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11章:来者何人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只见领头一人,身穿蓝色长袍,手持丈三长***,脚踏棕色骏马,弯眉后翘,鼠眼有神,得意之情岂可言语?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制造了此次***的首脑龙千江。千江左右,有十余人一字摆开,从左到右依次是龙鹰、龙阵、龙复、千溪、千山、千海、千江、寒梅傲雪的大***范仙华、炎空大师、红缨战士、百石、百森、百林、千河。

王仁长居南方,曾几度跟随他的叔叔南隐客去拜访南少林的炎空大师,饮茶论武,从其手中习得其绝技“罗汉十巧手”,二人自是相当熟悉。眼看着炎空大师就在眼前,他可是武林中威望相当高的人物,若是认出自己,难免牵连自己的叔叔,连忙曲弓弯腰,藏闪在乌圣的牛头巨锤后面。

千江破口大骂道:“交出迎心刀,然后自刎,方可留下全尸,否则必定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王仁透着缝隙,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眼前的人物,隐隐的感觉这些骑马之人好像就是他在离开骆家村时遇上的***那位灰衣男子之人。至于中间这人,他可就太熟了,因为王仁在前天早上还偷了他的马。

忽然间,王仁心生一计,遮掩着面部,故作慌张地朝前方喊道:“有人在我们秃泉沼拿着一把奇怪的刀,大肆破坏。我***现在已经用万箭穿心把他们困到了里面,你们赶快进去帮我***吧,他们三人很厉害的。”千江听了此言,信以为真,不料旁边的千山对此提出了疑问:“从来没有听说过,秃泉沼的三怪还有徒弟?”不料王仁却用疑兵之法回到道:“话我已经说完了,信不信由你们?”

就在千山将信将疑难以抉择之时,龙百石二话不说,跳下马来,面向龙家兄弟喊道:“兄弟们,不乘此时杀了那三个魔头,我们还要等到何时?想为龙家报仇的人,跟我杀进去,谁杀了三乌,迎心刀归谁所有。”话音刚落,众人纷纷下马,冲向秃泉沼里面。三人立刻抢了他们的马乘乱朝北而行。

龙家兄弟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秃泉沼,可是他们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原来是空的,就连秃泉沼的三个怪人也不知去向,这才发现原来中了王仁之计。等他们再出来的时候,三人早就已经不知去向。

就在此时,东南风起,他们所乘的马全部向东南方向嘶鸣。龙千山巧布八卦,掐指一算,跟龙千江说道:“种种迹象表明,迎心刀应该去了东南方向,一定是他们趁我们不注意,溜走了,而从这个方向到东南方属于泉州地界,依我看,他们应该去泉州了。”听到龙千山这么说,百石早已按捺不住,即时夺马而行,直奔泉州。

龙千江细细想来,终于恍然大悟:“不错,现在官府把水路封了,他们一定是趁着原来的路返回,而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泉州码头旁的一个饺子馆里面。照此看来,他们一定是又要出海,事不宜迟,龙鹰、龙阵、龙复你们三人带大队人马随后赶来。我们马上动身,助石头一臂之力。”

且不言他,却说王仁、乌圣、乌狂三人抢了弄千江他们的马,纵马扬鞭,不到中午时分,就已经赶到须弥山脚的骆家村中,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尽如人意。

三人刚刚赶到骆山家门口,不料在门外桷之上拴着两匹高大威猛的枣红色骏马。骆家村驴骡牛畜,倒是时常可见,可是如此高大威猛的骏马,却是极少出现。三人顿时感觉不妙,附在门外偷望,发现里面甚是并无异常,陈设依旧,没有打斗迹象,甚是平静,倒也放心了悬着的心,然而,他们也感觉到了潜藏的戾气,随放慢步伐,藏匿呼吸吐纳之声,悄步溜入,猫在窗外。果然,那位青袍伤者所在的屋中站着两个青年男子:其中一人身着灰衣,英姿勃发,面容沉稳;另外一人,身穿蓝袍,高个散发,皮肤黝黑,听其声响,如雷鸣洪钟。

此时,听得灰袍男子毕恭毕敬地对着伤者道:“师叔,事情成目前这个局面,我***也不想看到。说实话,我们小辈也不敢与你为难,但是师命难为,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蓝袍男子声如洪钟,喘息之声,胜过狂怒蛮牛,亦是毕恭毕敬地道:“师叔,您大可放心。***吩咐,我们已经安置好红婷师妹了。我们追踪着大船,一路至此,只为从您身上找到***一直在苦苦寻找的东西。得罪之处,还请师叔见谅!”

灰衣男子继续说道:“师叔,逢此乱世,天下苦战久已。你就算为了天下万民,也应该交出那件东西,好让我***结束这乱世之苦。其实话说回来,红婷师妹真的挺可怜的,您就算为了她,也不应该意气用事啊!”不想此时,蓝袍男子从胸前拿出了一粒紫红色的药丸。

很明显,躺在床上的伤者伤势比以前更重了,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没有表示,只是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位师侄,本已胜似明珠的双眸成蜡烛映照之色。

“师叔,对不起了,”说完将那粒药丸喂给伤者吃。

看到这儿,三人都忍不住了。乌圣的牛头巨锤从窗户外扔了进去,砸向灰衣男子,不料却被灰衣男子发现了。灰衣男子见巨锤虽然飞扑而来,然而似乎是情急出招,没有用上内力,只是如大石滚来一般,倒也并不惧怕,迅速凝聚掌力,手心真气如同峡谷旋风一样卷动,又逐渐转变成漫天花雨一般,分成数股,弯起五指,变成爪状,又迅速摆动手掌,换爪为掌,相互变换。如此真气越聚越多,劲力越来越强,似乎可以听见风起峡谷之声,水沸釜中之气,逐渐收起爪状,呈坚硬似铁,勇猛刚强的掌势。但见灰衣男子右臂如同小僧撞钟一般,径直朝前一击,又迅速御气甩臂,将乌圣的霹雳锤强压在侧。巨锤砸落在地,但听得轰隆一声,尘土飞扬,地面之上砸了一个大坑。

乌狂亦是勃然大怒,紧紧地将玉笛握在手中,一脚踹开房门,跑进去大骂道:“小子,你活腻味了,连我***都敢碰。”乌圣、王仁也相继走了进来。

蓝袍男子听乌狂称床上躺着的男子为师,甚是惊讶。他们既然是此伤者的师侄,和他的徒弟自然都是份属同门,又岂有不知之理,可是他对眼前三人却是从未见过,安安生疑。他稍稍扫视三人,发现他们三人都是年纪轻轻,并不在意,如雷般怒骂道:“哪来的鸟人,冒充我门,又暗施偷袭?”灰衣男子方才收起功力,也稍稍环视三人,双手行礼道:“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办事,无论你们是否是师叔之徒,请速速离开,否则我们可就不好控制了。”

乌狂顿时怒气冲天,用玉笛指着灰衣男子骂道:“放屁,杀人也叫办事?既然你们称我***为师叔,就是北地霸王的徒弟了。一定是北地霸王不顾同门之情,暗算我***的。你们俩赶快回去告诉北地霸王,就说我乌狂回来了。他的好日子过到头了。”

灰衣男子微微一笑,不以为意,蓝衣男子却捧腹大笑道:“这位乌狂兄弟啊,我们没空陪你在这儿玩,要玩的话去找别人。”乌圣左手提着另外一只霹雳锤,拦在乌狂前面道:“敢问兄台为何跟家师过不去?无论你们想干什么,现在请马上离开,否则,局面真就不好控制了。”蓝袍男子大喝道:“不达目的,绝不回头,有本事的话你们就阻止我们吧。”此时,王仁站出来道:“你们都是为自己的***办事,那么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灰衣男子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好吧,只管说说你的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们都不愿意见到***和师叔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两位哥哥来此是为了见他们的***,而你们来此好像是为了什么东西来的,只是他不肯给你们,你们就要破釜沉舟,那么你们何不让他的爱徒劝他一劝,没准他会把东西交出来的,你看他现在都这样了,难道还能飞了不成?我看他也活不过三天了,如果他不肯交出来,那么你们不必动手,他也必死无疑。”

灰衣男子愣住了,心想:“这种药虽说可以让师叔神志不清,然而可以帮他缓解痛苦,疗伤解痛,没有坏处,难道他们以为我们是要杀师叔了?”

蓝、灰衣二人听了之后,觉的也有道理,在一旁附耳商量着。灰袍男子道:“他毕竟是师叔,而且还是红婷妹妹的爹,要是真能劝他将东西叫出来,***和师叔也不会闹到今天的地步。”蓝衣男子亦道:“对呀,没准儿他们真能说服师叔交出来,这样的话大家也就没有必要弄到这种地步了。”

二人商议之下,转过身来跟三人说道:“好的,就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他还没有把我们要的东西交出来,那么我们真就要和师叔敌对了。”就在二人转身欲走,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乌圣、乌狂隔空点穴制住了二人。

蓝衣、灰衣男子两位男子非常后悔,蓝衣男子悔恨的说道:“没想到,师叔的谍影决真的尚有传人,我们真的是太天真了。”

乌狂得意洋洋地道:“你们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我们现在要找个地方给我***疗伤。等我***的伤好了之后,我们一块儿杀上延州,找北霸讨回公道。”

就在此时,伤者又开始抽搐,乌圣、乌狂忙跑过去帮忙。王仁一看,就在床边放着一碗黄黄的药水,闻起来有点骚。王仁立即明白了,那一定是小阿旺的童子尿了。王仁端起童子尿给伤者灌入,伤者立即缓解了许多。

短暂的重逢之后,王仁决定让乌圣、乌狂带着伤者到附近找个地方疗伤。临走之时,乌狂又唬吓灰、蓝二人道:“呵呵,我们出手重了一点,不过,最多三个时辰你们的穴道就会自动解开,到时候立刻滚回延州,否则,必定让他们二人回不了延州。”待乌狂说完之后,乌圣左手提起灰衣男子、右手提起蓝衣男子,出门而去,把他二人架在门外的高马之上,从桷上面解开了缰绳,让马带着二人离开了。

在三人离开之时,骆山和他夫人回来了。

王仁跟骆山大致的说了一下来龙去脉,然后就把伤者带走了。骆山也松了一口气,同时,私下把柳剑还给了王仁。

原来刚才骆山和妻子到集市上去给伤者抓药,留阿旺看着伤者,可是阿旺贪玩,没有耐性,因此,将自己的童子尿留下之后,就出去玩了。骆山夫妇进去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一样,唯一让他们吃惊的便是屋子里那个被锤子砸的大坑了。

话说灰衣、蓝袍二人,他们俩武功相当厉害,尤其是灰衣男子,他深得其师信任,又得其真传,可是这次被乌圣和乌狂的隔空三式偷袭而落败,心中有说不清的后悔。不过他们并没有像乌狂所说的三个时辰后冲开穴道,他们冲开穴道最多也就花了一炷香的时间。然而等他们回去之时,却发现伤者早就已经离开了。

穿着灰衣的男子正是伤者的师兄,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北霸北地霸王的大***言风。他为人忠厚老实,尊师如父,深得其师宠幸,习得北霸的弥罗风行掌和迎客拳,于少年时行走江湖,罕逢敌手;蓝袍男子乃是北地霸王的二***休雷,性如烈马,不过也是忠厚老实,习得其以运气为主的呼雷气功和迎客拳,曾经因一招毙五霸,剿灭了太白山的山贼而闻名江湖。

现如今,北地霸王的***不远千里来到南方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能否得手呢?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