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05章:集思广益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王仁和聂瑛被乌狂给叫醒了。王仁向来赖床懒惰,午时起床,也只是等闲之事,此时睡意正浓,不过被乌狂盯上,那可就惨了,王仁被搅得受不了了,迷迷糊糊地问道:“大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我睡醒了咱们慢慢说。”

乌狂叹息道:“哎……,你大哥技不如人,成为这天下第三棋手,败给赵呼南和聂庄主了。本来我已经将黑白子赢了,而赵呼南也赢了李弈,可是却不想赵呼南的幻象是一个无底深渊,将我诱入了必败之地。”

聂瑛在一旁笑了笑道:“我爹最为擅长的就是将计就计,想必赵呼南败给他老人家了吧。”

乌狂点头称是。被二人这么一吵,王仁早就睡不下去了,只得起身。聂瑛在一旁道:“王仁哥哥,你还真是懒,这般赖床。”

看到王仁和聂瑛你侬我侬,乌狂又想到了乌圣,在一旁笑道:“三弟,你可能还不知道,小四弟已经回到中原了,而且身边也带着一个姑娘,将小四弟整的服服帖帖,你们俩真让我这个作大哥的好不羡慕啊……”

王仁听了,不由喜上眉梢:“真的,那么二哥二嫂现在何处?”

“本来我们在接到钱大侠的信之后,往福州北部送碧泉之水,以解百姓瘟疫之苦,可是,为了参加博弈,我和小四弟分开了,现在他还应该还在那儿吧。”

“好,既然弈然山庄呆够了,那么我们即可启程去找二哥,然后去泉州喝酒,顺便商量一下,咱们三人如何行侠仗义,干出一番大事。”

聂瑛连忙抓着王仁的衣角道:“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这次我要跟你一起走。你都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王仁大喜,乌狂会意地笑了笑,关上门出去了。

王仁带着聂瑛,来到弈然山庄正堂找聂威贤,只见聂威贤正在唐昭宗所赐的圣棋手的金牌匾之下饮酒,喝的是昏昏沉沉。

见王仁和聂瑛来了,他从桌子上拿了一个酒杯,倒满了酒递给王仁道:“小兄弟连续几次帮小女解围,我敬你一杯,谢你恩情。”

王仁接过酒闻了闻,酒香而醇,不由叹息道:“真是举杯未饮三分醉。”

他一饮而尽,拉起聂瑛的手,跟聂威贤道:“聂庄主,瑛儿不可以继续留在弈然山庄了,现在有瑛儿的地方就有危险,而我和瑛儿两情相悦,我现在要带她走,还望聂庄主你成全。”

聂威贤甚是震惊,又开始饮酒,久久不语。聂瑛见聂威贤没有表态,跪倒在地他面前道:“爹爹,我知道您很爱我娘,我娘虽然冷漠,可是也是古道热肠。她出家为尼,我不知道是不是真被后娘逼的。可是我却万全可以体会到您爱着我娘,可是又见不到她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心理面憋着一块东西,你放不下,拿不出。现在,我长大了,很多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在没有王仁哥哥的这段时间里,我熬的真是太不容易了。我不想再熬了,我想跟着他,生生世世,生死不离。求爹您成全吧。”

聂威贤又开始喝酒了,忽然间,他突然放下酒杯,笑了笑跟聂瑛道:“瑛儿,俗话说的好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出仇,爹还不想成为你的仇家。”

二人非常高兴,不过聂威贤又提了一个条件说是他们俩一定要在弈然山庄拜堂才行。

当天中午,趁着天气温暖,王仁、聂瑛、乌狂启程朝福州以北进发。不过,就在他们出了建州城的时候,王仁隐隐觉得有人跟踪他们。三人走到一个树林之中,突然间,喊声四起,王仁和聂瑛所乘的马被绊倒了,乌狂硬是冲出了锁马绳。

王仁将聂瑛抱起,腾空而上,不料头顶又有巨网洒了下来,二人被困住了。

就在此时,一阵得意的笑声传来,李勉带着诸多士兵现身了。

乌狂从后面又杀回来,玉笛直指李勉,怒斥道:“好你个李勉,在弈然山庄偷鸡不成,现在又在此处偷袭,还不赶快把人给我放了?”

李勉大笑道:“哈哈哈哈,这件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只要聂瑛,不然我如何交差?”

王仁甚是生气,把李勉叫到身旁附着他的耳朵道:“你知道吗,瑛儿不喜欢干的事情,任何人强求都没有用,我喊三声,如果你们还不撤走,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李勉大笑道:“哈哈哈哈,这些士兵都是我连夜挑选的精兵,你今天插翅也难飞。”

不等李勉说完,王仁开始喊数。三刚刚喊出,柳剑飞出,割破了网子。众***惊,欲忙上前围剿,不想乌狂早就利用隔空点穴神不知鬼不觉的点了一半。

王仁左手抱着聂瑛,右手拿着柳剑直逼李勉。李勉欲拔剑抵挡,可是柳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王仁用柳剑指着李勉的喉咙道:“你们如果激怒了瑛儿,那么,她真的会帮助吴越灭掉你们南唐,你知道吗?你们不要逼人太甚。”

聂瑛上前一步,让王仁放下柳剑,与其道:“李将军,我知道你一片忠诚,可是你要明白,当年刘玄德三顾茅庐才请到武侯,你们为了我一女子,处处相逼,不觉得你们太过分了吗?虽然说这只是一些小事情,可是生活中处处都可以以小见大,由此观之,南唐的命运是什么样的,也不用小女子多说了,我是不会帮助你们的,不过,你让李放心,他帮我攻破了建州,灭了闽国,推翻了王延政,我是不会帮助别人对付他的。”

李勉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像也认为聂瑛的话有道理。二人换了一匹李勉骑来的棕色骏马走了。

三人快马加鞭,很快来到了瘟疫重地。

王仁让聂瑛别进去了,可是聂瑛非要跟着进去,王仁拗不过她,只得带着她进去了。

进去之后,乌圣身边果真有一个女子,王仁悄悄迂回到乌圣身后附着身子笑道:“二哥,你猜猜我是谁?”

乌圣一听就是王仁的声音,异常欣喜,扔掉手中的药罐,转过身来跟王仁拥抱在一块。

经了解,此次瘟疫波及范围甚广,不过,由于碧泉之水的奇效,福州以北的瘟疫很快就控制住了。不过,现在碧泉之水已经快没有了,要是没有良药能够彻底根治,那么恐怕还会有更多人死于瘟疫。

想到这儿,众人不由开始担忧,聂瑛甚是疑惑,在一旁问道:“难道这附近没有良医吗?”

乌圣叹息道:“哎……附近大夫很多,可是没有一人有解救之法。”

聂瑛又道:“如果江这所有的大夫放在一块儿,集思广益,互补不足。共同寻找一个良方,这样还不行吗?”

乌圣如梦初醒:“对呀,我问过那些大夫,他们各执一词,没有办法,但是如果将他们的想法放在一块儿,没准儿还真的会有奇迹出现。”

乌狂连忙将附近所有的大夫找到,把他们带到一块儿,在病区之外,设立了一个临时的药舍。

奇迹出现了,就在这些大夫研究了三天之后,真的找到了一种治愈这种传染性很强的瘟疫的配方。

兄弟三人将药方传到了附近的镇子,就方抓药,整个福州附近的瘟疫全部被治好了。

三兄弟大喜,在福州最大的茶楼找茶魂宴谢那些大夫,不过,这还多亏聂瑛一语惊醒梦中人。

到了茶魂的茶楼,笛秀才和差渣滓又争起来了,各不相让,惹得众人捧腹大笑。

谈笑间,乌狂又提到了茶魂被弥罗神掌所伤的事情。茶魂低头不语,王仁笑了笑道:“师兄,你还是别为那件事情伤神了,我已经帮你教训了那两个人,要是你想提升武艺,寒气之源就在双玄居,你可以找我叔叔借来练元坤神功,事半功倍。”

茶魂道:“师弟,你有所不知,昨晚我接到一份帖子,说是步震广发武林贴,想推举一位武林盟主,我知道曾经伤我的人肯定与步震有关,因此,我套他的话才知原来伤我的人是一对孪生兄弟、步震的儿子,他们俩连少林神僧舍空大师都打败了,这次武林大会,***势单力孤,恐怕难以对抗北霸。”

听茶魂这么说,王仁和乌狂都笑起来了,乌狂道:“哈哈……,茶渣子,你真是无知,刚才我三弟所说的帮你教训的人就是步震的儿子,况且你***既然号称南隐客,想来也不会在乎什么武林盟主,你这不是杞人忧天了吗?”

茶魂算是明白了,原来王仁的元坤神功居然突破了第九层,连元坤神功的第十层都练成了。

此次欢聚之后,三人决定去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欲知他们要去干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