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32章:喜聚悲离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钱央从延州把火珊瑚找来之后,立即对王仁进行疗伤,不过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起色,就在寒气之源的寒气和王仁体内的热气平衡时,王仁的脉象终于发生了变化。

钱央虽然凭借着自己的理解将元坤神功练到了第九层,不过一直没有冲破,可是几十年的功力,让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南方武林盟主、武林中的一流绝顶高手,身体自然很好,不过即便是铁打的身子,在南北奔波,数日未眠,也是难以支撑,王仁没有醒过来,不过他终于累倒了!

第二日中午,当钱央醒来之时,惊奇的发现王仁就坐在他的床边,面色苍白,不过笑容却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淘气的孩子。

看到侄儿醒了,钱央乐坏了,连忙抓住王仁的手腕,摸了摸脉象,已经稳定多了,这才放心的下。

火珊瑚果然是疗伤神药,对于经脉受损的人果然是有神奇的疗效,也难怪可以让诸葛明被七巧神针封住的经脉恢复。

王仁将自己对于第冲破元坤神功第十层的理解结合总纲说了一遍,叔侄俩经过一番探讨,确信元坤神功的总纲就是指在人经脉大乱的时候,烈火焚身之时,再用第十层的心法来***,如此,不但可以将重伤治愈,而且还可以突破第九层,直接练成十层元坤神功,这便是所谓的浴火飞凤,也正是为什么王仁虽然经脉受损,可是上焦真气澎湃,内力却越来越强的原因。

然而,王仁受伤已经一个月了,而且中途又经过几次激战,所以经脉受损太严重,血脉炎热,所受的内伤很难在短时间内彻底复原,他必须反复的练元坤神功的第十层心法,用其疗伤,冲破玄关,到时候才能恢复如初,彻底复原。

就在叔侄二人聊得兴起之时,很少露面的真正的弈然山庄之主圣棋手聂威贤陪同他的夫人过来了。

扈夫人没有敲门,直接进来,手里拿着个十分精致的锦盒,笑嘻嘻向钱央问好道:“钱大侠,您身体还好吧,我们照顾多有不周,还望您见谅。”

王仁听聂瑛提过扈夫人,一向专横跋扈,曾经更是将武林中公认的当代大侠天地浪子田浪挡在弈然山庄外面,现在却这般殷勤,如此反常,倒是令王仁很不解。

钱央见扈夫人如此殷勤,倒也高兴:“扈夫人,仁儿多日来承蒙你们的照顾,钱某非常感谢,以后如果有用的着钱某人的地方,尽管直言,不必客气,我自当全力以赴,绝不推辞。”

聂威贤从扈夫人手中取过锦盒,递给钱央道:“钱大侠您客气了,聂某久居棋盘之上,很少理俗事,不过贤侄救了小女,我都没有亲自来谢,为了聊表谢意,我特地备了一对玉棋子,还希望笑纳。”

王仁接锦盒,打开一看,果真是一黑一白、非常精致的两颗棋子,冰凉入骨,剔透晶莹,灵光闪闪,甚是喜欢。

此时,扈夫人又道:“现在贤侄已经痊愈,不过,虽然如此,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而且有流了那么多的血,现在需要补一下,不过,我们弈然山庄不像馨馐阁和竹游轩(钱央的大徒儿由食所开的客栈)那样气派,要啥有啥,因此啊,我们夫妇俩建议你们应该带着他去馨馐阁或竹游轩,吃点好吃的,喝点好喝的,好好补一下,不然他面色苍白,身子都快要挺不直了,肯定会受不了的。”

这摆明了是下逐客令嘛!钱央也明白了聂威贤夫妇的意思,一口答应了。

虽然钱央答应了,可是王仁却非常生气:“什么?你们这不摆明赶我们吗?你们要是直接了当地下逐客令,我倒也可以欣然接受,不过你们绕这么大圈子,我却是无法忍受的。”

就在此时,在外面偷听的聂瑛跑进来,挡在聂威贤的面前道:“爹,王仁哥哥好几次帮我们解围,您总不能以怨报德吧。”

王仁向来快意恩仇,欣赏坦荡君子,人家这么赶,他也不能死皮赖脸地留下,于是,抓住聂瑛的手把她带走了。

王仁非常激动,带着聂瑛王凤凰山赏月石而去。一路之上,聂瑛担心王仁的伤势可能会复发,反复跟王仁强调:“王仁哥哥……剑飞先生说了,你不能太激动,你这样跑,身体会受不了的。”不过,他却是不管这些。

王仁又抱起聂瑛,带着她到了赏月石之上,认真地看着聂瑛,聂瑛有点不好意思,羞得低下头去。王仁抓着她的双臂道:“瑛儿,我现在要离开了,不论如何,我也要跟你说几句话再走。”

聂瑛忙抬起头来,挡住了王仁道:“王仁哥哥,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你没有必要说出来,我喜欢那种朦胧的感觉。”

听聂瑛这么说,王仁高兴极了,大笑道:“你真的知道?哈哈哈哈……我真是太高兴了,瑛儿,你知道吗?要不是你,我说不定早就已经死了,你是我活下去的理由。我叔叔说早晚有一天,我会遇到一个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的人,那个人就是你。他说他习武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他所爱的人,当天你用身体保护我,但我看到***的刀向你砍去的时候,我体会到了我叔叔所说的那种感觉,我恨不得将武功练到突破我的极限,突破我的身体障碍,将所有的力量使出去,去保护你,让你安全,不要受到任何伤害。”

聂瑛甚是害羞,转过头去,看着远方的建州。王仁拿出前几天钱央给他的血田弥勒佛,转到聂瑛面前,将血田弥勒佛递给聂瑛道:“瑛儿,这是东侠诸葛明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而送给我的礼物,我现在把它转送给你,我叔叔说,我的伤半年应该可以痊愈,不过,我想用不了那么久,你等我几个月,明年元宵节是七年一次的‘博弈’决赛,到时候我来找你,咱们俩去天柱山之巅,去游三山五岳,我希望你能够在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面能够像这血田弥勒佛一样,天天开心。”

聂瑛接过血田弥勒佛,看它甚是可爱,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看到聂瑛笑了起来,王仁也甭提有多高兴了。

他又拿出刚才聂威贤给他的锦盒,从中拿出黑子跟聂瑛道:“瑛儿,这是聂庄主刚刚送与我的,我现在把黑子转送与你,到时候我一定将你从弈然山庄带走,带你去天柱山之巅。你不知道,那儿真是太美了,我听过步震作赋来表达他的心情,自己也曾经写过一首诗,不过,写了一半,写最后一句的时候,没有感觉了,等咱们俩登上天柱山之巅的时候,你帮我完成最后一句。”

听王仁这样说聂瑛倒是很感兴趣。王仁当即吟道:始上极峰览群野,遥睹雨露幻粼阁。

爽风袭腑游人醉,琼浆甘甜百病回。

九龙腾空云动舞,万凤归巢起晨歌。

聂瑛听了之后,大有感触,笑了笑道:“王仁哥哥,我想在天柱山之巅看过上面的美景之后,再给它加一句,不过我可不像你文武双全,才高八斗,抹黑了,你可不要怨我啊。现在,我也可以给它加个名字,就叫它‘幻梦’吧,我现在可以想象出那种美景,大地涌雾、乾坤吞云、星辰幻换,美极了。”

二人在岩石之上欣赏着日落美景,甚是珍惜。不想乌圣又找来了。见二人肩靠肩,手拉手,好不亲密,乌圣都不忍心打扰,不过,他不得不,因为他也要走了。

听说乌圣要走了,王仁呆住了,细问之下,知道乌圣是为了他,才拜剑飞为师的,更是觉得对乌圣不起,甚是惭愧。虽说剑飞为人特别现实,总是注重眼前最为实际的利益,不过乌圣拜剑飞为师,学到剑飞的绝学飞剑和结焰神爪也是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

他心中真是百感交集,深情地握住乌圣的手,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在此时,乌狂也赶来了。兄弟三人抱在一块儿,在此离别之计,抱头痛哭,惹得聂瑛心里也不是滋味。

临别赠言,乌圣拍了拍王仁的肩道:“三弟,此后你务必好好习武,尽快复原,等我从剑飞手中把他的绝学学好,再加上我***谍影决,到时候咱们兄弟三人再大战一场,看谁的武功最好。”

看着满脸轻浮之气,向来口无遮拦的乌狂,乌圣又道道:“小五哥,***身边现在急缺人手,听闻陆显师兄武功已经废了,你留在这儿好好帮他老人家吧,等我学成归来之日,咱们三雄闯荡江湖,惩奸除恶,弘扬正气,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也不枉我们兄弟三人结义一场”。

听乌圣这么说,乌狂又不许了:“小四弟,三弟,你们这临别之言就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可真就受不了了。我听圣棋手聂庄主说明年的元宵节是‘博弈’总赛,我对此甚是感兴趣,而且聂威贤的棋风我已经了解了,现在我准备回秃泉沼找赵呼南下棋,等你们的老大我成为真正的狂棋手时,咱们行走江湖岂不多了趣味,哈哈……”

聂瑛听到乌狂说自己可以打败圣棋手,聂瑛在一旁道:“乌狂大哥,我爹的棋风虽然被你了解了,不过他老人家的将计就计可是令诸多前来挑战的好手惨败而归啊,你可要当心了。”

乌狂大笑道:“哈哈……我听我老三(乌颠)说,女子的胳膊肘一般都是往外拐,不过,你怎么就往内拐呢?”

四人谈笑风生,临别之际,何其欢快。

当晚,乌狂和王仁走马相送,迟迟不忍离别,直至建州以北三十里之外。乌圣反复劝说,二人才离去。乌圣的霹雳锤左重三百斤,右重五百斤,因此,乌圣另外赶着两匹马给他驮着霹雳锤。

送走了乌圣,王仁和乌狂心中甚是不悦,听到遍野的蛙声、虫鸣,秋风暖暖,吹得马脖子下面铜铃叮叮作响,王仁随即赋诗一首,表达当时的心情:蛙声连连秋风寒,三十里外铜铃乱。

回首望穿群山影

肝肠寸断返弈然。

二人回到弈然山庄时,天都已经亮了,钱央也收拾好了行李,在弈然山庄等候王仁。

临走之时,王仁找到了那位壮汉高薪博。

高薪博看到王仁,立即赶上前来道:“小兄弟,上次得你相助,一直以来,都没有……”

王仁打断了他,笑着说:“呵呵,大叔,您客气了,这么多天,承蒙您相助,甚是感激,打扰多时,亦是惭愧万分。我现在就要走了,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还需要大叔帮忙。”

“小兄弟,有什么事情,你就明说,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会帮你完成。”

“你也知道,瑛儿家里面特别乱,等我伤好了之后,我会来这儿接她,所以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烦劳你多照顾她,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只要通知附近的钱字号客栈、酒家、饭店或者是茶庄,我就会知道。”

不想高薪博却笑了:“呵呵,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我来弈然山庄已经好几年了,表面上当家的是夫人,可是实际上却是聂瑛那丫头控制着一切,她的计谋可是一般人根本想不到的,你没有必要为她担心。”

“话虽如此,不过,她一女子现在又惹上李,我实在放心不下。”

“好吧,只要有我高薪博在的一天,她就不会受到半点伤害,你就安心疗伤。”

虽然高薪博这么说,但是王仁还是放心不下地离开了。

王仁跟着钱央回到了双玄居,终日想念着聂瑛,没有心思练功,钱央对此甚是生气,不过,他也理解,乌狂也向秃泉沼而去,寻求赵呼南切磋棋艺,意图战胜聂威贤。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