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14章:针锋相对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在此时,王仁按捺不住了,他为了出洞一战,早就将“一掷荡乾”的运气之法***于心,一掷荡乾的功力也是蓄势待发,看到休雷跳上前来出招,他蓄存已久的真气抓在爪内,微微跳起,朝休雷扔出,打出一招一掷荡乾。休雷万万也没有想到眼下这个不足起眼的黄毛小子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像是已经练了数十年的功力一般,在王仁的内力压过来之时,但觉的此人此招将自己的“呼雷气功”反压下去,真气返回腹中,腹胀难受,似乎要将小腹胀裂一般,连忙用足内力,接住王仁的“一掷荡乾”的功力,将自己弹开,于半空之中,吐出真气,将周旁的林木吹得连连摇摆。王仁刚才出招,实是酝酿已久,现在又临阵御敌,反而不知如何应对,无招可出。然而,他倒也不急,提腿上前,用行云腿的步伐躲闪着休雷的攻击。休雷本对王仁的内力大为钦佩,自知不是敌手,可不料王仁未曾乘胜追击,反而提着腿,大有逃窜之势。休雷曾上了王仁的诱骗之当,以为王仁又有诡计,站在原地,观察着王仁的路数,以静制动。

骆先生见诸葛明旁边没有了帮手,立即向他出招,不料,他刚刚上前,就被诸葛明的重击打晕。

乌狂和乌圣虽然是同座岛、同一个***、同样的兄长训练授武,然而二人天性相异。乌痴曾言,乌狂似火,乌圣若水,二人性格截然不同。也因此,乌狂从诸葛明、三乌手中所习的武功都是三三两两,自己喜欢的武功招数,则烂熟于心,练熟于手,自己不喜欢的招数,学过三五天后,就会如怒涛击打在岩石之上,要重新回到大海之中,又需要很长的一段路了。然而乌圣则恰巧相反,乌圣醉心于武学,对诸葛明、三乌所教的武功皆融会贯通。乌狂和言风打得难解难分,乌狂先用乌痴教他的残缺不全的凝锤爪和化磁掌跟言风对打,但是言风长于的弥罗风行掌,除了招式上密不透风之外,功力亦是相当深厚,对于乌狂的花哨的招数尽皆化解。随后,乌狂又用乌***他的“散风神掌”和“六截柔拳”中的七招来对言风的弥罗风行掌,不过,即便是他所使的“散风神掌”中的最后一招“空穴无风”,也是无法攻破暴风神掌。正当他准备用诸葛明的成名绝技谍影决时候,言风居然停止了对招。他摆出马步,左手收于胸前,右手向后收起,忽然间,他的偏历穴开始跳动,经脉之上好像有一条游蛇朝手指攒动。乌狂知道言风是想速战速决,看到他这么厉害的招数,心中已有三分惧怕,连忙聚气凝神,将全身的内力运到了合谷穴、劳营穴。这是“隔空三式”里面的最后一式“隔空穿穴”,也是他融会贯通,最为得意的招数。乌狂和言风准备完毕之后,两股真力在二人胸前相聚,乌狂显然占尽了上风,可是乌狂的此招却像是年迈之人所发,虽然威力十足,可功力不纯,时间越长,对他越不利。

乌狂习得的武学都是一些自己兴之所至的招式,因此他的武功不全,威力难以达到最强,然而,“隔空三式”却是他最为喜欢、最为自豪的招数。诸葛明曾经去三绝岛之时,见乌狂为练“隔空三式”,见三绝岛上大大小小的石块上都被乌狂的指力打穿,对其“隔空三式”所发出的指力是既喜又惊。现在,已经时隔数年,可想乌狂的“隔空穿穴”的指力有多么强了。虽然乌狂又惊天指力,可是他每发完穿石一指之后,便会元气大损,内力衰弱,难以进行久战。

与此同时,王仁未曾运气,已是无招可使,用行云腿围着休雷窜跑。休雷盯着王仁的步伐,看他虽然步伐轻盈,猛然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想:“莫非此人只有深厚的内力,不会打架?”休雷盯着王仁的步伐,猛然跳起,劈空一掌,朝王仁打去。王仁又惊又急,加快步伐,才勉强躲过了休雷的真气,然而真气所产生的余力却将他推过去,重心不稳,连连旋转,差点翻倒在地。王仁又猛然拾起,朝前逃窜,休雷确定王仁不懂招式,只顾逃命之时,穷追猛打,跟在王仁的身后赶去。王仁常年在外,轻功步伐练得非常纯熟,再加上他家传神功所练得的内力,几番下来,将休雷落在身后,依然是步伐如飞,游刃有余。休雷追赶不上,便生出懈怠之心,在王仁身后雷鸣一声,大呼道:“你到底想不想打?我看你还是出招吧,这次我会用上我的呼雷气功,吐纳之处,山林尽毁,你避无可避。”

王仁听到他这么说,脸上升起了惧怕之色,不过大丈夫技不如人的话,自已也无话可说,况且只顾逃命,也不是他的性格,不然他也不会在胡寇南下中原之时,孤身北上,意图退敌了。他答应休雷道:“好,那咱们也像言风和乌狂一样,一招定胜负。”休雷回过头来,原来,言风和乌狂正处于互拼内力的相持阶段,看到乌狂的内力如此惊人,居然可以和言风僵持,不由对眼前的这些人有些惧怕。

休雷也摆出马步,渐渐地,他的胸腔开始膨胀,王仁看到也丝毫不敢留情,因为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候,想要生存,就必须把眼前的这个人给击败。

他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招数,不过他刚才存蓄真气,猛然使出的一招“一掷荡乾”却将休雷从半空逼退,要是再出此招,应该不会落于下风,又开始聚气凝神,催动真气使出替诸葛明逼出七巧神针的一招,也就是元坤神功当中的“一掷荡乾”。他将家传神功才练到第三层,目前可用第三层功力打出的招数中,就属这招“一掷荡乾”和“坤元滚滚”最为厉害,然而坤元滚滚的力量如同长棍仗击,那么一掷荡乾便如同金针直刺。这两招各有千秋,面对数十强敌之时,当然是困云滚滚的波及范围更大,然而面对北地霸王的嫡传***之时,却应用“一掷荡乾”,才可集中力量,全力一拼。此次,他将内力提到了最高。两股力量相撞之下,休雷的“呼雷气功”由于真气分散,被一掷荡乾的力量从中穿出,正中休雷前胸,将其震到了数丈以外。

王仁大惊,他一直都不知道他的武功究竟练到了什么地步,可是此招一出,如同抛出一个千斤铁球,势不可挡,更如蛮牛发狂,朝前撞去。王仁虽不知道这招对休雷的伤害有多大,可是他听他叔叔言过,“元坤神功”灼热无比,不过美中不足是掌力分散,伤人容易杀人难。他连忙赶上前去道:“你先别乱动啊,我叔叔说中了元…中了我的掌力,就要赶快用内力将体内的热气逼出来,不然会口舌生疮,食不知味。”休雷猛然一怔,想起了他***临行前的吩咐:“你们此次南下,若是遇到南隐客的人,一定要避而远之,莫要与其硬碰,否则,热毒入体,口舌生疮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王仁先撇下休雷,立即赶过来帮乌狂,他站在一旁,发现乌狂似乎已经用尽了全力,难以支撑,然而言风却是稳如泰山,呼吸自如,不知言风究竟意欲何为,为何对乌狂手下留情,连走到言风身旁道:“你敢快住手,否则我就要帮乌狂了。”言风根本没有想过跟他的师兄弟正面为敌,此次只为试一试乌狂的武功,现在胜负已经显而易见,若是再拼下去,乌狂会力竭而亡,也是该停手的时候了。在王仁喊完一、二、三之后,二人同时收力,这才避免了误伤。

他们好不容易赢得了这场战斗,非常兴奋。这或许是乌圣、乌狂在初入中原的首场正规比武,也正因为这场小辈之间的较量,才救了诸葛明的性命。

休雷对自己的失败非常沮丧,在言风替他逼出热毒后,立刻走了。言风担心休雷可能想不开,把骆先生扔在一旁,跟在休雷的后面走了。

王仁刚刚赢了,这或许是他在江湖上打赢的第一场仗。乌狂号称狂人,即使是输了,也不想让王仁帮忙,深深地吐喘息休息,又跟王仁道:“哎,我说王仁啊,你真是多事,你要不帮忙,我早把他打败了,哈哈……不过,还是多谢你了。”乌狂的话引得大家开怀大笑。

就在他们高兴之时,诸葛明开口询问王仁的背景了:“小兄弟,你***到底是谁,你小小年纪如何练得这么厉害的武功?还有,你的柳剑到底是从何而来?你和南隐客又是什么关系?”

王仁本来也挺高兴的,可是听到“南隐客”这三字,即使变了脸,似乎有点生气:“你别问我,我要是想说,你别问我都会说,如果我不想说,你问也没有用,况且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何还多次一问?”“呵呵,那么可否带我前去看望钱兄啊?”诸葛明显得特别尴尬,不过王仁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只好微微一笑泯恩仇了。

“肯定不行,希望你按照武林规矩来办,送上‘南隐帖’。还有,即使我救了你,但是咱们俩没有任何关系,既然你们都安然无恙,那么,我要走了,咱们后会有期。”王仁纵身而去。乌圣、乌狂感觉到非常奇怪,他好像说生气就生气,喜怒无常,忙向诸葛明询问原因。

诸葛明对着东南方叹息了一会儿,跟二人细细说道:“六年以前,是七年一度的武林大会,由西方武林盟主,西域怪僧毕摩子在西域主持。他邀请了武林中各大门派,各个高手举办武林大会,想找到武林至尊、天下第一。当时,武林大会举办了三天两夜,最后武林中只剩下了十大高手,都有北地霸王步震、西域怪僧毕摩子,南隐客钱央,幻实幻虚诸葛明、寒梅傲雪、飞剑剑飞、少林神僧舍空大师、南方泉州少林的炎空大师、天地浪子田浪以及阳间阎王成守志。然而,武林至尊只能有一位,因此,我们十人相互挑战,又大战了将近一月,到最后只剩下北地霸王步震、西域怪僧毕摩子、南隐客钱央和我四人。我们四人本已是四方武林盟主,为了不让这种局势持续下去,我和你们师伯采取了行动。当时,我是北地霸王的师弟,也是他的妹夫,因此,我自然和他连成一线,准备联手将钱央和毕摩子击败。然而,这样做有失公正,在钱央得到了消息后,一怒之下,不辞而别。现在想起来,钱央已经消失了六年了,不想他这六年没有白费,培养出了这么厉害的传人。”

欲知诸葛明所说的与王仁有何联系,三乌能否逃出龙家兄弟的追杀,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