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19章:北霸点将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骆先生自知不是诸葛明的敌手,而且又惧于诸葛明身旁的乌圣、乌狂,因此和言风、休雷回延州见步震去了。

不过,当他们回去之后,步震居然出奇的坐在院子里对酒独弈,听其口中念道:揪心裂肺游魂碎,腐腮暴颅迷魄飞。

拜卧神前三日祭,风扫神堂赶香灰。

老鹤折翅盼天宇,壮士身残雄心泪。

虎踞乱林朝天祈,龙盘延北何日归?

三人细细瞧来,原来步震正坐在轮椅之上。言风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先向步震一旁的步雨询问道:“雨儿,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言风不问还行,一问步雨就低下头去了,好像闯出了什么大祸似的。

原来步震前几天晚上练功的时候被步震的女儿步雨打扰而走火入魔,因此双腿残废了。

言风和休雷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一旁呆呆地盯着步震的双腿。步震见二人都盯着自己的双腿,笑了笑道:“哈哈哈哈,江湖中人,没有经历过三磨五难就轻易连成绝世神功的,你们看毕摩子被舍空震断经脉,练成了易经波形功;钱央丧妻,习得元坤神功;炎空坐了十年枯禅,将五行拳和十路巧手练到了形神合一的境界;剑飞在关外苦练数年,才练成了节焰神爪和两仪飞剑,为师现在只不过是多一种经历而已。”

言风上前摸了摸步震的双腿道:“***,你让我们试一试吧,我还真就不相信结合咱们众人之力,还没有办法把你治好。”

就在此时,步震的女儿步雨开始哭泣了:“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闯进去,爹就不会分神,要是爹不分神,那么也就不会走火入魔了”。

休雷听得是步雨闯的祸,也不管她是不是步震的女儿,甚是生气:“师妹,你说你啥时候进去不好,偏偏要在***练功的时候去打扰”。步雨哭的更加厉害了,言风一直喜欢步雨,连忙走过去安慰。

且先不言他,咱们先来谈谈步震的四个徒儿。原来早在几十年以前步震得知自己的特殊身份以后,就下定决心要干成一件大事。可是不久之后,他的夫人得了头痛之症,久访名医,却始终不能解除骆氏之顽疾。步震比较迷信,因此请一个江湖术士为他们家祭院。祭完院之后,术士跟步震说出了步震的特殊身份,也找到了骆氏的得病的根源。

原来由于步震想干的事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无奈他身份卑微,实力不足,因此,导致宅心虚落,北方七宿中的女宿偏移,因此才造成了骆氏的顽疾。唯一的解救之法就是借助风雷雨电提升自己的实力,顽疾方可除去。不过步震当时并不明白风雷雨电所谓何意。直到他后来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骑着麒麟,带着名叫言风、休雷、步雨、万电的四名将军,这才恍然大悟,将自己的大***、二***的的姓名改为言风、休雷,将所生的女儿命名为步雨,后来又收了万电。

却说短暂的见面之后,步震把言风和休雷叫到了内堂:“风儿、雷儿,你们怎么样,找到你们的师叔了吗”?

言风和休雷派去寻找东西,却毫无所获,反而被打败而归,忙跪在步震面前道:“***,都是徒儿没用,本来已经找到师叔了,就在我们逼问那件东西的下落之时,半道上杀出来三个人,把师叔就走了。”随即二人将详细的过程跟步震说了一遍。

步震大吃一惊,沉默了良久道:“此三人中,打败雷儿的那个少年应该与南隐客脱不了干系,此人内力在雷儿之上,南方武林中,我看八成是南隐客的人。至于那位神力惊人的人还有那个和风儿不分高下的人,应该是你们的师弟”。

听了步震的分析,休雷更加生气了:“***,这可不行啊,这样的话,我们不就给你丢人了吗?这不是说东侠和南客打败了你吗”?

步震没有任何反应,不过,言风却立即接道:“***,如果那位少年要真是钱央什么人的话,那么不就说明东侠和南隐客走到一块儿了吗”?

步震笑了笑道:“哈哈哈哈,风儿,你太老实了,要知道,凡是像你们师叔、南隐客这种江湖地位非常高的人,他们都非常的自负,凡事都想靠自己的双手,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是不会联合起来的,况且,你师叔他一心想保守那个秘密,断然是不会让***人知道的。”

虽说听了步震的分析,言风和休雷踏实多了,可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他们绝对不会掉以轻心的,因此,步震让他的排行最低的徒儿万电去请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萧清。

萧清乃是诸葛明从死人堆里面找出来的一个孤儿,诸葛明看她和自己的女儿诸葛红婷甚是相像,而且年纪相仿,就把她留在了身边,收为义女。可是就在不久前,步震实在是憋不住了,因此,伙同心术不纯的小舅子骆先生骗萧清给诸葛明下了***,诸葛明才被步震用七巧神针锁住了经脉。就在萧清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眼看着诸葛明大势已去,她不得以抛弃自己的未婚夫陆显跟着万电来到了延州。

再说万电此人,乃是步震曾在送两个二子去少林寺的路上遇到的,见起虎背熊腰,使得一手好暗器,甚是喜欢,因此,将他纳入门下。可是在步震和他接触的过程中,发现此人乃是一个攀龙附凤、油嘴滑舌之徒,不由心生厌恶之情。本来步震想将其赶走的,不过,万电已习得他所授的闪电刀刀法,惜其是个人才,才留了了下来。

万电敲开萧清的房门,萧清见到自己的情郎来了,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二人你侬我侬,早就把步震交待的事情给忘了,直到步震等不住让休雷来催。

萧清刚刚沐浴春风,本来应该高高兴兴,可是步震很少找她,一直觉得忐忑不安。萧清和万电牵手而入,远远地就望见了步震毫无表情的脸。浓眉大眼,鹰鼻下勾,嘴角上翘,目光之中透漏着一股霸气。

步震见萧清姗姗来迟,勃然大怒,不过却是怒向万电道:“电儿,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万电急忙跪倒在地:“***,***错了,我刚才看到北面有几朵祥云,正跟萧清妹妹商量着你怎么复原,二师兄就来找我了,我怎么敢讲您说的话忘记呢?”

“呸,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要是再油嘴滑舌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了,为师言出必行,你自己割吧。”

万电傻眼了,抬起头来看看步震,只见步震浓眉紧锁,绝不像是开玩笑。就在此时,萧清连忙跪倒在地,哭着跟步震求情:“师伯,千万不要啊,万大哥可是您的***啊,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啊?”

“哈哈哈哈,江湖人称我为北地霸王,一是因为我在北方势力庞大,二是因为我向来我行我素,独霸北方,你凭什么让我停手啊?”

“我……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帮我回答的。”看来萧清好像知道步震的计谋,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诸葛明久了,人都变精明了。

步震哈哈大笑,笑完之后,让万电从地上起来:“电儿,你先下去,待会儿为师有事让你做”,万电连忙撒腿跑开了。

待万电跑出去之后,步震对屋内的步雨道:“雨儿,待会儿为父修书一封,你让人交给舍空大师,把你的两位哥哥从少林寺叫回来”。

休雷甚是不解:“***,难道你又有什么计划?”

步震没有立即回答休雷的问题,反而跟萧清道:“萧清,你真是冰雪聪明,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你看我这双腿已瘸,行动不便,上次误信他人谗言才将我师弟的经脉锁住了。可是,你***现在好了,我想亲自跟他道歉,可是行动又不便,本来我想派一人去的,不过你也知道,风儿、雷儿打伤了陆显;电儿又把你从陆显身边抢跑了;雨儿要照顾我,抽不开身;伯延、仲归去少林未回。因此,我想来想去,这个任务只能落在你身上了。我想请你回碧泉山庄去一趟,见到你***之后,把他请来,我好当面跟他道歉,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愿意,只要你不伤害万大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好,就冲你这句话,等你返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亲自为你们俩筹办婚礼,不过,记住了,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你一定要见到我师弟本人跟他说才行。”

萧清应允而去。

步震又让休雷把万电叫进来,跟万电说了说好话,安抚了一下他。

休雷性子比较急,想着步震刚才说的新的任务,不过还是等不住跟步震问道:“***,你刚才说有新的事情让我们做,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步震笑了笑,从旁边拿起一杯茶慢慢地品起来了,言风、休雷、步雨、万点都静静地看着步震慢慢品茶,真是心急如焚啊!

步震看四人都等的差不多了,笑了笑道:“年轻人,性子急躁,这本是平常之事,不过可不要因此而误了大事啊。你们听好了,风儿、雷儿、电儿,你们三人找上骆先生,让他陪你们一块儿尾随着萧清而去,上碧泉岛仔细地寻找一下,看看咱们上次是不是落下了什么地方,那件东西很有可能还在碧泉岛。”

逝者如斯,时光飞逝,白驹过隙,王仁已经入关一个多月了,而这一切进行的非常的顺利。这天,钱央正在喝茶之时,信鸽给他送来了南隐帖。

钱央打开一看,原来是诸葛明想要来拜访他。钱央没有考虑就应了南隐帖,答应了诸葛明的请求。由于他还要替王仁守关,因此,钱央在回南隐帖的时候,将地点定在了双玄居。可是正是他的这个决定,却惹出了祸端。

就在诸葛明前来拜访的当天,王仁练到了第九重。本来根据估计,以王仁的资质练到第九重至少需要半年,不过,王仁的天资很高,而且又在秃泉沼悟出了总纲的精髓所在,因此,练起来非常之快。

就在钱央接到南隐帖的一月之后,诸葛明来了。

欲知诸葛明来了之后二人发生了什么事,请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