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2章:三番遭阻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2章三番遭阻话说王仁和聂瑛二人离开金州向太原前进,一路之上,有无数的武林人士争着抢着向太原而去,去目睹这七年一次的武林盛会,除了为了亲眼目睹北地霸王步震的弥罗神掌、西域怪僧毕摩子的易经波形功和软骨功、南隐客钱央的元坤神功、幻实幻虚诸葛明的不败神技谍影诀以及诸多后起之秀的各种精妙绝伦的武学神技的风采,当然,也不乏有野心勃勃之徒想要争夺武林至尊、天下第一的美誉从而一统武林,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为了打败所有人,有的人难免会用一些手段。

二人刚刚离开金州,空中阵阵飞燕掠过,着实非常奇怪,不想忽然之间,却发现有人随后跟踪,而且跟踪他们的并不是一两人,而是一群人,来者来势汹汹。

王仁担心聂瑛的安危,不想恋战,只想赶快摆脱他们,可是奇怪的是这群人个个轻功非常之高,根本甩不掉。

无奈之下,王仁决定见他们一面。

王仁勒起缰绳,停下骏马,用内力大吼一声:“哪路朋友?请现身相见!”

话音刚落,只见数十个身轻如燕之人从树梢之上掠了下来,好似飞燕穿梭,身法甚是轻盈矫健,实在是令二***吃一惊。

王仁一脸骇然,自愧不如,也难怪无法将这些人摆脱,原来他们的轻功如此厉害,更加不解的是数十人都是如此,轻功之强,世所罕见。

二人仔细瞧了瞧他们的服饰,原来,在他们的衣服上全都绣着一个黑色的燕子。王仁明白了,原来他们就是江湖上以不世轻功著称的飞燕门的人。

话说飞燕门乃是近些年来在江湖上出现的一个以轻功著称的门派,他们的门主燕梭以两大绝技燕巢锁骨和飞燕梭闻名于世。据说,飞燕梭有捕风捉影的本事,神鬼骇然,也难怪连几个小徒的轻功也是如此惊世骇俗。飞燕梭为辅,用绝技燕巢锁骨攻击敌手,对方不是骨断经裂而亡,就是被夹成残废,威力实属世间罕有。

然而,燕梭生平坎坷,在十四年前南隐客在南方举办的的武林大会中,他在初赛的时候遇到的对手就是幻实幻虚诸葛明。

诸葛明有江湖广为传颂的妙用无穷的不败绝技谍影诀,即使燕梭真的轻功绝顶,绝技燕巢锁骨真的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可是诸葛明的远攻隔空穿穴,不下十招,就将燕梭打败了。

七年前的武林大会之时,他又遇上了西域怪僧毕摩子,败给了毕摩子之后,差点被对方用火活活烧死,也因此,燕梭一直无缘绝顶高手之列,而他也引以为耻,很少在江湖上露面,飞燕门也不为世人所知,可是此次他们数十名***出现在此,又是为了什么?

为首的一位年轻***骂道:“王仁,你真是丢进了王四奇的脸,想当年王四奇何等英雄,除了武功盖世,让天下英雄敬仰的是他为国为民的侠义之心,天下英雄无人不服,贼寇鼠辈闻其大名而丧胆,我***还每天给他老人家上一炷香,可是却没有想到你却是这等恃强凌弱,仗势欺人的小人。”

王仁真是被骂的一头雾水,这被别人跟踪也就罢了,可是什么时候又变成恃强凌弱、仗势欺人的小人了?

聂瑛如何能够忍受有人如此侮辱王仁,甚是生气,不由上前道:“你们到底是谁?也太过分了,我王仁哥哥侠义为怀,勇破***盟,不知哪儿得罪了你们了却要这般侮辱他。”

此人看聂瑛如此漂亮,不由起了轻薄之心,笑着走向聂瑛道:“我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马上要成为此次武林盟主的燕梭燕大侠的首徒邱贺联,人们口中广为传颂的邱燕子就是我了。”

王仁看邱贺联对着聂瑛傻笑,顿时非常生气,伸出右臂挡住邱贺联道:“那么敢问这位武林盟主的首徒、秋后的燕子,邱贺联少侠为何跟踪我们?而且一见面就出口伤人,把莫须有的罪名架在我身上?”

邱贺联怒目相视,正色而言曰:“王仁,你还想抵赖?昨天晚上,你偷入我飞燕山飞燕门飞燕堂,打伤了我们少主燕飞,我这次来是特地抓你回飞燕山去见我***,跟我大师兄谢罪的。”

王仁勃然大怒,出招上前,邱贺联翻身而起,想要逃脱,可是王仁一招坤位移位上去,他如何能够避开这强大的内力,被王仁的奋力一招抓了过来,顺势用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捏”抓住了他的脖子。

飞燕门的人想要上前相救,然而王仁怒睁虎眼,睁大眼睛,吓退了诸人。一时之间,无人赶上前。

王仁怒斥邱贺联道:“你这个***,居然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身上。我王仁向来坦坦荡荡,自问没有做错过一件坏事,对得起任何人,怎能容忍你侮辱?我王仁最痛恨别人冤枉我了,你回去告诉燕梭,是我做的,我王仁不会抵赖,不是我做的,若是想强加在我身上,我王仁必定找上飞燕山,跟你们门主讨回公道。”

王仁放开爪下的邱贺联,抚着聂瑛上马而走,不想邱贺联又率领飞燕门的人又追上来了。

王仁大怒,不过,飞燕门的人轻功绝顶,想发招打也打不到,他想要停下马来教训飞燕门的人,好让他们知难而退,可是聂瑛却不赞成这么做,回过头来劝道:“王仁哥哥,我看他们肯定和你有什么误会,如果你打伤他们,那么岂不是让误会变得更深?你就好好骑马,我来想个办法摆脱他们。”

聂瑛观察着前方的地形,忽然发现有一条十分险峻的峡谷,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又回过头来道:“王仁哥哥,现在天色已晚,等咱们进入前面的峡谷之后,各种声音在里面回荡,他们一定很难分辨出咱们的方位,等摆脱了他们,咱们还是向东走吧。他们以为我们赶去太原,可是我们却偏不往北走。”王仁连连称好。

进入峡谷之后,王仁用内力喊了几声,一时之间,山谷中到处都是王仁的喊声。天色已晚,他们无法看到二人,可是二人却早就下了马,离开了出谷,朝东而去,这才避开了飞燕门的追捕。二人在山上住了一宿。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虽然他们已经到北方了,可是,温度却是很高。二人徒步而行,聂瑛的脚上都起泡了,王仁甚是心疼,非常自责,背着聂瑛上路。不过在他们快到邓州的时候,又有一个老道士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道士一见王仁就上前动手,王仁赶紧放下背上聂瑛,让她先休息一下,自己却来迎战这位看似怒气冲天的道长。

这位道士武功不弱,边打边骂道:“身为王四奇的传人,你真是太目中无人了,到处伤人,毫不留情,简直是丢尽了王四奇的脸。”

王仁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躲开了飞燕门的追捕,可是现在又遇上一个道士,说着同样的话,冤枉他出手伤人,恃强凌弱,连忙追问道:“道长你到底是谁?王仁什么时候到处伤人了?”

道长没有停下来,继续出招攻打王仁,顺便道:“我就是你昨晚打伤的水淼子的师弟水淼子,人称四五行道中的老四,今天特地来讨回公道。”

王仁勃然大怒,使出从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抽”“插”,将火焱子打落在地。

他上前骂道:“你若再把子虚乌有的事情强加在我的头上,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说完,从怀中取出最后一粒天冬雪黄丸给火焱子道:“倘若水淼子道长真是被我所伤,那么他现在应该受尽烈火焚身之苦,现在只有一粒天冬雪黄丸,看你们谁吃。”

话说这四五行道乃是金鑫子、木森子、水淼子、火焱子、土子,虽然出家在外,可是向来明白事理,深知国难,常常济世救人,颇有威望,他们说王仁伤人,真是蹊跷之极。

王仁背起聂瑛又走了一段路,终于遇到一个小镇子,在镇子上面找到一匹快马,这才上路。

聂瑛对此接二连三的莫名冤枉,甚是不解,跟他分析道:“偏偏在武林大会的时候,有这么多事情出现,如果是我的话,我这么做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怕你跟我抢夺武林盟主之位,从而在败坏你的名声上面下功夫;二是让你知难而退,和天下英雄为敌。总之,你对他们是个威胁。”

王仁不解了:“正如炎空大师所说,我的武功还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对真正的高手是没有威胁的,那么他们还怕***吗?”

忽然间,王仁反应过来:“难道说他们想把我支开,然后伺机对付我叔叔。”

聂瑛也觉得很有可能:“这完全说的通,这次武林大会是北地霸王步震举办的,你对东侠有救命之恩,他是不会冤枉你的,西域怪僧毕摩子想找人打架,求都求不到,怎么会阻止你北上太原呢?我看八成是那北地霸王无疑了。”

王仁恍然大悟,立即快马加鞭赶往太原。

二人火速赶往太原,可是在他们刚出邓州之时,又有一拨人马追了上来。

王仁现在心急如焚,毫不恋战,只顾赶路,不过他们的马却被绊倒了。

他连忙抓起聂瑛,腾空而起,才避免被马压伤。

就在此时,一位身披铠甲的将军从空中跳下,挡在了二人面前,后面的追兵也跟了上来。

前面的军官傻乎乎地道:“本将军乃是大晋国景延广景大人的侄子景扶,现在特地请聂姑娘回去辅助我主少帝,你们是莫大的光荣啊。”

乌狂、乌圣、王仁兄弟三人一心想保卫中原,为国尽力,对契丹常常侵犯的晋国甚是熟悉,也知道景延光通敌,以及晋国皇帝石重贵的无能,不由怒火中烧。

王仁大笑道:“我是听说过有一个任耶律德光为父,并将幽云十六州送给契丹人的石敬瑭手下养着无数条狗,也听说其中有一条狗还会说人话,听说这条狗在石敬瑭死了之后管契丹人叫爷爷,不知景扶将军有没有听说?”

景扶傻傻呼呼,怎么明白王仁的言外之意,傻傻地道:“本将军日夜陪伴我主,怎么就没有听说过会说人话的狗啊?你这分明是糊弄本将军吗。”

景扶之言惹得聂瑛在一旁发笑,聂瑛又恢复了以往的神秘,微微一笑道:“景扶将军,还不止,我听说这条狗的侄子也会说人话。”

聂瑛的话惹得景扶身后的士兵哈哈大笑,合不上嘴,景扶甚是不解,转过身去,正色而骂道:“都不要笑了,等咱们回去了之后,打听一下看到底有没有这么好的狗,有的话,你们一定要帮本将军抢来。”

王仁觉得和这么笨的人说话简直是浪费口水,四下环顾,忽然间,发现景扶的手下牵的一匹浑身黑色的骏马特别健壮,高大魁梧,不由心中大喜,向他问道:“景将军,你这匹马真不错啊,不知道能不能让我骑啊?”

景扶怒喝道:“做梦!这是契丹王送给我叔叔的宝马玄武流星,怎么能让你们骑呢?真是做梦。”

王仁没有耐性跟他磨了,反正也是契丹王送给景延光的不义之物,索性抱起脚上有伤的聂瑛,向前走去,放在玄武流星上面。

景扶一声令下,众士兵连忙将二人围住了。

王仁跟景扶嬉皮笑脸地道:“景将军,契丹王是你们皇帝的爷爷,那么耶律德光也就是你祖宗了,你就找你祖宗再要几匹好马吧,这玄武流星就让它姓王吧。”

景扶一声令下,众士兵拿起刀向王仁砍来,差点砍到聂瑛。王仁连忙出招,一招坤元滚滚下去,挡退了后面的士兵。

玄武流星似乎可以辨别杀气,连忙驾着王仁和聂瑛朝战圈外面逃去。

玄武流星跑起来果然像流星一样快,王仁大喜,扬鞭而去,不想景扶看起来傻乎乎的,轻功非常惊人,不比飞燕门的人逊色。

二人刚才还在猜测抓聂瑛的人应该有什么过人之处才行,现在终于明白了。

二人非常兴奋,看着后面追赶的景扶,王仁大大声喊道:“景扶,送你两句话,第一句是玄武流星以后姓王了。”

他刚想说第二句,不想聂瑛接着道:“第二句是:狗是永远也追不上流星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