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40章:金盆洗手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仁的身体已经复原的差不多了,他的元坤神功快***了,而在这些日子里,除了天柱山下爆发难以控制的瘟疫,武林中却是出奇的平静。步震在筹划新一次的武林大会,龙家兄弟躲在五龙山熟悉阴阳八风阵布阵之法,而江湖上人称礼尚往来的飞剑剑飞和寒梅傲雪的踪迹也越来越少了。要说最大的变化就是意料之中的事宜,因为七年一次的“博弈”即将在弈然山庄举办,有许多棋艺高手逐渐往弈然山庄靠拢,因为马上就是元宵佳节,新一代的圣棋手诞生的时刻。

话说剑飞和寒梅傲雪在成亲之后,剑飞答应寒梅傲雪金盆洗手。

这天是正月初一,也是他们原定的金盆洗手的日期。

乌圣站在飞剑崖顶端独自发呆,望着漫天的皑皑白雪,在这本应团聚的日子,不由想到了他的三位哥哥,想到了三乌曾经对他的教导以及发生在三绝岛的种种琐事;想到了建州凤凰山赏月石下的三结义,想到了王仁的伤势,想到了自己的***,甚是思念。

此时处处梅花幽香,飘散在整个飞剑崖和梅花崖,乌圣一时兴起,跳下飞剑崖,朝梅林而去。

古幽看到在飞剑崖之上发呆的乌圣,跳下了飞剑崖,知道他必然是去梅林中了,连忙跟在乌圣后面而去。

梅林之中,更是幽香四溢,沁人心脾,望着四周皑皑白雪,看着眼前林汉独放的梅花,顿时心旷神怡,哀愁尽抛于九霄之外。

古幽躲在暗处,不想却踩在厚厚的雪中,发出声响,被剑飞训练的异常警觉的乌圣突施奇招,一招移形换影走到古幽身后道:“我就知道是你这丫头,你怎么跟来了?”

古幽望着眼前的梅林,从树丛后面转出来道:“你有你的原因,我有我的理由,不过,却没有想到你这头蛮牛还是挺重情义的,一定是想你的那些兄弟才来这儿了吧。”

乌圣微微一笑道:“等你以后离开了自己的亲人,比如说师娘,你就明白了,人谁无情?就算像我小五哥那样看似口无遮拦,狂傲不羁之人,却是重情重义,犹甚于我,所以说很多事情只有你亲历躬行,才会刻骨铭心。”

不想古幽却道:“那看来我是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因为我不会离开***,我要服侍她到老。”古幽眼睛总往乌圣看,似乎另有所指。

乌圣的心骤然凉了许多,朝梅林走去。古幽急得直跺脚,在身后喊道:“你是不是除了身体像牛一样,连脑袋都变成大笨牛了。”

乌圣停住了,不过却没有转过身来,心想:“古幽妹妹都跟我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难道说让我留在飞剑崖?这绝无可能!逢此乱世,我七尺男儿,尚未建功立业,报效国家,泽福于武林,怎么能为一个女人而置天下于不顾呢?可是为什么我始终不想离开古幽呢?到底该怎么办?是回头还是继续往前走?”

乌圣迟疑未决,站在原地,不想范仙华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乌圣,你还真是不知少女心事。我师妹摆明了是在试探你,说反话,你还不赶快带她离开飞剑崖?”

被范仙华这么一说,古幽甚是羞愧,跑过来埋怨道:“师姐,你怎么在此偷听我们说话啊?”

范仙华笑了笑道:“师妹,谁说我偷听了,是我先在梅林赏梅的,你们是后来之客,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我不帮你,那小子肯定弃你而去,到时候你又要像***一样再等二十年了,等你容颜憔悴,成为百八十的老太太,不知道他会不会像剑飞师伯一样等你、娶你啊?”

古幽娇羞不已,乌圣终于回过身来,看着娇羞如含苞未放的古幽,终于知道了古幽的心事,连忙跑过来,牵起古幽的纤纤玉手道:“你…你真的愿意离开师娘,跟***中原?”

古幽依然是娇羞不已,低着头道:“我都说你像大笨牛了。”

范仙华在一旁笑了笑,不过又立刻想到了龙百石,心想:“要是那块石头能够知道我的心事,该有多好啊!”看着二人卿卿我我,想起了正事:“喂,你们俩闹够了没?今天是***和师伯金盆洗手之日,***特地让我来叫你们参加大典,以为人证。”

古幽立刻意识到了范仙华的破绽,当即道:“你不是说你在梅林赏梅吗,什么时候又受***所托了?刚才明明是你偷听……”

范仙华知道谎言败露,灵机一动道:“你个小丫头,我帮了你的忙,你还埋怨我,早知道就让你的情郎自己走得了……”

谈笑之余,不知不觉,三人已经上了飞剑崖。剑飞在院子的中间架了一个黄金盆子,里面装满了水。

三人还真是及时,恰好赶上了金盆洗手的仪式。

剑飞和寒梅傲雪走到金盆旁边,先是剑飞向苍天宣誓:“我剑飞从十五岁便开始闯到江湖,所到之处,世人追捧,不过,在我和我夫人历经二十年磨练,我终于明白了,江湖上的腥风血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只希望能够用我的下半生陪我夫人。今天在此金盆洗手,希望老天成全,愿死在我剑飞手下的冤魂得以安息,从此江湖上的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乞天垂怜。”说完将手放进金盆中洗干净了。

寒梅傲雪也重复了同样的话和过程。

剑飞拿出身上佩戴的飞雪宝剑,走到乌圣旁边道:“我对你太过严厉,常常大打出手,毫不退让,你要介怀也是应该的。不过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帮我抱得美人归,现在我就把这把飞雪剑送给你作为纪念,你也是时候离开了。”

乌圣结果飞雪剑,风采更胜以往,这把稀世宝剑,有两个剑尖和一个剑柄,原长不过一尺,可是可以拉伸到三尺,寒气逼人,灵光闪闪。

乌圣甚是喜爱,不过他君子不夺人所爱,拒绝剑飞道:“***,我的兵器是霹雳锤,这把宝剑我只怕用不到,我看你还是留下吧,这可是你的心血啊,赠与别人,岂不可惜?”

听乌圣此言,寒梅傲雪也劝剑飞留着宝剑,不过剑飞坚持如此,乌圣只好收下飞雪剑。

乌圣将飞雪剑收好,也绑在了自己的右腿之上,看了看古幽,跟剑飞和韩梅傲雪提道:“***,师娘,我想带古幽妹妹一同南下中原,你们意下如何?”

本来乌圣以为应该会有一番挫折,不想韩梅傲雪甚是爽快,直接答应道:“好啊,世事难料,我想你们小辈更多的是能够在我和你***身上学到点什么,而不是图一时之快,意气用事,错过大好姻缘。你和幽儿情投意合,我不会阻止,你要是能够好好待她,我也可以安享晚年了。”

乌圣、古幽双双大喜,不想韩梅傲雪又跟范仙华道:“仙华,你待会儿也随着他们俩一同去吧,终日魂不守舍,留在这儿也无意了。”

是日,吃完饭之后,乌圣、范仙华、古幽离开了,临走之时,红包岂能少了?

乌圣和来时一样,用两匹马驮着他的霹雳锤。三人刚出山海关,忽然有一手提链子刀的男子挡住去路。不是别人此人正是龙百石。

范仙华急忙下马,跑了过去埋怨道:“你跑这儿来干嘛?你不是说你师出无名吗?”

百石收起链子刀,不好意思地笑道:“今天大年初一,是帮主说你一定会来给他拜年的,而我恰好路过,就在此处等你。”

听龙百石此言,范仙华不免有些失望:“你真是块石头,要是我舅舅不说,那么你就不会在这儿等我了吗?”

“当然会啊,最近战争特别多,所以加入丐帮的穷苦人家特别多,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忙啊,好在大年初一,我才偷懒出来找你的。”

听龙百石这么说,范仙华别提多高兴了。

古幽在一旁开始调侃:“哦,原来她就是师姐朝思暮想的情郎石头啊。”

此时,乌圣站出来相互认识:“兄台,在下乌圣,幸会”。龙百石望着乌圣的身形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甚是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哦,在下龙百石,丐帮帮主右***,乌圣兄弟,咱们俩以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乌圣仔细想了一想,终于想到了,这就是那天在秃泉沼之外扬言要杀三乌的龙百石,不由心中来气:“哦,是的,咱们是见过,前不久,你还在秃泉沼之外扬言要杀我三位哥哥。”

龙百石仔细看了看,也想起来了:“哦,原来你是当日在秃泉沼之外帮助那三个魔头逃脱的人,真是狭路相逢。”

百石叫自己的哥哥为魔头,乌圣气坏了,不想百石也向乌圣打来。乌圣的武功本来就不弱,最近又得剑飞传授、寒梅傲雪的指点,武功更是进步神速,不出二十招就点了龙百石的穴道。

范仙华夹在中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乌圣点到为止,站在龙百石面前道:“记住,三乌不是魔头,我也不希望有人说他们的坏话。他们待我恩情重如山,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有人说他们的坏话!”

龙百石居然毫无惧色,反而出口大骂:“三乌杀了我们龙家那么多人,骂他们是便宜的,日后被我逮到,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乌圣辩解道:“你还真是死不要脸,龙家人霸占我大哥司南不还,那是他们自找的。”

“呸,霸占司南就要杀人,那么试问江湖上有谁没有霸占过别人的东西,有几个人是干净的,一点小错误至于杀人吗?”

乌圣也觉得百石之言在理,不过还是站在他三位哥哥的立场上,毫不相让:“那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那是他们自找的,看在仙范姑娘的份上,我放过你,你好自为之,告辞!”

乌圣翻身上马,隔空点穴解开了龙百石的穴道跟古幽道:“让你夹在我们中间,乌圣对你不起,咱们赶快走吧。”

古幽倒是挺了解乌圣,跑到范仙华旁边跟她道:“师姐,对不起,乌圣大哥只是不希望有人在背后说他所关心的人的坏话,正如你关心龙百石少侠一样,师姐,你多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古幽上马,跟着乌圣走了。望着乌圣的阵势,龙百石甚是吃惊,目瞪口呆。

二人快马加鞭,先赶到了碧泉山庄,不料却被陆干所阻。

乌圣知道此人必是他的某一个师兄,甚是礼貌地跟陆干道:“想必这位是师兄了,在下乌圣。”

陆干听闻陆显提起过五乌,知道乌圣是五乌之四,忙询问道:“你可是***在东海之外收的徒弟乌圣?听说你是天生神力,可否展示一下?”

“正是,我只不过是蛮力大一点而已,又有什必要献丑呢?”

不料此时,乌狂居然从里面出来了。兄弟二人相聚,早就把古幽憋到了一边。古幽都等得不耐烦了:“乌圣大哥,你们这是有完没完啊?这哪是待客之道?”

乌狂看到乌圣领来一个女子,已然猜到了八分,不由开起了玩笑:“哈哈哈哈,小四弟啊,你这真快啊,没想到才几个月不见,收获这么大,看来三弟的魅力大,你的魅力也不小啊,哈哈……”

古幽欲上前理论,不想此时诸葛明和红婷也出来了。乌圣连忙赶上去,跪在诸葛明前道:“***,***不孝,未经***允许,就擅自拜剑飞为师,还望***恕罪。”

诸葛明正色道:“圣儿,你和剑飞不顾江湖道义,实在是让为师脸上无光,江湖中人会说我东侠几个徒弟都留不住,先是萧清,现在又是你。不过我前几天接到剑飞和寒梅傲雪的退隐贴,既然他们不再是江湖中人,此事就这么罢了。”

众人相聚,诸葛红婷和古幽亲自下厨做菜,诸葛明使徒们总算是过了一个安稳的年。从红婷的闲聊之下,古幽更加确信了诸葛明的迂腐,因为他从来都是重男轻女,不将自己的武功传授于女眷萧清和红婷,只是让二人学做女工,她们俩的武功全是暗中偷学而来的。

饭后,乌圣跟乌狂询问关于王仁的消息:“小五哥,三弟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啊,他的身体复原了吗?”

不想乌狂笑了笑道:“哈哈……元宵节就是‘博弈’,到时候你肯定可以看到他的。”

乌狂都这么说了,乌圣倒也放心了,不过还是不知道王仁现在的情况。不想此时,红婷出来了,说诸葛明叫有要事吩咐。

原来是是诸葛明接到一份钱央送来的帖子,一方面是说王仁拜谢他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是说南方现在出现传染性很强的瘟疫,希望诸葛明伸出援手,送一些碧泉之水过来,以解受瘟疫折磨的诸多南方百姓。

东侠让二人迅速带着碧泉之水前往长乐府,帮助受苦的百姓。

此次***是在龙千江炸完天柱山之后,天柱山废墟之下的尸首弗兰变坏,腐尸臭血有顺着当天的雨水流到附近的村落、镇子,这才引起了瘟疫。

乌狂帮乌圣把碧泉之水送到福州之后,又立即赶往弈然山庄,参加“博弈”。

他们一些小辈,小荷才露尖尖角,便有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英雄豪气。可是前路漫漫,树大招风,又会有什么在弈然山庄等着乌狂?乌圣又会面临怎么样的挑战,王仁的元坤神功能够练成吗?人生如此,越挫越勇,《白矾惊梦录》第二卷“世仇”,将有分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