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32章:南隐惩凶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2章南隐惩凶话说虚无大师用自己的性命帮助王仁治好了其大哥狂棋手乌狂,他们将崛教寺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准备下山,可是玄武流星居然就在门外等候。王仁大喜,细细看来,原来玄武流星的背上有一个包袱,王仁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个面具,两件白色衣服还有一封信,他识得笔迹,正是聂瑛所书。

王仁打开信件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二十四个大字:入木三分,面具大侠,反客为主,旁敲北霸,端午贺寿,沉冤天下。

王仁大概理解上面的意思,是说让自己以入木三分的面具客的身份,想方设法帮自己洗清以前被别人冤枉的伤人事件,而这也是聂瑛给他的生日礼物。

小小五日别离,看到聂瑛的书信,却是让他心中无限的温暖,可是想到是自己的生日,就想起了和自己同属相、同日生的小阿旺目前还生死不明,又是眉头紧锁。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找个地方大吃一顿,一来是为自己庆贺,二来也是等酒足饭饱之后,才有力气参加此次武林大会,慑服群雄、旁敲北霸。

这天端午佳节,一直尚未出手的北地霸王步震在太原城南摆设了一个大擂台,擂台周围人山人海,挤满了前来比武的武林人士或者是来看热闹的附近百姓。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聂瑛特地女扮男装,和乌圣、古幽、诸葛红婷一块儿跟着诸葛明,坐在正东面的高台之上。

正南面的南方武林盟主南隐客钱央,正西面西方武林盟主西域怪僧毕摩子,正背面北方武林盟主北地霸王步震都还没有到。

乌圣不解地向诸葛明询问道:“***,难道说钱大侠、毕摩子他们没有必要在武林大会开始之前赶来吗?若是错过了向黑白二长老报道的机会,那么如何是好?”

诸葛明解释道:“凡是江湖上公认的高手没有必要,记录参加比武之人,只是为了控制比武的时间以及次数,到时候他们三人如果都没有出现的话,那么就算他们输了。不过毕摩子好斗成性,即使来迟了,也会找人打架,直到变得疯疯癫癫,难以自制而离开为止,不过在这期间,若是有人输了,按照毕摩子的规则,败者要***而死。”

就在此时,听得一片排山倒海般的呼喊声:“北霸……”

只见北面出现一群人,不是别人,正是步震步伯延、步仲归、言风、休雷、步雨、万电、骆先生、黑白二长老几人。

诸葛明大吃一惊,自己曾参加过几度武林大会,十四年前在南方馨馐阁由南隐客钱央举办的武林大会和七年前由西域怪僧毕摩子在昆仑山举办的武林大会中,都没有如此阵势,可见步震应该拉拢了许多江湖豪杰,作为自己的后盾,看来武林盟主,他是志在必得。

本来诸葛明也只是等闲视之,因为在他看来,步震双腿已瘸,不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师兄的双腿居然复原了。

陆显在一旁道:“***,师伯双腿复原,又拉拢了这么多的武林人士来支持他,看来武林盟主之位,他是志在必得。”

步震上前,伸出了双臂,让众人安静下来,又大呼道:“又是七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可是我并不是像以前参加武林大会之时那么兴奋,为什么?是因为逢此乱世之秋,我看不到武林人士团结一致,为天下效力;是因为我步震年近半百,却始终没有帮助天下人,救民于水火之中。现在,又到了七年一度的武林大会,曾经的绝顶高手西域怪僧毕摩子、南隐客钱央、我师弟幻实幻虚诸葛明、少林神僧舍空、五行拳炎空大师、飞剑剑飞、天地浪子田浪、寒梅傲雪、阳间阎王成守志、北地霸王步震这些人之中,阳间阎王成守志已死,少林神僧舍空大师被无知的犬儿打败后金盆洗手,隐退江湖,剑飞和寒梅傲雪两位也喜结良缘、退隐江湖,不过,在最近的几年中,无数的高手又相继涌现。我听说武林奇人王四奇的第三代传人,武功深不可测,本来有望成为武林至尊,领导群雄,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恃强凌弱,仗势欺人,实在是令步某心寒!不过,他现在已经被大火烧死了,咱们也不便再讨论。”

听步震这么说,江湖人士纷纷开始议论起来了,有很多大骂王仁的,不过也有提及王仁兄弟勇破***盟,说他是被冤枉的。

步震见场下议论纷纷,无法控制,不想此时,一道蓝影闪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天而降,落在擂台之上,破大骂道:“是谁在咒骂我侄儿?”不是别人,来人正是钱央。

众人又纷纷开始议论了,有的说钱央失踪了好多年了,未曾在江湖上露面,正准备退隐江湖;或说钱央在追一个人;或曰钱央准备回南方做生意的……总之是以讹传讹,各种说法都有。

钱央转过身去,指着步震的鼻梁,对着他大骂道:“北霸,你欺人太甚,先是你儿子来我南方武林捣乱,打伤我徒儿茶魂,现在又在此地咒骂我仁儿,到底是何居心?我先杀一人,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步震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仲归和休雷形如烈火,想要上前回骂,不想都被伯延喝退了。

听到钱央说他要杀一个人,众人胆颤心寒,个个手握兵器,随时准备反击。飞燕门的掌门燕梭和四五行道五个师兄弟都以为是钱央想为王仁报仇,找他们算账,都在聚气运功,可是不料,他却朝唐门的人马而去。

唐门四老纷纷大吃一惊,心想:“这王仁之死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他难道怀疑是唐门的毒手?”

阎王蜈蚣胆颤心寒,准备好肩上的蜈蚣,随时准备向南隐客反击。不过,四五行道和飞燕门的人倒是松了一口气,擦干了额头上的汗珠。

钱央看到武林中人个个手握兵器,蓄势待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不过,二十年前的端午,正是他的妻儿丧命之日,而二十年后的今日,是他向自己的妻子履行二十年之约的日子,就算是头断血流,也要先找出李笃,把他杀掉。

他走到唐门人马面前,跟百步蛇道:“李笃就藏在你们唐门之中,我现在要杀他为我妻儿报仇,履行二十年之约。”

百步蛇大惊:“什么,这怎么可能?李笃早就逃走了,他要是藏身在唐门之中,我们怎么可能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呢?”

钱央反问道:“他杀了黑寡妇,化装成个寡妇,装疯作哑,潜藏在你们身边,将近二十年,难道你们发现了?”百步蛇无言以对,不过唐门之人终于放心了,因为钱央要杀的人是李笃。

钱央又道:“我在锦城的时候就发现他藏在官府,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又偷偷溜进唐门了。被元坤神功的内功所伤,每天都会遭受烈火焚之苦,食不知味,因此你们唐门中常有一人在附近买蜂蜜吃,这一切焉能逃过我的双眼,我必须要在端午节才能杀他,这样才不违背二十年之约,索性我就在暗中跟着他,到了今天,把他找出来杀掉,岂不省去了很多麻烦?”

他朝着唐门四老身后的人群中去了,仔细看着每个人身形及表情。所有人都怕被钱央当成是李笃,吓得直哆嗦,可是有一身形和李笃差不过的驼背老翁,居然面不改色,只顾咳嗽。

钱央颇为震怒,冷冷一笑,虎牙外露,甚是吓人。

唐门四老也不知道这个驼背到底是谁,四人相互猜测,不想钱央已经伸出猿臂,抓住那人的脖子,扯开了他的衣服,胸前果然刺着骰子。

唐门四老也没有想到此人居然真是李笃,四人面面相觑,不想钱央早就一掌从李笃的前胸打过去,震破了其后被的驼峰,露出了许多的棉花。在元坤神功的酷热之气的影响下,棉花自己燃烧起来了,将垂死的李笃烧死了。

众武林人士无不骇然,盯着熊熊烈火,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钱央对着被熊熊烈火燃烧的李笃大骂道:“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当年你用大火烧死了我妻儿,现在就尝一尝垂死挣扎的滋味吧。”

北地霸王、幻实幻虚看着燃烧的熊熊烈火,真不知道钱央待会儿在知道王仁的死讯后会作何反应。

大仇得报,二十年之约一天不误,帮自己的妻子履行了,这要是三五年,他没准儿会殉情,可是时隔二十年之久,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钱央异常激动,仰天傻傻地呼道:“天啦!我终于等到了,等到履行了二十年之约的这一天,哈哈……”

就在此时,由食、醉雾、茶魂纷纷纵身而来,连忙将钱央搀扶着扶到了南边的高台上坐下。

聂瑛望着心神恍惚的南隐客,自言自语道:“这叔侄俩真是千古情圣。”不过,她还是怕钱央可能也听说了自己和王仁遇害的消息,怕他现在大仇得报,可能一时想不开,连忙朝南边高台跑了过去。

在三位徒儿的搀扶下,心神恍惚,面无表情的南隐客坐好了。忽然间,师兄弟三人站在他面前,醉雾语气沉重地道:“***,有一个消息,您可能还不知道,不过我们说了之后,您一定不要激动啊。”

钱央双目无光,看着远处的擂台,傻傻地道:“什么消息啊?说吧!”

师兄弟三人相互推脱,竟无一人敢说。

他看着对面高台上面的步震,忽然间又想起了他刚才说过的话,看师兄三人如此推脱也猜得七七八八了,连忙向由食追问道:“莫非刚才北地霸王所言属实?仁儿遇害了?”三人不语。

钱央又是傻傻地从椅子上面站起来,自言自语道:“十八年前的今天,当我看到仁儿的时候,我就决定除李笃之外,不再杀人一人,宝炉成丹日,苍天不垂怜,为什么非要逼我杀人啊?”

茶魂见他如此伤心,也不顾什么师徒之别了,抓住他的双臂,盯着他的双眼道:“***,你不要伤心啊,小师弟福大命大,说不定只是谣传。”

钱央勃然大怒,一掌下去,打碎了座椅:“到底是谁杀了仁儿的,是谁”?喊声如雷,将刚刚平静的众人的眼光吸引了过来。

对面的步震甚是担心,心想:“好不容易邀请诸位英雄来参加武林大会,已经连续三次没有善终,这次不会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吧,要是这样,一切都要成为泡影了。”

看着自己的***如此痛苦,茶魂又道:“江湖传言,小师弟恃强凌弱、仗势欺人,为了争武林盟主,连续打伤众多高手,所以在石家庄外面被***。所以,他聂姑娘才引火***的。”

钱央似乎听出了什么,连忙追问道:“什么?你小师弟和聂瑛两人是引火***?”

三人点头称是:“是的,当时小师弟被***,走投无路,所以才引火***。”

钱央仰天大笑道:“哈哈……不可能,仁儿还活着,他一生多情,就算自己死,绝对不会让聂瑛给他陪葬的,另外,有那个鬼灵精的丫头在,我看多半是金蝉脱壳之计,元坤神功属至刚至勇,总纲之中,又有浴火飞凤这么一句,试问火怎么能烧死他们呢?”

此时,女扮男装的聂瑛,手摇折扇走了过来,轻轻笑道:“钱大侠果然聪明过人,对自己的侄儿了如指掌,看来我这金蝉脱壳之计只能糊弄一下一些庸人而已。”

茶魂见过她,一眼就认出了女扮男装的她,连忙围过去问道:“怎么?聂姑娘,你和小师弟还活着,那小师弟现在什么地方啊?”

聂瑛打住茶魂轻声道:“鄙人现在是王英,不是什么女子,请阁下注意称呼。”

她绕过茶魂,走到钱央面前道:“钱大侠真是旷世英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放心吧,他现在给他哥哥乌狂疗伤。今天是王仁哥哥的生日,他一定会出现的,到时候我还要帮他夺得武林盟主。”

钱央不解:“仁儿虽然练成了元坤神功的第十层,不过,他打斗经验不足,怎么可能打败天下高手呢?不知聂…王英兄弟有何妙计?”

聂瑛手摇折扇,笑了笑道:“随机应变,伺机而动,天机不可泄露也。”众人默然无语,不过听说王仁现在还活着真是比什么都高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