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11章:玫瑰刺手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乌狂早就在她旁边睡着了,听得女子的咳嗽声,他惊醒了:“姑娘,你没事?你已经昏迷了半天了,你知不知道你是中了什么毒?”

不想这位姑娘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埋怨她的救命恩人:“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一醒来你就在我面前吵,真像个长舌妇。”

乌狂在一旁怔住了,这平日里只有他骂别人的份,没有想到自己反而被埋怨,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埋怨他的居然是自己亲手救下的这位貌若天仙的女子,甚是生气,不过救人要紧,也只能放下一贯架子笑了笑道:“哈哈……狂棋手是不会看着女子性命垂危而置之不理的,尤其是你这么漂亮的女子。我把你救活以后,只要你不要缠着我,就算给足我面子了哈哈……赶快告诉我你身中哪种蛇毒,我一定要把你救活。”

女子冷笑道:“我唐灵鲜听说圣棋手聂威贤,可是从没有听说过还有什么狂棋手。其实跟你说了也无所谓,唐门的黑尾蛇把我咬伤,我看你弄不到解药。”

乌狂笑了笑道:“哈哈,好,唐灵鲜姑娘,你说弄不到,那我现在就独闯唐门,在他们的大门之上留下狂棋手的名号,等我把解药拿来,救活了你,你可不要死缠着我不放啊,哈哈……”

俗话说,救人如救火,现在得知了伤她的是唐门的黑尾蛇,那上唐门必然可以找到解药。乌狂向大夫打听了一下,得知唐门就在锦城的东巷,可是他要是这样上门去找解药,唐门的人必定不肯给他,一时也没有办法,只得先去唐门然后见机行事了。

乌狂很快便赶到唐门,当着唐门人的面,在大门上刻下了狂棋手三个大字。等唐门大队人马赶出来时,他早已迂回到了唐门之内。

进去之后才发现,唐门好像经过一场恶战,里面有很多人受伤,他索性躲在角落里,跟着给这些伤者疗伤的人而去。看到四下无人,他抓住时机,隔空点穴出击,擒住唐门一人。

乌狂连忙赶过去询问:“黑尾蛇的解药到底在什么地方?赶快交出来。”那人吞吞吐吐,却说不知,乌狂再三逼问下,那人终于说了:“黑尾蛇乃是我家主人用特殊药材喂养的毒蛇,它的毒只有黑尾蛇的蛇血才可以解,而黑尾蛇就在后院的小林子里。”乌狂大惊,没想到唐门的毒居然这么独特,还要用蛇血来解,连忙朝后院赶去。

乌狂从屋顶悄悄绕到后院,果真发现了一个用铁皮围住的小树林。乌狂跳下屋顶,发现在铁门前面有许多网袋等捕蛇器具。

没想到这一切进行的这么顺利,他拿起一个网袋堵在铁皮门上,然后将铁皮门打开,有好多的蛇从门上的小口钻出,其中就有黑尾蛇。

乌狂大喜,扎好网袋的口,将黑尾蛇准备带回去,忽然间,一队唐门人马围了上来。

乌狂大惊,不过,救人心切,无心恋战,使出一招谍影斑斑,又连续出招,一招隔空毙穴打向铁门,上面出现了一个洞,各种毒蛇开始往外窜。乌狂趁乱,腾空而起,跳墙而走。

他赶到药堂时,忽然间觉得有点眩晕,自己用内力封住了穴道。

大夫不敢抓蛇,因此乌狂将网袋上面打开了一个小洞。洞口每爬出一条蛇,他就一刀两断,将其杀掉。终于等到黑尾蛇出来了。乌狂小心翼翼地用刀背压住黑尾蛇,然后用手抓起,拿到了唐灵鲜面前,用***将黑尾蛇的头割掉,让它的血液慢慢滴进唐灵鲜的嘴里。

渐渐地,唐灵鲜嘴唇上面的黑气开始散掉了,可是乌狂却晕了过去。

大夫将那些蛇身、网袋扔进了火炉烧了,不过,毕竟是培养出的毒蛇,它们的尸身在遇到火的时候冒出浓浓的黑烟。

唐灵鲜醒来了,可是乌狂却晕倒在她的身上,她抓住乌狂的手臂摸了摸脉象,查出乌狂脉象正常,猛然想起了唐门处处藏有毒气,可使人晕厥。仔细查看之下,终于放心了,原来乌狂中的是唐门到处都是的毒粉。一旦有人沾上这种毒粉,便会立刻晕倒,不过,好在乌狂功力深厚才撑到回来了。

乌狂终于醒来了,不过他的头还是有眩晕的感觉。就在此时,唐灵鲜进来了。她果真像辣椒一般,对这乌狂冷冷一笑,没有感谢,没有关心,反而数落道:“哦,自以为是的小子终于醒了,去唐门也不知道提防一下他们的毒药。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抓到黑尾蛇的。”

乌狂甚是惊讶,自己明明是她的救命恩人,却要遭到她的数落,便有心捉弄一下她。他下了床,穿好鞋袜,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唐灵鲜面前附在她的耳旁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救了你,不希望你谢我,不过你肯定会缠着我的,只要你别求我留在你身边,我就算烧香拜佛也愿意啊。”趁机吻了一下唐灵鲜的脸颊。

灵鲜大怒,出掌打去,不想乌狂早已一招移形换影退到了桌子之上,手挽玉笛,指着灵鲜大笑道:“我就是狂棋手乌狂。灵鲜姑娘,我亲了你一口。你一定会爱上我的。不过我提醒你,你可一定要忘了我啊,哈哈……”

“什么,你这淫贼真是狂棋手乌狂?”

“哈哈……多谢姑娘赐我雅号,不过,我就是勇破***盟的狂棋手乌狂。”

“你真是最近在江湖上声名雀跃的狂棋手乌狂?我看你这么傻,又对我如此轻薄,必定是冒充的。”

乌狂迈过头去,微微一笑,猛然转过头来,一招隔空点穴下去,正中灵鲜灵墟穴。唐灵鲜防不胜防。

乌狂跳下桌子,走到她身旁得意地笑道:“灵鲜姑娘,你可知道狂棋手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绝技是什么吗?就是隔空三式中的‘隔空穿穴’。刚才这招,这是轻而易举,拿来卖笑的‘隔空点穴’罢了。你要是见到我‘隔空穿穴’的指力,想不爱上我,都难啊。哈哈……我救了你,不会让你以身相许来报答我的,不过我今天要让你叫我一声哥哥,哈哈……”

乌狂在屋子里面找了找,发现了大夫的药箱,从里面细细找来,有安胎药。

他拿出泻药,走到灵鲜面前道:“我向来怜香惜玉,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不把泻药给你灌了。”

灵鲜甚是生气,大骂道:“你要是敢。我就让你救生不能,求死不得。”

乌狂笑了笑,抓住她的嘴,将泻药给灵鲜吃了,然后解开了唐灵鲜的穴道。

唐灵鲜大怒,拔出宝剑朝乌狂砍来。乌狂轻轻一跃,跳到房梁之上,大笑道:“哈哈……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泻药马上要发作了,赶快去找茅房吧。”

唐灵鲜特别尴尬,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在下面骂道:“好你个乌狂,让我逮到你,我非拨了你的皮不可。”说完转身而走。

不想乌狂又在房梁上喊道:“哈哈……真是笨女人,虽然你蛮横无理,但是我乌狂还是懂的怜香惜玉的。刚才那不是泻药,是安胎药,对你没有坏处的。灵鲜姑娘,不要忘了咱们已有肌肤之亲。你千万不要爱上我啊,哈哈……”说完纵身一跃,从窗子里面走了。

唐灵鲜非常生气,乌狂不但亲了她一口,还这么耍她,一时气愤难平,追了上去。她刚刚出了锦城,又被人***了。

乌狂发现唐灵鲜跟踪他。可是走着走着,她没了身影,所以赶回来看。岂不料,她正在被一伙人***,从他们的衣着来看,和唐门人所穿的衣服一样,应该是唐门人。

乌狂在旁边笑道:“灵鲜姑娘,你如果现在求我,叫我一声哥哥。我会出手帮你的。”

唐灵鲜边打边骂:“我要宰了你。你还想让我求你,简直是做梦。”

乌狂很想出手帮忙,可他要是出手,又会被唐灵鲜数落了,要是不出手,这么一个女子弄不好会吃亏的。容不得多想,那群人拿出毒针向唐灵鲜射出。情急之下,乌狂一招形同虚设,挡在了唐灵鲜的前面。不料,他出手还是有点晚,有一根毒针扎在了她的胸前。灵鲜当场晕了过去。

乌狂大惊,移形换影的步伐带动点水爪的手法,将众人手上的兵器卸掉了。众***惊,连忙人四下逃窜。

乌狂替唐灵鲜检查了一下,发现并不是致命的毒药,看来唐门应该想活捉她。

乌狂就附近找了一个山洞,准备二救唐灵鲜。

终于,唐灵鲜醒了,看到乌狂,就好像看到仇敌一样,怒目相视,将他推在一旁,想要离开。

她中了唐门的毒针,要是不尽快逼出来,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乌狂当然不能让她走了:“你现在中了毒针,我要是不逼出来,很可能会引发后遗症的。你能不能别动,等我再准备一下,然后帮你把毒针逼出来。”

唐灵鲜非常倔强,宁可毒发身亡,也不想让乌狂再就她,当即干脆地拒绝道:“我不要你救!救了我,又那么对我,这次要是再让你救,那我以后还怎么行走江湖?”

乌狂真是想不到唐灵鲜居然如此倔强,不过,救人要紧,丝毫不能耽搁:“唐姑娘,算我怕了你了。等我把你救活了,你要怎样就怎样。乌狂绝不还手。而现在,情况紧急,我不得不救,毒针在你的胸前,你应该知道……”

唐灵鲜当然知道,乌狂必须将她的衣服解开,然后用内功将毒针吸出来,这样才可以救她。不过男女授受不亲,唐灵鲜尚未出格,怎能容一男子……不由又大骂道:“你这个淫贼,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我不用你救。”

乌狂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走上前去,站在灵鲜面前道:“我管你让不让救,反正你我已经有肌肤之亲。我再当一回淫贼,又有何关系?”说完,蒙上自己的眼睛,慢慢地将唐灵鲜的衣服解开,不过,他不知道毒针准确所在之地,只能慢慢找了。

乌狂使出谍影决,聚气凝神,让血气逆行,渐渐地,唐灵鲜体内的真气受到乌狂真气的吸引开始往外涌,在两股真气一吸一推的作用下,毒针终于被乌狂拿出来了,不过,乌狂因为血气逆行,又在面前天仙***的影响之下,分神了,差点走火入魔。

唐灵鲜的毒针逼出体外了,可是乌狂却又不得不疗伤了。刚才用血气逆行之法疗伤实在是非常危险,差点儿就走火入魔。唐灵鲜娇羞不已,两腮通红,看到疗伤的乌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穿好衣服,走了过去。不料她一碰乌狂,他立即***。

唐灵鲜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一旁道:“喂,你别以为我会感谢你,这是你自愿的。”

乌狂睁开眼睛,对这灵鲜微微一笑道:“谁对谁错,咱们待会儿再说。我现在要疗伤。你能不能先别烦我,去洞口守着。”灵鲜甚是不解,不过看到乌狂满嘴鲜血,只好先出去了。

大约一个时辰后,他终于出来了,唐灵鲜又开始数落,不过现在却笑得很甜:“喂,你说救完我之后,就会让我报仇,说话算话啊。我刚才见你都***了,才没有跟你算账,不过你现在面色红润,肯定死不了,是应该算账了。”

乌狂倒也并不惊奇,笑了笑说:“哈哈……你想的美。我刚才胡说八道,你还真信。我救了你两次,却伤了两次,没让你以身相许已经算对得起你了,还想整我?”

灵鲜大怒,指着乌狂的鼻子,不过看到乌狂嘴角的血渍,也只好收手了。

唐灵鲜如此蛮横,乌狂虽然号称狂人,很少对女子动真情,可是这位女子已经他甘愿冒险。不过,最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唐门的人总是揪着她不放啊。

反正他现在也是无处容身,四处行走,顺便惩奸除恶。乌狂便跟着灵鲜走了。

灵鲜带着他来到了锦城东边三十里外的一个名叫狄府的大宅子。此宅地处偏僻,四处荒芜人烟,人迹罕至。不过刚进这个宅子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细细看来,终于想起来了,这座庄园的构造和平易山庄非常相似,不由手里捏了一把冷汗。各种猜测在他的脑子中浮现。

乌狂挡在灵鲜面前问道:“这个庄园里面是否有一位受伤的狄夫人?”

灵鲜大吃一惊:“是啊,那是***娘,前几天她被人打伤了,所以我才去唐门偷取疗伤圣药三色琼浆给她疗伤,难道你认识我娘?”

乌狂大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真没想到这不知不觉,误打误撞居然闯到了***盟盟主狄夫人的老巢。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要是能够将狄夫人铲除,那么***盟可就真的灰飞烟灭了。

灵鲜带着乌狂来到了大厅,让他在大厅先等一会儿,自己去去就来。

厅空无一人,出奇的静。乌狂趁没有人发现他,根据自己对平易山庄的了解试着走了走,果然和平易山庄的地形一模一样。

忽然间,一个家丁找到他,说他们家夫人有请。乌狂甚为惊骇,跟着家丁走,拿好玉笛,手心里早就捏了一把汗。

一进屋子,乌狂就注意到了墙上挂着的暗器包,和狄夫人身上的一模一样,看来来这个宅子的主人应该是狄夫人无疑,而这儿说不定又是***盟的另外一个藏身之所。

乌狂随意坐下等候。忽然间,灵鲜从屏风后面出来了,笑了笑道:“***娘的伤还没有好,她现在不想见外人,等过几天再让你见她,走,我先带你住下再说。”

乌狂倒挂在房梁上,怎么也睡不着,心想:“我是不是找灵鲜试探一下?”他犹豫了一会,终于从房梁上下来了。

他找到灵鲜,可是灵鲜因为最近比较劳累,已经睡下了。

乌狂好不容易才叫开了门,灵鲜甚是生气:“好你个乌狂,本姑娘已经睡着了,你还来烦我,这儿是狄府,你敢乱来,游先生会将你阉了。”

乌狂已经习惯了,腾空跃起,挂在灵鲜屋中的房梁之上开始睡觉。

灵鲜不知道乌狂想干什么,走过去问道:“喂,你这是干什么?像个蝙蝠一样,想吓死我啊!”

乌狂闭着眼睛道:“我向来是这么睡觉的,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可是我们老三教我的绝技。”

灵鲜围绕着乌狂转了一圈,好奇之心更加浓烈。不想乌狂又道:“我今晚就睡在你的房梁下了,你也熄灯睡觉吧,我顺便跟你询问一些事情。”

灵鲜对乌狂的无礼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对这个总是令自己难堪的男子顿生好感,吹灭了蜡烛,睡下了,顺便跟乌狂聊了起来。

经过乌狂的询问,灵鲜也听说过***盟,不过,她每次提到***盟的时候狄夫人就开始骂她,不让她过问。

乌狂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这就是***盟盟主狄夫人的庄园。不过听了狄夫人的身世,也不由惋惜!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