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31章:辞兵赠计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在他们苦恼之时,有一队南唐的官兵到了,说是要请聂瑛。众人一看,领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延政。

原来南唐在得知弈然山庄有一位奇女子之后,想将她接到南唐为南唐效力。不过,他们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王延政归降之后,他却非常清楚把他害得成为一位*的这位奇女子。即使有千百个不愿意,他还是来到弈然山庄请聂瑛。

此时,聂瑛根本无心理会王延政,不过,王延政在外面大骂,却也只能出去相见。

聂瑛走到正堂,原来此时的王延政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来弈然山庄请她的人是攻克建州主帅、李的大将查文徽。

查文徽见到聂瑛,就发现与众不同,气质非凡,暗自猜想眼前女子就是聂瑛,王延政在一旁的愤怒也让他更加坚信。

文徽甚是礼貌:“前些日子得姑娘暗中相助才能攻克建州,心中谢意,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表述清楚的,这是一些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姑娘笑纳。”聂瑛一看,原来查文徽给她带来了诸多的珍宝。

就在此时,扈夫人出来了,看到这么多的珍宝,心中大喜,忙让聂瑛谢恩。不想,聂瑛没有听她的话,反而跟查文徽辩解道:“军爷,小女子根本没有帮过你们,你们这是何意啊?”

查文徽看了看王延政,王延政急了:“你别听她胡说,正是她将我弄道这个地步了,不信你可以辨别一下她的笔迹和那封信匿名信上的笔迹。”

聂瑛否认自己识字这个事实,不想查文徽居然拔出宝刀,架在聂瑛的脖子上道:“既然你不是,那么我杀了你也无妨了?”

聂瑛不慌不忙地道:“军爷,假如说我是,那么你现在就是恩将仇报;如果我不是,你这一刀下去,就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你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呢?”

听聂瑛之言,查文徽将报答移开,大笑道:“哈哈哈哈,有如此胆识,你想否认也难啊!我就实话实说吧,我们此行并无恶意,只不过当今天下,诸侯割据,各地称王,在我南唐周围北有晋国,吴越在东虎视眈眈,楚汉在东南,西有蜀国,此乱世之秋,我主李雄才大略,欲统一天下,恢复李唐江山,因此,特派我来请姑娘出山相助。”

聂瑛笑了笑道:“你也太抬举小女子了,小女子一介女流,怎么会是你说的人?”

“姑娘休要客气,你的计谋在下已经领教过了。”

“既然你领教过了,那还来此干吗?我是不会跟你去的,正如王延政派了一个王将军来接我,不过最终死在弈然山庄一样。”

听到聂瑛这么说,查文徽大怒:“怎么?你还要把我也杀了不成?”

聂夫人忙上前跟查文徽解释道:“军爷,你休要动怒,她向来说话没有分寸,你莫要气坏了身子。”

查文徽看了看聂瑛,只见聂瑛低下头不敢正视他,于是恐吓聂瑛道:“你若不去,那么弈然山庄所有人都要死,你可要想清楚了,千万不要图一时之快,而吃一世之亏。”

聂瑛转过头来,盯着查文徽道:“你知道为什么刘玄德可以从织席小儿变为蜀国帝王吗?那是因为他礼贤下士,三顾茅庐得到了诸葛武侯相助。你今天这么个态度,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还有,你们现在的条件要比刘玄德当时的境遇好多了,刘玄德兴仁义之师,为的是光复汉室,你们现在是要光复大唐,可是你们兴的是仁义之师吗?”

听聂瑛这么说,王延政上前大骂道:“无知小儿,居然在此谈论国家大事,你懂个屁啊?”不想聂瑛反而道:“您这闽国帝王跟我一介女流较劲,真是太不知自重了。”

就在此时,乌狂跟着出来看,见外面吵得这么热闹,大笑道:“哈哈哈哈,弈然山庄真是个好地方,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来弈然山庄,不过,第一拨人马被我三弟杀退了,第二拨人马被我废了武功,那么,第三拨人马会是什么下场呢?”

王延政又出来骂道:“我说我派的人怎么都是一去不返,原来是你们在暗中破坏,你到底谁?”

“小爷我就是狂棋手,打败天下无敌手的幻实幻虚诸葛明的徒弟乌狂。”

听到东侠诸葛明的大名,众人都怔住了,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就在这僵持阶段,查文徽站出来道:“敢问乌狂小英雄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帮助我主李打天下啊?”

乌狂虽号称狂人,可是明白事理,他知道如果他帮助李,肯定会有***人帮助吴越、晋等国家到时候还是一片混乱,永远没有终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所有的武林中人集结起来,这样才能减少伤亡,于是他当机立断,拒绝了查文徽。

查文徽见乌狂请不动,又跟聂瑛道:“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是……”

查文徽被乌狂打断了:“喂喂喂,你赶快把你的兵撤走吧,不要在这儿放肆了,不然第三波人真的会吃亏的。”

查文徽见乌狂如此多管闲事,甚是生气:“小英雄,我敬重东侠,并不代表我怕你,这我和聂姑娘之间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否则,我和东侠之间就不好说话了。”

乌狂拍拍他的肩膀道:“什么叫你们之间的事情?应该叫咱们之间的事情,你知道她是谁吗?”乌狂指着聂瑛跟查文徽道:“她马上要和我三弟成亲了,你说她是谁,你说这能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吗?”

听乌狂这样说说,聂瑛羞得转过了头,不过还是甜甜地笑了。

文徽看他们毫不相让,有意血洗弈然山庄,就在他要下令的同时,旁边的军师在他耳边轻声道:“陛下让我们行仁义之师,如果我们把他们杀了,那么必定会引来附近的州郡的不满,到时候他们很难归降我们,况且东侠的江湖地位很高,武林中人无不对他敬畏三分,如果我们跟他作对,那就是跟整个武林作对啊。”查文徽细细考虑轻重,才肯罢手。

就在他要收兵回去的时候,聂瑛终于站出来了:“军爷,我不会出山的,不过我还是会帮你一把,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们弈然山庄了。如果以后还有你们的人来弈然山庄捣乱,那么我也会写一封书信,不过我会送给谁那就很难说了。”

聂瑛跟查文徽提起了当年郭嘉临死之前跟曹操留下平定辽东的计策,劝查文徽不要轻举妄动,主要安抚建州百姓,旁边的州郡如果听闻查文徽的大军是仁义之师的话,必然会相继归降。不过,假如查文徽毫不收敛,那么附近的州郡必然会拼死抵抗,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待附近的州郡归降的差不多了,然后趁势南下,攻取没有投降之意的州郡,则闽南统一,指日可待。

听了聂瑛的提点,查文徽茅塞顿开,当即下令大赦建州,免税半年。

查文徽终于走了,第三拨人马总算是离开了。听聂瑛此言,乌狂心中也是肃然起敬,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女子乃是一位天才将军。

聂瑛常常听圣棋手聂威贤讲述一些精妙无比的棋局,不过聂瑛却从里面学的是精妙无比的各种战术,天赋异禀,外加良师授术,自然有了这神鬼莫测之机。

按照聂瑛所说的,果然,在当年九月底,汀、泉、漳三州相继归降。而李仁达窃据福州自居,南唐趁势南下,不过李仁达死守长乐府,好几个月都没有将它攻下来。后来,李仁达向吴国借兵,击退了南唐,此后,李仁达归降吴国,而长乐府亦属吴国所有。

前几次,王仁昏过去之后很快就会醒来,不过这次,都已经快一天了,依然昏睡在床上,没有丝毫反应,剑飞所说的靠自己疗伤便无从谈起了。虽然剑飞生平见过很多的疑难杂症,可是王仁的这种病症却是前所未见,他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用自己的至阴至寒的真气阻止王仁免受烈火焚烧之苦。

就在众人为王仁担忧之时,钱央终于从延州赶回来了。

剑飞熟知药性,不过王仁的病他生平未见,也不知道火珊瑚是否能真如诸葛明所说将王仁医好。不过,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在给王仁喂食火珊瑚之前,钱央先找到寒气之源,让寒气释放出来,以减轻王仁的痛苦,同时,为了能让寒气灌入全身,钱央特地将王仁放在了水里,不想水立刻结冰。在给王仁喂食了火珊瑚之后,冰慢慢地开始融化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王仁体内所产生的热气终于和寒气之源所散发的寒气平衡了。

究竟王仁能否复原?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