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9章:延北热情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前些日子,王延政雇的***奉王延政之命,准备血洗弈然山庄,打开杀戮,王仁为救聂瑛,冒着经脉尽断的危险使出了狠招,可是他本来早已七零八乱的经脉在强行运气的影响下,此损伤更加严重了,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乌狂没有找到曾经落在罗家村外山洞之中的火珊瑚,因此,钱央断定火珊瑚必然被骆先生等人拿走了。为了救王仁,他决定孤身闯延州,由于救侄心切,快马加鞭,很快便赶到了北地霸王步震的老巢延州。

这天晚上步震正在院子中品茶,忽然间,北风袭来,风停之处,正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钱央。见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对手,步震大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钱央居然不远千里跑来了延州。

“哈哈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钱央,愚兄今天早上还看到北雁南飞,不想今晚就见到你这南龙北游,哈哈…一别七年,你风采依旧啊!”

“步兄,七年未见,别来无恙啊!”

步震沉默了一会儿,叹息道:“哎,不好啊,前些日子,练功不慎走火,现在双腿残废,已是废人一个啊!”

钱央大惊,不过注意到步震的确坐在轮椅之上,不由大惊道:“什么?步兄你双腿残废了?”

“是啊,说来惭愧啊,练武最忌紧要关头分神,不想小女前来送茶水,一时不慎,走火入魔啊,不过还好,江湖上一等一的绝顶高手倒是没少。”

钱央还以为步震是在说自己:“怎么?步兄你又练成了什么上盘的绝世神功?”

“非也,只不过听小徒休雷所言,南方武林出现了一位武艺超群的少年,据他所形容的武功招式,我断定他必然是元坤神功的传人,想来他如此厉害,必然可以和西域怪僧毕摩子、我师弟、你、南方少林炎空大师、秃泉沼成守志、天地浪子田浪、飞剑剑飞、寒梅傲雪并称为新的绝顶高手。”

听完步震的话,钱央心中甚是疑惑,这少林神僧舍空大师,武功只在东南西北四方武林盟主之下,远在炎空、剑飞、寒梅傲雪、成守志之上,不过步震却不提舍空大师,不由疑惑询问:“步兄你真会开玩笑,北地霸王的弥罗神掌举世闻名,已入化境,小辈们岂可与之匹敌?且不说他,成守志早就死在秃泉沼的冰窖里面了,还有少林神僧舍空武功深不可测,他怎么不在这绝顶高手之列了?”

“什么?成守志死了?人称阳间阎王的成守志居然死了?北霸有六不赦,成守志屡屡触犯,我早就想除之,可是却不想老天替我收了他。不过话有说回来,看来你真是成为一位不理江湖恩怨的南隐客了,舍空大师前些日子被两个少林寺的俗家***给打败后,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如此看来,这绝顶高手又少一个了。”

提到北地霸王的六不赦,分别是:不孝之徒杀无赦、不孝之子杀无赦、不忠之臣杀无赦、不义之人杀无赦、不仁之人杀无赦、不贞之妻杀无赦!也正是因为北地霸王的这六条规矩,让北方武林人人闻风而丧胆,送了步震北地霸王的称号。

听到有人居然把少林神僧舍空打败,钱央也大吃一惊:“什么?居然有人把少林神僧舍空打败了,他们是谁?”

步震笑了笑:“正是犬子。”

钱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令人难以预料的事情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耳边。就在此时,两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向钱央走了过来。

钱央细细看来,虽然二人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左边一人的眉毛和眼睛之间有一个很小的痣,若不注意,是不会发现的,同时,右边的人面相沉稳,左边的却带着轻浮之气。这就是步震口中的两个儿子、孪生兄弟步伯延和步仲归。

步震跟钱央介绍道:“这是犬子伯延、仲归。”又跟伯延和仲归吩咐道:“此乃南方武林盟主,人称南隐客的钱央,跟你们师叔、西域怪僧还有我齐名,虽然我已不复当年之勇,可是南隐客却是风采依旧啊,赶快向南隐客问好!”

虽说刚才所听到的事情令钱央非常震惊,不过,他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这些事情,他刚欲跟步震说明来意,不想被步震打断了:“钱央,你好不容易来一回,旅途奔波、舟车劳顿,其它的事情先放一边,咱们先喝几杯,叙叙旧,等我好好招待一番,如何?”

江湖传言,步震出了霸气十足之外,还有两个特点,就是迷信和好客,这钱央也有所耳闻,眼下步震要招待他,要不是有要事缠身,他还真会有点迫不及待。

钱央有事情相求,也不好拒绝,只得答应了。酒席之上,步震总是说说笑笑,谈笑自若,说着曾经去天柱山、武林大会上切磋武艺的种种往事,可是钱央却始终是闷闷不乐。当然,步震也发现了这一点,待酒足饭饱之后,钱央又想跟他说明来意,不想又被步震打断了。

钱央有点着急,心思早就不在酒席之上了,步震见到这种情形,甚是生气,放下手中的酒杯道:“钱央,你真是太不给面子了,我步震向来真诚待客,你为何这般无礼?难道我延州酒水让你这南方富庶之地的商客喝不习惯吗?要知道,我步震一向很欣赏你是一个性情中人,与我很像,要不是有利益冲突,你我绝对会是最好的朋友,现在你好不容易来此,我真诚待你,希望你不要打扰这美好的气氛了,以后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那可就很难说了,现在,我请你去听秦腔,我希望你可以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去听,而不是愁眉紧锁,好像我欠你钱似的。”

钱央非常惭愧,欣然接受了步震的邀请:“哈哈哈哈,步兄如此豪迈,小弟真是惭愧啊,刚才心神恍惚,未及感受步兄热情,希望你不要见怪。”

“哈哈哈哈,豪迈不敢当,李太白乃是陇西纪中人士,据此不远,可能是受了他的影响,哈哈哈哈。”

二***笑。

步震本来在星斗山学艺,不过后来举家搬迁,来到了延州,对民间艺术秦腔更是爱不释手,在家中常年住着一个戏班子,不但自己听,还邀请门客来访之人同乐。

此次,步震让秦腔班子唱的乃是《白逼宫》,虽说钱央听不懂秦腔,况且民间艺术又是用方言来唱,可是听其唱到***的时候,心里却是大受震动,不由对此民间独有的艺术暗暗称奇。秦腔结束之后,步震开始进入正题了。

“哈哈哈哈,钱央,你本是北方人,不过却久居南方,想必现在已经听不懂秦腔了吧,小弟今天献丑,跟你翻唱一下,有唱得不好的地方还望指点。”

还没有开始,只见步震先交待自己的儿女下属们把耳朵塞上。当然,钱央也明白了步震的意思,虽然说步震的双腿残废,可是内功却没有受到影响,是可以切磋一二。

步震没有画脸谱,直接坐在轮椅上,放口大唱,不过却未曾听见陕北调子,只是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渐渐扩散,只扑钱央。不错,这正是两大高手比拼内力的征兆。

刚刚开始放开嗓子,步震并没有用很强的内力,只不过是想先舒畅一下经脉,好为更强的真气运气热热身,渐渐地,他将内力增强,调子变得越来越高,从嗡嗡般的钟声越来越尖,好像民间在勒死兔子时,发出的惨叫,不但让人无法忍受,就连心灵上也会受到重创。渐渐地,钱央感觉步震越来越快,好像刚才所唱令他心血澎湃的***部分,很明显,步震将内力已经达到了顶峰。

不过,钱央也不干落后,他听得步震可以说给他指点,这摆明是让他回击,在步震唱的越来越快之时,调子越来越高之时,他也进入了状态,用口哨吹起南方民曲的调子,借此来抵抗步震无声的秦腔。

遇到真正的高手,让北地霸王心潮澎湃,只可惜自己已经成了残疾之人,一场南北文化交流,随着步震白逼宫的结束也告一段落。虽然二人功力深不可测,不过,他们身旁的秦川山脉却是塌陷的不成样子,步府附近的百姓,争相捂着耳朵,躲在地窖之中来让自己好受一点儿。

这场没有胜负的文化交流结束之后,也是时间跟步震说明来意了。钱央将他的来意细细说明了一边,令步震大吃一惊,不为别的,却是因为有人居然把元坤神功练到了第九层,而此人居然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更甚过曾经的钱央。不过,此时骆先生去了碧泉山庄,至今没有回来,他无法查明到底钱央所说的火珊瑚是不是真的在骆先生手里,于是让两个儿子去骆先生房间进行了一番仔细的查探,结果还是没有发现火珊瑚。

就在钱央犹豫不决,不知是该返回还是等找骆先生回来问清楚的时候,幻实幻虚东侠诸葛明来了。

诸葛明赶在骆先生之前回来,不过却错过了千古难得一遇的武林高手的文化交流,不由在一旁叹息道:“……你们在此吹拉弹唱,也不等我,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看到步震坐在轮椅上,更是幸灾乐祸道:“哈哈哈哈,师兄,您这是不是七巧神针一不留神***自己的经脉里面了,很可能也是***在天之灵,看咱们同门相残,所以才小惩大诫。”

听见诸葛明如此讽刺步震,伯延、仲归听不下去了,伯延上前道:“师叔,您真是为老不尊,我爹都这样了,你还来这儿讽刺他。”

诸葛明笑了笑,拿出羊皮跟步震正色而曰:“师兄,咱们名人不说暗话,你惹出这么多事情,无非是想要这张羊皮,现在咱们当着大家的面把话说清楚,只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可以把这张羊皮给你。”原来步震千辛万苦一直寻找的东西真的是由陆显替诸葛明代为保管的这份羊皮。

看见诸葛明手中的羊皮,步震的眼珠子都快要出来了,不过细细瞧了瞧诸葛明,并不像是开玩笑:“师弟,你为了它差点儿连命都丢了,怎么你现在愿意交出来了?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你先别高兴,且听我的三个条件:第一,你要把火珊瑚炼成的药丸交出,不过,你要知道,你交出了火珊瑚,那么你的双腿就只能听天由命了;第二,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与云妹无关,与婷儿无关,希望你对她们可以像往常一样;第三,***遗命,此羊皮不传心术不正之人、不传有野心之人,我要你对天发誓,得到羊皮之后,不要再滥杀一人,否则不得善终。”

听完诸葛明的条件,步震倒也觉的不是很为难,不过,他觉得这也得来的太容易了,不免有些生疑:“一,这腿上的疾病,我本可以自行调节,慢慢治好;二,他们一个是我妹妹,一个是我外甥,我带她们自然和以往一样;三,我北地霸王说话算话,以前所杀之人都是触犯了我的六不赦,滥杀之人很少啊”。

不想钱央此时站出来盯着步震冷冷地道:“步兄,那么照此说来,你真有火珊瑚了?我还以为你是一片好意,你为何这般瞒我?”原来仲归在刚才进去找的时候果真在骆先生房间里面发现了火珊瑚。

诸葛明在一旁跟钱央解释道:“我们都容易被他热情的外表所惑,虽然他好客,但是,那都是有目的性的。”

步震听了大怒:“我和钱央性情相投,要不是利益冲突,肯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师弟你乃正人君子,号称东侠,又何必在此挑拨离间?”

不想诸葛明却没有搭理步震,反而跟他说:“你知道剑飞除了教我一招结焰神爪之外,还教我啥吗?那就是如何做生意,我喊十声,你交出火珊瑚,我给你羊皮,然后再发誓,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诸葛明开始喊数,步震将信将疑,很难确定羊皮是真是假,即使他知道诸葛明在和他打心里战,但是他还是陷在其中,就在诸葛明喊道九的时候,步震跟仲归使了使眼色,仲归将装有火珊瑚的瓶子扔给了诸葛明,而同时,诸葛明也将羊皮扔给了步震。步震接过羊皮,对着它发誓,交易就这样结束。

伯延和仲归两人乃是名副其实的孝子,看到可以救他们爹的药被别人拿走,当然不会甘心,而且自从他们俩打败少林神僧舍空之后,自是不把诸葛明、钱央放在眼里。于是,二人相互使眼色,准备向诸葛明夺药。

看到步震的两个儿子强抢火珊瑚,钱央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因为那是唯一可以救自己侄儿的药。钱央快速上前,挡在诸葛明面前:“明兄,烦劳你赶快赶回弈然山庄救仁儿,不要为了他,你们同门再次相残,这黑脸还是让我来唱吧”。

不等钱央说完,伯延、仲归一人使少林罗汉降魔拳,另外一人使少林寺地禅腿,上下夹击,向钱央攻来。

钱央救侄心切,无心恋战,总是双胞胎兄弟采取主动。不料诸葛明却突然道:“钱央,我有事抽不开身,火珊瑚只能由你拿回去了,你还是赶快拿着走吧。”

听诸葛明这样说,钱央立即变为主动,一招坤元滚滚使出,逼得二人无路可退。二人立刻转变为组合形式,使出一招出自于步震的绝技弥罗神掌的网罗天下,掌风所至之处,将坤元滚滚的力量全部化解。不料此时,钱央、诸葛明遭就没了踪影。

就在二人想要追赶的时候,传来了诸葛明的声音:“师兄,希望你说到做到,另外,你好自为之,不要把这一半也放在火上去烧,烧没了就永远没了。”

步震拿道诸葛明的羊皮之后,又从身边拿出了另外一块被火烧去了一个角的羊皮,做了做比较,才确定它是真的。

为了步震腿上的伤病,两个儿子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决定亲自去南方寻找钱央,夺回火珊瑚,不料,步震却让他们去各大门派发请帖,请武林高手来年再太原举办武林大会。二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听命行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