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14章:赌坊查凶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百步蛇跟王仁提亲,处处透着诡异,而二人在见唐门五老之时,也是怀着猜测而来,现在聂瑛站出来,她会怎么解决这间纠纷呢?

聂瑛道:“刚才我还和王仁哥哥猜想你们会用什么办法把我逼走,没有想到却是如此幼稚的把戏,枉你们在江湖上这么久,设局也是漏洞百出。”

唐门五老似乎有些惊慌,好像聂瑛说中了他们的心事。王仁在一旁看着诸人的表情,显然和君子坦荡荡相称,笑了笑道:“各位前辈,照此看来,我和瑛儿的猜想是正确的了?”

百步蛇吞吞吐吐地道:“什……么?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王仁继续道:“今天早上,瑛儿在你们家的后花园里发现了一种香气逼人的红色植物,我们曾经在县衙里面见过那种植物,这或许是巧合,不过,衙役们亲眼看着我们来到了唐门,可是却没有追进来,这也就罢了,可更奇怪的是县令既没有上门要人,也没有下令***唐门,这简直是出奇的静,种种迹象表明,你们绝对和县令暗中勾结,意图想方设法将瑛儿抓到。”

夺命蝎站起来道:“不错,县衙里面种的火香草是我们一手培植出来的,而且,我们和县令是比较熟悉,可是小兄弟,你是我大哥的救命恩人,我们当然要帮你跟县令说说情,让他放过你了,所以他才没有来骚扰。”

聂瑛笑道:“但愿是吧,不过,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们为何对我们隐瞒?”见众人不语,聂瑛又开始道:“还是我来帮你们回答吧,因为你们的初衷是将我从王仁哥哥的身边调走,然后让县令大人在外面设伏,好将我抓住,本来王仁哥哥勇破***盟,江湖有传言说得聂瑛者得天下,可是你们对我们俩的身份不闻不问,很显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因此,也就没有询问的必要。”

唐门五老一脸骇然,没想到眼前的王仁和聂瑛竟然比江湖上传言的更加令人难以捉摸,似乎心中所想在二人面前无所遁形。

王仁索性先坐下,慢慢跟他们解释:“本来,今天早上瑛儿跟我说她见到一摸一样的香草时,我并没有在意,可是,当我和瑛儿仔细地分析了一下之后,我们终于明白了。可是这一切只能是猜测,不料,你们真的要用这种愚蠢的办法,把瑛儿从我身边调走,实在是漏洞百出。”

夺命蝎眼珠子一转,又站出来道:“王仁小兄弟,你真是多虑了,假如说我们真的要帮助县令大人抓聂瑛姑娘的话,那么,当晚在你们晕倒之后,我们早就把你们送给先县令大人了。”

聂瑛坐在一旁冷笑道:“如果你们当晚把我们交给了县令,那么谁帮你们的老大百步蛇逼毒?这恐怕是在你看到王仁哥哥的武功的时候就已经谋划好了的吧。当然了,你们也不能把我一个人交出去,要是他发现我不见了,这笔账肯定会算在唐门的身上,不要说百步蛇的性命不保,就连你们***的四老都有性命之忧,所以,你们唯一的办法便是将我从王仁哥哥的身边支开,然后再让别人抓住我,那么,你们便一点儿责任也没有。”

听王仁和聂瑛这么一唱一和,全部说道他们的心坎儿里了,众人面上尽是惭愧之色。

王仁怕把几人给逼急了,缓了缓在一旁道:“不过,五位前辈,你们本来可以将我和瑛儿同时暗害,然后交给官兵,可是我毕竟救了百步蛇的性命,可见你们还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不过,我还是要跟你们说清楚,任何人都不能打瑛儿的主意,不然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看你们一把年纪,我是不会计较的,不过,希望你们收回你们的想法,因为,你们目前面对的是攻于心计的王仁和有神鬼莫测之机的聂瑛,我们打扰也够多了,还有要事要办,这就离开,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唐门五老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边是救命恩人王仁,一边是县令,真是想的头都大了。

王仁带着聂瑛想从唐门的正门出去,不想百步蛇良心未泯,叫住了二人,惭愧地道:“小兄弟,我对你们二人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你们说的一点儿也不错,我们确实太过小人了,如果刚才聂姑娘被我们给气走了,那么,门外面便会有衙役等着抓她。你救了老朽的命,我却这样对你们,真是***狗不如,你们从唐门的后门走吧,那儿没有衙役。”

二人不知是否该相信百步蛇,可是看他这么诚恳,也就欣然接收了。

二人前脚刚刚离开,不料黑寡妇纵身上前,扔出毒镖偷袭。王仁练成了元坤神功,自然是耳聪目明,更何况,黑寡妇的武功平平无奇,漏洞百出。

王仁震动左臂,柳剑飞出,将黑寡妇毒镖打飞,顺势将她割倒在地。王仁怒气难平,抓住柳剑,走过去指着黑寡妇道:“***之徒,居然暗施偷袭。”黑寡妇看起来无心理会,被王仁割破衣服,反而变得特别慌张,连忙护住自己的胸前,将脖子缩在了衣服里。

不想此时,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也跳了出来,挡在二人面前道:“你们俩不能走,你们要是走了,唐门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上立足,如何在蜀地容身?聂瑛今天必须要留下。”说完,掌力向聂瑛逼来。

王仁勃然大怒,甩过柳剑,将二人割伤。

王仁大骂道:“如果你们再不知趣,想要和我纠缠,我就一把火烧了唐门,我们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告辞。”说完,带着聂瑛腾空而起,从房顶走了。

对于唐门五老的咄咄相逼,聂瑛甚是生气,一路之上,想着该如何对付唐门五老给王仁出气,而王仁却始终闷闷不乐,想着李笃深藏何处,无心搭理***事情。

出了锦城之后,聂瑛想到对付唐门五老的办法了,挡在愁眉不展的王仁面前道:“王仁哥哥,你想不想报仇?你要是生气的话,我自然有办法教训唐门五老,帮你出气。”

王仁也不想再多生事端,跟聂瑛道:“瑛儿,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教训他们了,我看还是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不想聂瑛撅起嘴跟王仁撒娇道:“好啊,我看你分明是舍不得那位琼儿姑娘,枉我一路之上,绞尽脑汁帮你想对付他们的办法。”

王仁急了,连忙跟聂瑛解释:“瑛儿,我认识她是谁?我再三思量,我叔叔报完仇之后,一人独居双玄居,未眠过于寂寞。我想了想,百行孝为先,而自古以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此次找到我叔叔之后,咱俩就去弈然山庄成亲,帮我叔叔生个孙儿,他也有事可做,你说好不好?”

听到这般言语,她内心的喜悦岂是可以掩饰得了的?转过头跟王仁道:“你这个坏蛋,谁要跟你成亲?谁要跟你生孩子?”

王仁灵机一动,对着聂瑛道:“你不想嫁给我这个坏蛋,那我就去找炎空大师。”

聂瑛不解,追问道:“找他干什么啊?”

“你都不嫁给我了,我还不找他去当和尚啊?”

“没有本小姐的允许,你敢?”

在这蜀地的阳光下,二人幸福地拥抱在一起。

忽然间,衙役追来了,打破了这幸福时刻,二人连忙上路。

二人路过一个山坳的时候,发现两个老头在赌筛子,起初,并没有在意,可是王仁突然间想起钱央说过的,李笃就是在二十年前赌博输了太多的钱,所以才想把自己的妹妹给卖了。

王仁停下马,向两个赌徒询问道:“二位是否认识一个叫李笃的人?”

或许是天意如此,让王仁误打误撞,找到了线索。其中的一个山羊胡子非常气愤地道:“李笃,那我知道,很久以前输光了家底,还借了我的十两银子,到现在还没有还,那个挨千刀的。”

王仁大喜,连忙追问道:“那么你知道李笃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另外一个光头接道:“李笃,说来也可怜,几十年前家里发生了一场大火,他娘都被烧死了,不过,自从那场大火之后,李笃好像从人间蒸发了,谁也没有见过他,想找他要账都没有地方要啊”。

王仁非常失望,没想到刚打听到李笃,他却从人间消失了。

聂瑛向二人询问道:“那这个李笃有没有什么特征?可以让我们一眼辨认出他。”

山羊胡子当即接到:“那小子啊,化成灰我都认识,他个头矮小,胸前刺着三颗骰子。”

话音刚落,一人从天跳下,王仁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形。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叔叔南隐客钱央。

钱央落在王仁的前面,不等王仁开口就在一旁冷冷地骂道:“仁儿,你来这儿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个仇我要亲自报,距离端午节还有两个月,你还不好好练功?”

王仁连忙道:“叔叔,我只不过是想帮你把他找出来罢了。”看王仁一心想帮助他,钱央也就不再怪怨了。

钱央走到聂瑛身旁,围在聂瑛旁道:“丫头,你现在可是名扬四海!得聂瑛者得天下,我真不知道是该替仁儿高兴还是该替他哭泣。”

聂瑛走到王仁身边,挽起他的手臂,靠在王仁的肩上笑道:“你当然是应该替他哭泣了,因为,我以后会缠着他,死都不放,不过,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因为有王仁哥哥在我身边,我就像那血田弥勒佛一样。”

钱央大笑:“哈哈……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你放心,以后要是仁儿敢欺负你,那么我自然会帮你教训他的。”

钱听央如此说来,聂瑛借着他的话,盯着王仁道:“听到了吗,有你叔叔为我撑腰,你要是敢欺负我,他肯定会教训你的。”聂瑛的话引得二人哈哈大笑。

钱央笑了笑,找到那两位赌博的男子,向他们询问,可是得到的结果却一样。无奈之余,钱央决定去李笃家的老宅去查看一下。

王仁也想跟着去看看,不过,钱央很固执,等了将近二十年,一心只想履行二十年之约,为自己枉死的妻儿亲自报仇,因此不肯让王仁参与。

无奈之中,王仁跟钱央承诺:“叔叔,我只是想跟着你看一看,帮你找到他.等找到他之后,你就把他杀了吧,然后咱们一块儿去拜祭叔母和哥哥,你看如何?”钱央虽然不情愿,不过也只好说好了。

钱央带着王仁和聂瑛二人又来到了锦城,虽说有衙役暗中追捕,可是毕竟姜还是老的辣,钱央用钱轻易的解决了。

一来到锦城,钱央就带着二人来到了一家赌坊。王仁算是明白了,像李笃这样的赌徒即使临死之时,也会赌博,更何况有二十年之约。

经赌坊的老板介绍,他也不知道李笃的下落。王仁开始怀疑李笃早就在二十年前牵走了,可是钱央认为:“李笃的财产全部都输光了,他要离开的话,不可能不向***人借钱,不过,他连自己的妹妹都卖,那就说明他已经借不到钱了,如此,他不肯能悄无声息地离开,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鉴于找不到任何线索,三人出了赌坊。

忽然间,钱央好像发现了什么线索,连忙跑进赌坊又向老板进行寻问道:“那么在李笃消失了之后,有没有其它什么人突然之间特别喜欢赌的?”

老板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谁于二十年前突然喜欢上赌博,不过,在聂瑛身后一个正在摇骰子的老头却提供了一个非常有用的线索。

原来这个正在赌博的人说了三个人忽然间特别喜欢赌博,一个是从外地来的女人,一个是南巷的白头翁,还有一个是唐门五毒里面的黑寡妇,可是白头翁早就死了,难道说李笃会是从外地来的女人或者是李笃变成了唐门五老里面的老妇人黑寡妇?

不想钱央又向赌坊老板问道:“那么你知不知道李笃以前最喜欢玩什么?”

“摇骰子赌大小。”

钱央又问道:“那他们三个人里面谁喜欢赌大小?”

“外地来的那个女人个头高大,是从西域来的,刚来之时,还不熟汉语,不可能是李笃假扮的。倒是那个唐门的黑寡妇,个头矮小,和李笃甚是相像,没准儿还真有这种可能。”

众***吃一惊,难道说唐门五老的黑寡妇会是李笃?王仁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了,他曾经割了黑寡妇一剑,她看似非常慌张,而且极力掩饰,似乎在身体后面藏着什么不知的秘密。细细想来,黑寡妇从来都是一言不发,似乎在隐藏着自己的声音。

不过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还须从这个极力隐藏的黑寡妇身上找出破绽。钱央纵身而去,王仁不放心,带着聂瑛尾随其后。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