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6章:意外之喜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王仁试着用元坤神功的第十层进行疗伤,不料,效果却出奇的好,就在王仁无法忍受体内乱窜的真气而将其排出之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乌圣。

话说乌圣自从在王仁离开的当天晚上离开双玄居之后,立刻快马加鞭赶往剑飞所在的辽东飞剑崖,不料,乌圣在经过池州的时候碰到了一件异常奇怪的事情。

这是王仁离开的第二天晚上。乌圣在快到康化军(现在的池州)的时候,有很多的棺材从城里面抬出。看到这么多的棺材从池州城里面抬出,乌圣不免觉得奇怪,于是乎,他停下马,向一位老人打听。

“大爷,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从池州城里面抬出?”

老人看起来很不高兴:“怎么,没有见过死人啊,你不知道人死了要装在棺材里吗?”

乌圣笑了笑,跟老者解释道:“老人家,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有恶意的。”

“乱世之中,每天都有无数人惨死,现在不就死这么点,有什么奇怪的?”

乌圣听了之后大吃一惊:“什么?这还少啊,那要死多少人才算多啊?”

“看你慈眉善目的,应该不是军中之人,我就跟你说吧,老实说,小伙子,老朽见过的死人比你吃过的米还要多”。

乌圣听了,不由发笑:“您是不知道啊,我从来不吃米的。”

“哎,小伙子,你还别不相信,我有十三个儿子,最小的也快你这个年龄了,他们全部被抓去打仗,个个都战死了,我就跑到战场上给他们收尸都去了不下十回了,你说我见过的死人少吗?”说着说着,老人干枯的眼睛湿润了。

乌圣听了老人的话,甚是同情,同时,也对当代的乱世充满了厌恶之情。乌圣安抚了一下老人,也不好再问,只能站在一旁看老人有什么反应。老人伤心了一会儿,心情终于平静下来了:“小伙子啊,你是不知道啊,刚刚抬出城外的这些个死人不是官兵杀的,他们是死于池州客栈的一位江湖人手里”。

经过老人的细说,乌圣了解了实情。

原来最近来了一位疯疯癫癫的武林人士,说自己的父亲是曾经的池州刺史,现在来此想要继承父业,代替康化军节度使池缪为官。池缪当然不会将官位无故想让。那个武林人士跟他打赌,说他会将官位乖乖的让出来的。于是乎,那个武林人士便扬言,一天不把池州刺史的位置让出来,到了晚上,便杀十人,一直杀到他俯首称臣的时候,而刚才的那几个人正是死于那位武林人士之手。

乌圣大怒,上马扬鞭而去。由于一路奔波,顾不上吃饭,他来池州客栈后,先要了一些肉吃。就在他吃了将近一半的时候,有位身着白衣,手提宝剑的年轻公子从楼上下来了,不过看起来却和有三分女子神韵。乌圣见此人风度翩翩,难道会是那个杀人魔王?

不料,这位手持宝剑的公子慢慢下楼,***一扭一扭的,身上香气袭人,左手挽着兰花指,走到他的桌边坐下了道:“这位壮士不是康化军人士吧,不过,如果你明天晚上还在这儿的话,那么可就有性命之忧了”。

乌圣听了大怒:“好啊,你这不男不女的妖怪,乍一看,一表人才,却生成了娘娘腔。你泯灭人性,居然在此无故在此杀人,意欲霸占康化军,你说我有性命之忧,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日出?”

白衣公子大笑道:“哈哈哈哈,你知道吗,我这人从不看日出,看你也是武林中人就跟你讲一个故事吧,你知道什么地方造的兵器最好?”

“即使你有轩辕剑在手,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见到明天的日出的。”

“***错误,是连州以北、岭南山脉的五龙山庄”。

“五龙山庄?即使龙腾复生,再摆出四方阵,你还是没有机会活下去。”

白衣公子看起来不慌不忙,一点害怕之意都没有,依然是谈吐自如:“哈哈,龙腾根本算不上什么,厉害的是龙韦。康化军矿产丰富,有许多制造各种神奇兵器的资源,所以,龙韦贿赂此处官府,将康化军的矿产偷偷地运往五龙山,然后制造出各种兵器有卖给各地军侯。他们还真是不会客气,将我们康化军的东西当做自己家里的一样,这些人啊也真是麻木,看到这样的事情也不过问,所以我打算来作现在的康化军节度使,来保护我爹以前费尽心血在保护的池州,可是,周围的这些傻子怎么就是不明白啊?”

听完他的话乌圣倒有点疑惑了:“那么你为什么不把康化军节度使杀了,而要杀一些无辜的百姓。”

“呵呵,这就是游戏,实中有虚,虚中有实。”

乌圣大怒:“我看你是疯子一个,准备受死吧。”

没想到,白衣公子大怒:“你真是活腻味了,我最讨厌别人叫我疯子了。”

白衣公子刚欲拔剑,不想王仁说道:“且慢,我的霹雳锤下不杀无名之鬼,报上名来。”

“池霰”。

乌圣拿起霹雳锤,池霰拔出宝剑二人开始激战,没想到池霰武功真的不弱,不过乌圣在最近几个月里得诸葛明的指点,武功进步非常之快。二人激战二十余合之后,乌圣将池霰的剑打飞了,池霰见难以抵挡,急忙跪下来求乌圣放过他:“大侠,你就看在我一片孝心的份上放过我吧,我这是向你求饶。”

乌圣怒气冲天,对池霰的行为已是发指,态度很坚决地说道:“杀人偿命,血债血偿,你有任何理由也不行。”说完拿着霹雳锤向池霰砸去。

就在此时,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破窗而入,挡住了乌圣的霹雳锤。乌圣曾听诸葛明讲述过剑飞绝技飞剑,猜想此剑很有可能是剑飞的飞雪剑,而这种飞剑剑法应该是剑飞的绝技,不由喜出望外。

此时,客栈的门被推开了。乌圣望去,亦是一个手提宝剑的白衣男子,衣服很白,可是肤色却很黑,眼角多纹,浓眉毛很浓,狮鼻肥大,仰日口,年纪和钱央相仿,此人正是剑飞。

从他的武功来看,此人很有可能是剑飞,不过乌圣不敢确定,因为剑飞远在辽东,哪有这么巧他想找剑飞,剑飞就在康化军出现。于是乎,他决定试一试。

乌圣放下霹雳锤,一招影随风动绕道剑飞左侧出招,不想那位剑客也将剑插在了地上,以爪法来攻击乌圣。乌圣天生神力惊人,不过此人武功非常之强,过了不到二十合,那人使出一招乌圣非常熟悉的结焰神爪。乌圣自知此招威力很强,不敢硬碰,因此使出一招移形换影,让那人扑了一个空。二人都识得了对方的武功,随即叫停。

剑客拿起地上的剑,往空中一抛,三尺长剑变得有筷子那么长,将其插在了右腿剑囊之中,面无表情地道:“你从何处学到了幻实幻虚的谍影诀,又为何伤我徒儿?”

乌圣大吃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不男不女的池霰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武功绝顶高手剑飞的徒弟,不由心中一怔,不过他很快眼珠子一转,似乎有了主意,当着剑飞的面道:“我知道你是雪狐飞剑剑飞前辈,不过,请你别阻挡我,此人视杀人如儿戏,泯灭天良,我非杀不可”。

不想剑飞依然是面无表情地道:“我看你拿什么来阻止我救我徒儿?”

“你一代剑客,又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跟我这小辈在此叫什么劲?真是枉称飞剑。”

这句话说的剑飞面目惭愧,乌圣又道:“早就听说你有一个叫作礼尚往来的称号,今天我放你徒儿可以,不过,咱们待做一个交易。”

剑飞听了,不由冷笑道:“想我剑飞一生,只有我跟别人谈生意,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个小辈来找我谈生意,我倒是很想听一听你拿什么来找我谈生意”。

“剑飞前辈,我现在可以放了他,而且也可以将你徒儿在此肆意杀人的丑事帮你隐瞒,不过,你待跟我走一趟,去南方用你的结焰神爪救一个人。”

本来乌圣也没有多大把握,不料剑飞却很爽快的答应了:“好啊,我就陪你走一趟,看诸葛明的高徒能耐我何。”

不料,池霰却站起来大骂剑飞道:“你这个疯子,我才不要你救,你最好一剑杀了我,否则,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池霰看起来非常激动,又非常害怕。他又走到乌圣旁边,指着剑飞道:“这人是个疯子,你千万别和他在一起,我不就杀了几个孕妇,他就骂我是疯子,这真是太侮辱我了,我的人格是那么高尚,岂容他玷污,他居然说我是疯子,你说他是不是疯子?”乌圣听了,不由毛骨悚然,原来眼前的池霰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看着池霰疯疯癫癫的表情,乌圣也有了怜悯之心,准备放了他。不过就在他迈步上前,准备跟剑飞离开的时候,池霰拿起被乌圣打落的宝剑,自刎了。乌圣和剑飞双双大惊,想要救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看到自尽的徒儿,剑飞伤心不已,傻傻地自言自语道:“没有了……妻子没有了,剑飞注定要孤独一生,注定要孤独一生。”乌圣甚是不解,难道说武林高手剑飞娶了这个叫池霰的不男不女之人?谜团不断从脑海里冒出。

剑飞从客栈中找到一些酒,倒在池霰身上,放了一把火烧了他的尸身。看到这种情况,乌圣也于心不忍,不过他也开始担心,担心剑飞是不是会履行诺言,跟他南下救人,而池霰已死,乌圣的心又悬了起来。

剑飞烧完尸体之后,转身欲走,乌圣见剑飞如此伤心,只是傻傻地道:“妻子没了”,本不忍心打扰他,不过,最终还是叫住了他:“你准备就这样走吗?你答应跟我跑一趟的,可不能食言啊”。剑飞转过身来看着乌圣,面无表情地道:“交易的条件不满足,交易***取消。”

听剑飞这样说,乌圣连忙挡在面前问剑飞条件:“那么要什么条件你才肯去?”

“徒儿。”

“那好,就当我欠你一个徒儿,***后给你,不过,救***事,容不得耽误,你就赶快跟我走吧,况且我听说您当年在天柱山之巅那么慷慨,义传绝技节焰神爪与六大高手,这种胸襟岂是一般人可比?”

听完乌圣的话,剑飞心中美滋滋的,微微一笑道:“你这小娃最真是甜,我剑飞乃是一个慷慨之人,怎么会见死不救呢?好,我就跟你走一趟,不过你可不要言而无信,你一定要还我一个徒弟,否则我就要孤独终老了。”

不过,就在他如此轻易的请到剑飞的同时,诸葛明也赶往碧泉岛、碧泉山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