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09章:危机重重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时,乌痴计上心来,喊住二人道:“你们二人休要争吵,我有一法可行。”三人纷纷大喜,连忙问道:“有何可行之法?”乌痴伸出拇指,跟三人示意道:“我和二弟同时用功,用隔空毙穴封住其穴道,让他动弹不得,取了火珊瑚马上离开。”乌圣长居海外,闲来无事,总是研习武学,深知练功到了紧要关头,不得受到分毫打扰,若是贸然用武,可能会使成守志血气逆行,走火入魔而亡,当即阻止道:“不行啊,若是这么做,万一打扰了他练功,害他性命,我们罪过岂不大了?”乌魔又道:“四弟,你来到中原,真应该多见见世面。他可是武功深不可测的阳间阎王成守志,怎么可能因我们封穴而受伤?放心吧,我们出手自有分寸。”乌圣敬其是自己的哥哥,亦不再去阻止。

乌痴将迎心刀换在左手,缓缓移步到成守志的右侧,凝聚真气至右手拇指,乌魔亦绕至其左侧,凝聚真气于拇指之上。二人以目示意,分别向肩穴和环跳穴施以真力,将其动弹不得。二人运气完毕,于两丈外发指力偷袭,然而当隔空毙穴打中成守志之时,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这一击打在成守志身上,即时在其肩部、臀部打了两个拇指般大小的洞。二人百思不得其解,刚刚发招好似打在玉器瓦砾之上,发出清脆之响。他的身体像是毫无韧性,反而被击穿了。就在此时,成守志的身体沿着刚才打出的两个洞,好似藤蔓一样,朝四周蔓延裂开。众人目瞪口呆,刚才一击好似打在彻底冰封的冰块之上,转眼间,变得支离破碎,就像一块玉石掉落在地,摔成碎屑,还叮咚作响。四人瞪大眼睛,朝冰面观望,发现并无鲜血,更无冰冻的血液。眼前此人若是成守志的话,他应该早就死了,而刚才盘膝打坐,像是在练功的躯壳是他的尸首。四人发现眼前此人原来是具尸首,心中的恐惧即使被吹的烟消云散。乌魔嘿嘿笑道:“嘿嘿,原来是一具尸首,吓得我们吵吵闹闹,不敢上前,倒是四弟,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王仁想起地面上的残骸是一具尸首,毛骨悚然,不敢去看,因问道:“那么这句尸首又是谁的?据说是成守志在火珊瑚面前忏悔,会不会这名震江湖的阳间阎王早就已经死了?”

此时,一块金***的牌匾藏于碎冰之下,乌痴眼尖,逆行隔空三式的真气,形成隔空取物之势,将其取过来,抓在手中一看,上面刻在“阳间阎王”四个字,才确信眼下此人,应该是成守志无疑。乌魔想起刚才处处提防着一个死人,忍不住发笑:“嘿嘿,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看来刚才吓得我们直冒冷汗的不是成守志这个人,而是阳间阎王这个名。真可谓是‘死人名吓破活人胆’。”

乌痴稍稍上前检查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成守志早就已经是死了,这在冰窖里面冻着,连鲜血都冰冻成凝结,所以尸身没有损坏,由于长年累月温度较低,他的尸身一碰就碎。

乌魔怕有陷阱,抽出鞭子,推拉提压,纵横甩动,在前试探,确定没有了机关陷阱,方才上前,取走了火珊瑚。然而,就在他取走火珊瑚的瞬间,冷气从通风孔中大批冒出。王仁练得内力灼热无比,身体炽热异常,对冷气甚是敏感,这下寒气骤降,内功实难御寒,冻得直打哆嗦。此时,四人呼吸越来越急促了,然而当他们吐气之时,吐出的气比冻成了寒霜。王仁向地上吐了一口痰,痰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变成了冰块。四人前不可进,后不可退,实处于进退两难之地。

由于耐不住严寒,四人赶快向冰窖的出口跑,可是刚才关上的石门却始终是打不开。无奈之余,四人先盘膝而坐,决定先用内力抵御寒气。就在四人运功之时,火珊瑚上也开始起霜了。

“糟了,再这样下去,火珊瑚会被冻坏的。”乌魔着急的说道。乌痴灵机一动,连忙跟三人道:“我有个可行之法。咱们四人合力将火珊瑚进行炼制,用内力让它变成药丸,这样或许可以先保护火珊瑚。”乌圣冻得直打哆嗦,吞吞吐吐地叫好:“好…好吧,不然咱们四人还没冻死,火珊瑚先弄坏了,到时候,即使活着出去,拿什么去见***?”不料王仁却没有参与他们,反而跟三人道:“你们三人赶快运功炼药。我想想办法,看能否将寒气的源头找到?咱们双管齐下。”

王仁冻得在原地直跺脚,一边运功御寒,一边分析道:“有寒气,必有寒气之源,刚进入冰窖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冷啊,换句话说,就是我们触动了什么东西,让寒气的源头把寒气释放出来,可是我们刚才只是毁了成守志的尸身,难道有人会在尸体里面做手脚?”

此时,乌圣在旁边喊道:“我们还拿了火珊瑚,寒气之源必定在火珊瑚下面,赶快去毁了它。”

王仁恍然大悟,暗暗言道:“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连忙跑到刚才拿火珊瑚的地方,不过,里面已经比刚才缩小了很多。王仁急急忙忙冲刚才取火珊瑚的地方一掌,可是掌力不纯,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此时,他努力滴回忆着他叔叔跟他说过的话,跟他说的话:“芒芒昧昧,因天之威,与元同气。元坤者,万物资生,层层相济。你太过心急,虽元坤神功已练到了第四层,然不积跬步而致千里,不积小流,欲成成江海,此万不可取。神功第五层,若百川归海,汇总于此,又若泰山始阶,始此上攀。”他思之再三,恍然大悟,心想:“总纲有言,循序渐进,聚散成总,可御乾坤元气,牝马无疆,无坚不摧。我若按照元坤神功第五层运气,将释放的真气凝聚而狠击,那么元坤神功前四层飘忽不定的功力都会汇聚起来,没准儿可无坚不摧。”他将前四层的心法稍稍运了一遍,待内力凝聚起来之后,任由真气其释放,内力消散,与此同时,迅速凝聚掌力,赶步上前,补上一掌,这一掌犹如疾风烈火般,有摧枯拉朽之势,前方冰层消融,石块粉碎。咚咚当当,滚落在地。

顿时,王仁眼前一亮,原来所谓的寒气之源竟然是一块形如鸡蛋的玉石。王仁看着特别漂亮,特别喜欢,他欲拿起这块石头,可是石头寒气逼人,非人所能承受。不过,他还是用刚才所悟出的心法将寒气镇住,带走了。顿时,寒气不再。王仁赶紧沿着原路赶回去,却发现他们三人早就将火珊瑚炼成了好多的血红色药丸。现在四人该想想怎么把门给打破了。

王仁用他刚才悟出的第五层的心法试了试,石门依然如故。四人将所有人的功力***在一块儿也没有什么效果。就在四人心灰意冷时,王仁又想起了刚才成守志的尸身被击成碎冰的一幕。就在此时,他好像有办法了。

“乌圣大哥,我有办法了,不过这次,全靠你了。”

乌圣很是不解。不过他还是耐心的看王仁究竟想让他干什么。王仁从怀中拿出寒气之源,将它放在石门底下,然后运足内力,轻轻一击。就在此时,寒气又不断的涌出来,冰窖也恢复了寒冷的状态。三人刚欲抱怨的时候,王仁又跟三人道:“现在,烦劳几位在这个洞里找一些巨石,越重越好,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要乌圣大哥使起来顺手。”

这洞里面找巨石还是很多的,乌魔甩动龙须鞭,将洞中搅了一搅,顿时,巨石纷纷落下。乌圣从中找到了两块顺手的。

尽管做完了这些准备活动,三人还是不知道王仁到底想干什么。不过,乌圣好像明白了:“我知道小兄弟想干什么了。你是想将刚才大哥、二哥碎成守志的事情重做一遍?”

“不错,由于尸身受寒气的影响,因此变得易碎。那我们何不将寒气转入这扇石门之中,然后再进行击打,岂有不碎之理?”

众人终于明白了王仁想干的事,虽未见其成效,然亦是拍手称绝。

乌圣聚气凝神,在寒气侵入那扇门,将其牢牢封冻之时,乌圣手中的两块巨石犹如陨石坠落一般,向冰冻的石门狠狠砸去。他们三人也同时向门出掌,巨石所经之处,那扇寒冷入骨的石门亦是化为碎冰,当当掉地,咚咚作响。王仁又从碎屑中找出寒气之源,将它的寒气镇住,带走了。

四人终于又见到阳光了,不过,这阳光乃是日落西山时的阳光。四人刚刚走出冰窖,顺着原路返回,不过,就在此时,停在青色石子路上面的三辆巨大的木桩所做的器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三架木器的正面好像是将床板上面钻出了密密麻麻的孔,难见其内部构造。

此时,经过连番激战,四人已是精疲力竭,唯一可以再战的就是尚未出手的乌痴。

王仁曾听那位伤者指点,秃泉沼有一种名叫万箭穿心的秘密武器,传说此物乃是当年房玄龄帮助李世民打天下时发明的,其威力无穷,是将诸葛孔明的连弩之法同时装在同一个机器上做成的,可同时发出一百零八支箭,让人避无可避,防不可防,实乃万箭穿心。

不过乌痴倒是很坦然,举起迎心刀,冲着它得意地笑了笑,将迎心刀拔出,抛至远处的石柱后面。刹那间,所有钢铁器件受了迎心刀强烈的吸引,全部朝迎心刀而去,插在了迎心刀前方的石柱之上,包括万箭穿心上面的箭支。王仁甚是吃惊,但觉得左臂之上的柳剑蠢蠢欲动,连忙将其按住。乌痴腰部寒光闪闪的飞刀也是上下晃动,被乌痴一记重掌,狠狠地封在腰间。

王仁大开眼界,没想到世间真有磁性如此之强之物。待所有武器被迎心刀吸走之后,万箭穿心已无箭支可发,实属只余空壳。乌痴走过去,拨开众多的钢铁箭支,从石柱后面找到迎心刀,用掌力封住了它的磁性,又将它装在了玉鞘之中。

原来乌痴在拿到迎心刀之后,这些年在海外钻研,终于让他悟出一种可以将迎心刀磁性封住的掌法,名叫化磁掌。因此,表面上,迎心刀和***刀一样没有磁性,可是,当这把刀离开乌痴的化磁掌时,它便显现出惊人的磁性。

拿到了火珊瑚,带走了寒气之源,破了万箭穿心,这赶回骆家村救那位伤者成了当务之急。可是他们还不知道外面早就有十面埋伏在等待着他们。

由于天色已晚,若是晚上欲走出秃泉沼,恐怕还没有出去,就已经被瘴气所伤。同时,由于在冰窖的寒气逼人,将寒气从体内逼出来刻不容缓,否则寒气积于体内,轻则内脏受损,重则瘫痪。因此四人还是决定在秃泉沼借宿一宿,先把体内的寒气逼出来,等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再离开。虽然他们在秃泉沼住了一宿,可是整晚都没有见到赵呼南和张达虎。

这天夜里,他们四人正在熟睡。突然间,两个黑影闪过,惊醒了乌痴。乌痴赶紧叫醒了乌魔,陪他出去看看。

只见两个身着黑衣之人冲天飞出。其中一个身形瘦弱,听其声音喘息,和乌圣年纪相仿,手持玉笛,浓眉大眼,手臂猿长,不过尽是轻浮狂傲之色;另外一人,个头较矮,四方脸,光头,嘴唇很厚,没有佩戴任何兵器,不过身手敏捷,单看其步伐之快,吐纳之浑厚,就知其武功在三乌之上。

乌痴立刻反应过来,原来是他的三弟乌颠和五弟乌狂赶来了。他满面欣喜,将重掌搭在乌狂的双肩上道:“怎么?五弟,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乌狂面相之上,果然是人如其名,尽显轻狂浮躁之色,道:“是啊,老三日日夜夜为我疗伤。我觉得好的差不多了,就让老三带我来中原大开眼界的。”

乌颠亦是人如其名,虽是满面微笑,不过却更显癫狂之态,仰着头哈哈大笑:“哈哈,咱们废话少说,赶紧说正事,否则,你我都有生命危险啊。”

欲知乌颠所说的生命危险所谓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