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35章:一战惊天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5章一战惊天就在此时,王仁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仁叔”,连忙细细从人群中寻找,骆山的遗孤阿旺居然被一个面目凶恶的和尚挟持着。

王仁大喜,飞身到到毕摩子旁边去要人,聂瑛也下了擂台,比武继续进行。

阿旺欣喜异常,哭喊着想从毕摩子的手中挣脱,可是始终不起作用,尽管毕摩子诸般威胁,还是在他手中喊道:“仁叔救我,仁叔救我啊,这个疯和尚每天把我泡在醋缸子里练什么软骨功,赶快救我啊,仁叔。”

王仁见到阿旺,马上想起了骆山夫妇及天柱山下的***,心情低落,悲喜交加。不过他却被眼前这个装束、面向怪异的和尚吸引住了。此人坐在西方武林盟主的位子上,和他叔叔、北地霸王、幻实幻虚地位相同,八成就是西域怪僧毕摩子了。顿时,心中无比惊讶。

他指着毕摩子道:“想来你就是毕摩子大师了吧,你因何抓着我侄儿,快放开他。”

毕摩子当然不肯了,神情怪异地道:“恩…恩?什么你侄儿?你是钱央的侄儿。他怎么会是你侄儿,他是我徒儿。”

“赶快放开他。”

毕摩子不理他,反而拍手称擂台上的比武精彩:“哈哈……武功差了就放火…吼吼……”

王仁勃然大怒,伸手欲从毕摩子的怀中救出阿旺,不想毕摩子抓起阿旺,朝擂台而去。王仁连忙猛追上去,不想毕摩子突然回过身来,向他打出重掌,自己只能翻身退后,而避开他的猛烈一击。

王仁步步紧逼,用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跟毕摩子对垒。

毕摩子不愧为武林中最厉害的四大高手,王仁每一招都想把阿旺就出来,可是他怀中带着阿旺,居然还拆了王仁的五十多招。

不过此时,王仁经过连番激战,又经过游护的指点,灵巧更甚以往。毕摩子抓着阿旺,也快抵挡不住王仁的猛烈进攻,不得不扔下手中他来跟王仁较量。

阿旺趁机跑下台去,醉雾连忙把惊吓过度的阿旺抱在怀里。台上正在比武的两大高手被王仁和毕摩子这么一搅和,纷纷逃窜到台下去。

毕摩子倒是越打越高兴,反而没有因为王仁把阿旺救下而生气,大笑道:“哈哈,好样的,真不愧是元坤神功的传人。你跟我打,就要知道我的规矩。凡是输给我的人,我就会将他活活烧死,到时候你就怨自己不知天高地厚,意图跟我毕摩子一较高下。”

王仁知道毕摩子武功深不可测,不在自己的叔叔南隐客钱央之下,连忙将护体真气提起来,护住全身各大经脉穴道,先用元坤神功跟其对打。

毕摩子扑面而来,拳头握的紧紧地,宛如乌圣的霹雳锤直扑而来。王仁摆好马步,运起掌力,顺手打出一招坤元滚滚,内力像巨浪一样翻过去。不想毕摩子身手甚是敏捷,翻身而起,避开地面之上的劲力,朝下劈空打来。王仁打完刚才的一招坤元滚滚之后,也立即跳起,以行云腿的步伐朝毕摩子跑去,又朝毕摩子打出一招坤元盖顶。顿时,内力像飞瀑一般,朝天冲下,只扑毕摩子。毕摩子果然是绝顶高手,他倒是临危不惧,将身体卷成球形,左右旋转,身体像一把伞一样,将王仁的力道旋开,球形身体滚落至其身后。

王仁甚是惊讶,猛然想起自己也有一招和毕摩子的软骨功类似的招式“气元旋坤”,想拿出来试试。然而,他的这招毕竟重在化解敌方内力,现在施展,不过是空此一举,连忙收了招式。此时,毕摩子又放开球形身体,从王仁身后卷了上来。王仁将身子侧过,灼热无比的手臂像一把铁扫帚一样顺着毕摩子的身体扫下去……

他一上去,就非常专注,用的尽是元坤神功之中精妙绝伦的招式,而毕摩子招招非常奇怪,其力道有如春天的柳条般,尽是巧劲,功力虽没有提很高,可是每一招的绵绵之力让易经波形功的威力倍增。

转眼间,二人已经互相拆了过百招,可还是不分高下。众人看得是眼花缭乱,纷纷称道:“有生以来能看到这么厉害的两大高手的对垒,真是不枉此生啊。”

元坤神功之所以叫做元坤神功,就是因为打斗过程中,元气耗损甚是缓慢,而且真力就像茫茫大地一样,源源不断,不可消逝。

在二人对战到了一百八十招的时候,毕摩子怕功力消耗太多,让王仁占到先机,索性快刀斩乱麻,使出已经彻底融会贯通的软骨功。

毕摩子的软骨功是常年累月***而成,等***到最高境界之时,身体可以练到无骨境界。所谓无骨,说的是他的身体可以像是没有骨头,尽是血肉一样卷在一起,也可以任意弯曲,使出出人意料的招式。

忽然间,他的胳膊肘可以向后弯曲,打斗之时,变得毫无章法,所有的骨骼都好像脱臼了似的,只有经脉血肉相连,毫无骨骼相阻,真是让所有人都大开眼界,目瞪口呆。

王仁初入江湖,怎么会见过这种打法。因为这是毕摩子在讲软骨功练到第十层时才可以使用的章法,就连钱央、步震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却不想第一个来试其威力的居然是个初入江湖的少年。

软骨功一出,王仁很显然落于下风,这种用软骨功使出的平常招数,在没有骨骼的***之后,防不胜防,威力如此强大。

他已经连续被毕摩子的重招击中好几次了,钱央、乌圣、乌狂、聂瑛手中无不捏了一把冷汗。

毕摩子笑了笑,大骂道:“小子,我今天就要破了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让武林人都知道我毕摩子才是能够打败天下所有人的第一高手。”

王仁已经开始担心了,将元坤神功的功力又提高一层,同时也加大功力护住了护体真气。

毕摩子又骂道:“小子,你的武功过于刚猛,遇上我的至阴至柔的软骨功,今天倒霉,看我如何用绝招把你打败。”说完,毕摩子开始变换身体,渐渐地,身体开始缩成了一个球体。

伯延和仲归曾经见过毕摩子使用此招,深知其威力,仲归在一旁道:“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早知道有毕摩子帮咱们打败王仁和钱央,何必跋山涉水去伤人呢?”

毕摩子卷成一个球体,向王仁击来,毫无章法可循,在内力的催动下,有几千斤之力,远甚于乌圣的霹雳一击,在擂台上砸出了巨大的坑。正所谓无招胜有招,王仁渐渐落于下风。

忽然间,王仁看到柳剑,恍然大悟,停了下来,笑了笑跟其道:“既然你说我的元坤神功过于刚猛,那么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至阴至柔的柳剑环的威力。”话音刚落,柳剑飞出,在功力的催动下绕成环形。

伯延、仲归甚为惊骇,在步震一旁道:“爹,正是王仁的这一招,在我们互拼内力的时候,攻破我们兄弟俩的弥罗神掌组合。它的威力非常之强。”

步震紧紧地握着双手,也为王仁捏了一把汗,顺口应道:“元坤神功的内力如同大地乾坤一样,滔滔不绝,极难耗损,胡拼内力,哪有不输之理。”他从椅子上面站起来,仔细观看着王仁的这一招柳剑环。黑白二长老也在下面开始议论:“真的是王四奇的传人,这位小兄的无论从神情、身材、还是武功招式,都和王四奇的非常相像!”

钱央深怕王仁会输,随时准备相救;聂瑛着急地在台下直跺脚;所有武林人士都为他们两人的大战捏了一把汗。

毕摩子的球形身体非常迅速,王仁根本追不上、避不开,不过,柳剑环却可以轻易地将他的各种球星身体的攻击化解。

眼看着二人又用各自的绝招斗了百余合,还是互在伯仲之间,虽然王仁在招式上连连受挫,可是内功运气上,却是丝毫不亚于毕摩子。

毕摩子知道元坤神功会越战越勇,要是照这样打下去,自己必败无疑,索性又还原了身体,跟王仁道:“一招定胜负。”说完,将功力全部凝聚在胸前,整个身体就像海面一样波动起来了。

王仁曾经听钱央说起过这一招,正是“易经波形功”之中的“易筋波元法”,丝毫不敢怠慢,收回柳剑,聚气凝神,使出元坤神功的第八层***的一招“先迷失道,后顺得常”。他从左侧进了两步,打出一招,又后退五步,将前一招的内力用坤位移位制出的一层气罩给控制住,顺势凝聚起来,准备抄毕摩子进攻。顿时,他的的经脉开始剧烈颤抖,手臂开始充血变红,毛孔迅速变大,身上泛起了淡淡微光。

二人运功结束,双手相接之处,擂台出现了一条峡谷般裂缝。渐渐地,二人塌陷下去了。

众人纷纷瞠目结舌,这惊天地泣鬼神之战,以及二人惊世骇俗的绝技“元坤神功”和“易经波形功”“软骨功”真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不过,这么厉害的高手决斗,真是令包括四大高手中的北地霸王、幻实幻虚、南隐客纷纷大开眼界。

就在此时,台下窜出一人,跑到聂瑛后面,准备抓走她,其它人都紧紧地盯着擂台,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没有发现她要被抓走。

王仁就在聂瑛的对面,发现有一人想把她强行带走。关键时刻,他不能说话,跟乌圣、乌狂他们使眼色,可是二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情急之下,他索性收起了护体真气,全部集于掌中,突涨内力,一招下去,毕摩子被震出三丈以外,***倒地。

他立即腾空而出,落至聂瑛面前,那人立刻逃命,而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跪倒在地上。

众***吃一惊,真没有想到王仁居然连西域毕摩子都打败了。

乌圣和乌狂连忙跑过来跟他贺喜,不过,王仁也***倒地,席地而坐,开始疗伤。

钱央连忙上前,检查了一下。原来他是在收护体真气的时候太过着急,被自己的元坤神功所伤,不过,没什么大碍。众人这才得以放心。

钱央给他喂食了一颗天冬雪黄丸之后,翻身上了擂台,走到毕摩子旁边道:“大师,你今日和小侄双双受伤,我看就此作罢,你们是个平手。你的‘易经波形功’可以治疗天下各种内伤,不过你还是服下这颗天冬雪黄丸,也好过用自己的内力去疗伤。”

毕摩子接过天冬雪黄丸道:“好啊,真没有想到‘元坤神功’如此厉害,激战数百招,内力依然像没有耗损一般。看来江湖传言非虚。你告诉你侄儿,我现在回西域苦练,他日必定再来找他。我一定要赢了元坤神功,将所有的酒囊饭袋都活活烧死。”说完,毕摩子又卷成球形,朝天一滚而去。

仲归暗自窃喜道:“这下王仁重伤,毕摩子又走了,看来武林盟主肯定是爹您的了。”

此时,琼儿拿着一瓶药跑了过来,递给王仁道:“王仁大哥,这是我大伯让我给你的大还丹,很补的,你吃了之后很快就会痊愈的。”

王仁冷笑道:“替我谢谢百老英雄的好意,不过我是被自己的内功所伤,待我运气之后,自然会痊愈的,您还是请回吧。”

琼儿甚是生气地道:“王仁,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看不起我们唐门的药吗?你是不是还为我上次误伤聂瑛的事情生气啊,我都说了,那是个误会。”

王仁正在运气疗伤,不能分神,可是琼儿却来打扰,又怒斥道:“你还真是罗嗦啊,我都说让你赶快去跟我谢谢百老英雄的好意,你还不去?”琼儿只得离开了。

王仁在原地聚气凝神,又开始疗伤,而同时,骆先生也开始念下一场比武的人员。

王仁在经过了一刻钟的疗伤之后,身体渐渐复原了,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聂瑛。

聂瑛甚是生气,板着脸哭哭啼啼地跟王仁道:“好你个王仁,每次打斗都要我为你操心。你真不知道你叔叔还有你那些兄弟们心中有多么紧张?”

王仁连忙擦干了聂瑛的泪珠,笑着道:“瑛儿,都是我不好,又害你担心了,不过也是为了我的侄儿阿旺嘛。你就不要生气了,而且你现在也看到了。我可以和毕摩子打成平手,那么天下间之大,我想可以打败我的人已经是寥若晨星了。”

阿旺见王仁醒来了,也跑过来了哭道:“仁叔,那个疯和尚天天把我泡在醋缸里给我练什么软骨功,还给我起了名字叫巴多贤,我恨死他了。”

聂瑛看阿旺甚是可爱,跟他道:“小阿旺,现在有你的王仁叔叔在,以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了。你放心吧,那个坏和尚已经被赶走了。你以后再也不必泡在醋缸子里面了。”

阿旺还没有见过聂瑛,跟王仁问道:“仁叔,这位姐姐是谁呀?”

王仁笑道:“小鬼头,什么姐姐,不要乱叫,这不是乱了辈分吗?你要叫叔母。”阿旺不解,疑惑地盯着他。

聂瑛急了:“好你个王仁,居然拿阿旺来消遣我,我不理你了”。

在这嬉笑之中,乌圣正在台上血战。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