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02章:竹林映血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聂瑛根据李勉的种种表现就判断出了王延政的毒计。李勉一介武将,是王延政的心腹,也曾是武林中人,在王延政的力荐下,文徽让他暂代建州总兵之职。此人除了固执,还有点愚蠢,他当然是不会轻信聂瑛的话的,于是将聂瑛所说的话,全部以书信的形式连夜寄给了王延政,向她询问其中的原委。

当时,王延政正在南唐都城金陵安安稳稳的做自己的南唐羽林大将军,虽然也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百姓的官僚的歧视,让他这个*终于郁郁寡欢,不敢出门,总是心怀鬼胎,算计着如何报***之仇。

在他接到书信后,非常吃惊,也对聂瑛的谋略深感佩服,于是更加坚定了赢聂瑛一回,以解怨气的决心。

李知道王延政心怀鬼胎,不仅将他安置在了金陵,虽然贵为羽林大将军,可是身旁只有曾经誓死追随的几十个心腹之人,已是无人可差。因此,他当晚让心腹再去联系江湖上的***,二上弈然山庄。

上次那批***被乌狂废了武功,一直以来怀恨在心,争相伺机报复,不料,王延政又用重金聘请他们前去***弈然山庄。

这些***也听说了得聂瑛者得天下的这种江湖传言,对聂瑛也是畏惧三分,不敢出山。不过,王延政将价钱出到了两倍,他们也不免心动。

话说另外一方面,王仁虽然又像以前一样没有心思练功了,只是倚门而望,不过,他悟性奇高,而且练功有很有规律,更兼有寒气之源来平衡练功所产生的灼热之气,所以此时,元坤神功快大工告成了。

岁月如梭,白驹过隙,转眼间已经是元宵节了。

根据李勉的规则,也决出了四位棋艺惊人的高手,他们分别是好久没有出现在江湖上的秃泉沼三怪之一赵呼南,棋手世家出身的李弈,狂棋手乌狂、还有一人是聂威贤的死敌黑白子。在这个月圆之夜,也就是圣棋手诞生之时。

聂瑛拿着血田弥勒佛,望着悬挂在空的满月,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因为,他和王仁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可是在他最需要王仁的时候,他却始终没有出现。

同样,王仁跟钱央承诺了,没有练成元坤神功,完全恢复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离开双玄居,况且钱央也不会让他离开,而王仁再入关***第十层元坤神功之时,是在十天以前,为了不让任何人打扰,钱央亲自把关,拒绝了一切南隐帖。

这天下午,王仁又在用元坤神功的第十重疗伤,在快要完全复原的时候,他的胸口渐渐地热了起来。

钱央守在关外,随时注意着王仁的情况,以防上次之事再次发生。忽然间,王仁一声大叫,钱央还以为又是王仁走火入魔,连忙跑进关内看,结果发现王仁的身体周围隐隐泛着一股强大的真气,柳剑就盘在头顶上方,柔韧之力借以化解元坤神功的至阳之气。

钱央对这种现象太熟悉了,因为他的***,武林奇人王四奇在元坤神功大成之日也是这种现象:身体周围出现一股强大的护体真气,一般的内力根本伤不得分毫。钱央大喜,不过他还是没有出声,生怕出什么差错。

忽然间,王仁睁开眼睛,看到钱央就在他面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得以地笑了笑跟钱央道:“叔叔,你认为我现在练成元坤神功了吗?”

钱央笑了笑,非常满意的笑,他欲试一试王仁的元坤神功练成之后,到底有多少威力,突施奇招,元坤神功的掌力直逼王仁。

王仁翻身而起,右手抓过柳剑,将其缠在左臂之上,同时,翻身而来,悬空朝下,掌力直逼钱央。钱央不慌不忙,举手相接,二人互拼内力,整间屋子片刻间成为废墟。钱央脚下的地面陷了进去,不料他却用左脚撑住地面,腾出右脚,踢向王仁。王仁连忙闪躲,将掌力撤走之后,转到钱央的身后,向钱央踢出一脚,不料,钱央动作更加灵敏,更加灵活,反身而起,又转到王仁的头顶朝他出掌。

王仁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刚才见钱央是不慌不忙来接他的掌力,自己也如法炮制,提起双手,接住了钱央的掌力,二人又拼斗成一片。王仁脚下的地面也陷了进去,他准备用刚才钱央的那一招来将钱央踢退,不料,他的下盘远不及钱央的稳,刚撤开右脚就站不住了,跪倒在地面之上,不过他却趁势将头顶的钱央甩下来。

二人一连拆分五十多招,没有胜负。考虑到王仁刚刚复原,练功已是元气损伤,钱央只得罢手,不过他也非常清楚,王仁若非毫无打斗经验,只是模仿着自己的打法来跟他较量,因此,让王仁躬行天下,变成了当务之急。

钱央非常满意,王仁练成元坤神功,自己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不由大笑道:“哈哈……,我终于将仁儿培养成一等一的高手了,他日仁儿成为武林至尊、一代英豪,钱央也算是居功至伟。***,您的传人诞生了,您真正的传人终于诞生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王仁也非常满意,以前连钱央的一招都接不住,不过刚才却转眼间接住了钱央的上百招,心中非常高兴,跟钱央道:“呵呵,叔叔,现在想来,严师出高徒,确是如此,为了让我练元坤神功,咱俩没少起争执。叔叔,我现在可以接你这么多招,我算是一个多么厉害的高手啊?”

钱央笑了笑道:“高手?仁儿,武学之道,没有止境,元坤神功以内功而闻名天下,不过百家武学,各有所长,等你躬行天下,视野开阔,可以随机应变、博览众长,熟通比武之巧之时,你就会知道你有多么厉害了,这要你自己慢慢走下去……叔叔说话算话,你现在长大了,既然已经练成元坤神功,我以后不会再干涉你了。”

王仁望着自己的双手,将真气在经脉中运行,感觉非常奇妙,舒服极了。钱央笑了笑又道:“走,仁儿,既然你已经练成元坤神功了,我该给你讲个故事了。”

王仁欣然应允,跟着钱央进了双玄阁。

原来钱央现在所说的事情是关于王仁的身世以及自己的秘密。

早在二十几年前,钱央凭借着惊人的资质,赢得了王四奇的垂爱,将毕生所学传授与他。后来,他和一蜀中女子李氏相识相爱,结为夫妇。

在一个端午节,钱央带着妻子李氏和儿子前去蜀中探亲,那时钱央的儿子刚刚一岁。不料在蜀中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

李氏的哥哥因欠赌债无法偿还,于是将钱央灌醉之后,要把自己的妹妹卖了为他偿还赌债。李氏***无奈,拿着***自尽了。李氏的哥哥见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不可收拾,忙跟自己的母亲商量。李氏的母亲爱子情切,使出一招斩草除根的毒计。

李氏的母亲将钱央还有她女儿的尸首、外孙放进了柴房,放了一把火,火越烧越旺,醉酒的钱央被烟熏醒了。钱央见火烧的这么旺,连忙找自己的妻儿,不料儿子已被大火烧死,妻子也是危在旦夕。

钱央大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抱着儿子的尸首和奄奄一息的妻子冲破房顶而出。钱央使出浑身之力欲救李氏,可是李氏终因失血过多而亡。

临死前,李氏求钱央留他哥哥二十年寿命,然后帮他们的儿子报仇。钱央不忍看妻子死不瞑目,当时就答应了。后来钱央才明白,原来李氏这是一箭三雕的妙计:其一是怕自己伤心欲绝而殉情,等二十年之后,感情淡了,殉情之事将不会发生;其二是为了顾及兄妹情意;其三也算是给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

钱央怒火难熄,当时就一掌打死了李氏的母亲。他将妻儿火化了之后,带着他们的骨灰来到了王四奇所在的万花山。

两年以后,钱央的师兄王冠豪,也就是王仁的爹生下了王仁,不过,王仁的娘当时就难产而死。王冠豪得了一场大病,也郁郁而终,因此只留下钱央来照看王仁。

钱央看着王仁,甚是思念自己的妻儿,不过,为了离开伤心之地,他才特地离开北房,跑到南方建立起来了如此庞大的基业。

王仁终于明白了,原来钱央这二十年来,都是在漫长的等待中过来的。细细算来,今年端午节,就是钱央和李氏的二十年之约。

说完之后,二人皆泪流满面,王仁抢着跟钱央道:“叔叔,我现在已经练成元坤神功了,那个禽兽不如的***就让我来杀吧,你们守二十年之约,我可以不守。”

钱央擦拭了眼角下的泪珠道:“呵呵,仁儿,我跟你说过学武之人的目的,你学武是为了什么,你知道吗?我学武是为了保护我爱的人,可是我连自己的妻儿都没有保护得了,我是一个很失败的人,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二十年之约,报仇雪恨,一刻也不能耽误。”

“叔叔,这我了解,我也曾经跟我大哥、二哥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学武都是希望四海升平,干出一番大事业,保护更多的人。不过,叔叔,你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希望可以干点什么啊。”

钱央笑了笑道:“你可以干的就是赶快把聂姑娘娶进门,给我生一个孙子,等我报了仇之后,也有事情可做啊,不然我一人留在双玄居,那待多么孤单。不过,你务必要重振你爷爷当年的雄风,不要给他老人家丢脸抹黑。”

说起聂瑛,王仁立即想到了他们俩之约,可是他在关中***第十层元坤神功,早就忘了时日,连忙向钱央询问:“叔叔,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听钱央说今天是元宵节,王仁气的在地上直跺脚:“什么,今天是元宵节?今天是我和瑛儿约定见面的日子,瑛儿那么要强,如果我没有赶到,她一定会非常生气的,不行,叔叔,我得赶快去找她。”说完,急忙穿好衣服。

钱央让王仁等了片刻,从药箱里面拿了几瓶药,让他随身携带,并吩咐道:“仁儿,此次出门,务必小心,聂瑛那丫头是个好姑娘,不过,你缠上她可有你受的。以后你多跟人切磋,增加比武经验,等你的元坤神功可以收放自如、得心应手的时候,你就知道一览众山下的感觉了。”

不等钱央说完,王仁就接过药瓶,飞身而去,不过,他现在真气充沛,跑起来可比以前快多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练成元坤神功后的变化居然会这么大。

本来他打算在骆家村找自己的大哥骆山借一匹快马,不过,在他经过骆家村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

整个骆家村成了乱葬岗,污浊不堪,一片废墟,好像是天上下了石块,将骆家村砸成了这个模样。王仁大吃一惊,凭借着记忆找到了原来骆山家的位置,不过,骆山的家早就已经被飞石淹没,什么也不剩。王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沿着废石慢慢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位老人。

王仁问老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想老人居然回答这是半年以前老天发怒,将天柱山砸向骆家村,一半的人都被砸死了,没有砸死的,也早就搬到***地方去了,像他一样跑不动的,就只能在这儿等死了。

王仁朝天柱山的方向望去,天柱山果然不见了,连忙向老人打听骆山夫妇及阿旺的消息,只可惜他们都被砸死了。王仁大惊,哭倒在地。

老人见王仁如此伤心,安慰道:“你就别伤心了,虽然骆山夫妇被砸死了,可是万幸的是骆山的孩子还活着,没有受伤。”

王仁又向老人打听阿旺的消息,不想老人道:“我见阿旺可怜,就收留了他,不想就天柱山倒了两天后,来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和尚,他看阿旺伶牙俐齿,甚是聪明可爱,要让阿旺当他的徒弟,阿旺不肯,就被那个和尚抓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王仁听完更加伤心了,从废墟下面找到了骆山夫妇的遗物,为他们二人做起了一个衣冠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