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36章:高手如云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就在乌狂和茶魂被龙家兄弟借助地形摆出的阵法困住之后,忽然之间,有两个少年来了。正所谓来者不善,他们二人正是步震的双胞胎儿子步伯延和步仲归。

话说伯延和仲归受步震所托,南下发武林帖,邀请各门各派、各路好手再来年端午节于太原举办武林大会,在来到南方之时,为了找到武林中卧虎藏龙之辈,故此前来到了长乐府。他们曾经听步震提及过七大高手曾经攀爬天柱山的事情,想上天柱山看看,可是被风雨所阻,故此在须弥山下的村落里面休息,却不料被一声巨响惊醒。等他们醒来之后,却惊奇的发现原来宝塔山已经被炸到了,于是二人才决定过来一探究竟,却无意中听到了他们所说的迎心刀,这才决定一睹迎心刀风采。

伯延和仲归刚刚打败绝顶高手炎空大师,甚是轻狂,对龙家更是闻所未闻,更别提及其精妙阵法,一来到此处,便毫不犹豫的闯进了龙家兄弟所布的阵中。二人立即赶到晕头转向,有呕吐的感觉,不过,他们立刻闭上眼睛,用内力封住自己的穴道之后慢慢地向巨石走去。看到这两位少年过来,茶魂和乌狂连忙前去阻止,不料乌狂占不到三合,就被仲归的弥罗神掌打趴下。茶魂使出浑身解数苦战,但是不到五十回合,也被伯延的弥罗神掌一掌即中。

伯延和仲归也难以经受这阵法的眩晕感觉,索性速战速决,聚气凝神,用曾经对付钱央的组合形式打出一招弥罗神掌,掌力所至之处,巨石变为齑粉,迎心刀破石而出。

二人拿到之后想出阵,可是却是越走越乱,没了方向,伯延和仲归心意相通,情急之下,心生一计,仲归将刚才打落在地上的石块全部传向伯延,伯延立即将石块用掌力向周围打出,在这毫无章法的攻击之下,竟然破了龙家兄弟依照地形所布的天晕地眩阵。

话说这天晕地眩阵,乃是按照五行你乱所布,世间万物,皆按五行运行,然而当五行逆乱之时,却会天地颠倒,人也不例外,内息紊乱,实则天晕地眩,产生强烈的呕吐感。

伯延和仲归破了龙家阵法,甚是高息,不过细细观看迎心刀,却发现甚是普通,根本没有任何异常之处,就连磁性也消失不见了。

龙家兄弟见迎心刀被伯延、仲归拿走,甚是着急,众人联合起来上前***。仲归想试一试迎心刀,因此拔出迎心刀和龙家兄弟对战,不料,迎心刀和龙千海的刀相碰之后,居然被龙千海普通的一把钢刀砍出了缺口。仲归大怒:“什么破刀,也值得如此,连把钢刀都不如。”仲归将迎心刀扔掉,气冲冲地走了。

龙家兄弟大吃一惊,没想到辛辛苦苦找到的迎心刀,居然是一把不堪一击的破刀。龙千江哭倒在地,千溪捡起迎心刀,细细地看了看,发现它真的是有了缺口,虽然它的磁性减弱了很多,不过磁性不假。

重伤的茶魂看到这种情况也傻眼了,没想打他刚才和乌狂拼死相护的迎心刀,居然是一把连普通的钢刀都不如的刀。茶魂尽力给乌狂输送真气,不过乌狂刚才被弥罗神掌所伤,胸前有个血手印,附近经脉都被震伤了,想树根一样扩散开。茶魂苦思冥想,也不知道刚才来的那两个人的身份,不过,看他们使得掌法必然和步震的弥罗神掌脱不了干系。

龙家兄弟个个扳着个脸,拿着残缺的迎心刀回去了,而乌狂却始终昏迷不醒。茶魂欲给乌狂疗伤,可是他自己也受了弥罗神掌,胸前也有一个血手印,虽然用内功抗衡,可是真气早就聚不到一块儿了。

就在此时,一装束奇异的秃头和尚从西北方向跑过来了。一看此人装束就知道是个假和尚。

怪和尚步伐轻盈,内息纯厚,绝对是个高手,一跑过来便向茶魂打听道:“喂,小子,有没有见到迎心刀的下落?”听此人呼吸吐纳,观其步伐,便知道此人乃是一个武林高手,因此,茶魂灵机一动,便跟此人开始了交易:“大师,我的这位兄弟他知道迎心刀的下落,不过现在受了重伤,快要死了,恐怕迎心刀的下落要随着他的英魂永远长埋地下了。”

不想和尚微微一笑道:“有我在,他死不了。”说完撕开乌狂的衣服一看,发现乌狂中了弥罗神掌,他倒也不是很惊讶,笑了笑,便开始给乌狂疗伤。没想到秃和尚的真气进入乌狂的体内之后,弥罗神掌的手印逐渐消失了,茶魂终于立刻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渐渐地,乌狂醒来了,看到眼前的装束怪异的和尚为他疗伤,甚是不解,也庆幸自己命不该绝。和尚停止了输送真气,直接向乌狂问道:“喂,臭小子,是谁把迎心刀拿走了,赶快说,不然,跟我打,打输了,我放火烧了你。”

茶魂心生一计,跟乌狂使眼色,乌狂也明白了茶魂的意思,因而跟和尚道:“哦,你是不知道啊,迎心刀被打伤我们的两个人给拿走了,他们两个长得一摸一样,武功惊人,你不会是他们的对手的。”

不想秃和尚居然轻易地就识出了二人的身份:“哦,原来是步震老小儿的龟儿子步伯延和步仲归啊,两个小辈弥罗神掌练到这种程度,倒也稀奇,不过,我现在就去找他们。”说完纵身而去。

二人刚刚松了一口气,不想他又回来,指着乌狂和茶魂道:“你们俩武功不凡,我要跟你们打架,打输了就***,别想跑啊,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和尚说话特别快,二人还未及听清,他又消失了。

乌狂忙向茶魂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料茶魂却晕倒了。乌狂撕开他的衣服,果然,茶魂也中了双胞胎的弥罗神掌,他立刻提真气给茶魂疗伤,不料,他刚才经过连番激战,真气早就所剩无几了,更何况给茶魂疗伤。

眼看着天已经黑了,可是茶魂还是没有醒来,就在此万般无奈之际,一个瘦瘦的高个过来了。

瘦高个一跑过来,就看到躺在地上的茶魂,忙检查了一下发现真气散开,很明显是受了高手的掌力,忙向乌狂询问:“他这是怎么了,是谁伤了他,是不是你啊?”

乌狂生气地道:“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你是他什么人,跑这儿乱吼乱叫的,你没看到我在这儿照顾他吗?”

瘦高个听闻乌狂在照看茶魂,知道自己误会了他,连忙跟乌狂道歉:“小兄弟,看到我师弟重伤,太激动了,你别忘心里去。”

听瘦高个此言,乌狂终于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哦,原来你是茶魂的师兄,那么你就是我三弟王仁口中的大师兄由食了,负责南隐客的客栈馨馐阁和竹游轩的由食?”

原来此人正是钱央的大徒儿由食。他给双玄阁送完补药之后,听说茶魂天柱山了,可是天柱山已经倒了,忙赶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不料发现了受伤的茶魂。

“对呀,敢问少侠是?”

“在下乌狂,咱们待会儿再说吧,先给茶魂疗伤,他现在伤的很重,而我现在一点真气也提不起来,所以一切就拜托你了,不过,咱们待先离开这儿再说,我和茶魂刚才撒了个谎,要是被那个疯和尚发现的话,咱们都得死。”

瘦高个连忙将茶魂放到了他赶来的马车中。由于他是特地给王仁送补药的,因此,此次赶的是马车,不想却派上了用场。

由食让乌狂驾车,自己给茶魂疗伤,渐渐地,茶魂终于醒了,师兄弟二人好久未见,却没有想到此次相见是在这种场合。

话说另一方面,伯延和仲归二人在见到天柱山倒,而所谓的武林中的迎心刀却是一把连普通的钢刀都不如的刀。二人闷闷不乐,在附近喝花酒,谈论着关于发放武林贴的事情。不过仲归突然之间有了新的想法。

“哥,既然来到了南方,我想咱们不如去找钱央,大败钱央可比打败舍空大师让人兴奋多了,而且如果我们将钱央手中的药抢过来,那么爹也不必每天耗费那么多时间去疗伤了。”

伯延正在犹豫,不料此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哈哈哈哈,真是不知死活的黄毛小儿,自以为打败少林舍空就天下无敌了。”

伯延、仲归大惊,出门欲看,不料刚才那个秃头和尚破窗而入。

仲归大骂道:“又是个秃驴,你想死,我可以帮你,不过,不会给你全尸的机会。”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你们真是太目中无人了,莫说舍空年老力衰,不复当年之勇,就算是你们打败年轻的时候的舍空,也不至于猖狂道这种地步啊。”

听秃和尚此言,伯延倒是疑惑了:“你到底是谁?舍空虽然年老力衰,但是内功却要比年轻的时候深厚多了,我们打败舍空,难道还不能说明吗?”

“你们真是不知天有多高,还妄想打败钱央,你们对当今的武林了解多少,连自己的敌人的实力有多少都不知道,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听秃和尚此言,仲归更加生气,破口大骂:“死秃驴,还轮不到你到这儿来教训老子,今天就跟你实话实说吧,当你今天进入这间屋子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和尚笑道:“好啊,我正缺个对手打架呢,不过,打输了就要死,我以一敌二,也不算是欺负后辈,日后对步震也有交代。”

伯延和仲归的武功真的很强,三***战三十多招,都没有胜负。突然间,秃和尚叫暂停,而且表情也变了,好像换了另外一个人:“哎呀,你们真是该死,我这次来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找迎心刀的,你们赶快把迎心刀交出来。”

伯延和仲归听了之后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假和尚竟然是个糊涂蛋。

看到这种情形,仲归骗和尚道:“等你打败了我们,我们就把刀送给你,不过,你没有机会。”

和尚大怒,又恢复了刚才的表情,忽然间,将自己的身体卷成一个球形。伯延仲归曾听步震说起过这种神奇的武功,不过很少有人练成,传言毕摩子在最近的这些年一直在苦练,难道眼前此人所使的是软骨功,而此疯疯癫癫的奇怪和尚会是毕摩子?

容不得二人多想,球形的和尚用自己的身体开始向伯延和仲归攻打。二人闪躲不急,差点被打到。此人的球形身法甚是奇怪,毫无招式可言。伯延、仲归无法应对,没有***之法,不过眼看球形身体步步逼近,二人连忙摆出组合形式,以弥罗神掌向和尚的球形身体攻击。两股力量在空中相撞,周围的陈设全部都被破坏了。

忽然间和尚又恢复***形,又叫暂停,笑眯眯地道:“哎,你们两个小娃真是可恶,怎么老是逼我打架呢,赶快把迎心刀拿来,不然我会抓狂的。”

伯延仲归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么个疯疯癫癫的和尚居然有这么好的武功,也猜确认了此人的身份,一时之间,不敢上前。

伯延隐隐觉得不妥,万一要是战败,那么此人的规矩向来是输者引火***,这样下去可不妙,因而跟秃和尚说了实话。

和尚听了之后,甚是生气,没想到乌狂居然骗了他,又疯疯癫癫地跑出去了:“骗我、居然骗我……”。

看秃和尚走了,二人也松了一口气,不由叹息道:“看来,咱俩的武功还真是没有达到火候啊,舍空大师真是一个老和尚了啊。”

于是,二人打消了找钱央的想法,安心地在各地发放武林贴。

另外一方面,龙家兄弟拿着被砍出缺口的迎心刀,找到了龙韦,不想龙韦跟他们说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原来龙韦知道所有关于迎心刀的事情,因为迎心刀就是由他和毕摩子的徒弟巴多贤亲手所铸造的。迎心刀共有两部分,一部分是龙百石随身携带的链子刀,而另外一部分就是乌痴曾经夺走的迎心刀。当迎心刀遇到链子刀的时候,他的磁性会变得非常小,而且非常脆,而龙家所研究出的阴阳八风阵正是利用这种不经意将将磁性进行转移、改变控制着两个正反八卦,以此为基所布的神奇阵法。

现在迎心刀被龙千海的钢刀砍出了缺口,实在是很正常,因为龙百石的链子刀将迎心刀的磁性给镇住了,让它变得非常脆,而当初他们在围困乌痴的时候,龙百石恰好没有拿链子刀,龙韦也没有跟他们说,所以说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

既然他们得到的迎心刀是真的,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赶快返回连北五龙山将阵法练纯熟,不过,没有百石的链子刀和八卦刀刀法他们得到迎心刀也没有用。

龙家兄弟开始四处打听,不过,百石心灰意冷,早就和丐帮人马返回了北方。龙家兄弟迫于无奈,让龙复北上寻找百石,而他们在五龙山凑够十六个人先慢慢熟悉布阵要法。

时光飞逝,白驹过隙,王仁的武功逐渐恢复,身体也越来越稳定了,不过由食为了救茶魂,险些走火入魔,好在钱央发现及时,才将由食和茶魂救了回来。

乌狂留在双玄居也无事可做,赵呼南不在秃泉沼之中,找不到下棋的对手,只好先回碧泉岛,找诸葛明修习谍影诀,以备来年武林大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