑暗的世界中飞扬,一股幽香荡漾到王肃观的五脏六腑,彻底淹没了刚才还令他苦不堪言的中药味。

苏婉怡端着油灯走了过来,将油灯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然后才上了床。

不等她解下衣服,猴急的王肃观已扑了上去,将佳人揽入怀中。

王肃观搂着娇妻,顿时心猿意马,左手在娇妻的臀部游走,右手又不安分的在其柔软滑*嫩的酥胸之上揉捏个不停,忽然间再也忍不住了,翻身压在了苏婉怡的身上。

苏婉怡又羞又气,相公身体还没有恢复,哪能由着他胡来,双腿一勾,想一脚将相公从身上踢下来,哪知这一勾竟没有起作用,反而被他趁虚而入,占居了自己双腿间有利地位。

王肃观可有***的潜质,舌头轻而易举的探入苏婉怡口中,与之交缠在一起,香甜湿滑,温腻柔香,***如电流般传向二人的每一个细胞。

而后,***一手侵入亵衣,在其丰满柔腻酥胸上加大攻击力度,令一手顺着那光洁温滑的细腻皮肤探向了那桃源秘*洞……

苏婉怡情*欲渐生,目光如水,媚眼迷离,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仿佛***着叫道:“相公……”

王肃观在老婆柔滑温热的皮肤上面抚摸着,吻着她白皙而又毫无瑕疵的光洁的身体,忽然将其娇躯抱起,坚硬火热的***已顶了上去。

可巧,这一下,准确无误的探入花果山的水帘洞中,粗暴的动作,直让苏婉怡痛得皱起了眉,***被撕裂的感觉,痛的她真想将给这个猴急的相公两个大耳括子。

王肃观刚才明明感觉到了撕裂了那层属于处子才有的阻碍,第一次往往很痛,停在里面,不敢再动。

苏婉怡痛的眼泪直流,恨这个猴急的相公太不知道温柔待人了,可已经被他顺利攻入,总不能再赶出去吧,无奈而又无力的望着他,一言不发。

王肃观稍稍歇了会儿,又缓缓的动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会有点痛,过一会儿就好了。”

王肃观呼吸加快,封上了苏婉怡的双唇,由上而下。

苏婉怡美目流盼,神色迷离,一听此言,警惕的望着王肃观,瞪着他道:“这是你从哪儿知道的,你玩过多少女人了?”

王肃观这才知道自己口误,总不能说他有两世的记忆吧。

“呃……我瞎猜的……”王肃观讪讪的笑起来了,可越笑越心虚,只能更加卖力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