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五章郁闷的总监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08: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汉克,把扳子递给我,那把五号的。。。。不,不是这把,左边那把长的,好,谢谢。”鲁道夫接过同伴递过来的工具,又一头钻进了他那辆251半履带装甲指挥车的引擎盖下。

    “你再试一次,慢慢的。。。。”鲁道夫探出头对在驾驶座上的同伴喊到。

    “嘎嘎嘎。。。。轰。。。。。”随着启动马达出的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后装甲车的引擎开始轰鸣起来,气缸有节奏的颤动着,排气管喷出了一股呛人的青烟。

    “你踩几下油门试试。”鲁道夫对着同伴大声喊叫着。

    “很正常,没有问题了。”

    在鲁道夫的耳朵里,动机匀称的轰鸣声简直就像是天使的圣歌一样动人。

    “你们修好它了,干得很不错,鲁道夫。”

    一直等在一旁的赫尔曼中尉大声的喊到,做为古德里安将军的副官,他一直在边上监督着这辆装甲指挥车的维修工作。

    “谢谢你,长官。”鲁道夫用力的合上了装甲车的引擎盖,随后从251那长长的车头上跳了下来。

    “关掉它,别浪费汽油。”鲁道夫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对自己在驾驶室里的同伴猛做着手势,动机喘息了几下后停止了运转。

    “真是够劲儿。”鲁道夫满意的拍了拍装甲车坚固的前装甲,随后他一边用手指掏着被动机轰鸣声震得痒的耳孔一边向着赫尔曼中尉走去。

    “真的修理好了吗?鲁道夫上士,她不会再出故障了吧。” 赫尔曼摘下军帽,望着那辆庞大的装甲车挠了挠头。

    “要知道前面的战况不怎么理想,将军这两天的心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如果这辆车再出像昨天晚上那样的状况的话,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没有问题了,长官,我刚给她换上了一个新的化油器,***的部分我也都仔细检查过了,她现在就像刚出厂一样完好。放心吧,长官,不会再有任何问题的。相信我,我用我的勋章来担保”鲁道夫急忙回答到。

    “留着你的勋章吧,要是再出问题的话,我们大家都要倒霉。你还是再仔细检查一遍。” 赫尔曼严肃的命令到:“记得给车加满油,随时做好出的准备。”

    “遵命,长官。”

    赫尔曼严肃的点了点头,用眼神再警告了一次鲁道夫,随后他带上了他的军帽转过身向着附近的一顶大型军帐走去。他在帐篷前稍微迟疑了一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

    “报告!” 赫尔曼大声对帐篷内叫到。

    “进来。”得到了许可后,赫尔曼撩开了那张厚重的门帘走进了帐篷。

    “哦,是赫尔曼啊,有什么新的情报吗,中尉。”

    德国装甲兵总监,装甲兵中将古德里安正趴在帐篷中间摆放着的巨大地图桌上拿着一支红铅笔正在描画着什么,他只是抬头瞟了一眼自己年轻的副官,随后又埋到那张地图上去了。

    “将军阁下,现在还没有最新的情报。我是来向您报告您的指挥车已经修理完毕,随时可以出。” 赫尔曼挺胸立正大声的报告到。

    “哦。。。。很好,让他们先做好出的准备吧,我还要在这里滞留一会儿,我在等待第三装甲团昨晚的战报。”

    古德里安在地图上划下了最后一根线条,他把铅笔往桌上一扔随后直起身微笑着对着自己的副官说到。

    “知道了,长官。您现在要吃点东西吗?我已经让厨房给您准备了早餐。” 赫尔曼恭敬的问到。

    “好啊,我是有点饿了。”装甲兵中将双手叉着腰一边伸展着酸痛的脊椎一边回答到。

    古德里安已经工作了一夜,虽然这对于在德国将领中以精力过分旺盛出名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事情,但是一夜的劳累使他现在的形象实在是不能和他高贵的身份相配。他没有系皮带,军服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皱巴巴的军用衬衫,那枚一级铁十字勋章歪挂在被解开的衬衫领口,稀疏的头批散在额头上,要不是那双深邃的蓝眼睛还依然散着充满力量与自信的神采,不然就可以用颓废这个词来形容他现在的形象了。令人庆幸的是,那个严谨的道根和冯,布劳希奇没有在场,否则这位装甲兵中将一定会受到那两个军容专家恐怖的炮火覆盖。

    “将军,昨晚上您又没有休息吗?是不是要给您先来一杯咖啡?” 赫尔曼问到。

    “我前面睡了一小会儿,现在精神还不错。如果有热的就来一杯吧。”古德里安拿起了自己的水杯,倒掉了里面已经凉了的咖啡,随后把杯子递给了副官。

    “将军,您要注意您的身体啊。如果有时间我希望您能够真正的休息一下,如果您这样把身体累垮了会让我很难向元交代的。” 赫尔曼端起了勤务兵送来的咖啡壶给古德里安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他一边把杯子递给将军一边说到。

    “谢谢。”古德里安接过了杯子,他苦笑着回答到:“我知道我需要休息,但是现在的情况让我实在无法安心的入睡。”

    他喝了一小口咖啡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你等一会儿把这些命令布下去,让第三装甲团尽快报告他们昨晚战斗的情况,告诉他们我正在等着他们的消息。哦,等我吃完早餐后,叫索伦道克参谋长来我这里一下,我有事情和他商量。”古德里安拿起了桌上的一打命令文件交给了赫尔曼。

    “遵命,将军。”赫尔曼接过文件放进了他的文件夹里。

    “将军阁下,您今天的心情好像不错。”

    “那你就看错了,自从我们开始进攻那天起,我的心情就没有好过。”

    古德里安皱着眉头抿了一口咖啡随后接着说到:”长位置上扔下来是对的,再也没有谁能比他更会把握机会,他一贯喜欢钻对方防线的漏洞。看看他已经冲到哪里了,我真怀疑他面前到底有没有法国人。按照他现在的度,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能带着他的军团凿穿意大利冲进地中海里去。”古德里安沮丧的倒在他的椅子上。

    “而我们,我们这里遇到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敌人啊。真不知道法国人是怎么考虑的,也许他们知道是我在指挥这个方向的进攻,所以把他们的精锐都放到了我的战线上。看看,法国第七集团军,第六集团军,我的正面竟然会放着两个一级集团军。魏刚那家伙一定非常恨我,一定是这样,他恨我。”古德里安郁闷的说到。

    “将军,您不用担心什么,我们不是已经突破了他们的防线了吗?就只是进展度稍微慢了一点而已,只要我们在元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他交给您的任务,那就没有人可以来指责您什么。现在元一定已经知道了我们这里的情况,他一定会体谅您所遇到的困难的。” 赫尔曼小心翼翼的安慰着他的长官。

    “担心,我并不担心什么。我只是对我们现在的进攻度感到失望。在战争开始时我们的攻击是那么的有力而迅,而现在。。。。你看看,我们两天只前进了五十公里,不但远远落后于***的部队,而且损失也比所有部队大。我已经丢掉了三十辆坦克和五十辆装甲车,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怀疑是否还能保持我们现在的进攻力度。我们现在必须全力突破前面的那道防线,一定要保证下元一步行动能够顺利进行,否则他真的会把我配到挪威去守碉堡。就算元能够体谅我们现在的这种处境,但是我们再这样像傻瓜一般被堵在这里一定会被我那些坏心眼的同僚们取笑的。”古德里安摇着头叹了口气。

    “侧翼的塞普鲁斯可比我们轻松多了,他们已经出我们三十公里,他们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的侧翼会受到法国人的袭击,因为我在这里拖着法国人呢。不过地狱三头犬倒真的名不虚传,那种海啸般猛烈的进攻也只有他们能够做得到。像那种进攻我只要看一次就够了,看多了心脏会受不了的。那种华丽的攻击方式也就只能适合元直属军团这种火力强大的军团使用,何况他们还拥有一个聪明的参谋长。”

    “曼施坦茵阁下的确是个无与伦比的军事天才,在他领导下的塞普鲁斯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团了吧。”

    这时勤务兵端着早餐走进了帐篷, 赫尔曼从勤务兵手里接过盛放着早餐的托盘,他屏退了勤务兵后把托盘恭敬的放在古德里安的面前。

    “请您先用早餐吧,我想经过这段艰苦时期,我们后面的战斗一定会变得顺利起来的,要知道我们古德里安军团也不是那些法国人可以阻挡的。”

    “但愿是这样,曼施坦茵将军是个聪明的指挥官,希望他能够带领着塞普鲁斯尽快摧毁法国人的后勤补给基地,这样我正面的压力也就可以减轻一点。接着我们就可以看一看这位参谋长的计划是否像他说的那样有用。”古德里安拿起了餐刀开始切割起他的早餐。

    “将军请您慢用,***看看第三装甲团的报告过来了没有。”赫尔曼恭敬的请示到。

    “好吧,记得叫参谋长阁下过来一下。”

    “知道了,阁下。”副官点了一下头致意后走出了帐篷。

    “希望第三装甲团不会让我失望。”古德里安低声嘟囔着,随后叉起一块香肠塞进了嘴里。

    古德里安现在可能是德国西线战场上最郁闷的指挥官了。他所带领的装甲部队结结实实的撞到了法国6军最坚韧的防御地段上。整整两天的时间,第十九装甲军只前进了可怜的五十公里,而在他左翼的同僚们则早已经突破了法国人的防线开始向法国纵深大肆挺进了。

    龙德施泰特恢复了他对a集团军群的指挥权,巴黎已经被他的军队围了个严严实实,现在这位刚脱离囚笼才三天的6军上将正得意洋洋的带着他亲自指挥的三个军团和集团军群指挥部以纯粹郊游的度向着法国都慢慢爬去。他的两个装甲集群和二十个步兵师则正在疯狂的向着法国东线的纵深切入,他们不但切断了马奇诺防线那十个法国师撤回法国内6的通道和东线两个法国集团军向法国南部撤退的道路,而且已经造成了对那两个集团军的合围态势,这些法国部队永远也逃不到温暖的南方去了。

    三个精锐步兵师正配合着c集团军群的部队准备把那十个法国师饿死在马奇诺防线那些坚固的装甲堡垒里。按照徐峻的计划,根本就不必为这十个师去损耗德国士兵宝贵的生命和德国的资源,只要暂时围困住他们,等到法国***投降,这些部队会把那条坚固的防线完整的交到自己的手里。

    中线的B集团军群则以一种混乱的姿态向着法国的中部突击前进着,不但进攻度飞快,而且他们完全没有什么队形。现在B集团军群的步兵部队正以师为单位各自为战着,各支部队在地图上走着开战前总参谋部给他们设定的路线,他们可以自由攻击任何出现在他们进攻路线上的目标。

    B集团军群的这群步兵师的任务就是制造混乱,从地图上看他们的攻击路线简直让人感到诡异,与其说是攻击路线还不如说就是一团乱麻,但是事实上这些看似混乱的路线都是经过作战局的那些参谋们严密的计划后得出的。每一个师都非常明确他们的使命,他们严格的按照整体的时间表运作,如果进攻顺利,那么这个时间表将会加快,反之亦然,没有哪支部队可以随便加快或减慢进攻度。

    这种看似毫无规律和逻辑可言的进攻路线把法国的防守部队完全给搞糊涂了。比如说德国6军第三十七步兵师,刚开始进攻时他是在整个集团军群的左翼,两天后法国人竟然在右翼的进攻序列里看到了他。德国部队就像水银一样向着整条防线渗透,他们从那些法国人没有注意的空隙中穿插迂回到那些守备部队的身后,然后从那些部队想象不到的方向起进攻。

    在那些法国指挥官眼里在他们周围到处都有德**队出现,他们承受着德**队从各个方向动的攻击。法国指挥官们只好不断调动着他们的预备队,他们把那些部队不停的调动到他们认为的那些关键位置上。结果这些宝贵的部队不得不在法国空旷的原野上顶着德国轰炸机的***疲于奔命,他们在行军中造成的损耗比战斗中产生的损耗都多。法国中线上由三个后备的二流集团军构筑的防线被那群一流的没头苍蝇切割得支离破碎,随后被他们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掉。中线法军的后勤系统已经被那些不停穿插纵横的德**队撕成了碎片,于是开始出现整师整师的法**队由于弹尽粮绝***投降。

    德国步兵们的战果辉煌,他们总算能让那些装甲部队不敢再小看他们了♀殖民地和英国***的增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依靠他们现在所积蓄的力量绝对无法抵御强大的德**队的攻击。

    法国人也深深的明白这一点,他们把最强悍最精锐的力量都放在了西线防线上,法国人决心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守护住沿海城市和西南各省,法国的那些最富裕的城市也都汇聚在那个区域,只要那些地区还掌握在法国手中,他们就还有反扑的机会.

    法国人毅然放弃了他们那个易攻难守的都,他们甚至放弃了在他们眼里绝对会被占领的东线战场,他们把法国的***内阁和那些金融,文化,工业机构撤退到了西南各沿海城市中,法国东部和南部那些还没有被占领地区也都忙着将那些重要机构向着海边撤退。

    结果古德里安就这样毫无准备的一头撞到了法国人决心誓死捍卫的最坚固的一道防线上。要不是德国空军掌握了上空的制空权,能够给予他不间断的空中支援的话,他的损失绝对不只现在这点。在他面前的法国士兵都知道他们是最后的防线,他们愿意用他们的生命来捍卫法兰西第三共和国。

    在拥有这种坚定意志的士兵和法国最后的一批精锐武器面前,像古德里安这种能够死撑着保持进攻度,并且靠着死缠滥打连着突破法国三层防御的品种已经完全可以被划进强悍目凶猛纲。如果换作动攻击的是克鲁格之类的,可能早就向统帅部叫喊着要增援了。

    其实古德里安还没有遇到法国人最强悍的抵抗,因为另一只猛兽已经把他对面法国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大半了。塞普鲁斯军团依靠他强悍的攻击力和精妙绝伦的战术辅助下奋力的向着法国防御圈的纵深突进着,强悍的战斗力来自于对直属指挥官的狂热崇拜和他拥有的那种密集到过分的火力,而精妙绝伦的战术则来自于他的新指挥官。曼施坦茵在和徐峻见面当天就被任命为这个军团的新参谋长,按照徐峻的密令,穆勒在战斗中也要完全听从这位参谋长的指挥,曼施坦茵成了真正拉住塞普鲁斯颈圈上的皮带的人。

    新元不但把他从柏林军事监狱那种恐怖的地方救了出来,而且还给予了自己这样的器重,曼施坦茵实在无法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为了报答,他下定了决心就算尽他所有的力量与智慧也要打好这场仗。

    结果这位军事天才一力,塞普鲁斯的进攻方式就变了样,原本那种完全疯狗式进攻被严令禁止了。塞普鲁斯一改以往那种横冲直撞的风格,开始花样百出。严格的说他是在按照德国6军战术系的教科书目录动攻击,每一种正规或非正规的战术都被拿了出来,军团指挥官们变着花样的向着法国阵地起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三个师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轮番上阵,把对面的敌人碾得粉碎。塞普鲁斯靠着那些让对方防不胜防的战术和强大的地空双重火力,他突破了法国人的四道防线,并且正以稳定的度向着法国纵深第五道防线冲击。

    但是力量相对比他弱的古德里安军团就只能被甩在了后面,结果古德里安成了全线德军部队中推进度最慢的一个人,难怪这位装甲兵总监会郁闷到现在。

    “将军,第三装甲团的报告过来了。”赫尔曼撩开了门帘急急忙忙的走进了帐篷,他手里拿着一份电报。

    古德里安抬起了头,当他看到自己副官脸上那不自然的神情时,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看来他又要审阅一批阵亡名单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