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28章:庙前断刀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8章庙前断刀话说王仁准备带着乌狂上崛教寺疗伤,那儿环境清幽,鸟语花香,实乃世外桃源,无人打扰,着实是个疗伤的好地方。

乌圣让古幽和聂瑛二人在山下等候,顺便照顾好灵鲜,可是灵鲜非要跟上去,乌圣无计可施,只好先点了她的昏睡穴。

山路崎岖,可是乌圣天生神力,抱着乌狂,依然是步伐轻盈、健步如飞,王仁对此甚为佩服。

二人带着乌狂来到了位于崛山之巅的崛教寺,果然是处处鸟语,地地花香,清风送爽,密林深处,传来了寺中嗡嗡钟声。

王仁欣赏着这无边的美景,忽然间,在寺前一块昂首挺起的柱形石头中插着的断刀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走过去一看,发现这把断刀乃是军用朴刀的刀头,真不知为什么此处会有这样一把断刀插在这柱形大石之上。

此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施主对这把断刀如此感兴趣,可知它的来历?”

王仁转过头一看,原来是一位身披素色袈裟的长髯老僧。不错,此人正是在乌圣走火入魔的时候,及时出现,将他从魔道的边缘拉回来的那位老僧。

乌圣立即上前,向他行礼道:“大师,乌狂、乌圣、王仁三兄弟向您请安。上次承蒙您的相救,乌圣才免于走火入魔、堕入魔道,大恩未及言谢,今天又来打扰您的清修,实在是惭愧之至!”

和尚手掠长髯,仰天一笑道:“哈哈…我看三位施主的眉宇之间,正气凛然,虽然年少而显轻浮之色,可是眉目深情,必然是当代的年少英雄,不知来此崛山之巅所为何事?”

王仁鞠躬而答曰:“大师,我大哥现在身中奇毒,性命朝夕不保,我们兄弟此次前来,是想借贵宝地七天,给我大哥疗伤,不知大师是否方便?”

轻风从密林袭过,拂在老僧的长髯之上。和尚又掠因山顶微风吹拂飘然而起的长髯,笑着道:“哈哈……与人方便,乃佛之本心,若小寺可以帮你们,你们只管用。”

乌圣立刻上前感谢,王仁还记着刚才看到的断刀,可是还是不知道眼前的长髯和尚的法号,好奇之下,又向和尚询问断刀的来历:“请问大师该如何称呼,这断刀又是从何而来?”

和尚笑了笑道:“虚实有道,无有为常,贫僧正是崛教寺长老虚无。施主对这把断刀如此感兴趣,想必亦是武林中人了。”王仁点头称是,不想乌圣又道:“不瞒虚无大师,我三弟正是武林奇人王四奇的传人,人称入木三分的王仁。”

虚无大惊,围绕着王仁转了一圈,连连叹道:“哎……小施主真有当年的一代英雄王四奇的风采,是和上一任武林盟主有几分相似。”

王仁大惊:“怎么?虚无大师,您认识我爷爷?”

虚无大师叹息道:“哎,王四奇一连担任了三届武林盟主,为期二十一年,武功练到了化境。在他担任武林盟主之时,曾单***匹马去五台山围剿山贼,一连打了三天三夜,身负重伤,在本寺之中修养了半年之久,老衲对他也算是比较熟悉。”王仁想要继续追问,不想乌狂咳嗽了几声醒来了。

乌圣连忙将他靠着石头放下,虚无大师上前给他检查了一下,大惊道:“小施主中毒很深,毒素已经深入奇经八脉,我看即使小施主武功绝顶,也不见得能够把他体内的毒素逼出来,不过老衲倒有一法可以一试。”

乌圣连忙问道:“不知大师有何良方可解我小五哥的奇毒?”

原来虚无大师的方法是将乌狂在药缸里面泡三天三夜,然后再借助药效才可能把他体内的毒素全部清除。他又让乌圣将他放在了后院的环境清幽的禅房之中,然后开了一个药方,让兄弟二人去抓药。乌圣见王仁要劳累七天之久,所以让他先休息,自己去抓药。此时的王仁也真的是很疲劳了,所以在虚无大师的招待下住了下来。

乌圣刚出了崛教寺,不想漆麟驹和玄武流星就在寺外等候。乌圣大喜,骑着漆麟驹而去。

王仁刚刚躺下,忽然听得外面有妈的嘶鸣声,一下子就识出了这是玄武流星的声音,立即跑出去看。

玄武流星看到王仁,甚是亲热,停止了嘶鸣,王仁正在扶弄它的鬃毛,虚无大师又出来了。

虚无大师看他和玄武流星如此亲密,一时赞叹道:“小施主真是当世伯乐,此马威武不凡,通有灵性,看来真是匹千里良驹。”

虚无大师走到马前面,掰开它的嘴,看了看牙齿又跟王仁道:“看来此马刚过两岁,小施主正是有福气啊,不知你是怎么得到它的?”

王仁抚摸着玄武流星的鬃毛,想起曾经一时意气从景扶手上抢来的马,甚是惭愧,低着头跟虚无大师道:“不瞒大师,此马乃是我抢来的。当时我想起石敬瑭、景延光背叛中原,非常气愤,又看它高大威猛,膘肥体健,甚是喜爱,于是从景扶手中抢了过来,现在想来,江湖人说王仁恃强凌弱,一点儿也不冤枉!”

虚无大师仰起头,长髯在微风下又飘起来了:“施主能够得到此马,也是与它有缘,人谁无过,过而能改,也不逊英雄本色。”

王仁很是惭愧,默然无语,抚摸着玄武流星的鬃毛,忽然间目光又投向了那把插在柱形居石上的断刀,随即又向虚无大师问道:“大师,我看那把断刀应该是军用的吧,何以折断,而且插在此处?”

虚无大师叹息道:“哎……既然有缘来此,那老衲就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原来这把断刀是后唐大将周德威插在上面的。

当年晋王李克用和后唐庄总李存勖来崛教寺上香许愿,祈求四海升平、天下大统。李克用自知大限将至,于是在崛教寺前面跟自己的儿子李存勖赐了三支箭,同时跟李存勖说道:“朱全忠,是我的仇敌;燕王,是在我的扶持之下才建立起来的;契丹王与我订立了盟约,共同对抗仇敌,结果都背弃了我而归顺于梁。这三方,都是我生前没有消灭的,现在给你三支箭,希望你不要忘记我生平愿望。”庄宗接过李克用的三支箭之后,好好的收藏起来。

然后李克用又跟随行的大将周德威吩咐道:“镇远你跟随我多年,善于用兵,以后还须尽心竭力辅佐我儿,帮助他完成我的遗愿,早日一统天下。”

李存勖跪倒在地,跟周德威道:“将军身经百战,以后人前你我主仆,人后我称你为父,凡是望周将军多多提醒,多多协助。”

周德威对庄宗父子特别感激,于是拔出随身携带的宝刀,站在柱形巨石面前起誓道:“镇远以后愿意追随少主,恢复李唐江山,至死方休,若为此誓,犹若此刀。”周德威将刀***了石头,刀被折断了。

虚无大师又说道:“在崛教寺中曾经有一首诗,据说是周德威所作,其内容贫僧还记得:浓雾初散衅旗展,李子树下起狼烟,待到宝炉成丹日,策马挥剑销国线。”

王仁大吃一惊,这不正是去年和钱央一块儿爬上天柱山时,钱央在天柱山之巅所吟颂的诗吗?看来钱央曾经也来过这崛教寺中。

虚无大师看着断刀跟王仁叹息道:“只可惜,前几年地震,刻有这首诗的石碑滚下山去,再也没有发现,现在就只有这把断刀了。”

王仁真是百感交集,望着眼前的大好河山,只可惜庄宗的辉煌不再,又转过头来,跟玄武流星道:“玄武流星,你现在回到瑛儿的身边,或许她会需要你。”

玄武流星似乎通晓人言,在王仁说完之后,立即下山去了。

虚无大师看着玄武流星远去,稍稍叹息,又邀请王仁进去,边走边道:“想镇远戎马一生,却最终在胡柳陂之战中战死,全因庄宗不用其计,虽然出家人四大皆空,可是老衲每次想起,都甚是心寒。”

不想王仁道:“对于庄宗此人,我叔叔也曾跟我提过,我也略知一二,俗话说‘满招损谦受益’,为人处世,还需有海纳百川的胸怀才是,五天之后,就会出现一位武林盟主,如果他有君子之风,能够团结武林,为世人谋福,那么将是武林之幸、天下之幸,如果他像庄宗一样,沾沾自喜,毫不收敛,那么我们三兄弟必将前去取他首级。”

虚无大师又是手掠长髯叹息道:“想当今天下,蜀孟昶在位初年,与民同息,国富而兵强,而现在,生活奢侈,荒淫无度,非可托天下之人;楚马希范一介文人,异常奢侈,不断加苛捐杂税,亦非可托天下之才;晋国景延广掌权,向契丹称臣,必非救世之国;李也是一介文人,奢侈无度,******,导致怨声载道,亦非救世之才;高***世之小丑,而南平兵弱地下,位于军事要道,不久必为人所夺;刘晟杀兄自立,残暴不仁,绝非世之良才。呜呼哀哉,乱世之中,何人才可统一天下,何人才可结束这乱世争斗?天下苦战久已!”

王仁真没有想到眼前这位逃离尘世之人,居然对天下大事了若指掌,看着虚无大师飘然的长髯,他也为此乱世愤愤不平。王仁走到虚无大师的正面,没想到虚无大师正在哭泣,看到虚无大师的悲天悯世之泪,他立即上前安慰:“大师,您视野开阔,熟知天下大师,可以看出您是一个关心民生疾苦之人。怎奈,天下事,何其复杂,王仁不像大师看的这么透彻,不过,我知道,当今武林之中,还是有很多人在努力地尝试着改变这一现状。我们兄弟三人就是有一颗救民于水火的心才在建州结拜的,像天地浪子田浪,一生之中杀过***无数,救过百姓万千,我们虽然没有他那么伟大,不过前些日子我们剿灭了***盟,也算是为武林略尽了一份绵力。”

虚无大师看着他甚是严肃地道:“施主,你真是佛祖转世、菩萨心肠,不过,老衲还有一言相赠,武林中人,难免性如烈马,冲动难以自制,老衲听说江湖上人称幻实幻虚的东侠诸葛明就极少杀生,可以克制心中的戾气,尔等还需向他求教,武功越高,肩上的责任也就越大,你们日后一定要渡人渡己,凡是三思而后行,如此,方可不违佛之本性。”

他真没有想到虚无大师居然和炎空大师说着同样的话,不过,他也明白自己的确是比较冲动、乌狂有狂性、乌圣有蛮性,有时候都难免有点不近人情。

就在此时,听得一声嘶鸣,他还以为是玄武流星回来了,结果是乌圣拿着药材回来了。王仁大喜,真没有想到乌圣居然这么快。

虚无大师让二人把药煎好之后,倒在了一个浴桶之中,乌圣将乌狂的衣服脱下之后,把他放进了进去。

王仁试着用元坤神功给乌狂疗伤,结果真的如虚无大师所言,用功将近一个时辰,也没有多大反应,毒素实在是难以清除,看来只能等到药效发挥,彻底浸入乌狂的奇经八脉之时,才能真正开始疗伤。

乌圣想要留下来帮助他,可是狄夫人和满夫人双双失踪,下落不明,很有可能又在某处大打出手,必然又会有一番流血。现在,他放心不下,只有下去,先震慑住二人,她们二人才可以消停一会儿。

乌圣独自坐在院子中发呆,这怎么能瞒得过人称入木三分的王仁呢?

他走到乌圣的旁边坐了下来道:“二哥,你有事就赶快下山吧,要是大哥醒来的话,他也不希望看到狄夫人和满夫人又在自相残杀,只有你下去,才可以镇服二人,如果有可能的话,先让满夫人回去吧,狄夫人孤身在外,势单力孤,想必不会冒然追去的。待七日之后上山来接我们就行了,到时候肯定是活蹦乱跳的狂棋手乌狂和入木三分王仁。”

王仁这么说,乌圣也只能离开了,不想王仁又叫住他道:“二哥,我有一事还要你帮忙。现在江湖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和瑛儿已经死了,你先不要把我们活着的消息告诉别人,等到武林大会的时候,暗中查看一下,看到底是谁在暗中贼赃陷害,想让我身败名裂,另外,我叔叔正在抓李笃,履行和我叔母的二十年之约,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就带我帮一帮他。”乌圣含笑而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