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4章:情深似海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4章情深似海话说乌狂被高薪谋的毒镖所伤,中了唐门不解之毒三日断肠散,性命垂危。灵鲜听满夫人说唐门人可以解毒,立即乘着乌圣的漆麟驹赶去太原,看能否找到唐门的人。

灵鲜快马加鞭赶到太原,在太原城中的各大客栈打听唐门五老的下落,可是却始终杳无音信,毫无线索,无奈之下,只得先回崛山脚下照看乌狂。

却说灵鲜两次被唐门人追杀,全是因为王仁打伤了狄夫人,让她尝尽烈火焚身之苦。灵鲜向来孝顺,和游护商量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自己去唐门求取唐门圣药三色琼浆,给狄夫人解除酷热之症,而游护则去找王仁要天冬雪黄丸。

早先的灵鲜受狄夫人熏陶,甚是狠毒,不光明正大求药,反而闯入唐门偷盗,却不料被百步蛇发现,这才发出毒镖,暗算了百步蛇,让他身中剧毒,这才引来了唐门的几番追杀,为的不仅是复仇,更是为了找灵鲜要解药。

双方视为仇敌,这下即使找到百步蛇,他真会伸出援手吗?

可巧,就在她出城的时候,唐门四老、琼儿带着唐门***向太原赶来了。

灵鲜大喜,可是知道自己重伤百步蛇,若非王仁仗义出手,早就一命呜呼,连忙下马跪在大路中央。

百步蛇看路中女子长得很像曾经暗算他、让自己身中奇毒的唐灵鲜,怀疑其中有诈,准备好胸前毒蛇,随时出击。

不料,他还没有走到灵鲜面前,灵鲜就开始给他磕头了:“前辈,灵鲜上次用暗器射伤你,致使你差点毒发而亡,实在是罪该万死,不过,我哥哥乌狂现在中了你们唐门的三日断肠散,还请您相救。”

百步蛇也不能肯定唐灵鲜说的是真是假,是否故作姿态,让他防不胜防,然后再暗施毒手。

追魂蟾蜍近日查出了狂棋手就是乌狂的这个消息,现在听灵鲜这么说,不由勃然大怒,两件事情合二为一,大骂道:“乌狂就是狂棋手,拿个狂妄的小儿,居然在唐门的大门之上刻下了‘狂棋手’三个大字,让我们唐门颜面扫地,这先且不谈,可是上次害我大哥,差点让他死于剧毒之下,看我如何饶恕你?”说完,上前欲打。

灵鲜抬起头来,眼睛红肿,面色憔悴,甚是可怜,追魂蟾蜍也不忍心下手了,慢慢收起毒蟾蜍。

琼儿和百步蛇的亲胜父女,上次百步蛇差点毒发而亡,她一直在寻找灵鲜报仇,可是却没有想到她自己送上门来了,不由上前骂道:“你这个妖女,上次用暗器射伤我大伯,现在还有脸来这儿,难道你就不怕我们拿你喂我们的五毒吗?”

唐灵鲜哭在百步蛇的脚下道:“上次我大哥在唐门的大门上刻下‘狂棋手’三个大字,是中了我的激将之法,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我自知罪孽深重,可是我哥哥中了三日断肠散,如果不治,三日之内就没有活路了,求求你们了……”

夺命蝎也甚是生气,上前道:“唐灵鲜,好你个妖女,当初害我大哥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你哥哥也会有今天的下场?我看这是报应,你就等着受吧,自作孽不可活。”

唐灵鲜揪着百步蛇的衣服哭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可是求求你救救我哥吧,他再不治会死的。”

阎王蜈蚣从肩上拿下蜈蚣,递给灵鲜道:“好的,既然你说惩罚,那就先把我这条蜈蚣吞下去吧。”

灵鲜望着阎王蜈蚣手中的蜈蚣问道:“是不是我吞了它,你们就会救我哥哥?”

百步蛇现在安然无恙,本来已经把对灵鲜的仇恨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又见灵鲜如此诚心认错,更加心软了,跟阎王蜈蚣道:“老四,你把蜈蚣收起来吧,乌狂再怎么说也和王仁有八拜之交,这他的脸上不好过啊。况且要是传了出去,说咱们欺负一个小辈,这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不料,灵鲜不等阎王蜈蚣收起来,一把将长约三寸的大蜈蚣抓过来,吞入口中。

百步蛇大惊,连忙抓住唐灵鲜的嘴,让她吐出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唐灵鲜擦了擦眼泪道:“我现在吞了蜈蚣,请救我哥吧!”

百步蛇惭愧地道:“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想必你也听说过,唐门的三日断肠散是无药可解的,三日内必定肝肠寸断而死,所以才叫三日断肠散。”

唐灵鲜大惊,又哭着恳求道:“前辈,我愿意一命抵一命,你们为什么不肯救我哥呢?求求你们了……”

百步蛇叹息道:“不是我们不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灵鲜怔住了,伴随着一阵冷笑站了起来,怒视唐门四老道:“你们如此绝情,我就算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琼儿刚才看她还挺可怜的,心生怜悯之心,可是她又这样说话,顿时火冒三丈:“你这个妖女,刚才看你一心一意为你哥,我还心生怜悯,没想到你这是这么不可理喻。实话跟你说吧,三日断肠散无药可解,即使用我们的圣药五毒还阳丹和三色琼浆同时服用也不见得能将他救活,你这样无礼,我们是不会插手的。”

唐灵鲜听到五毒还阳丹,顿时喜出望外,连忙跟百步蛇问道:“前辈,求求你,将五毒还阳丹给我吧,一定可以救我哥的。”

“姑娘,虽然你曾经用毒镖射伤我,但是你现在也吞了我四弟的蜈蚣,命不久矣,我是不会和一个死人计较的。我们的圣药可解百毒,没准真能救你哥哥,可是圣药五毒还阳丹我送给我的恩人王仁了,不在老夫这儿,三色琼浆也被你给盗走了,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数吧。”

灵鲜大喜:“可是王四奇的传……”她还没有说完,忽然痛倒在地。

阎王蜈蚣识得这种症状,正是蜈蚣在她体内开始游走,蜈蚣毒发作的征兆。就在此时,古幽找来了。

古幽一看唐灵鲜痛倒在地,赶过去看,结果发现灵鲜白皙的皮肤暗了下来,知道这是中毒之兆,立刻向唐门四老问罪道:“你们怎么能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呢?快点把解药交出来。”

夺命蝎道:“姑娘你误会了,唐灵鲜为了救她哥吞下了我四弟的蜈蚣,我们可没有下毒。”

阎王蜈蚣也道:“放心吧,这条蜈蚣是我练过药的,一时半会儿还要不了她的命,你赶快找些樟树叶,然后让她冷饮,再喝点鸡血就没事了。”

听他们这么说,古幽也无话可说,连忙扶起地上的唐灵鲜,看她甚是憔悴、可怜,也暗自叹息。

漆麟驹认识古幽,一看到她就非常亲热,走了过来。古幽和唐灵鲜共骑一马向崛山而去。

漆麟驹速度非常快,二人很快便赶到了崛山下。古幽从附近找了一些樟树叶,按照阎王蜈蚣所说的方法给灵鲜服下,果然,她的的症状一下子缓解了很多。

二人进了乌狂所在的屋子,乌圣正在给他输送真气,可是乌狂却始终是毫无起色。

乌圣收起了真气,将乌狂放倒在一张头朝下脚朝上的床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向灵鲜询问道:“灵鲜姑娘,此去找到治疗之法了吗?”

唐灵鲜跑到乌狂身边,又开始哭起来了:“没有,唐门四老说哥死定了,无药可医。”

古幽连忙安慰起来。灵鲜看着面色苍白、印堂发黑的乌狂,真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她自己,不过现在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乌圣也不好打扰,先和古幽出去了。

古幽跟乌圣说了一下方才灵鲜为了救乌狂,吞食蜈蚣,差点丢掉性命的事情,真让乌圣好不感动!

唐灵鲜趴在乌狂的胸膛之上,跟他说着二人相遇相识的一切,诉说着乌狂曾经救她、欺负她的点点滴滴,都快哭成一个泪人了,可是乌狂依然如故,没有丝毫反应,又有谁会想道曾经刁蛮无礼、毫不相让的灵鲜居然会如此多情?

乌圣在外面不断徘徊,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救他,只能先传信给诸葛明,让他赶快赶过来了。

就在此万般无奈之时,一身穿白衣的面具男子从天而降,身法轻盈,落至他的面前。

面具男子一见乌圣,就上前问道:“你可是江湖上人称银锤麒麟的乌圣?”乌圣不知此人是敌是友,不过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正在细细端量眼前的这个神秘的面具男子,猜测着他的可能身份,不想古幽上前道:“他是乌圣,那么你又是谁,来此何干?”

面具男子大笑,似乎说话的声音是刻意用内功控制过的:“哈哈……初出江湖的小娃,也难怪你们不认识我,我就是天地浪子田浪。”

二人双双大喜,没想道他们生平最为崇拜的田浪居然就站在他们面前,乌圣连忙上前道:“原来您就是人称天地浪子田浪的田大侠啊,晚辈久仰多时,你来这儿是来找我的?”

田浪笑着道:“世间有太多不平之事,世间有太多要杀之人,不过世间亦有很多公平之事,很多该救之人,我听闻狂棋手乌狂小娃身中剧毒,现在就在此处,特来相助。”

乌圣大喜,连忙谢道:“真的?看来我小五哥命不该绝,乌圣先行谢过田大侠。”

“哈哈……放心吧,我的四象无极功和你的结焰神爪相互配合,肯定可以将狂棋手小娃体内的毒清除掉。”

乌圣大喜,连忙引着田浪进去,替乌狂疗伤,不过向来聪明过人的灵鲜怀疑起了田浪的身份:“你怎么消息这么灵通,我哥哥他刚刚中毒,你就替他来解毒,知道我哥中毒的人可都在这儿,你究竟有何目的?”

乌圣觉得灵鲜说的很有道理,连忙问道:“对呀,田大侠,既然你是田浪,为何不用真面目示人?”

田浪道:“你们两个小娃还真是多疑!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田浪本无身份,就连天地浪子田浪的名号也是武林中人赠与的?田某从来都是戴着面具示人,这是江湖人人皆知的事情,我需要向你们解释吗?你们还真是罗嗦,一点都不像武林中人。”

乌圣没有别的选择,乌狂的性命危在旦夕,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等不到诸葛明来,就已经先走了。他只能选择相信眼前此自称田浪的白衣、面具男子。

灵鲜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她也是毫无选择啊。

田浪跟乌圣吩咐道:“银锤麒麟小娃,田某先用我的四象无极功将狂棋手小娃体内的毒素跟血液分离,然后你再用结焰神爪的阴柔寒气试着将毒素转移出来,如果成功的话,他就可以活过来,如果失败了,那就准备三口棺材,不对,应该是五口,古幽小娃和灵鲜小娃必然会殉情的。”

田浪让古幽和灵鲜二人把这门口,千万不要让别人进来,否则不但救不好乌狂,他和乌圣也是性命堪忧。

田浪先脱下自己的鞋袜,又让乌圣脱下了乌狂的鞋袜,把乌狂的手脚都朝向天,乌圣照做,不过还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准备好之后,田浪聚气凝神,手足上面有四股非常强的真气迅速流窜,田浪腾空跳起,站在乌狂朝上的双脚之上,又迅速用自己的双手接在乌狂的双掌之上。虽然说这种疗伤之法甚是奇特,可是却惹得乌圣在一旁发笑。

大约一刻钟之后,田浪给出信息,让乌圣迅速引出毒素,乌圣将结焰神爪的寒气从乌狂的百汇穴打入,又迅速将真气从乌狂丹田向上引,可是毒素已经深入奇经八脉,很难引出。

古幽和灵鲜甚是着急,生怕乌狂救不了,再把田浪和乌圣的性命搭上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忽然间,听得屋内一声噪乱,二人忙跑进去看,只见田浪和乌圣全都躺在地上。

古幽忙跑过去看乌圣:“乌圣大哥,这是怎么了?你的小五哥治好了吗?”

田浪翻身拾起,拍了拍衣服上面的尘土道:“哎……狂棋手小娃的命不好啊,毒素已经深入奇经八脉,只引出来一部分。看来刚才也只是帮他延长一两天的寿命而已。”

唐灵鲜趴在乌狂的身上,又开始哭起来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哥他快意恩仇,惩奸除恶,勇破***盟,帮过多少人?如果真的有报应的话,为生么要报应在他的身上?难道世上真的没有解药了吗?”

忽然间,她又想起了琼儿跟她说的五毒还阳丹,立即跑过来跟乌圣道:“我知道有解药,刚才唐门的人说他们的圣药五毒还阳丹和三色琼浆可以救我哥。”

田浪恍然大悟:“是啊,江湖传言,五毒还阳丹可解百毒,是以五毒为原料,然后用处子血和童子尿滋润驴宝,在地下埋藏了九年才进行精炼而成的圣药,珍贵无比;三色琼浆是由唐门培育出的红、黄、绿三种蜜蜂所产的蜂蜜酿造而成,呈现三色,在不同的角度看,可以成千千百种颜色,不过这并不是神奇之处,最为神奇的是三色琼浆可以滋阴润肺,乃是大补良药,据说闻一闻就可以和千年人参的药效相提并论,可是几年前唐门的三色蜂灭绝了,这三色琼浆也所剩无几,即使唐门真有,五个老顽固也不见得能给你。”

灵鲜激动不已:“五毒还阳丹不在唐门,在他们的三弟王仁那儿,唐门的一位姑娘亲口跟我说的,我娘吃过三色琼浆,她的鲜血应该可以起作用。”

乌圣大喜:“什么?解药在三弟那儿,真是太好了。三弟在这几日之内肯定会赶来的,到时候小五哥就有救了。”

田浪连忙问道:“你们的三弟可是那个江湖人称入木三分的王四奇的传人王仁小娃?”

乌圣不解:“什么入木三分?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

“哈哈……亏你们还是兄弟,连江湖人怎么评价他都不知道。江湖传言,王仁可以观其言行举止而看清其人心中虚实,所以才叫入木三分。不过,我看他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什么?我三弟神功盖世,元坤神功已经练到顶层了,又有护体真气保护,怎么会自身难保?”

古幽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低着头道:“乌圣哥,对不起,是我隐瞒了你。最近江湖上传言,王四奇的传人仗着武功盖世,恃强凌弱,到处伤人,引来武林中诸多高手的***,我是怕你担心才没有告诉你。”

乌圣拍桌而起,一掌将身旁的桌子震成碎屑了,怒骂道:“胡说八道!三弟怎么会是恃强凌弱之人?要是让我发现谁敢陷害三弟,我就拆了他。”

就在此时,乌狂口吐鲜血,从活死人中醒了过来。

众人连忙赶过去看,他昏昏沉沉地直叫冷,田浪立即给他服下了一颗药丸,然后又跟乌圣道:“乌圣小娃,这么等也不是个办法,我看你们要找人去接应入木三分小娃才行。”

忽然间,狄夫人和高薪谋推门而入,没想到游护不在狄夫人的身边。

乌圣见狄夫人进来,更不可能离开了,只好拜托古幽去接王仁:“古幽,这儿我放心不下,只能拜托你出马了,你是天生的有福之人,必能接三弟到此。”

不想狄夫***骂道:“荒谬,你和他什么关系?狄满两家势如水火,他又是我儿子,你们将来肯定是仇人,就算救他,也应该由我来救,与满家人没有任何关系。”

乌圣毫不客气怒斥道:“就是你这疯子害了我小五哥,要不是看在你是他的娘亲的份上,我不会放过你这***盟盟主的。他的伤势由我全权负责,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狄夫人勃然大怒:“黄毛小儿,居然这样跟我说话。”

高薪谋欲上前教训乌圣,不料灵鲜买过头来大喊道:“求求你们别吵了,好不好啊?我哥他快要死了,你们快想想办法。”

乌圣、狄夫人惭愧地退下。

看到大家消停了,古幽跟乌圣应允,骑着漆麟驹而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