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34章:沉冤得雪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4章沉冤得雪话说言风被陆干点住了,陆干为了给哥哥出气,竟然不肯放过毫无还手之力的言风,使出狠招向言风打去。伯延一时着急,也顾不了那么多江湖规矩,纵身上前,使出弥罗神掌,挡走了陆干的重招。然而,陆干毫不相让,居然又偷袭二人。就在此时,柳剑飞来,挡走了他的这一重指。

南方武林之中,无人不识此剑,因为这把剑让无数人都闻风丧胆。醉雾更是欣喜异常,在一旁道:“哈哈,小师弟来了,他真的安然无恙。”钱央也在一旁笑起来了。

聂瑛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会出现的。”乌圣非常高兴,抓着古幽的双臂道:“真是太好了,看来三弟把小五哥治好了,真是太好了。这就叫好人多福寿!”

田浪也颇为震惊,微微笑道:“看来这入木三分小娃真是不可小觑,居然把半死不活的狂棋手小娃给救活了。”

步震见伯延和言风要被暗算,刚欲出手相救,可是却没有想到有人先自己动手,刚刚放下悬着的心,可是却不想出手之人的兵器居然是柳剑,立刻感到了压力,不过王仁之死是言风亲眼所见,绝无虚假,以为是钱央出手相救,便不再深究。

诸葛明在一旁看在眼里,可是王仁已死是个不争的事实,还以为是钱央另收的徒弟,也只是在一旁看热闹,伺机而动。

飞燕门、金鑫子、木森子、水淼子、火焱子、土子五师兄弟立刻赶到了压力,当初就是他们把王仁和聂瑛逼死的,难道是他阴魂不散,前来复仇?不过现在是白天啊。

识得柳剑的江湖人士纷纷开始议论,有的说是王四奇来了,也有的说是钱央插手,破坏武林大会。

阿旺识得此剑,立刻反应过来,开始大叫道:“仁叔救我、仁叔救我啊。”毕摩子无法忍受阿旺的叫声,吓唬他道:“你要是再吵,我就把你泡在醋缸里。”阿旺立即停了下来。

不等柳剑回收,聂瑛又朝她的后面看去,果然,在她身后,站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白衣男子,正是他准备的寿星的面具和白色袍子。不错,此人正是王仁。

柳剑回收,聂瑛立刻扑到他的怀里:“我就知道你会出现的,我就知道。”

王仁笑着道:“瑛儿不哭啊,我先拜过我叔叔,不然他一气之下不肯让我娶你怎么办啊。”

江湖人士纷纷开始议论:“这是怎么回事啊?两个大男人抱在一块儿,真恶心!”

王仁走到钱央面前道:“叔叔,仁儿让您操心了,真是对不起,不知道叔叔你有没有把李笃杀了?”

钱央面无表情地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叔叔吗?来了不先来看我,却跑到姑娘家的怀里去,要是把她娶进门,我还有地位吗?”

王仁深知钱央,嬉皮笑脸地跟他道:“叔叔,算我不好还不行吗?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还没有给我生日礼物呢。你看瑛儿都帮我准备了这么好的寿星面具。”

王仁又转向他的三位师兄道:“向三位师兄请安问好,不知道三位师兄这次准备送我什么礼物啊?”

钱央笑了:“哈哈哈哈,仁儿,你的脸皮还真是厚啊,这样跟你的师兄要礼物。”

由食在一旁道:“师弟,老规矩,你要是能找到,那么就由你拿走,如果你找不到,那么我们就扔了啊。”

众人不知道钱央这儿在干什么,陆干也急了,在台上大骂道:“哪儿来的鼠辈?刚才坏我好事,速速上台来受死。”

王仁停了下来,跳上台去,不想陆干又骂道:“哪儿来的鼠辈?何不以真面目示人?今天端午佳节,也是屈平祭日,可是你却带个寿星的面具,是何意思?”

伯延见言风平安无事了,冷冷一笑,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言风倒是没有立即下台,在一旁拜谢王仁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如若不弃,今天晚上我做东,请壮士喝酒,地点由你随便挑。”

王仁笑道:“哈哈……酒是一定要喝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既然你已经落败,那你下台吧,不要阻挡了人家比武了。”

休雷和步雨连忙赶上了擂台,把言风接应下去了。休雷便走边道:“大师兄,那陆干盛气凌人,我都知道是你让他。你为什么坐以待毙。”言风微微一笑,又看了看步雨。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步震面前。言风刚欲开口,步震就止住他道:“风儿,你什么也别说了,难道你的性子我还不了解吗?”

王仁欲下台,可是被陆干挡住大骂道:“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坏我好事,我颜面何存?”说完向王仁打来。

就在此时,又一个白衣面具男子从天而降,用虚无大师的“佛陀引灯指”挡走了陆干的指法,顺便道:“师兄,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此罢手吧。言风也是一条汉子,你没有必要以怨抱怨。”

陆干甚是惊讶,没想到此人居然称自己为师兄,连忙问道:“你是谁,怎么称我为师兄?”

乌狂低声道:“狂棋手乌狂。”

再怎么说,乌狂是陆干的师弟,也要给乌狂几分薄面的,也就此罢手了。

二人下台而去,此时,乌圣也赶过来了。三兄弟相聚,乌狂死而复生,王仁安然无恙,何其高兴。正在二人笑谈之时,唐灵鲜也骑着玄武流星赶来了。

王仁找由食要了一瓶天冬雪黄丸,给乌狂服了一粒。

就在此时,骆先生又站出来,宣布该龙百石和火焱子的大师兄金鑫子比试切磋。

火焱子师兄弟五人,个个武功高强,金鑫子的乾势拂尘、木森子的巽象散形拳、水淼子的坎形拳、火焱子的离阳神功、土子的艮形掌,都各有妙用,甚是厉害。尤其当五人联合起来组成五行大阵之时,更是威力无穷,世间罕有,不亚于龙家大阵。

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是用四个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拼成的,所以又被江湖人称作是四五行道。

百石的链子刀已经丢失,现在只能用齐扩新授的绝技“大手印”跟金鑫子对阵,然而他的武功今非昔比,即使遇到武功高强的金鑫子的乾势拂尘,苦战一百一十三回合,最终赢了。乌狂也对他的武功暗暗称奇。

就在此时,骆先生宣布一个叫做撵云剑的人跟百步蛇比武。众人都没有听说过有个叫撵云剑的人,不过诸葛明和步震两***吃一惊。因为撵云剑正是他们的***游散人在早年行走江湖时的神兵利器,已经消失多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不过,看撵云剑主的武功的确是精妙绝伦,剑法变化多端,虽然百步蛇武功高强,可是三十多回合下来,渐渐落于下风。在第四十八招出来的时候,撵云剑主一剑刺中百步蛇的小腹,差点要了百步蛇的老命。

没想到撵云剑还不肯罢手,又出一剑,直逼其咽喉,王仁欲上前相阻,不过,乌狂早就抢在他前面,用玉笛挡住撵云剑道:“阁下已经赢了,何必夺人性命呢?”

撵云剑主道:“擂台之上,生死各安天命,你想当英雄,要先胜过我手中的宝剑才行。”

乌狂勃然大怒,忍无可忍,出招直逼撵云剑主。王仁趁机将百步蛇扶下擂台,交给唐门其它三老。

夺命蝎谢道:“敢问尊驾和擂台上的那位兄弟的大名,他日相见也好报答。”

王仁笑了笑道:“哈哈……我是入木三分,救百步蛇的乃是狂棋手乌狂,当初他在你们唐门的大门上刻下了三个大字,纯属意气用事,希望你们可以不记前仇。”

听此人言语,百步蛇当即就想起了王仁,可是王仁现在已死,怎么可能是他呢?跟其谢道:“兄台,狂棋手乌狂身中奇毒,现在逢凶化吉,实在是可喜可贺,他虽然在我唐门大门之上刻下了狂棋手三个大字,可是他们兄弟连番相救,我又怎么敢心生怨恨呢?”

王仁转过身,看撵云剑和乌狂都得难解难分,骆先生也在一旁催起来了,可是二人斗得兴起,焉肯罢手?

乌圣非常惊奇,因为此时的乌狂身手比以前更加敏捷了,而且招式的力量也大了很多,不由暗暗称奇,在一旁跟古幽道:“真没有想到小五哥因祸得福,在重伤之后武功大进,看来他又有一番奇遇啊!”

唐灵鲜知道原因,跟乌圣解释道:“是崛教寺的虚无大师牺牲了自己的功力,帮助王仁把我哥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所以他现在是原来的他加上虚无大师两个人的功力,自然武功大进了。”

乌圣大惊,连忙追问道:“什么?虚无大师牺牲了,怎么会这样啊?”

灵鲜刚想说明原因,不想王仁又跳上了台去,使出“幻象四式”的打法,将乌狂和撵云剑分开道:“大哥,这位少侠请住手,我有几句话要说。”

撵云剑主不肯罢手,大骂道:“你说住手就住手啊,你以为你是武林盟主啊?等你先打赢了我的撵云剑再说吧。”

王仁勃然大怒,一招坤元滚滚过去,逼得撵云剑主避无可避。

钱央甚是满意,在下面笑着道:“真没有想到几个月不见,仁儿的武功比以前更加厉害了。”

撵云剑主觉得王仁的内力有巨浪滔天之势,势不可挡,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还是保存实力为上。”于是先且退了下去。

王仁对台下的江湖人士道:“各位在场的武林人士,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可是擂台比武,刀剑无眼,很容易误伤,在此,我斗胆请各位英雄点到即止,不要像陆干,还有那位人称撵云剑主的少年,多伤性命,让诸多无辜之人受伤,更或者枉死,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陆干和撵云剑主纷纷大怒,在台下咬牙切齿!

炎空大师站出来道:“各位英雄,咱们学武之人,不是为了惩罚、杀人、或者释放心中怒火,更重要的是在于保护生者,济世为人,这位施主的提议,贫僧非常赞同,也希望各位英雄能够点到即止,以免多伤性命。”

虽然说很少有人能够明白炎空大师所说的话,可是他在江湖地位非常之高,在其号召之下,自然是一呼百应。不过,仲归站出来骂道:“比武要是没有人受伤,那叫比武吗?”

王仁没有理他,又跟众人道:“在下听说,前些日子在武林中多有王四奇的传人恃强凌弱的事件,如果步少侠这么说,那王仁技高一筹,打伤人就是情理之中了,可是你们为何要将他逼死?”

伯延也以为王仁已死,但是要是深究下去,可能会让南隐客和北地霸王决裂,到时候对北霸不利,轻声喝退仲归后,上前道:“既然炎空大师都这么说了,我们作为东道主,也赞成点到为止,请你赶快离开,比武还要继续。”

王仁笑了笑,转向众武林人士道:“诸位,既然如此,那么出手打伤各大门派的高手之人,就是违规在先了。为了一探究竟,我曾经暗中查访,果然,却发现王仁是被冤枉的,因为凡是被元坤神功打伤之人,必定会有酷热之症,口舌干燥。可是经过我的查访,江湖上一连串的伤人事件中,所有受伤之人并无此症,由此说明他真是被冤枉了。我希望大家可以还他清白。”

王仁仔细地观察者众人的表情,不想休雷居然站出来骂道:“你说被元坤神功打伤会口舌生疮,身患热疾,不知有何凭证?”

王仁笑了笑说道:“那么你敢让钱大侠打你一掌,咱们做个试验吗?”休雷无言而退下。

王仁又道:“现在他已经死了,我希望曾经被打伤的人可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看看在下所言是否属实。”

飞燕门的门主燕梭站出来道:“不错,这位壮士说的是事实,本来我以为是王仁伤我儿子,可是我儿并无此症,由此说来,王仁是被陷害的,虽然现在说什么,也无法挽回他的性命了,不过,我也希望知道内情的人可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替死者伸冤,也希望钱大侠节哀。”

范仙华在台下大声道:“不错,各位英雄,被王仁打伤之人,的确会口舌生疮,奇热无比,这是我亲眼所见。”

百石也跟着她道:“是的,王仁乃是当世豪杰,在下听闻他和他的哥哥银锤麒麟乌圣、狂棋手乌狂解救了一场瘟疫,还剿灭了武林败类***盟,像这样的人,怎么会是随便出手伤人,恃强凌弱之人呢?”

王仁大喜,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深入人心啊。

就在此时,女扮男装的聂瑛登上擂台道:“不错,这位面具人兄弟说的都是事实,王仁现在已死,步震步大侠知道天下各种武功,对王仁的元坤神功也是比较了解的,想必也应该知道这点,现在证据就摆在眼前,想必您也认为他是冤枉的,是不是啊?”

被聂瑛这么一问,步震真不知道如何应答,不过,王仁还是深得人心,而且在他看来,王仁现在已死,也就站出来跟个路江湖人道:“如今事实俱在,看来的确是有心怀叵测之人陷害我贤侄,不过,死者已矣,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还是希望南隐客节哀啊。”

整个过程,钱央都表现的异常镇静,虽然步震隐隐感觉不妥,不过还是说不出什么原因。在他看来,王仁已死,而且参加武林大会之人的名单上面,也没有任何一个名叫王仁之人,所以,他对王仁之死更是深信不疑。

王仁和聂瑛双双大喜,相对而笑,不想黑长老站起来向二人询问道:“凡是参加武林大会的人员,在老夫此处都有登记,不知壮士和姑娘该如何称呼啊?”

王仁沉冤得雪,异常欣喜,大笑道:“哈哈……黑长老真是慧眼如炬,瑛儿女扮男装都被你看出来了,不瞒大家,我们俩就是死而复生的王仁和聂瑛。”

王仁解下面具,众人无不瞠目结舌,没有想到二人居然还活着,也难怪钱央如此镇静,这就是最佳解释。

步震瘫坐在椅子上,没有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想削弱钱央的实力,这下子让他反客为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