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0章:幻实幻虚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这天是钱央在南隐帖里面回复跟诸葛明见面的日子。本来这种风云两虎相会之事,应该是值得高兴,不过当天,钱央自从早上起床的时候,总是觉得心神不宁,似乎有一股不祥之兆。起初,他以为会是王仁练功出了问题,不过,向关中的王仁询问,乃知王仁这天居然准备攻破第九层的元坤神功。事实上,王仁已经参悟第九重的心法三四天了,还是有几句不懂的心法:“圆舛状,逝止异归,浑象尊于行健,与日月之精相继,而关元不歇,与天地乾坤相扶,而元气自如,与阴阳之气、五行运行相连,而十四经脉澎湃不休,四分五裂,凭山川以载物,大道归宗,顺应坤典,神然吐纳,灵动归中,神庭逆转,体魄无关,两脉互补,四分五裂,浴火飞凤,神功自成。”王仁跟钱央提了提,钱央也甚是惭愧,他正是因为这几句无法参透而只练到第九重了。听到王仁这样说,钱央心中的石头落了下来,因为他了解元坤神功,凡是练到这个地步,元坤神功已经可以收放自如了。这天中午,钱央吃完饭,沏好茶,品完之后,像往常一样打坐练功。忽然间,双玄居前面的竹林里百鸟离巢,就在此时,远方传来了一个久违的声音:“哈哈哈哈,钱央,你让我好找啊……”话音落下,只见三个人影一闪一闪从竹林顶层窜了过来,宛若风起叶随。中间一人不是别人,正是东侠诸葛明。在他的左边是一风度翩翩的少年,气宇轩昂,手持一根玉笛,好不潇洒;右边亦是一少年,虎背熊腰,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浩然正气,两个牛头霹雳锤扛在肩上,好不强壮。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乌圣和乌狂二人。听到了诸葛明的声音,钱央连忙起身,迎上前去道:“哈哈,明兄,一别六年,别来无恙啊,这两位少年是?”“哦,虽然你不知道,不过,高侄和他们却熟悉的很啊。前不久他们还在一块儿并肩作战,圣儿、狂儿,还不赶快见过钱央叔叔?”乌圣、乌狂连忙上前请安,不想却被钱央挡住道:“你们这是何意啊?要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能轻易向别人弯腰?”他又面向诸葛明道:“明兄,你这可要改一改啊,不要把不世英雄都教的像个姑娘似的,不失礼度,却有失风度。你是不是还没有将绝世武功谍影诀传给令千金啊?”听到钱养这么说,乌狂、乌圣羞得低下了头,诸葛明也深知钱央的性格,笑了笑道:“哈哈,钱央,没想到这六年没见,你这说笑的功夫恐怕快赶上你的内功了。”钱央斜身前去笑道:“哈哈,明兄,你这么说是不是想说我现在内功很差啊?”四人争相开怀而笑。钱央带着几人进入双玄阁,随便聊着家常,也顺便跟钱央细说了一下王仁、乌圣、乌狂。钱央对乌圣乌狂的武功非常好奇,欲试试乌圣和乌狂的武功。乌狂站在一旁,没有反应,可是乌圣却甚是顾忌,不敢轻易接受,直到诸葛明点头应允,才答应试一试的。乌狂早就想跟真正的高手交手,较量一番,连忙扔下玉笛,抢在乌圣前面跳出双玄阁向钱央叫阵。钱央微微一笑,跳上前去。乌狂用他所学过的各种招式来攻击钱央,即便是谍影决中的最厉害的谍影斑斑、移形换影、如影随形,在钱央面前,也是物不能尽其用。考虑到乌狂也是一位小辈,况且诸葛明又在旁边观战,肯定会看看他的武功到底练到什么地方了,因此,钱央没有没有打算直接打败二人,只是想试试他们和自己徒儿的武功,究竟谁更胜一筹。乌狂拼尽全力,跟钱央出招,可是难以沾到其衣衫。忽然间,乌狂摆好马步,握好拳头,腾出拇指,准备朝钱央发出自己惊世骇俗的一招。然而,钱央却率先赶上前来,搅扰到了乌狂。乌狂未曾运好真气,便着急忙慌地将“隔空穿穴”打出去了。钱央看到乌狂已乱慌乱,轻易地躲开了乌狂的指力,便和他叫停了。乌狂的指力虽未发挥到极致,然而力道之强,却足以穿墙凿壁。王仁在双玄居练功,本来无人可以叨扰,因此练功房间异常普通,被乌狂的指力穿透,从王仁的耳畔穿过。即时,王仁体内的真气受扰,难以按照心法在体内游窜了。随即,乌圣赤手来战,可是钱央听闻他天生神力惊人,霹雳一击威力无穷,有摧枯拉朽之势,却要试试他的兵器霹雳锤。乌圣拿起霹雳锤跳往双玄阁外和钱央切磋,只见乌圣手使双锤,确实是有摧枯拉朽之势,势不可挡。钱央虽然武功盖世,但是对这种天生神力之人却也有所顾忌,不敢硬碰,因此,在乌圣全力以赴使出霹雳连环击的时候,出奇不意,使出一招剑飞曾经在天柱山之巅赠与六大高手的结焰神爪。此招一出,钱央将乌圣手上将霹雳锤打飞。本来胜负已分,可是乌圣遇到真正的高手,打得兴起,一时收不住手。可是他明白乌狂的招式对钱央都不起作用,因此,使出了王仁的技巧性的招式“幻象四式”。钱央身为四大高手之一,自然是身经百战,近身作战,总觉得乌圣欲擒故纵,寸进也尺退相伴,实则诱敌深入,制造杀机。这正是王仁字创的幻象四式。自然是瞒不过钱央的双眼。他甚是惊奇,没想到此人也会自己侄儿所创的“幻象四式”,毫不犹豫,顺势使出一招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刮”式,配合自己深不可测的内功,从乌圣的胸前刮下去,好似一把烧红的铁扫帚一样,灼热坚硬的铁掌将乌圣逼开。钱央停了下来,朝向里面的诸葛明道:“哈哈哈哈,不瞒明兄,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心神不宁,本来我感觉好像有麻烦要出现,不过,刚才试了一下两位师侄的武功,令我精神倍增啊。明兄好福气,高徒武功不弱啊。”诸葛明微微一笑:“呵呵……,哪里?钱央你说笑了,你才好福气啊。前些日子,我一时误中奸计,险些丧命,正是高侄不辞辛劳,将我从黑白无常的招魂幡下抢过来的。他走的匆急,我都没有来得及跟他致谢……不过,说实在的,高侄的武学天赋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啊,不知他现在何处?”“你说仁儿啊,他生性懒散顽劣,不好好习武,嘴上总是挂着平天下之乱,但自己却常常出去闯祸。现在,我和他有约,他就在后堂闭关练功,估计很快就会出关。”不想此时,乌狂却抢出来道:“钱大侠,前些日子,我们在泉州一带找人的时候,发下了鬼影***红缨战士的尸体。看他面相干枯,好似火烧过一般,而且浑身经脉全部都被内力震断了,经过我***的查看,认定他是死于您的元坤神功手下,不知可有此事?”诸葛明大吃一惊,真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在南隐客面前这样说话,赶紧瞪了乌狂一眼。不料钱央却毫不推辞:“哈哈,不错,他是死于仁儿的手下,你问这件事干什么?”乌圣怕乌狂向来口无遮拦,说出什么不应该说的话,惹钱央生气,连忙抢在乌狂面前道:“钱大侠,既然你这么爽快,我们也就开门见山了。前些日子,我们沿着汾山绕过秃泉沼找我们三位哥哥的时候听到了一件事情:说是岭南山脉上的五龙山庄的龙家兄弟率领南方武林许多高手追杀三个怪人,不过后来那三位怪人被两位蒙面黑衣人给掳走了,同时一个黑衣人一招杀死了红缨战士,然后不知去向。不过,最奇怪的是蒙面人扬言要把迎心刀风在天柱山上。”钱央领诸葛明又进了双玄阁,看到面前的水已经烧好了,开始泡茶来招待远来的客人。听乌圣这么说,钱央坦然一笑,左手拿着紫砂壶的盖子,右手提起开水,将水缓缓冲入茶壶,同时,亦背着三人道:“不错,是我和仁儿把把三乌放跑的,也是我把迎心刀封在天柱山上的,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乌圣连忙走了过去,举起一杯钱央刚刚泡好的茶,端到他面前道:“钱大侠,你们叔侄俩对我们师徒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现在,晚辈就用这杯茶聊表谢意,等以后有机会,再跟王仁小兄弟当面致谢”。钱央接过乌圣手中的茶,可是看了看诸葛明,连忙跟乌圣说道:“你们可千万别误会,救你们***的是仁儿,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乌痴、乌魔、乌颠三人,也是仁儿让我救,所以我才插手的。我没有丝毫值得你谢的地方,如果真要谢,那就去谢他吧!”此时,乌狂也站出来道:“钱大侠,说实话,真的很感谢你们救了我***、三位哥哥,不过,你们也不应该随便拿走我大哥的东西啊。我大哥视迎心刀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没有迎心刀,他会发疯的。”钱央立即变了脸,没有丝毫表情,虎牙下垂,看似凶恶之极。乌圣觉得不妥,连忙跟钱央解释道:“钱大侠,您千万别误会,我五弟只不过是……”钱央打断了乌圣道:“你们别说了,看来我真应该彻彻底底地成为南隐客。”就在此时,沉默了一会儿的诸葛明忙让乌圣、乌狂坐下道:“你们二人这是想干什么,还嫌给为师丢脸丢的不多吗?要不是钱央,你们那三位哥哥恐怕早就已经命丧黄泉了。他们三人私自离开三绝岛,这算是给乌痴的惩罚吧。钱央拿走迎心刀自然有他的道理,哪容得着你们两位小辈前来在此恶意相向。”诸葛明又上前跟钱央道:“钱央,你千万别误会啊。乌狂年少轻狂,不过说的话往往是有口无心,所以才在离开他三位哥哥的时候把江湖名字命为乌狂。”不料,钱央却收起虎牙大笑道:“哈哈哈哈,明兄你真是太小看我,想钱某怎么会和两位贤侄评长论短呢。两位贤侄性情豪爽,和仁儿很是相像。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诸葛明也跟在钱央后面发笑,让乌狂和乌圣很不自在。诸葛明亲自上前接过钱央沏好的茶,请钱央入座后,自己才将茶放好,坐了下来,笑对钱央道:“钱兄,幸亏有王仁贤侄的相助我才从阎罗殿走回来了,我为贤侄准备了一份礼物,希望他会喜欢。”诸葛明跟坐在一旁的乌圣使了个眼色。乌圣拿出一个很精致的铁盒子上前递给钱央,同时,诸葛明又解释道:“我曾经在东海救了一个渔夫,原来他出海打渔,不料捞到一块鸡血田黄。他为了感谢我,将血田玉赠送与我。我将它打成了两尊弥勒佛,一块在小女身上。现在,我将另外一块赠与贤侄,希望他像这血田弥勒佛一样,笑口常开。”钱央还以为诸葛明此举还有他意,疑惑地问道:“怎么,你想跟我提亲?”“钱央你误会了,送个东西怎么能算是提亲呢?如果真要提亲的话,我自会差红娘带着小女本人来的。不过说实话,要是我们东侠和南客结成***之好,那么必定会传为武林的一段佳话。”钱央笑了笑道:“明兄你说笑的功夫都快赶上你的谍影决了。要我说人家小辈们的事情,咱们不要插手了。对于仁儿的事情,我是不会过问的,全由他拿主意。你也应该跟我学学,也落得逍遥自在啊。”诸葛明笑了笑,站起来跟钱央使眼色。当然了,钱央也等了好久了,知道这是诸葛明向他宣战的表情,也起身笑道:“好吧,不过,明兄大病初愈,小弟要是此时和你较量,未免有失公正,所以我们还是点到即止吧。”当即回答道:“钱央,你和我的两个徒儿已经经过一番比试了,虽说他们对你没有任何损伤,不过,你也难免消耗了诸多体力,我看就扯平了。”诸葛明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面向钱央神秘地笑了笑,渐渐地,他身体似乎隐隐出现了一层热气,整个人好像处在迷雾当中一般,虚幻、飘渺。乌狂和乌圣还未及反应,诸葛明又向一面战旗甩过,划到了双玄阁之外。诸葛明不愧为幻实幻虚,他整个人像是虚渺不在,不过刚才出去之时,他的身体划出一道很强的气流,朝堂中涌过去,吹起了乌狂和乌圣的发梢。钱央知道诸葛明步伐精妙,举世无双,向来都是以不变应万变,出招之时,往往不留余地。在诸葛明移形换影,闪出双玄阁之时,他却是不慌不忙,深深地吐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好应对绝顶高手的不败绝技。诸葛明所长的武功,乃是当年名震一时的游散人的绝技“谍影诀”。谍影诀向来以举世无双的轻功步伐和傲视天下的指力见称。不过,也就是“谍影诀”中虚无渺飘的身形和指力,已让南隐客、北地霸王、西域怪僧骇然。诸葛明在练成“谍影诀”之后,为了弥补招式上的不足,躬行天下,遍游四海,见多识广,可以说已无弱点。可是,此时他面对的对手是和他齐名,以内功著称的南隐客钱央,当年的武林奇人王四奇的唯一传人。时隔六年,他们俩到底谁会更甚一筹?诸葛明身法如风,每每移动,犹如疾风刮过,在身体周围聚起了阵阵热气腾腾的风潮,从外面传到双玄居,在乌圣和乌狂的耳畔呼呼作响。乌狂和乌圣赶步出去,想一睹两大高手的风采,可是此时,诸葛明早已站在十丈之外的竹林之端运气。乍一看,他好像羽毛一般,站在竹林顶端。此时,竹子却并没有因为他身体周围的风而摆动,反而坚硬如铁,纹丝不动。他站在了双玄阁外面的竹子上,开始运气凝神,顿时他的手足三阴经和手足三阳经开始剧烈搏动。钱央看诸葛明要出招了,面对真正的高手,在他平息了心境之后,反而饮了一杯刚刚泡好的茶。脚尖轻轻踮地,从乌狂和乌圣二人的头顶穿梭而出,双脚扎进了双玄阁前的草坪,在草坪之上,开始运气。钱央先将真气提出来运在了手足三阳及阳维脉交会的地方,只见气从他的紫宫、天突之处分成两股,源源不断。二人准备完毕,只见诸葛明使出一招“谍影诀”中最为以身形闪烁见称的“谍影绰绰”在竹子顶端开始移动,步步逼近钱央。只见诸葛明身旁的竹子像是被狂风扫过一般,前后闪动,左右共舞,发出“唰唰”的声响。然而,诸葛明本人却始终如羽毛落到竹子顶端一般,没有拂动其分毫。他脚下的竹子依然像梅花桩一样立在双玄阁前面。钱央眼疾手快,锐利的眼睛观看者诸葛明步伐的变化,将他脚下未曾晃动的竹子观察的一清二楚,趁势如鹊起猿跳一般,腾空而起,迎了上去。诸葛明变化也是相当迅速,步伐之中,藏着绝招,趁势将右手握成拳状,腾出拇指,从胸前急速打出一招“隔空三式”中的“隔空毙穴”。诸葛明真不愧为四大高手,其武功修为,远非乌魔所及。乌魔的指力好似远处抛出的长***,然而诸葛明的此招之力,却如同近前弩弓射出的疾箭,速度之快,可比流星,力道之强,实有***出射之力。此招指力,再配合其独有的步伐,可谓是如虎添翼,威力倍增。好在钱央眼疾手快,早防着诸葛明的指力,于半空之中,翻身而起,避开了诸葛明的指力。诸葛明的指力从钱央的额头、胸前、双腿之间擦出,真力如同一根弩箭射出,深深地扎进了竹林下面的草坪之上,打出了一个深达一尺的洞。钱央在躲避之时,反客为主,在翻身的同时,顺势使出一招“纬坤三入”。这招“纬坤三入”乃是元坤神功***到第四层才可以***成的招式,此招精妙之处,在于发一掌,连续三次出力,且一掌比一掌的力道要强数倍。纬坤三入初学之时,三次发力的时间间隔较大,如果面对高手,第一次发力不能将对手***,那么对手便很容易避开,或者反扑。然而钱央出招,三掌之间的间隔极为短暂。如此,此招既可以对付武功平平之辈,利用第一次出掌将其震开,免受下面两掌之伤,也可以以速度之快,利用后两掌跌浪而起的掌力对付绝顶高手。钱央的“纬坤三入”虽然相当精妙,三掌之间的间隔,也是相当短暂,然而,他毕竟是凌空出招,未能将此招的全力发出。诸葛明在打完一招“隔空毙穴”之后,当即换了方位,以逸待劳,在竹子顶端摆好马步,在钱央的掌力到达之时,用一己优势,向下出掌,打出虚有其表的北地霸王的绝技“弥罗神掌”。诸葛明用“弥罗神掌”化解了钱央的纬坤三入,不想钱央早已趁此机会站落于竹子顶端,朝自己再次出招。转眼之间,二人已经交手近两百招,依然胜负难分。不料忽然之间,诸葛明又使出一招谍影诀中的“形影不离”,进行连续的攻击。不过,钱央也不干落后,他在跳出了诸葛明的招式攻击范围之后,又迅速赶上前去,使出一招“坤元滚滚”。此招乃是元坤神功中最为简单的一招,练成元坤神功第二层之时,便可***,实则平平无奇。然而,用元坤神功滔滔不绝的内功催动出来,往往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此招一出,气势如虹,有翻江倒海之势,不但化解了诸葛明的“形影不离”,还像他进行进攻。诸葛明已经跟钱央交战上百招,虽然不至于落败,可是旧伤所造成的元气不足便显现出来了。他不敢再跟钱央耗下去,否则,“元坤神功”滔滔不绝的内功必然会让自己落败。他索性快刀斩乱麻,趁着自己内力未衰之时,跟钱央斗一斗内功。他直接上前用掌力接住钱央的攻击。由此,二人开始比拼内力。钱央的元坤神功内力源源不断,诸葛明的谍影决又妙用无穷,二人一直这样对峙着。顿时狂风呼呼刮了起来,在竹林中旋转,鸟兽惊叫之声,如同临死前的挣扎之声一样吓人,塘中游鱼,跳出水面,痛苦的摆动,有的甚至落到了泥土之上。此时,天气依然灼热不减,然而在二人周旁却不断有热浪往外袭来,像是蒸笼之中的蒸汽一般,烫手难挡。乌圣、乌狂被这股强大的内力弄的头晕目眩,更是被袭来的热浪给逼到了双玄阁之内,席地而坐,用自身真气来缓解身体不适。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