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1章:雾中老道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仁正在关内练第九重元坤神功,刚刚受到乌狂指力的惊扰,血脉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现在,又感觉到了两大绝世高手内力激撞而的影响,早已无法将心神集中起来。终于,他体内相互冲撞的真气像火山一样喷发,血气乱行,经脉错乱,最终走火入魔。

正在二人都得你死我活,忘了时间之时,忽然间,双玄阁里面的墙壁被一股很强的热浪冲塌了。乌狂、乌圣正在打坐抵御这强大的内力,忽然间觉得背部有无比灼热的气浪袭来,连忙转身寻视,却发现双玄阁后面的一间屋子被热气冲散。木板、竹竿纷纷断裂,在热浪的冲击之下,溅到了四周的墙壁之上。二人本能地向后闪躲,不想王仁随着热浪仰面飞出,摔倒在地。

此时,钱央才反应过来,原来王仁还在里面闭关练功,连忙跟诸葛明叫了停手。就在二人停手之时,王仁体内的真气开始膨胀,痛苦欲绝,冲出双玄阁将体内的真气尽数排除,随即晕倒在地。

钱央、诸葛明连忙跳下竹子,乌圣、乌狂也从里面赶了出来。众人走到王仁面前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王仁的浑身上下都是血,尤其是冲脉、督脉、带脉、阳跷脉、阳维脉所在之处肿的特别大,一看便知是练功走火所致。钱央大惊,快步上前,摸了摸王仁的脉搏,可是王仁手臂发烫,热气从毛孔不断涌出,更甚于自己的体温,连忙将王仁抱进屋子里放在了床上。

钱央用真气为王仁疗伤,可是王仁的经脉阻塞,真气在王仁的身体里没有任何反应。钱央着急的在屋子里打转,此时,诸葛明、乌狂、乌圣三人也寻到了内堂。钱央看到乌圣、乌狂满脸酷热的样子,知道他们是受了元坤神功火气的影响,立刻将随身携带的药瓶拿出,给乌圣、乌狂每人一颗像珍珠似的药丸,然后又拿出三颗给王仁服下。

且说钱央给乌圣、乌狂服用的药丸乃是天冬雪黄丸。由于元坤神功属于至阳之功,因此,人很容易被元坤神功烧伤。如果不及时医治很容易引起口舌生疮、咯血等症状。当年,长居关外飞剑崖的剑飞发现了这点之后,特地研制了这种可以解元坤神功所引起的上火之症的天冬雪黄丸。

诸葛明上前安慰道:“钱央,你休要着急,既然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把王仁贤侄治好。”

诸葛明在熟读各种古今文学的同时,也了解过各种奇书杂谈,这也是为什么他知道秃泉沼的火珊瑚可以治好他的原因了。诸葛明仔细替王仁检查了一遍后发现,原来王仁除了诸多经脉受损的同时,就连三焦之中的中焦、下焦也都已经受损,如果不及时医治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听诸葛明这么说,钱央更加着急了。虽说诸葛明对各种疑难杂症了解甚多,可是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症状,虽然浑身各大器官受损,可是上焦心脉所在之处却异常活跃。诸葛明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解救之法。因此,连忙去医书上查看。可是,他刚要把王仁放下之时,却发现王仁头部也有淤血。因此,诸葛明猜测王仁感觉会受到影响,严重的话部分器官会瘫痪。

诸葛明检查完之后立即去从医书中查询救解之法,钱央在乌圣、乌狂的帮助之下给王仁擦身子,把淤血擦掉。

这天晚上,钱央依然在照看着王仁,乌圣、乌狂在外堂休息,而诸葛明依然在翻阅着医术。钱央和诸葛明大战了一场,又给王仁间断性的输送真气,因此体力大大受损,实在是坚持不住,就靠着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王仁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他来到了充满迷雾峡谷,前无去路,后有沼泽阻挡。乍一看,和秃泉沼却有几分相似。正当他急于寻找出路之时,忽然间,听得峡谷之中,回荡着三三两两的毛驴的哼哼声。他顺着声音,朝迷雾深处慢慢寻去。忽然间,毛驴又大哼两声,靠着他的后背上下招呼。王仁连忙转过身来,却发现有一头半黑半白毛驴就站在他身后。顺着迷雾,朝毛驴后背寻去,却发现在毛驴身上,还坐着一个身着白衫,手持拂尘的长须老道。老道估计已经过百高龄。看到王仁,轻甩拂尘,连笑三声道:“瑛瑶其质兮,美玉无瑕;神机天成兮,不知谁家;明静如水兮,终成孤寡;土中沃苗兮,结果开花;清水秧蒜兮,叶繁无牙。”王仁不解其意,想要深究,却不想老道又渐渐远去,毛驴的哼哼之声又在瞬间远逝。虽然王仁紧追不舍,但是只能听到毛驴叫声在峡谷中不断回荡,却再也找不到它的身影了。

正在他身陷迷雾,不知何去何从之时,远处的一朵莲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徐徐俯上前去,却怎么也看不清这朵莲花,总觉得在它周围萦绕着一股神秘的气息。忽然间,这朵莲花旁边出现了一池清澈见底的池水,池水之畔,又是一朵莲花,白净如玉,明亮似月。王仁大喜,慢慢地蹲了下来,想要慢慢欣赏这两朵莲花,不想谷中刮起了狂风。顿时,一切又消失在峡谷之中。

就在此时,王仁惊醒了,虽然他记得这个奇怪的梦,可是在他看来,这个梦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梦罢了,便没有深究。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却地从窗户中溜走了。

原来王仁在昏倒的时候,隐隐听到自己会变成一个残废,不想连累钱央,因此,他便又修书一封,再次离开了双玄居。

午夜时分,钱央醒了,可王仁却不见了。而同时,诸葛明也大笑着跑进来。钱央发现王仁不见了,出门欲找,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怀中放着一封信,连忙打开,大致浏览了一下才知原来王仁怀疑自己的了不治之症,不想浪费大家的力气去救他,这才决定离开,独自面对。可是同时,诸葛明笑着跑进来,必然是对王仁的病情有了新的认识。钱央来不及听诸葛明的新见解,就跑出去寻找王仁了。诸葛明也叫醒乌圣和乌狂一块儿追上去帮着找王仁。

诸葛明追上钱央道:“钱央,我翻遍了所有的医术,都没有记载,不过,在我重新看了《素问》、《灵枢》之后,根据我的理解,练武之人,上焦可以轻易地和十二经连在一块,现在看来,想要联系起来共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滋阴,这种方法可以使他在五年内恢复,另一种是还阳,虽然说还阳这种方法较好,不过如何还阳,还阳会不会使他的病情恶化,这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钱央不通医道,忙向诸葛明问道:“那么用什么方法滋阴,用什么方法还阳呢”?诸葛明也不得而知了。不过乌圣却回答道:“钱大侠今天跟晚辈使得那一招冰冻之法,至阴至寒,和元坤神功完全对立,甚是厉害,不知可否滋阴?”诸葛明恍然大悟:“哦,对了,雪狐飞剑剑飞的结焰神爪的确是不二之选”。

钱央也觉得剑飞的结焰神爪是非常好的滋阴之术,不过,只恨当年剑飞教了他们一些简单的皮毛,根本不能达到滋阴的要求。不料乌狂却放出话来:“既然你们不会,那就把剑飞请来让他给治不就行了?”

诸葛明立即应允:“对,剑飞此人,只要满足他的要求,他什么都肯干的,而且此人的武功至阴至寒,更难得的是他对医疗之道也是颇有研究,要是能把他请来,他一定可以将王仁贤侄治好的”。听到这儿,乌圣、乌狂明白了,原来剑飞此人,表面是乐意助人,可是想要他帮忙是要有条件的,他必须跟对方提出一件事,等对方帮他完成之后,他才会帮忙,因此江湖人还有人称他为礼尚往来。不过,他早年去辽东极寒之地练节焰神爪时,研究百草,对医疗之道颇有独到的研究,没准儿真能救王仁。

本来钱央想要亲自去辽东找剑飞,不过,现在王仁下落不明,他抽不开身,因此,寻找剑飞的重担就落在识大体,多智慧的乌圣身上了。

临行之时,钱央送了乌圣一只信鸽。

就在乌圣刚刚离开之后,诸葛明又跟乌狂吩咐道:“虽说滋阴之法可行,不过毕竟太慢了,等到将王仁贤侄治好你我估计也过半百了,我看我们还需准备一下养阳之法,而养阳之法那必须是要将身体中的阳性之脉继续膨胀,加速血脉运行,到时候我们在意真气相助,便可复原,不过,养阳之法已不能借助内力了,王仁贤侄现在奇经八脉损的损,伤的伤,真气进入里面好似泥牛入海没有任何作用,因此,我们只能用药补”。

乌狂当即想到了火珊瑚,不过火珊瑚早被诸葛明服用了,世上上哪儿去找火珊瑚呢?乌狂真不愧是狂人,对数字之道算的是非常清楚,他记得诸葛明一共服了两次,每次只只服了三颗,不过瓶子里面应该有十三颗药丸,换句话说,还有另外的七颗药丸不知去向。诸葛明仔细回忆了一下关于当天他服用火珊瑚的情形:“我记得当时在圣儿把洞封了之后,狂儿对我进行第二次疗伤时,我有服了三颗,然后就将那个瓶子顺手放在了他所坐的地方,而狂儿、圣儿也都没有动过那个瓶子,换句话说,那个瓶子必然在骆家村外的山洞里面”。

乌狂恍然大悟,如梦初醒,连忙朝骆家村外的山洞中查看。

就在乌狂走了之后,钱央向诸葛明询问道:“我听仁儿说你们曾经在天柱山下面的山洞里面和骆先生交手,那么那瓶火珊瑚会不会被骆先生拿走了?”诸葛明笑着跟钱央说道:“钱央,我看你是爱侄情切,太多虑了。骆先生除了一张好嘴之外,百无一用,怎么可能会去捡一个他根本不熟悉的破瓶子?”

面对这种事情,钱央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虑了,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只有找到王仁。为了能够更快的找到王仁,钱央当天夜里让他的三个***齐昌府由食、泉州醉雾、长乐府茶魂派人四下查找王仁的下落,不过,为了能够保护王仁,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

为了找到王仁,诸葛明和钱央两人一个往北,一人往西。就在快到建州的时候,慢步前行王仁差点被钱央找到。钱央一路顺着自己的感觉和分析直奔建州,快到建州之时,王仁在山顶山向下看时,发现了钱央,连忙躲起来了。王仁好想跑出去,跟他叔叔谈笑风声,可是在他看来,他这要是一出去,那么就是拖累钱央,为侄不孝,因此,站在暗处望着钱央落泪。可怜的王仁觉得他的体内的热气越来越集中,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的整个身体的右边行动起来特别困难,听力也越来越差,种种迹象表明,他大限将至。

欲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