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2章:中秋之逸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王仁在走火入魔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钱央,准备独自承受这所有的痛苦。王仁的伤势越来越严重,除了听力下降之外,就连他的右半边的身体也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这天是中秋节,他来到了建州。在通往建州的林荫小道上,黄叶斑斑,时不时有轻风送爽,在这蓝天白云下,寒来暑往时,建州城里热闹非凡。王仁不想见太多的人,不过,他也懂得珍惜并享受剩下的时光,因此,老早的便带着酒,拿着最喜欢喝的茶叶去了建州以东的凤凰山。王仁行动极为不便,爬了好久,终于来到了凤凰山顶。

王仁爬上建州以东凤凰山山顶,忽然眼前一亮,一块高约十二三丈,宽约十丈的岩石放在眼前,王仁看着甚是高兴,因为他找到了这晚赏月的最佳地点。

王仁躺在上面,先沐浴着这秋日的残阳。渐渐地,夜幕降临,满月从眼前升起,洒在王仁的脸上。看着这金黄的月色,心里特别舒坦,望着星空,赏着月色,沐浴在这寂静之中,王仁拿出白天从建州城里弄到的酒开始饮起来。看着眼前的美景不由诗兴大发,随即念道:月洒人间中玉盘,巨岩赏月乾坤欢。

虽无嫦娥飞天饼,

却抱美酒是剑南。

喝着美酒,王仁不由想起曾经的种种,想起钱央曾经跟他的教导以及诸多为人处世之道:少壮残年又几秋,辉煌绝顶似蜉蝣。

风云傲物归黄土,

效的隐逸南山寿。

此时此景,激起了王仁内心世界对于一种恬淡的生活的信仰与渴望,不由傻傻发笑:“哈哈哈哈,造化弄人啊,时不与我啊,叔叔跟我说‘少壮残年又几秋,辉煌决定似蜉蝣,风云傲物归黄土,效的隐逸南山寿’,当我有这种感觉之时,却不想我的半个身子已经被黑无常抓走了,哈哈哈哈……真是好笑”。

王仁沉默了片刻,看到这金黄的月色,努力地听着各种自然的声音,臭着自然的味道,心里舒适了很多。望着月下朦胧色,心情豁然开朗:“哈哈,功名利禄世人惜,熟知逍遥我独最!”就在他念完之后,隐约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由于此时的王仁听力下降,听的断断续续,不过真有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巨岩下面传来。

王仁提着右腿跳下岩石,只见一个白衣女子,手提竹篮站在下面。细细看来,乃是一个和自己年级相仿的姑娘家,肤如月透美玉,目如月照古井,眼神之中,更是透着一股莫名的神秘,好似深谷可望而不可及的雾中之花,在月光下显得更加迷人。王仁不由心中一怔,呆呆的看着,好似魂儿都丢了一般。这女子发现王仁这样看她,不由含羞遮掩,侧过身去。

王仁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正在盯着一个女孩看,甚是惭愧,笑着跟女孩道:“姑娘,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此何为啊”?那女子伸出她的篮子,对着王仁神秘一笑道:“今夜乃是中秋之夜,你说我跑到这儿干吗?”

王仁立刻反应过来,原来此人和他一样,同是来凤凰山赏月来的,不由笑着道:“哦,姑娘,原来你也是来此赏月的,我在这块岩石之上赏月,风味独特,不知姑娘你想不想上去”?

女子娇羞的说道:“我是想上去赏月,不过,我上不去啊。”

王仁稍加犹豫,伸出左手,拦住女子的腰,抱着她跳了上去。女子娇羞不已,连忙从王仁的手臂上下来。王仁也向女子道歉:“姑娘,在下也算是武林中粗人一个,不知礼数,还请见谅。”

就在女子想要回复王仁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色怔住了,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圆、这么亮、这么美的月亮。

王仁邀请她坐了下来一同赏月,心想:“上天真是待我不薄,在我临死之时,让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陪我一同赏月”。忽然间,这个女子开始问话了:“不知这位哥哥如何称呼”。

“王仁!”

“原来是王仁哥哥啊,我刚才听你在此吟诗,颇有韵味,不知你所念的是哪位高人手笔?”

王仁的听力下降,刚才没有挺清楚她的话,附耳过来道:“姑娘,你看我这身体就知道是受过重伤的,我现在听力下降,未及听清姑娘方才所言,可否再说一遍”?女子稍稍提了一下声音,又问了王仁一遍。

王仁附耳而听,惭愧地笑了笑道:“呵呵,哪是什么高人手笔啊,是我一时有感而发的涂鸦罢了,你可千万不要见笑啊”。

女孩笑了,王仁像丢了魂似的,心跳不知不觉的加快。二人继续赏月,大概过了一刻钟,王仁发问了:“姑娘,你怎么这么晚了,怎么会一个人出来赏月啊”?

“我家就在旁边。”

“那你怎么不让人陪你一块儿出来赏月啊,你一个人出来多危险啊,这山上没准儿会有什么野兽也说不定啊。”

“他们都不懂的赏月。”

突然间,王仁的肚子开始叫了。女子笑了笑,从身后提过篮子递给王仁道:“吃吧”。

王仁不好意思的接过篮子,打开一看才知是一只板鸭、几块月饼和一些酒水。王仁见眼前的此文弱女子居然也喝酒,拿过酒水,笑了笑对女子说道:“姑娘,你也喝酒?”王仁尝了一口才知是红酒。

女子跟王仁解释道:“这是建州风味,麻油和板鸭,在品一口老红酒,实乃人间美味佳肴”。听女子这么说,王仁忍不住撕下来一块开始吃。吃着板鸭,喝着老红酒,赏着中秋满月,带着自然的气息,更有美人相伴,王仁忘记了身体上的痛苦。

看王仁狼吞虎咽般地吃着,这女子不由发笑,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开始打饱嗝了。

王仁吃完之后,擦了擦嘴,真是憨态可掬,不过忽然间,想到他还不知道此女子芳名,又是不好意思地向女子询问道:“你看这都把你的东西吃完了,还不知道姑娘芳名,可否告知?”

女子笑着说道:“同是天涯赏月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就叫我瑛儿吧。”

听瑛儿这么说,王仁立刻想到了“婴儿”,不由发笑,跟瑛儿开玩笑道:“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婴孩啊?”

听王仁这样说,瑛儿满脸通红,在这月夜之中,显得更加漂亮可人。

瑛儿跟他解释道:“‘金沙逐波而吐瑛’,却不是你说的那个婴孩的‘婴’。仁义礼智信,‘仁’乃五常之首,仁者无敌,我就知道你的那个‘仁’字。”

王仁猛然一怔,顿生一种莫名的熟悉。在他梦中出现的那位老道所说的话不停的在耳畔回响:“瑛瑶其质兮,美玉无瑕;神机天成兮,不知谁家;明静如水兮,终成孤寡;土中沃苗兮,结果开花;清水秧蒜兮,叶繁无牙。”

可是此时,他却想不起这些话究竟来自何处。他九霄之外的眼神又回了过来,道:“原来你的名字是取自于东晋庾阐的《涉江赋》,你的这个‘瑛’字中也有个‘王’字啊。瑛瑶其质,美玉无瑕,自古瑛瑶不分,你既然叫瑛儿。那么你是不是有一个叫瑶儿的妹妹?”

女子听了王仁的分析,甚是吃惊,不过面相之上,还是一股神秘的气息,就好似梦中无法看清的莲花一样:“你怎么知道?我是有一个孪生妹妹,不过,我爹在早年跟人下棋的时候,把她弄丢了。”

王仁听了,亦是非常吃惊,不过又对瑛儿不负责任的爹有点生气:“什么,天下竟然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父亲?我叔叔待我,胜似亲生,而况与亲爹乎?”

瑛儿睁大眼睛看着王仁,王仁立即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跟瑛儿解释:“不好意思啊,我一时冲动说错话了,希望你不要见怪啊。”

不料瑛儿又笑了笑跟王仁道:“呵呵,我并没有怪你啊,你又何必道歉?”王仁和瑛儿都笑了。

忽然间,王仁的右手、右腿开始抽筋,痛苦难耐,翻倒在岩石上。瑛儿吓坏了,他一碰王仁,感觉到王仁的身体像火烧一样。王仁痛苦之极,向瑛儿求助道:“瑛儿,赶快从我的怀中取出一块玉石,快啊……”

瑛儿小心翼翼地寻找,终于在火热的身体上发现了一块宛若鸡蛋般大小的玉石。这就是寒气之源。

王仁用左手慢慢地接过寒气之源,使出浑身的力量让寒气之源散发出寒气,渐渐地,他的疼痛缓和了许多。瑛儿在一旁看似非常着急,见王仁的症状缓解了,终于松了一口气道:“王仁哥哥,你没事了吧?你的身体这么烫,应该去看大夫啊。”

王仁从岩石上爬了起来,收好寒气之源,放在怀中道:“呵呵,我是练功走火入魔,无药可治,现在听力也越来越差,右边的身体快完全失去知觉了,上焦的真气越来越强凝聚在心脉附近,如果再不释放出来,我会炸掉的,不过临死之前,能有姑娘相伴,同赏明月,也可以安然而去了。”

瑛儿也顾不得什么害羞了,连忙向王仁询问可有解救之法,不过王仁自暴自弃,跟瑛儿道:“我是没有办法可以治好的,天下之大,上哪儿去找人把这种奇怪的病治好?我看还是活一天是一天,今朝有酒今朝醉,得快乐时且快乐罢了。”

王仁又拿出寒气之源,把它的寒气封好,递给瑛儿道:“瑛儿,你我同时在此赏月,总算有缘,就算临死之前,王仁也会记得你、记得今晚,不过王仁还有一事相求,请瑛儿你帮我完成。”原来王仁是想让瑛儿把寒气之源转交给钱央。

瑛儿听完之后,很是生气:“还真是少见,世上居然有人巴不得自己死,你怎么知道自己会死?我看就你现在这种想法,即使身体健康的人,也都撑不过几天,这快形如鸡蛋的玉石还是你亲自交给你叔叔吧,我是不会帮你的。”

王仁听完之后无言以对,低下头傻傻的坐着。就在此时,瑛儿站了起来,说她要回去了,王仁理解她的意思,又用左手抱住瑛儿的腰,将她送了下来。就在瑛儿转身欲走的时候,她转过头来,跟王仁道:“王仁哥哥,希望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明白,如果你不够主动的话,你会失去很多,就好比如果你不来此的话,你是不会欣赏到今晚这么漂亮的美景的”。说完从自己的口袋了拿出一个纸包递给王仁,王仁接过纸包一看,原来是是两块月饼:“哈哈,看来我刚才说错了,不应该是‘虽无嫦娥飞天月,却抱美酒是剑南’。”

他认真地望着瑛儿,跟她说了声“谢谢”。瑛儿笑了笑,消失在这朦胧的月色下。

忽然间,王仁担心夜晚可能会有野兽出没,连忙前去寻找瑛儿的下落,欲陪她而去,可是苦苦寻找,瑛儿却像这朦朦夜色一样,找无可找了,简直和她的眼神一样,神秘!

王仁又躺在岩石上,想着刚才瑛儿跟他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好像着了魔一般,睁着眼,眼前是瑛儿的身影,闭眼,脑子里也是瑛儿。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瑛儿的话让她很受触动:“如果你不够主动的话,你会失去很多。”王仁思考着她的话,久久不能入睡……

月亮渐渐往下沉,王仁又如梦乡,不过此时,又一奇怪的梦出现了……

此次,他似乎神游太虚,来到了仙境之中。这儿,到处雾气朦朦,潺潺流水之声,甚是清脆,如玉器相遇,叮咚作响。正当他不知作何之时,忽然间,被眼前的一池清泉吸引住了。他倍感欣喜,欲饮泉水,近前而去,却发现在池边立着一通体碧绿的玉碑,上面刻着“瑶池”二字。王仁顿生疑惑,四下观望,却又发现在瑶池之上,坐落着一座亭子。亭中坐着两人,身穿白袍,纹丝不动,乍一看,以为雕塑。他慢慢前寻,走进亭中,只见亭前亦立着一通体碧绿的玉碑,玉碑上面刻着“瑛棋”二字。王仁并未在意,慢慢附上前去,朝二人打量一番,发现二人眼中虽有神,却视王仁于无睹。王仁见二人如此专注,甚是诧异,也立在一侧,看二人下棋。当他看到棋盘上面的棋子之时,终于明白“瑛棋”二字的含义了。白子白净如玉,通透无暇;黑子之上,好似有一条无底深渊,乍一看,没有尽头,不过却吸引着他的目光不断的陷进去。他的眼睛越看越深,似乎发现棋子之中拥有无限的吸引力,让他无法自拔。就在此时,一阵槐花的香气袭来,槐花飘过他的脸颊,沁人心脾,肺腑顿感清凉舒爽。他猛然一怔,又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处在一片槐林之中……

槐林之中,处处槐花飘落,奇香萦绕,着实让他流连忘返。他再细细一望,却发现槐树上面的刺细而长,并且在刺身之上,还有一行行的斜刺。斜刺由根部指向顶部,顺着刺的方向,不会受伤,可是如果逆着的话,便会受到刺中刺的影响了。王仁倍感亲切,因为他的柳剑和这种刺的原理甚是相像,便试着触碰槐刺,可是一不留神,被刺给划伤了……

此时,王仁恰被惊醒。对于近日来奇怪的梦,他已经习以为常,没有深究,可是却被刚才梦中仙境吸引,顿时诗兴大发,随口念道:古月深潭弄影,瑛棋瑶池生露,溪流畔,古亭住,软玉温香,满怀抱无骨。轻拂裙钗罗袖,看天外飞星引火,杯酒笙歌,同吻温酒玉壶。月中仙娥,你可羡慕?醉醒不知时,月映清波生雾。可惜了,忘询美人何处。人生真如天上月,毕竟聚少离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