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8章:离尘避世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诸葛明在拿了一块羊皮之后离开了碧泉岛。难道那就是诸葛明一直想得到的东西?不过说来也奇怪诸葛明拿着它一直北上到了延州。

自从诸葛明受伤之后,一直在打听他的妻儿的下落,前不久,终于在步震门客的手下得知了他妻儿就在延州以东的桑树庵的消息。因此,此次赶往桑树庵就是为了接她的妻步氏和女儿诸葛红婷。

话说诸葛明的妻子步氏乃是步震的义妹,曾经,步震和诸葛明一同在游散人手下研习武功,二人关系非常之好,相处得也很融洽,而诸葛明对步氏更是魂牵梦萦。后来,在游散人的主持下,二人结为夫妇,迁往碧泉山庄,生了一女名叫诸葛红婷。而在步震和诸葛明反目之后,她居然带着女儿来到了附近的桑树庵。

再说桑树庵,顾名思义,由桑树而得名。在延州以东,有个村落,名曰桑树村,当地人以养蚕为生,因此,村子所在的山上种着了漫山遍野的桑树,一到春天,村民们便会开始养蚕,以此维持生计。由于当地民风纯朴,生活和谐,而村里人为了驱邪祈福,就在在山上修了一座名叫桑树庵的小庵堂。

由于诸葛明赶到桑树庵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所以在山下的农家里面借宿了一宿,第二日早上才去桑树庵寻找妻儿。

第二天清晨,他连饭都没有来的及吃,就直奔桑树庵,不过,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在桑树庵门口看到的事情把他惊呆了。

远远地,诸葛明就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形,那就是他的妻子步氏和女儿红婷。却不料,他的妻子步氏身穿尼袍,已经削发为尼了。而现在,他妻子步氏正在打扫桑树庵前的桑叶,可怜的红婷也望着自己的娘,傻傻地一旁发呆。

诸葛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自己结发妻子居然成为尼姑了,可是眼前此人确实是他的妻子,虽然看似有点愤世嫉俗,不过神情却和原来一模一样,总带三分忧愁。

本来红婷也知道自己的爹爹受了重伤,性命堪忧,每日在菩萨面前为他祈福,可是诸葛明却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欣喜之情,岂可言语?

红婷看到自己的爹爹,忙跑到诸葛明旁边,跟诸葛明大哭:“爹,你怎么不早一点来啊?娘已经削发为尼了”。诸葛明看到哭泣的女儿、削发为尼的妻子,伤心欲绝,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尼姑旁边,拉起尼姑的手,深情地道:“师妹,你这是何意?有什么想不开的,居然削发为尼,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诸葛明变得特别激动。

尼姑显得很平静,她拨开诸葛明的手,,继续扫着桑树庵前的早落的桑叶道:“大千世界,万物相争,而终归黄土,就像这桑叶一样,刚开始的时候,鲜嫩欲滴,欣欣向荣,可是现在还不是枯萎了,要归于黄土,如此,何不求心向之所,得以静安乎?”

听尼姑此言,诸葛明非常气愤:“那么终生皆苦,需我等助正除恶,你怎么能独自在此避世,而弃我和婷儿与不顾呢?逢此乱世,天下哪有安生之人,今天是李存勖的臣子,明天就成了晋国的君主,就像那石敬瑭一样,有权有势之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芸芸众生,你这是避世,不是求心安理得。”

不想尼姑却答道:“一切皆是命,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哥哥与我夫君本是要好朋友,有兄弟之情,曾携手同学,可是也反目成仇,以常理而言,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只有天意如此这一种解释。我们都是凡夫俗子,决不能够逆天命,世间如此丑陋,我唯有常伴青灯古佛才可以让内心平静。现在红婷已经长大***了,她不再需要我的照顾了,我自当在此祈求菩萨保佑你们,早日结束这人世间的所有痛苦。”

“这一切都是你那哥哥苦苦相逼,他如此绝情,不顾同门情意,对我出手,你又何必折磨自己呢?”

此时红婷跪倒在地,扯着尼姑的衣服,开始哭起来了:“娘,求你跟我们会碧泉山庄吧,婷儿需要你,爹需要你啊。”

看着跪倒在地哭哭啼啼的女儿,尼姑心理面也不好受,将女儿扶起之后推到诸葛明的怀中道:“自古以来,高处不胜寒,你们爬的越高,也就越孤独,而且你们的亲人也更容易受到伤害,毕摩子好斗成性,至今尚未安生暂且不提,我嫂子(步震之妻)为了我哥哥被大火烧死,钱央的妻儿也是惨死,田浪的全家都被官兵杀害,他们哪一个不是孤独之人?你以后还需保重,照顾好婷儿,不要让婷儿受到伤害,多行善事,菩萨自会保佑,望居士珍重!”

诸葛明又道:“师妹,你老是说世间人心丑陋,人心不古之类的话,可是你现在在此避世又有什么用呢?”

“贫尼眼不见,心不烦,请居士保重,好好照顾婷儿,多行善事,菩萨自会赐福”,说完,拿起扫帚,又开始清扫桑树庵前的桑叶以及桑梓。

看到步氏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诸葛明想出了狠招。他跑进桑树庵里面,拿出火把,准备将桑树庵烧掉。尼姑看着燃烧的火焰跟诸葛明道:“阿弥陀佛,居士这样做,会增加罪孽的,菩萨肯定会怪罪的,你还是记住贫尼的话,多做善事,菩萨必定会赐福”。

诸葛明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刚想放火烧桑树庵,不料一阵北风吹过,火把熄灭了。诸葛明望着熄灭的火把,心中无比震惊,心想这难道真的是天意?他又看了看毫无反应的尼姑,气的***了。不料,尼姑依然没有反应,诸葛明心灰意冷,从怀中拿出从陆显身上取来的羊皮,对着它自言自语:“哈哈哈哈,一切都是这块羊皮惹的祸,不管江湖人骂我迂腐也好,还是北地霸王狼子野心也罢,我就撇开***遗托,将这羊皮送交给你。师兄,你不是想要吗?我马上给你”。

诸葛明非常激动,二话不说,扯着诸葛红婷离开桑树庵而去。

步氏削发为尼,对诸葛明的打击非常大,中午时分诸葛明带着女儿来到了延州,准备去跟步震摊牌。他带着红婷在附近的客栈住下,诸葛明总是对着窗户东望,傻傻的发呆,时不时念两句:早秋寒蝉凄凄吟,欲别云妹魂自轻。

祥鸽舞动相思泪,

万里孤鸣是半心。

且不说诸葛明,先看看钱央北上延州找步震取药的情况。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