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18章:惊天之变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却说众人发现乌狂和狄夫人长得非常相似,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狄夫人居然知道乌狂当年的随身之物,就连乌狂他本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傻傻地盯着她。

游护也觉得奇怪,可是天下相像之人,不知凡几,乌狂和狄夫人相像或许只是凑巧罢了,因而上前跟狄夫人道:“天下长得相像之人何其之多,他怎么回事你儿子呢?”

游护的这句话一出,简直让四人瞠目结舌,难道说乌狂真的会是狄夫人的儿子?

狄夫人非常,非常激动:“不……他虽然像我,可是跟狄大哥更像,他们的身形、语气、各种动作简直是如出一辙,他一定是我儿子。”

虽然乌狂看起来平时吊儿郎当,大大咧咧,可是却是大义凛然,他怎么会相信狄夫人这个***盟的头目会是他的亲娘呢?

他非常震惊,瞪着眼睛看着游护和狄夫人道:“什么?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我看你们真是疯了,正邪势不两立,我狂棋手怎么可能是你这***盟狄夫人之子呢?”

唐灵鲜对乌狂是渐生情愫,要是乌狂真的成了她的哥哥,这让她如何接受,更是无法相信:“不,他怎么会是我的哥哥呢?一定是你们弄错了。”

狄夫人又对着乌狂问道:“孩子,我就是你娘,你也是狄家人,咱们有共同的敌人,咱们不是对手。你一定有一个海螺,里面装着一张狄家棋谱,还有,你八成是被人在东海之上捡到的,是不是啊?”

乌狂一脸骇然,更是一脸无奈,似乎以此为耻,轻轻抬起右手,指着狄夫人和游护道:“我……我是有一个海螺,里面也有一张棋谱。那是当年我***在捡到我的时候,在我的襁褓中发现的,我把它们落在三绝岛了。你真是我娘?不会的,我娘怎么可能是个十恶不赦之徒呢?”

狄夫人勃然大怒,甚是激动,眼睛瞪得比乌狂还大,异常激动:“我是你娘,襁褓中的海螺就是我在出海的时候亲手捡的,而那张棋谱是狄家的心血,是你爹亲手塞进海螺里面的,他希望你长大以后可以将满家人一举歼灭,从此安心过你想过的日子,为为狄家扬眉吐气。你一心想大英雄,百行孝为先,你听过的,这英雄做的也算是实至名归,所以铲除满家,为你爹报仇,我们***刻不容缓,此事势在必行。”

乌狂真不知道是否该相信她的话,不过灵鲜却急了,在一旁道:“娘,你说的是真的吗?乌狂真是我哥哥?此事关系重大,你们会不会弄错?”

游护知道乌狂没有否认,想必应该是狄夫人的儿子无疑,也知道灵鲜的心事,连忙在一旁撮合道:“你们二人先把私事放在一边,狂棋手,按照你们所说的,那你必是醇浣的儿子无疑,现在你娘就在你面前吧,你还不赶快认祖归宗?”乌狂犹豫了。

***相认,实乃天大的好事,王仁也将狄夫人的背景忘了,欲上前劝他认祖归宗,可是没想到狄夫人看了看王仁和聂瑛,又转过身去跟乌狂道:“你这个逆子,你爹大仇未报,满家尚未铲除,这暂且不言,可是,我数十年躺在刀尖上,建立起来的***盟就被你眼前的王仁和聂瑛二人给毁了,你还在犹豫什么?还不赶快把他们两人给我杀了。”

本来乌狂也在和自己做着强烈的斗争,不想狄夫人居然连自己的结义兄弟、弟妹都不放过,实在是难以容忍,不由勃然大怒,跟狄夫人怒吼道:“莫说我现在还无法肯定你到底是不是我娘,就算你是,你这十恶不赦的***盟盟主***孟叔之兄长一家也就算了,不过,就冲你想要杀我三弟、三妹这点,我也绝不会认你,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狄夫人都快气疯了,后退三步,差点伤势复发,靠住了游护。

游护连忙安慰道:“醇浣,你别生气,狂棋手只不过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已,你让他仔细想一想,他会明白的,俗话说***连心,难道你们会是例外?”

乌狂稍为缓和了一下情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狄夫人,乌狂这个名字是我大哥给我起的,我今生今世只会姓乌,不可能改姓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狄家绝后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你的阳关道吧,我还是喜欢我的独木桥,你就当从没有见过我。”

狄夫人怒斥道:“什么?你说的轻巧,我怀胎十月,在大暴雨中把你生下来,海浪翻腾,可是你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这是你爹保佑,他让你替他报仇,替狄家雪恨,灭掉满家是你的使命,你活着唯一的目的。你喜欢你的独木桥,可以,不过,先把狄家的仇人给杀了,把满家全部给除掉,一个不留。”

狄夫人杀人如麻,戾气这么大,如此残忍,乌狂简直气爆了:“你……你真是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千万不要让我见到你杀人,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说完,独自而走。

见乌狂如此固执,狄夫人真是恨铁不成钢,在后面大骂道:“你这个不孝子,你怎么能丢下狄家的大仇呢?你快回来,跟***除掉满家的人,快回来啊。”

灵鲜连忙在一旁安慰道:“娘,你别急啊,乌狂他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把他找回来。”

王仁和聂瑛也跟了出去,想要陪乌狂散散心,可是乌狂此时心情沉闷之极,想要独自静一静,王仁也只好让他一人上路,自己却又回到了狄府,去找游护。

灵鲜追上乌狂,挡在他前面道:“乌狂,你怎么能这样呢?她是你亲娘啊,帮你爹报仇有什么不对的,赶快跟我回去。”

乌狂什么都听不进去,怎么可能跟着灵鲜回去呢?欲绕过灵鲜而走,灵鲜伸开双臂挡住了他。他突施奇招,点住了灵鲜道:“灵鲜,你回去告诉她,就说生我之人是她,不过育我***之人却是我三位哥哥乌痴、乌魔、乌颠,我的家在三绝岛,就说乌狂欠她一条命,我迟早会还回去的。”

乌狂翻身而去,临行之时,突施奇招,隔空点穴解了她的穴道。灵鲜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一边是她的干娘,一边又是两次救过自己性命,颇有好感的男子,面对两难抉择,真是难以为人,无奈之下,只得先回去了。

却说灵鲜去照顾狄夫人,游护腾出时间来招待王仁和聂瑛,而他的身份二人已猜测到七七八八了。

王仁故作试探道:“游先生,曾经田浪去弈然山庄,而你又于今年元宵出现在弈然山庄,这一切倒是看似很偶然啊!”

游护大笑道:“哈哈……真是入木三分,游某无话可说,今年端午,是北地霸王召开的武林大会,群雄云集,高手如云,你武功虽高,内功虽强,可是想要夺魁,就面临着西域怪僧毕摩子、幻实幻虚诸葛明、北地霸王步震三个绝顶高手,同时也不乏后起之秀,你现在内功虽强,可是招式简直是一塌糊涂,要取胜,你待像你叔叔年轻时一样,身经百战才行。”

王仁甚是钦佩,不想聂瑛在一旁道:“你的武功这么好,能不能给王仁哥哥指点一二啊?”

游护笑了笑,翻身而出,向王仁叫战道:“尽你浑身之术前来功我,有什么招式就用什么招式。”

王仁微微一笑,飞身上前,用自己的所领悟的招式跟游护交手。

游护一边打一边道:“招式无关紧要,关键是注意我的打法。江湖之上,数南少林炎空大师的招式最为厉害,五行拳和罗汉十巧手练到了无招境界,临阵出招,只为破敌之势,变化莫测,实为不知敌几,五行虽妙,却是无形更甚,此之谓随意而动。只要你记住‘灵’‘变’两个字,再结合我刚才所说的,循序领悟,招式上必会突飞猛进,到时候你就知道元坤神功有多么厉害了。”

二人继续打斗,王仁悟性很高,很快便将游护所说的领悟了,并以此来对付他,轻而易举地将他的各种精妙招式化解了。王仁突施奇招,模仿着曾经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抽”“推”,将田浪*逼开,二人双掌相对,彼此震开。

游护大喜,没有临阵授武,却让王仁的打法变化如此之大,招式之上,已不是曾经的墨守陈规,反而是随机应变,招招破敌,实在令他非常惊奇。

游护大笑道:“真是武学奇才,悟性这么好,照这么看来,要打败毕摩子,不是没有可能的。”

王仁非常高兴,对这自己的双手发呆,聂瑛虽然不懂武功,可是对刚才王仁的变化也是看在眼里,在一旁向游护谢道:“游先生你真是厉害,王仁哥哥真是如浴火飞凤般,这变化这么大。”

王仁看着游先生,又想起他和狄夫人同流合污的事情,刚欲上前相劝,不想灵鲜慌慌张张地跑来了:“王仁、聂瑛,你们为什么把乌狂丢下不管?他心情不好,一个人走多危险吧,如此还谈什么结义之情?”

聂瑛从旁边走过来道:“灵鲜姐姐,这个时候乌狂大哥必然是想静一静,怎么会希望看到我们呢?但凡这个时候,应该只有一个人能够开解他,那就是他的红粉知己。”

灵鲜一脸羞红,连忙跑了出去。

狄夫人就住在此庄之中,要是继续留下去,没准儿她还会找机会再次出手,倒时候反而不知该如何是好,因此,王仁和聂瑛连夜离开。

月上山头,在此万物欣欣向荣之时,路上阵阵野花的芬香也是那么惬意,沁人心脾。二人想象着刚才所亲历的事情,忽然间,聂瑛发问了:“王仁哥哥,你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吗?”

王仁叹息了:“哎……就连他也称我为入木三分,我当然猜的七七八八了。”

据王仁分析,乌狂属于那种亲情比较淡的人,因为他长期住在三绝岛上,与世隔绝,没有见过、经历过任何与亲情有关的阅历,他所有的生活都是围绕着他的兄弟们乌痴、乌魔、乌颠、乌圣,因此,兄弟之情在他的心中才成了最重要的感情。

聂瑛连连点头:“呵呵……看不出我的王仁哥哥还真是入木三分。你了解乌狂大哥,不过,我也了解狄夫人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王仁不解地问:“怎么,我的瑛儿除了谋略,也有入木三分的本领了?”

聂瑛甜甜一笑:“我看啊,这都是爱情的魔力,听狄夫人口口声声说为她丈夫报仇,杀满家人之类的,我看这应该是满家人杀了她的丈夫,所以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是啊,游护一表人才,对狄夫人更是百依百顺,可是她却没有嫁给他,这狄夫人对她丈夫的爱有多深,可想而知啊,她虽然杀人如麻,不过也算是个贞洁烈女。”

“王仁哥哥,想不到你这情圣还真是无孔不入啊,狄夫人二十几年前就丢失了自己的儿子,而且一心一意只想为自己的丈夫复仇,我看她早就体会不到当母亲的对子女们的感情了。现在对她来说,乌狂大哥更像一个复仇工具,可是乌狂大哥嫉恶如仇,狄夫人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们***俩不要变成仇人就不错了。”

“哈哈,真不愧是我的瑛儿,和我想的一模一样,不过说实话,她也挺可怜的,失去了丈夫、儿子,真是‘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这晚,好多人都彻夜未眠。

却说乌圣到碧泉岛之后,跟诸葛明仔细地询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根据他的说法,当是确实是有两艘被打毁的沉船,一艘船上面标着满字旗号,还有一艘船上标着狄字旗号。他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活人,不过却发现了了两个木盆,每个木盆里面都有一个婴儿,在茫茫大海上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当时,正是他送三乌去三绝岛的时候,三乌见到两个婴儿甚是可爱,想要把两个婴儿都留在三绝岛,诸葛明当然不答应了,两个婴儿要是在三绝岛长大,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当时诸葛明刚刚娶亲,还不曾有孩子,没有任何抚养孩子的经验,而且一个人照看两个婴儿安全出海的确是非常不容易,无奈之下,只得先将二人暂置三绝岛了。

后来,他去三绝岛时,发现乌圣居然是天生神力,敦厚聪慧;乌狂虽然狂傲不羁,可是正气凛然,嫉恶如仇,更难得坦坦荡荡。

他非常高兴,将二人收为徒弟,不过他想要把二人带离三绝岛的时候,二人和三乌的感情已经是非常好了,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无奈之余,只得留二人在三绝岛了。

后来,当他再次回到三绝岛时,无法忍受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三乌居然让乌圣和乌狂二人称他们哥哥,在年龄上,他们完全可以作二人的叔伯了,不过乌狂却不拘一格,万事模仿乌颠,包括睡觉、练武,行事风格。

诸葛明仔细地将他当年遇到二人的情况跟乌圣说了一边。乌圣心中非常矛盾,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就在他离开碧泉山庄之后,满夫人又一次找到了他。

满夫人似乎早就猜到结果了,跟乌圣道:“怎么?现在知道一切是非了吧,咱们身处世仇之家,这是命,想躲也躲不了。算命的曾经说过:满字里面含水,狄字里面藏火,这叫水火不相容,咱们只能认命,不然会被狄家人给杀掉的。”

乌圣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满夫人,傻傻地望着她道:“你……真是我娘?”

满夫人太激动了,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激动的泪水从眼角流下:“儿啊,你活着,满家的香火没有断啊。”

***俩激动不已,抱头痛哭,一旁的古幽也潸然泪下。

少顷,二人收住了泪水,乌圣提道:“娘,我是您的儿子,但是我和古幽不想卷入狄家和满家的世仇之中,已经几百年了,难道不累吗?你现在说的狄家的后代,很有可能就是我小五哥乌狂,就算我们死,也是绝不会手足相残的。上天让我们以兄弟相称,这就是说明老天爷也想让狄满两家罢手言和。”

经过几十年的刀尖上的生活,虽然满夫人也是残暴不仁,不过为了她的儿子考虑,为了满家的后代,她却也想的比较长远,不想让乌圣卷入这世仇之中,连连点头道:“儿啊,娘也累了,我也是***无奈啊,两百多年了,我知道该怎么让你彻底摆脱世仇,就交给娘来处置吧,我还可以控制大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