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6章:祸不单行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6章祸不单行话说千江怒火难平,用百石的链子刀将龙韦杀了,两把宝刀在手,威逼龙家兄弟让自己成为了新的五龙山之主,不过事后,自己也追悔莫及,将龙韦火化后,把骨灰送给了他的三个女儿龙拟雪、龙拟霜、龙拟露,并且通知她们三人赶快赶来添补阴阳八风阵的不足。不过,即使如此,还是差三个人,他们只能先找外人代替了。同时,要布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必须要同时有两个人会使百石的八卦到刀法,一个用正常的方式来打,另外一人倒着使用阴阳八风阵,而这两个最佳人选,只能是百森和千江本人了。

话说回来,百石在次日天早上发现千江不在了,而且自己的链子刀也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派人到处寻找,不想范仙华跟他道:“龙千江心怀鬼胎,我早就怀疑他混入丐帮是动机不良了,当初,你的链子刀遇到迎心刀时,出现过非常奇怪的反应,我看八成藏着什么秘密,现在它和龙千江都不翼而飞,必然是回龙家找你那些兄弟布阵去了。”

百石豁出性命才将龙千江从王仁的掌下救出,当然不会相信他会真么无情无义,不但欺骗他,反而成了梁上君子。

范仙华又道:“我知道你认为兄弟情重,又三番四次救过他,是一定不会相信的,不过等到日后,你自然会明白了。”

就在此时,丐帮***传来消息说找到王仁了。

据丐帮得到的消息,王仁和聂瑛本来打算从石家庄迂回到太原,可是他们快到石家庄的时候被大火烧死了。

古幽大吃一惊,这王仁和聂瑛死了,乌狂也必死无疑,真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乌圣。

古幽赶回崛山脚下,乌圣看她满面愁容,又孤身回来,就知道没有找到王仁,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古幽也不知道到底是该不该说,不想此时,狄夫人哭哭泣泣的跑进来了:“真是天亡我狄家,我的儿子就这么死了,狄家绝后了,满家赢了。”

乌圣大道:“哪有你这么当人家的娘的?小五哥还有救,你怎么能在这儿诅咒他?”

“没救了,最后的希望,王仁也死了,没有救了啊,没有想到狄家居然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香火就这么断了,夫君的仇报不了了。”

乌圣大惊,快步上前,抓住狄夫人的衣襟问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三弟死了?你要是再在这儿妖言惑众,我就把你扔出去。”

古幽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他,况且她已经瞒过乌圣一次了,这次又如何忍心,在一旁低着头轻声道:“乌圣哥,她说的是真的。你三弟和聂姑娘被人用火烧了。”

乌圣顿时晕倒在地,古幽连忙掐乌圣的人中,将清风油擦在他的额头上,他好不容易醒过来了。

乌圣目光呆滞,傻傻地自言自语道:“三弟死了,小五哥也快死了,而我却独活。”

忽然间,他拿过霹雳锤,跳出窗外,耍了来了,借以发泄心中不快。看到乌圣如此痛苦,古幽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扔下霹雳锤,又跑了过来向古幽询问道:“你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三弟的?”古幽摇头沉默。

乌圣又把目光转向狄夫人,大骂道:“为什么你的消息这么灵通,是不是你害死我三弟的?”

狄夫人看到乌圣凶狠的眼神,心中甚是害怕,而他的保护神游护又不在身边,吓得直哆嗦,吞吞吐吐地道:“不…不是我,我也是今天早上去太原城里的时候,听一些武林人士说的,现在太原城里都传遍了。”

乌圣哭倒在地,大骂老天不公。

真是冤家路窄,不想此时,仲归带着万电、休雷来了。

休雷和乌圣、乌狂有过一面之缘,并且曾在罗家村外大打出手,见到乌圣,一眼认出了他,又想起曾经被乌狂和乌圣暗算,心中甚是不快,上前大骂道:“真是冤家路窄,上次在南方,让你们救走诸葛明,我倒要看看这次诸葛明会不会救你们。”

乌圣此时正在气头上,没想到休雷却来碰,怒火难以平息,冷冷四字出口“你是找死”,说完,霹雳锤已经朝他扔了过去。

本来霹雳一击也只是匹夫蛮力之勇,可是乌圣却将隔空三式的力道融入在自创的这招之中,正所谓大巧若拙,外力和内功合二为一,实在是威力无穷。

休雷大惊,见霹雳锤力道惊人,自知难以正面抵挡,翻身腾空而起,意图躲开,不想乌圣紧接着一招隔空穿穴,正中他的前胸。

乌圣的武功虽然比乌狂要高出很多,可是乌狂精心钻研隔空三式,对其力道的把握以及运用要比诸葛明熟练百倍,隔空三式在乌狂手上才有真正的威力,因此乌圣的隔空穿穴并没有要了休雷的命,只是将他打晕了。

仲归大怒,使出地禅腿上前跟他相斗。乌圣腾空而起,躲过仲归的地禅腿的绝招,左手故技重施,又出霹雳一击,砸向了他。

仲归闪躲不急,聚气凝神,使出弥罗神掌,一掌将霹雳锤接住,顺势将其力量卸掉,掉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乌圣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眼前此人武功如此之高,居然连自己的霹雳一击都接住了,而且还是如此轻松就卸掉了所有的力量,连忙使出谍影诀,一招谍影斑斑趁仲归没有落稳,站落至他的前面。

万电见乌圣武功高强,决定暗施偷袭,准备好飞刀向他的后背袭来。

不想此时,仲归又出重掌,乌圣连忙使出一招移形换影,躲过了仲归的重伤,飞刀直入仲归的小腹。

乌圣没有料想到万电居然如此卑鄙,颇为震怒,又是一招移形换影,来到万电身后,将他举过头顶,大叫一声,准备撕裂,而万电的骨头也开始嘎嘎作响。

就在此时,听得有人念道:“迦叶尊者捏花笑,一念成佛一念魔。”

乌圣立刻惊醒,扔下手中的万电,转过头一看,原来是一位白髯飘然,年过八旬的老和尚。

古幽也跑了过来看,看乌圣没有受伤,这才放心的下。狄夫人见乌圣发狂的时候居然如此厉害,心中不由一怔,心想:“要是这下子真的跟我做对,那么我如何破满家,替我夫君报仇?看来以后还是避开他为妙。”

老僧手掠长髯跟乌圣道:“观施主面色容颜,不知心怀何事,导致施主差点堕入魔道。”

乌圣虽然将戾气压了下来,可是想起王仁、乌狂、聂瑛已死,顿时又是悲痛非常。

古幽在一旁道:“大师,乌圣哥的一位哥哥快死了,另外一位弟弟被别人烧死了,他只不过是一时无法承受心中的痛苦,所以才会这样,请大师千万不要责怪。”

和尚笑了笑道:“阿弥陀佛,出家之人又岂会责备他人?不过,看施主面色渐渐转过来了,老衲也就放心了,告辞。”

乌圣连忙叫住老僧道:“多谢大师提点之恩,乌圣感激不尽,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和尚又是手掠长髯,笑着道:“虚实有道,无有为常。”

乌圣不解,像这样的问题王仁最拿手了,想到这儿,乌圣内心又是非常的痛苦。

乌圣走过去扶起中了万电暗器的仲归,跟他道:“你们曾经欺负我***他身负重伤,后来又连续两次打伤我小五哥,这次我教训你们之后,大家算是扯平了。”

仲归根本不知道乌圣口中的小五哥是谁,不由怒骂道:“呸,我知道谁是你小五哥,我现在输了,要杀就杀,休得多言。”

乌圣打伤了人,也是理亏,不好再恶言相向,只能沉默了。不想仲归又说道:“兄台年纪轻轻,不但神力惊人,内功之高,步仲归也深感佩服,武林大会之时,再决胜负,一洗今日之耻。”

万电刚才误伤了仲归,不敢过去,只是傻傻地站在一旁发呆。仲归瞪大眼睛,看着万电大骂道:“还不赶快把二师兄扶起来?”

万电吞吞吐吐地道:“好……不过我们不去黑白二长老了吗?他们现在快到了。”

原来仲归、休雷、万电三人是去接武林中威望最高的黑白二长老的。

却说武林中的黑白二长老乃是江湖上被公认为德行最为高尚的七个年过七旬的老人,想要成为武林盟主,如果有二位长老的支持,那必然是事半功倍,即使没有赢得天下第一,如果被二位长老认可,那么也很有可能也在考虑范围之内。

此次的武林大会轮流到北方举办,当然是由步震这位北地霸王一手筹办的,接黑白二长老的事情当然要让他来干了,可是没有想到他们三人在此遇到了发狂的乌圣,个个身负重伤,这还怎么去接?只能先回到太原了。

乌圣傻傻地坐在门前,想着兄弟三人曾经的一切,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古幽走过来,坐到乌圣的旁边道:“乌圣哥,你知道为什么我决定跟着回中原,而不留在我***身边吗?”

乌圣擦去眼角的泪水,强作欢笑道:“我知道,但是我却说不清楚,不过,肯定是贵乎知心。”古幽靠到乌圣的肩膀上,他一下子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古幽又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那样作是对的,我告诉自己要跟着你,所以就跟着你了,因此任何时候去做自己认为是对的的事情,不要顾虑太多了。”乌圣似懂非懂,不过他知道古幽肯定是想帮他摆脱眼前的痛苦。

二人对着夕阳坐着,享受着久违的幸福,忽然间,听得乌狂大叫一声:“灵…鲜。”

二***惊,连忙跑进去看,映入眼前的一幕让二人目瞪口呆:灵鲜浑身是血,爬在乌狂的身上,而乌狂却奇迹般地醒来了。

他看到身上的灵鲜浑身是血,挣扎着爬起来。乌圣连忙跑过去把唐灵鲜翻过来一看,原来灵鲜在得知王仁的死讯后,知道乌狂无药可医,割腕***了。

乌狂使着浑身力气喊着唐灵鲜的名字,可是她已经没有知觉了。

乌圣连忙点了灵鲜的诸大穴道帮她止血。

乌狂非常着急,又吐了几口浑浊的血道:“灵鲜……赶快救灵鲜,不要让她做傻事。”

古幽见乌狂这么激动,在一旁道:“放心吧,乌狂大哥,唐姑娘只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你不要担心,我马上给她去太原找大夫。”乌圣也跟着道:“小五哥,你不要担心了,还是先好好休息吧,三弟快把解药带回来了。”

不想乌狂居然道:“没有……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三弟和聂姑娘站在火堆了求我救他们。我想救啊,可是伸不出手,我挣扎着,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终于抓到了一只手,可是我一看,原来是灵鲜拉住了我的手,浑身是血。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大叫一声,就醒来了,三弟必然有事,这一切都是这么真实。”

乌圣大惊,没有想到乌狂的梦竟然这么准,看来王仁真是凶多吉少。

他又将乌狂抚着躺下,输了点真气,而古幽也带着灵鲜火速赶往太原求医。

此时城门已经快要关闭了,古幽费尽唇舌才进到太原城内。

她在城西找了个大夫给唐灵鲜诊治,大夫在切脉之后,发现她失血过多,不过好在发现的及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她在抓药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味药。

大夫跟她建议道:“我师弟的城东黄记药铺里面有这些药,你赶快去给她抓来,晚了恐怕有变。”古幽应允而去。

古幽抓完药,刚想赶回城西,不料被两个老人挡住了。

老妇人看起来很不自然,笑着跟古幽道:“姑娘长得这么漂亮,能不能考虑一下去当我的孙媳妇啊?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古幽大怒,不想老头看起来也很不自然,呼吸吐纳,听其呼吸吐纳,应该是个武林高手,而且虽然极力伪装,可是声音却带着年轻的稚气:“这位姑娘是挺漂亮的,不过我记得有一位叫聂瑛的姑娘也很漂亮,而且面目之上,全是神秘之色,我要是年轻五十年,肯定把她娶回家,不知道姑娘认识吗?”

不想老妇人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在一旁傻笑,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实在是憨态可掬。

古幽大惊,听的此人居然提到聂瑛,又见二人如此奇怪,疑惑地追问道:“聂瑛?你口中所说的可是那个‘得聂瑛者得天下’的聂瑛?”

老头连连点头,不想老妇人又道:“你是不是认为她们被大火烧死了?”

古幽甚是震惊,一脸骇然,面无表情,没想到这两人这么奇怪,连她心理面想什么都知道,就是入木三分的王仁也很难做到啊,不由怀疑起来了二人的身份。

她细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老头的胡子原来是粘上的,又连忙朝老妇人看去,笑起来一点儿都不像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倒像是个小姑娘装出来的。

不错,此二人正是王仁和聂瑛装扮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