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38章:舌辩绝技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8章舌辩绝技话说七人正在万年醇喝酒,不想却发现伯延、仲归、言风、休雷、步雨、万电六人来了。

言风发现王仁就在一旁坐着,连忙跑过去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王仁兄弟,今日得蒙你仗义出手相救,言风和伯延铭记于心。这样吧,就由我做东,敬你三杯酒,聊表我的感激之情。”

王仁见言风如此坦诚,而且知恩图报,甚是高兴,站起来笑了笑道:“你要感谢我的话,那就把假借我的名义到处伤人之人给我狠狠揍一顿。”言风迟疑了。

从言风的表情他就可以看出言风绝对知道给他嫁祸之人,毕竟言风也是一个正人君子,王仁不想为难他,便笑着跟他道:“言风大哥,我开个玩笑,你不要介意,不过,我们现在还有要事相商,而你也有朋友一块儿来,那么何不把你的酒局留到下次呢?”

本来伯延和仲归听说有人捣乱,特地赶来查看,可是却发现了王仁兄弟在此,本来是冤家路窄,可是步震跟他们交代过,不要跟王仁等人正面冲突,因此,围着窗户旁边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仲归对王仁也不是很在意,不过,唐灵鲜、聂瑛、古幽三个漂亮的女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仲归走到三个女子旁笑眯眯道:“这不是传说中得聂瑛者得天下的聂瑛聂姑娘吗,想不到你女扮男装还是真么漂亮,如此神秘,令人难以捉摸。”又对着灵鲜道:“这位女子应该就是唐灵鲜唐姑娘了,你娇艳出众,妩媚动人,应该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了。”仲归还是不肯停下来,又对着古幽道:“寒梅傲雪的大徒弟古幽姑娘,武功高强,你笑起来真是……”

王仁见仲归这般无礼,挡在他面前怒斥道:“够了!我不管你是步伯延还是步仲归,请你赶快离开,要是再敢无礼,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

仲归大骂道:“王仁,你别以为打败毕摩子就天下无敌了,你现在身受重伤,自身难保,还想英雄救美?”

王仁勃然大怒:“你在这般无礼,莫要怪我。”

仲归也欲动手,步雨连忙上前,将二人分开劝解道:“哥,你要是再生事,我回去告诉爹,你不听爹怎么吩咐的吗?”

仲归想起步震的吩咐,让他们保存实力,明天一定要赢,收起招式,怒骂王仁道:“王仁,明天我一定要打败你,证明元坤神功只是浪得虚名,我弥罗神掌才是天下第一功。”

聂瑛从王仁身后转出来,上前跟终归道:“那么你可就别指望明天王仁哥哥会再给你天冬雪黄丸了。”

仲归忍无可忍,上前跟王仁动起手来。

就在此时,乌圣放下手中的酒坛子,一招移形换影,挡在二人中间,怒骂仲归道:“北地霸王的小儿,看来上次在崛山之下伤你们还不够,又到这个来生事。”

仲归看到乌圣,想起曾经被万电的飞镖打中,更加生气了,二话不说,跑过去跟他动起手来。

步雨连忙在一旁道:“二哥,你每次闯祸都让大哥帮你扛,你什么时候能清醒一点啊?”

步雨见她的话不起作用,又跟伯延道:“大哥,你赶快劝劝二哥啊,他最听你的话了。”伯延装作没有听见,转过头去,只顾独酌。

忽然间,万电放出飞刀,向乌圣的后背*飞去。一旁的醉雾发现了,一招坤位移位过去,将乌圣拉开,飞刀又插入仲归的前胸。

王仁大惊,上前骂道:“好一个***之徒,居然敢暗害我二哥,真是不想活了。”

王仁欲教训他,不想仲归先他一步跑到万电面前大骂道:“万电,你这个***,我哪儿得罪你了?你老是往我的身上发暗器,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万电连忙赔罪道:“我明明射的是乌圣,没有想到他被拉开了,你怎么能怪我呢?”

伯延放下手中的酒杯,走过来跟仲归道:“二弟,明天要面对高手中的高手,还不赶快下去疗伤?要是输了,就算爹不惩罚你,我也要你好看。”仲归只好先离开了。

话说仲归一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过最害怕两个人,一个就是步震,另外一个就是伯延。

兄弟两人同时在少林寺学武,不过,伯延是罗汉堂的,仲归是达摩堂的,伯延学到了罗汉长拳以及罗汉降魔拳,而仲归学到的是地禅腿。

本来二人的武功都在伯仲之间,可是伯延很稳重,而仲归比较急躁,所以伯仲比武,每次都是伯延取胜。不单如此,仲归每次闯祸都是伯延帮他扛,二人长得一模一样,平常人根本分辨不出,所以伯延总是当大好人,仲归自然对他是非常尊敬、害怕的。

仲归走了,王仁本以为可以安静一会儿,不想步雨又走过来道:“入木三分王仁,武功果然厉害,听说你喜怒无常,有些人还称你为红颜怒,谁要是敢动聂瑛姑娘的话,必然是非死即伤,看来这位聂瑛姑娘真是有福气啊!”

王仁冷冷地道:“怎么,你要找瑛儿麻烦吗?”

步雨笑了笑道:“王仁的元坤神功连毕摩子都打败了,我怎么敢啊?不过,遗憾的是,武林大会上根本看不到真正厉害的武学。”

乌狂已经喝得面红耳赤,坐在一旁,却还是稳如泰山,大笑道:“真是…女子之见,你懂武功吗?就在此胡说八道。”

“我的武功当然是不能和诸位相比了,不过我还是对武功略知一二,元坤神功至刚至勇,柳剑环的精妙绝伦更是让我大开眼界,谍影决妙用无穷,隔空三式伤人无形,此外,毕摩子的软骨功和易经波形功、田浪的四象无极功、炎空大师的五行拳和罗汉十巧手、剑飞的结焰神爪和飞剑、寒梅傲雪的蒸炎梅花手和护花梅剑、龙百石的大手印和八卦刀、宁连波的大漠连环刀,了无大师的罗汉降魔拳、佛***、佛陀引灯指和悲天悯世咒,土子的艮形掌、木换的穿心指、鬼面王的若水神功、燕梭的燕巢锁骨和飞燕梭、我爹的弥罗神掌和天罡罩,都各有各的特点,也是精妙之极。不过,尽管他们的武功再怎么厉害,可还是不及我们风雷雨电的四人所使的弥罗神掌的组合。”

乌圣道:“步姑娘,我还以为你要说敌不过我的霹雳锤,没想到你却说敌不过的是弥罗神掌。”

乌狂跟着道:“组合的弥罗神掌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是不是在四个人身上都皮一张牛皮,然后吹啊吹,看谁吹的鼓,谁就赢了。”乌狂此言引得众人开怀大笑。

少言寡语的伯延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们既然不相信我妹妹的话,那么尽管一试。”

步雨连忙阻止道:“大哥,今天我们四人比武的时候都受了伤,怎么跟他们比啊?”

伯延想了想,也却是如此,沉默良久的灵鲜上前道:“今天比武,双方各有损伤,要是此时较量,难道不怕两败俱伤,让***人把武林盟主的宝座抢走吗?”

本来七人喝酒,无牵无挂,开怀畅饮,可是却总是有人搅扰,王仁甚是生气,又跟步雨道:“姑娘所言,似乎驴唇不对马嘴,所谓武林盟主,必然是武功天下第一,如果你要比阵法,那么你是不是还要和我大哥对弈,和我二哥比神力,和我瑛儿比计谋,和我师兄比喝酒?我看今天就此作罢,要比武的话,有的是时间,我们真情重,生死交,今天难得聚在一块喝酒,你们切勿搅扰了这美好的气氛。”

就在此时,老板从城外也把酒送过来了。

七人回到各自的座位置上,忽然间,王仁发现聂瑛的御毒牙上面黑气涌窜,立刻意识到客栈中有人放毒,连忙大喊道:“客栈之中有人放毒,赶快屏住呼吸。”

古幽连忙拿出清风油,让乌圣、乌狂、王仁、醉雾、灵鲜在各自人中擦一擦。

伯延听到客栈中有剧毒,连忙将四人带出了万年醇。

就在此时,屋里面的人纷纷倒下,王仁不知放毒之人在明还是在暗,也不好将计就计,正在犹豫之时,有人从门外以非常快的步伐跑了进来,向还没有倒下的人进攻。

可能此人以为王仁等人是用内功压制着毒气,不让毒气发作,交手之下,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中毒。

黑衣***惊,准备逃窜,乌圣连忙用隔空点穴想要抓住此人,不想此人武功甚是厉害,几番下去竟没有打中,不过却把刚从城外送来的酒全部打撒了。

黑衣人看到洒满在地上的酒,由心生一计,停了下来,放了一把火,把地上的酒点着了,又迅速逃了出去。

伯延也算是半个东道主,有人在万年醇惹事,如何能够容忍,在黑衣人跳出火海之时,纵身上前,挡住了他。二人交手,此人似乎知道不是伯延的敌手,战不三招,就趁机逃离了。

刹那间,火光四起,窜到了客栈的各个角落。王仁连忙使出一招坤元滚滚向门口打去,可是他的元坤神功却助长了火势。眼看着地上还躺着很多中毒晕厥之人,可是火却烧的越来越旺。

王仁抱起聂瑛,腾空而起,破窗而出,跳出了火坑。

他稳稳地落在万年醇的门口,看到伯延和言风等人依然是站在门口犹豫,不由怒火中烧,指着五***骂道:“里面有很过人,还在等什么?不赶快进去救人?”伯延等人这才肯进去救人,而王仁也因刚才强行运功,伤势发作,席地而坐开始疗伤。

没有想到黑衣人竟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角落里面暗中观察,看到王仁在疗伤,乃是天赐良机,腾空跳起,一掌打中他的后背,王仁***晕倒。没想到黑衣人还不死心,继续向王仁打来,聂瑛连忙跑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一人纵身而来,用四象无极功将他的力量卸掉,顺势出掌,将其一掌打跑。不是别人,此人正是天地浪子田浪。

黑衣人看来认识田浪,看到他出现了,连忙鼠窜逃跑。

田浪让聂瑛先照看好王仁,他先进去救人,待会儿再出来替他疗伤,此时古幽和唐灵鲜也跳出来了。

乌圣见这样救人太费时间,于是跟跟火场里面的***声喊道:“你们所有人都赶快出去,我把他们从窗户扔出去,你们在外面接好。”

伯延等人也无法呼吸,连忙跳出了火场。

众人在窗***准备好接人,忽然间,里面晕厥的人被乌圣像麻袋一样扔了出来,在外面的接应下,安全落地。

眼看着万年醇就要倒塌了,可是里面还是有许多无辜之人,无奈之中,乌狂又跳了进去,帮乌圣救人。

一楼的人已经全部被抛出来了,可是二楼还是数十人。古幽非常着急,纵身一跃,也跳进了火场。她想要爬到二楼,可是楼梯已经被烧毁了。

乌圣听得她的声音,连忙在上面大喊,让她先出去,可是古幽不听,跳上了二楼。

万年醇的大火引来了众多人前来观看。二楼都快要塌下去了,还有十来个人在二楼上。无奈之下,三人决定将二楼的人从楼上扔下去,毕竟摔个缺胳膊少腿总比被烤焦的要好。

田浪看人要从楼上扔下来了,在下面聚气凝神使出四象无极功,掉下来的人在四象无极功的作用下,全部被轻轻抛到了伯延等人的身上。如此,二楼的人才安全地被送了出来。不过,就在乌圣送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二楼塌陷了,万年醇也倒下了。乌圣、乌狂、古幽三人全部掉进了火海。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闪过,把三人从火海中揪了出来。不是别人,此人正是炎空大师。

附近的百姓连忙往三人身上泼水,这才扑灭了三人身上的大火。

聂瑛和灵鲜跑过去看乌圣和乌狂,三人好好的,只不过被熏成了黑人罢了。

乌圣和乌狂看着古幽的样子,不由发笑道:“那么漂亮的古幽跑哪儿去了,眼前此人是谁呀?”

看聂瑛愁眉不展,二人连忙问王仁的情况:“三弟怎么了,他现在何处?”

聂瑛哭着道:“他被那个黑衣人打了一掌,现在旧伤复发,昏过去了。”

三人起身查看,原来炎空、田浪、醉雾正在联手为他疗伤。

聂瑛连忙跑过去看,忽然间,王仁醒了,三人也收回了掌力。王仁一醒来,就抓住田浪的双臂,激动地问道:“田大侠,火灭了吗,人救出来了吗?”

炎空大师道:“小施主不必担心,大家齐心协力,所有人都已经救出来了,无一伤亡。”

王仁慢慢站起来看着焦炭般的乌圣、乌狂、古幽,不由发笑,又跟田浪、炎空大师谢道:“明天是决战时刻,两位为王仁疗伤,王仁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炎空大师笑着道:“若贫僧这身破皮囊可以多救几人性命,也可以早日成佛啊!”

田浪接着道:“入木三分小娃,你未免太小看田某了,我现在是天地浪子。”

王仁当然理解他所说的话了,不过灵鲜甚是聪明,听出了他的话里面的玄机,追问道:“田大侠,你现在是田浪,难道你待会儿就是别人了吗?或者说你就是我们认识的某一个人?”

田浪大吃一惊,不过,有面具遮掩,众人当然不容易看出这变化了,乌狂仔细地观看了一下田浪道:“田大侠的身形,好像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啊。”

王仁连忙出来解围道:“你们就不要乱猜了,还是先把那些晕倒的人救醒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