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16章:受掌之义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钱央认为若非自己跟李笃定下二十年之约,那么也不会连累的黑寡妇一家被李笃害死,自己是罪责难逃,于是决定让唐门四老每人打他三掌,来减轻自己的罪孽。王仁孝义当先,一心想为其叔母报仇尽自己所能,可是钱央只想亲自动手,不想让他插手。遇到这样的事情,王仁跟钱央进行协商,而此次,他也答应了,帮自己挨一半的掌力,也就是六掌,来让王仁尽孝来尽孝。

夺命蝎和追魂蟾蜍来打王仁,百步蛇和阎王蜈蚣去向钱央出掌。阎王蜈蚣也不知道钱央是否真心让他打,万一钱央中途反悔,那么他的一掌打上去,那么自己肯定会被钱央这种绝顶高手的身后内功给震伤。阎王蜈蚣内心非常矛盾,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能先轻打一掌,试探一下虚实了,他轻轻一掌打在钱央胸前,钱央后退三步。

原来钱央真心赎罪,根本没有用内力抵挡,这才被阎王蜈蚣轻轻一掌,打退了三步。

阎王蜈蚣得知了钱央的虚实,不过,见钱央如此诚恳,又坦白认错,也不好多加内力,后两掌也没有使出多大的力。

钱央又接了阎王蜈蚣两掌,虽未受伤,但是元气却损,呼吸的节奏已经变了。

夺命蝎上前,摆开马步运气,不料,却被百步蛇叫住了:“钱大侠已经接了蜈蚣的三掌,你让他稍微休息一下,现在让老幺出掌来打王仁小兄弟。”

追魂蟾蜍一想起王仁割伤他,打伤他的兄弟,早就把王仁是怎样救百步蛇的给忘了,聚气凝神,一掌下去,王仁被打趴下了。

聂瑛忙跑过去看:“王仁哥哥,你没事吧,你怎么样啊?”王仁拾起身子,对着细眉紧缩的聂瑛道:“瑛儿,我没事,你放心吧,他们伤不了我。”

追魂蟾蜍见王仁根本没有受伤,又将真气凝聚起来,一掌下去,王仁被震到了墙上,好在有墙支撑,才不至于跌倒。

百步蛇大吃一惊,这钱央尚不可测,这要是出掌重了,打伤了王仁,那么他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连忙跟追魂蟾蜍喊道:“蟾蜍,你是不是想要我恩人的命啊?”

追魂蟾蜍想了想,王仁的确有恩于唐门,这才收了收功力,将第三掌轻轻打去。

王仁已经练成元坤神功的第十层,体外有一层真气护体,一般的内力根本伤不到他,不过,连受追魂蟾蜍三掌,难免气喘吁吁。

看追魂蟾蜍打完,百步蛇上前跟王仁说:“小兄弟,你救了老夫一命,老夫即使万死也难以报答,怎么能打你呢?这三掌就让老夫替你挨。”

百步蛇聚气凝神,将内力凝聚在双掌之上,不过,他也知道自己重伤初愈,要是全力出掌,必然会伤及腑脏,也用真气护住了胸腔,朝自己连连出掌,打了自己三掌。

王仁欲上前拦下,可是百步蛇出手就像蛇一样迅速,还没等完全起身,三拳已经打完了。百步蛇口吐鲜血,重伤复发,王仁立即给他进行疗伤。

唐门三老看了,对百步蛇是更加佩服了,钱央走到百步蛇旁边道:“哈哈……老英雄真不愧是唐门之首,颇有君子之风,钱央真是相见恨晚啊。”

钱央又回到夺命蝎面前道:“百步蛇明白事理,令我心情舒畅,你出掌吧,要是留情,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夺命蝎全力只得出掌,先朝钱央打完了前两掌,不想就在他要出第三掌之时,琼儿来了。

琼儿看到百步蛇身手重伤,夺命蝎正准备出手打钱央,于是使出暗器暗算钱央。不料,一旁的聂瑛发现了,连忙上前,准备跟琼儿说明一切,不想琼儿出手更快,暗器已经出手,在聂瑛上前的同时,正中她的右肩。

正在给百步蛇疗伤的王仁发现了,忙放下手中的百步蛇,赶上去看聂瑛,钱央也接完三掌赶过来看。

夺命蝎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中毒不深,赶快给聂瑛服下了解药。

王仁看着怀里的聂瑛,心中真是无比怜惜:“瑛儿,你真是太傻了,好在你伤的不深,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

聂瑛慢慢拾起,靠在王仁的肩上,笑了笑道:“王仁哥哥,你这顶天立地的英雄怎么像个姑娘啊,我这不好好的吗,呵呵,真是关心则乱。”

王仁盯着一旁的琼儿怒斥道:“你这蛇蝎妇人,怎么总是跟瑛儿过不去?要是她再伤一根汗毛,我就拿你去喂狗。”

王仁毫不客气,破口大骂,实在是有为君子之风。琼儿甚是委曲,在一旁哭哭啼啼地开始道歉:“对不起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你们这是在干吗,而且我又不知道她会扑过来。”

钱央看聂瑛没有事儿了,转身寻找李笃,可是他已经趁乱逃了。钱央大怒,在一旁跟王仁喊道:“仁儿,记住勤练武功,不可心生懈怠,元坤神功和柳剑还要你慢慢去领悟。我现在去找李笃,端午节当天,咱们再太原见。”说完,忙追了出去。

虽然阎王蜈蚣和追魂蟾蜍不知道钱央和李笃有什么过节,不过对于钱央这般敢作敢当的胸襟甚是佩服,连连叹息点头。

百步蛇自行调息了一下,在琼儿的搀扶下,站起来走到王仁旁边道:“小兄弟,你们叔侄俩对我们唐门的大恩大德,我真是无以为报。你们大可放心,如果我们找到了李笃那个不男不女的骗子,我们会交由钱大侠处置的。”说完,把一个象牙状的玉块从脖子上解下来,拿给王仁道:“小兄弟,这是御毒牙,戴上它,一般的毒都可以解,而且***、***都无法进入体内,我现在赠与你,感谢你救了唐门,帮我们找出来内贼。”

王仁接过,仔细地看了一下,果然是一块非常独特的玉,晶莹剔透,还有余香,连忙谢道:“前辈你真是太客气了,不过瑛儿不会武功,我还真希望有这样一件东西来让她戴上。”

王仁将御毒牙给聂瑛戴上,盯着聂瑛上下打量一番,笑了笑附在她耳边轻声道:“瑛儿,你真漂亮,简直是老天赐给我的仙女啊。”

聂瑛也在王仁的耳边道:“好你个王仁,我没有戴这块玉的时候,你可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些话,难道我以前就不漂亮了吗?”二人不由开始傻笑,早就忘了身体上的伤痛。

御毒牙真是稀世珍宝,聂瑛带上之后,伤口上的毒气渐渐消散。

王仁望着聂瑛的伤口,忽然间,一个念头从脑海闪过:“既然我可以用元坤神功来将自己体内的毒物排出,那么假如说我和瑛儿双手相连,是不是也可以将她体内的毒物排出呢?”

王仁抓住聂瑛的手,和她双掌相对,不过聂瑛不懂武功,只得先将真气压下来,慢慢排毒。果然,在王仁的元坤神功的真气的牵引下,真气在两人的体内开始循环、迅速流窜,果然,效果真是出人意料,二人双手相接之处,许多毒素、污秽的杂物都排了出来。

王仁大喜,真没想到元坤神功的用途真的居然这么多。

既然聂瑛现在好了,也是时候告辞,去帮助钱央抓李笃了。王仁跟唐门四老告辞之后,立刻跟在钱央后面去找李笃。

王仁一走,琼儿就跟百步蛇哭起来了:“大伯,你为什么让他走啊?那么贵重的御毒牙,你都舍不得送给我,他怎么就送给那个聂瑛了?”

百步蛇安慰道:“琼儿,你就别傻了,王仁小兄弟武功高强,对我们有恩,我们万死也难以报答,况且钱央贵为武林四大高手之一,南方武林盟主,和西域怪僧毕摩子、幻实幻虚东侠、北地霸王步震齐名,在南方势力的非常庞大,更难得的是非分明,颇有侠者之风,王仁将来必然是新的南隐客,你还想奢望什么?你这丫头,还是别想了吧,王仁对聂瑛可是情根深种啊!”听百步蛇这么说,琼儿哭得更加厉害了。

王仁一出唐门,不想又遇上了官府的人。此时,二人才知道是那么讨厌这群整天拿着枷锁,却不往自己身上戴的人。

看到官府的人,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厌恶的感觉。左臂的柳剑轻轻飞出,吓得为首之人滚落下马,王仁趁势抱起聂瑛,骑马而走。

就在此时,锦城的城门居然关了。不料,王仁却非常高兴,聂瑛不解地问道:“王仁哥哥,现在前有狼群,后又猛虎,你是不是吓傻了,居然这么高兴?”

王仁转过头来跟聂瑛道:“突然之间,来了这么多追兵,你说这是为什么?”

聂瑛想了想,眼珠子一转,想明白了:“哦,真不愧是聪明的王仁哥哥,我明白了,要是有一个人告密的话,那么此人现在必然在官府,也就是李笃现在在官府了。”

城门上的守卫在上面大喊道:“城下的聂瑛姑娘,我主有请。”

王仁坐在马上,指着守门将士怒斥道:“哈哈……我看这孟殊之在锦城里的势力也这么强,你们转告他,就说他这种忘恩负义之人把王仁逼急了。”

他又转过头来,跟聂瑛道:“瑛儿,天柱山被炸了,你没有经历过那种爬天柱山的感觉,不过,今天,我可以现让你体验爬城墙的感觉。”

据二人猜测,李笃现在应该在县衙,可是王仁却说要爬城墙,这难道说他不想找李笃报仇了?

聂瑛甚是不解,追问道:“王仁哥哥,那你现在不管李笃了?”“不管了,李笃就是再变成一个人,也逃不出我叔叔的法眼,端午节,也就是我生日的那天,我叔叔必然会履行二十年之约,为我叔母、哥哥报仇,他不想让我插手,我看我还是别管了。倒是大哥,他被孟叔之通缉,又在唐门的大门上刻下了‘狂棋手’三个大字,我倒是更加担心。”

王仁在城下发现了死角,抱起聂隐,从马上跳起来,顺着城墙跑了上去,等城墙上的士兵拉好弓箭准备射的时候,他和聂瑛已经站在了城楼之上。

守城的士兵见两人上了城楼,什么也不顾就挑***来战。对方人多势众,王仁不敢恋战,迅速跳出城墙,不过却是在城外等着。

他们俩刚落地不久,城门又打开了,为首的官兵骑着一匹白色骏马,甚是健壮,王仁大喜,跳过去,抢了马带着聂瑛而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