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第43章:两败俱伤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43章两败俱伤钱央和聂瑛将王仁扶开了,而乌圣和伯延也开始了殊死搏斗。渐渐地,王仁醒来了。

古幽为乌圣捏了一把汗,乌圣蛮性大发时,不到三招,就打败了仲归、休雷、万电,步震也知道其的厉害,为伯延捏了一把汗。然而,诸葛明好像不怎么高兴啊。

乌圣在众人面前口无遮拦,说自己是剑飞的***,这让诸葛明很没面子,即使赢了伯延,那么用的也不是他所授的谍影决,而是已经退隐江湖的剑飞的绝技结焰神爪,这才导致诸葛明心中甚是不爽。

弥罗神掌也是至刚至勇的武功,然而结焰神爪却是至阴至寒的武功,可是乌圣的天生神力可是为其增添不少了威力。

双双交手,伯延知道乌圣在一旁观战已经很长时间了,他可能已经知道罗汉降魔拳的招式及其路数,因此一开始就先用暴风神掌跟乌圣大战。

双双一连拆分了八十多招,依然是不分胜负,然而伯延气势如虹,占尽先机,乌圣却始终是后发制人,不过却立于不败之地。

众人对二人的武功非常钦佩,看的是眼花缭乱。忽然间,伯延使出少林绝技罗汉降魔拳,双臂在内力的催动下,不下千斤之力,而且他从小就在少林寺习武,基本功甚是扎实,让天生神力的乌圣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又过三招,伯延忽然间转变了招式,改为用仲归的绝技地禅腿中的一招回眸旋风扫,将乌圣打趴下,又顺势使出一招罗汉参禅,双手合十,将他打翻在地。

乌圣勃然大怒,蛮性再发,聚气凝神,手掌又变成捏爪状,在一番运功之后,整条手臂上面开始结霜。

伯延摆好姿势,用呼雷气功为基,腹部开始鼓胀,又用真气提起暴风神掌的功力,用烈雨七式将它们组合起来,形成强大的气势,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只有幻影。这就是弥罗神掌的最高境界网弥漫漫式。

忽然间,伯延将真气猛然收在双掌之上,以闪电之势飞奔而上,直逼乌圣。二人掌爪相接之处,开始结冰,从手臂蔓延而上。

寒气逼人,若非伯延的内功深厚,而乌圣的结焰神爪并没有练到炉火纯青,恐怕真的就要冻麻木了。

忽然间,乌圣将爪法变为谍影诀的指法,震脱了手臂上的寒冰,一指打下去,正中了其的左肩胛骨。然而,伯延出手也甚是迅速,身体右侧,一掌打在他的胸前。

伯延的骨骼被乌圣打裂了,左臂掉了下来,不过内功却没有丝毫损伤。

乌圣的结焰神爪缓解了伯延的力量,不然这奋力一击网弥漫漫式必定会让他全身经脉受损,不过,即便是如此,他的真气也开始翻腾、流失。

眼看着两败俱伤,伯延又用右手开始聚气,外观穴开始迅速膨胀,真气在五指尖端膨胀起来,这是弥罗神掌中的天罗地网式。

乌圣大惊,连忙运气,可是刚才的一击,使他真气受阻,情急之下,他强行提气,使出隔空穿穴,和伯延的最后一击在空中碰撞,产生剧烈的颤抖。

他见此大好良机,伯延又露出了破绽,左手出招,使出隔空毙穴,正中伯延鸠尾穴。然而,伯延也趁乌圣分力使出隔空毙穴之时,用脚踢起一块石子,用呼雷气功催动真气,从口中发出,吹动石子,好似满月弓箭一般正中乌圣前胸。二人双双***倒地。

步震、古幽、乌狂、王仁、诸葛明都非常震惊,可是他们现在在擂台之上,得遵循江湖规矩,不过,乌狂可不会去理会什么江湖规矩,跳上前去。

步震见乌狂先跳了上去,自己也纵身上前,扶起伯延。

乌狂扶起乌圣,转过身来对着父子二人道:“你连我小四弟的隔空三式都避不开,还想迎战我三弟?真是不自量力。现在都已经两败俱伤了,还不赶快下去疗伤?”

虽然乌圣没有赢,可是步震也没有赢,这足以告慰诸葛明。他站了起来,大笑着上前跟步震道:“哈哈……师兄,这少林寺出来的人果然是不一样,伯延的武功真是厉害,更甚咱们当年,比你手下那些酒囊饭袋厉害多了。”

仲归勃然大怒,欲上前来,步震喝住了他,笑了笑道:“呵呵,大家不必在意,只有真正的高手才可以成为武林至尊,等爹成为盟主之后,到时候再跟你师叔谈谈谁才是饭桶。”

诸葛明怒骂道:“真是不知羞耻,武林盟主是你的了?简直是痴人说梦!你把西域怪僧、南隐客和我至于何地?”

步震大笑道:“哈哈……咱们四人的武功本来就是半斤八两,不过毕摩子被王仁打败,羞愤而去,钱央为王仁疗伤,自然是消耗了许多功力。为了防你的谍影决,我在几年前就开始连天罡罩,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走火入魔,不过天佑大唐,让我练成了天罡罩,双腿也治好了,从现在起我可以肯定地说,你更不可能打败我,天罡罩不怕谍影决,哈哈……虽然看似手段卑鄙,更或者是趁人之危,不过是你跟我说的,北地霸王一向自以为是,就为了你这句话,我今天赢定了。”

诸葛明也准备了后招,自然是成竹在胸,冷笑道:“师兄,你真是天真的好笑,你以为就只有你懂得出奇制胜,鹿死谁手你很快就知道了。”

步震不解,不过,看诸葛明胸有成竹的样子难免有些担心。

黑长老见下面争得不休不止,站起来道:“请闲杂人等厉害擂场,比武还没有结束,既然二人都双双受伤,那就先带离擂场,龙百石少侠还没有比试,我们……”

不等黑长老说完,田浪就在下面哈哈大笑。黑长老甚是不解,停下来对着田浪道:“田大侠,你因何而发笑啊?”

田浪站了起来,走到黑长老面前,对着他笑了笑,又转过身来道:“诸位英雄,正所谓无所拘泥,万物自成。现在银锤麒麟小娃和寡言孝佛小娃都已经身受重伤,而入木三分小娃、鬼面王也只剩下半条命了,这最后的针锋之战,都各自大打出手,现在受伤的人数已经过半,为何还要继续比下去?越到最后,伤亡就会愈加惨烈。要田某来看,大家就各自绝顶各自心目中的绝顶高手的人选吧。想必在各位英雄当中,有人认为银锤麒麟小娃厉害,也必定会有人认为是寡言孝佛小娃更强,你们的规矩太多了,说是点到为止,可是现在大家斗得你死我活,这样又是何必呢?依我看,不必比了,东南北大打一场,找出武林至尊就行了,你们这可真是麻烦。”

黑长老立刻在后面道:“田浪,你休得多言,无规矩不成方圆,江湖中的头等大事,自然要按照江湖规矩来办,你这样搞破坏到底是何居心?”

乌狂在下面响应道:“对,我支持田大侠,咱们以乱之乱,岂不更加有趣?”

就在此时,休雷带着两个军官来了,说是有话相传。

王仁认识此二人,正是龙千山和景延广的侄子景扶。众人朝山下望去,到处都是官兵。龙百石怒视着龙千山,千山自然是肝胆俱裂。

景扶上前傻傻地道:“奉景延广景大将军之令,今天特来此地,向尔等招安,这是你们的福气啊!你们可莫要错过了这千古良机啊!”

丐帮米长老颇知大义,听闻景延光的名字,怒火中烧,在下面大骂道:“前晋主石敬瑭认契丹主耶律德光为父,现在景延广那只契丹狗向契丹人称孙不称臣,还有脸来招降?不思保卫中原,***求安,还算是人吗?试问世上哪有狗向英雄儿女诏安一说?你们马上滚下山去,否则定让你们血溅悬瓮山。”

景扶又傻傻地道:“你们这些人正是不知好歹,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明天此时,如果还不投降,为晋效力,那么我们就放火烧山。”

诸葛明甚是不解,连忙问乌圣询问道:“圣儿,你不是联络好何连战将军了吗,怎么他没有出现啊?反而出现个什么景扶来向我们招安。”乌圣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想景扶又道:“哦,顺便告诉你们,那个何连战已经被我杀了。没想到他居然暗中调动兵马,跟你们这群反贼为伍,真是可恶之极,罪无可恕。”

诸葛明大惊,瘫坐下来,大哭道:“连战兄弟啊,是我害了你……”

陆干上前大骂道:“你居然敢杀我***的至交好友,实在是罪无可赦,纳命来吧。”

陆干欲杀景扶,帮诸葛明泄愤,不想口齿不清的龙千山道:“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山下有三万大军围着你们,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

就在此时,景扶注意到了聂瑛,连忙跑过去跟她道:“聂瑛姑娘,我主特地吩咐我,如果见到聂瑛姑娘你,一定要把你请到。此次你们被我围困在悬瓮山,看来你不想去也要去啊。”

不想邱贺联从人群中挤出来,指着景扶的鼻梁大骂道:“好你个叛徒,居然还敢来此?”

景扶大惊,吞吞吐吐地道:“大……大师兄,你……怎么也在这儿?”

燕梭从他的身后也了站出来,大骂道:“景扶,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还敢来此?今天我要杀你以正飞燕门门规。”

原来景扶的轻功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曾经是飞燕门的人。后来,他偷习飞燕门绝技燕巢锁骨,不料被邱贺联发现,于是打伤了飞燕门数个***逃走了。失踪了将近两年的景扶遇上景延广,景延广看他也姓景,而且身手了得,就认为侄儿,封了官。

田浪有点不耐烦了,站出来道:“不管你们是要解决家事,还是门派之事,请滚到一边去,别妨碍了这最后的三大高手的针锋之战。”

景扶笑了笑,忽然间,纵身一跃,朝聂瑛过来,意图抓走聂瑛,不想被乌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击隔空毙穴打落在地。龙千山连忙上前去扶起他。

龙百石也知道千山也千江是亲兄弟,他当日帮千江,也算是情有可原,在一旁跟他道:“千山,我可以不追究你跟着龙千江那个泯灭人性的***,他毕竟是你的亲哥哥,不过,你回去告诉他,他害死四叔,我一定会把他抓到四叔坟前血祭。”

景扶一心想抓住聂瑛,在千山耳边轻声道:“赶快想个办法,把聂瑛抓走,到时候就可以得到天下了。”

龙千山灵机一动,眼珠子一转,站出来跟众武林人士道:“大家听着,江湖传言,得聂瑛者得天下,我主只是想请聂姑娘出山相助,平息这乱世纷争,并不想与大家为难,谁要是把聂瑛抓到,不但可以继续活下去,而且还能封官拜爵。”

众人一听,连忙向聂瑛围了上来,王仁勃然大怒,坐在地上的他,顺势朝地面上发了一掌,整个地面像海浪一样卷了过去,众人连忙四下退避。

王仁慢慢拾起身盯着龙千山骂道:“龙千山、龙千江,欺我太甚。龙千山,你赶快回去告诉龙千江,就说我已经找到阿旺了,他的死期快到了。”

不想龙千山不理王仁,反而又在一旁煽风点火道:“等到把聂瑛交出来之后,我们的三万大军自然会撤走的。”

撵云剑和鬼面王带头,大骂王仁道:“王仁,你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葬送了大家的性命,赶快把她交出来。”

王仁甚是生气,怒斥二人道:“一个女人?你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吗?这是不是意味着在危及你的性命的时候,你将会扔下你娘、你妻子、你女儿送入虎口?今天要不是我有伤在身,必定让你们这些毫无感情的***丧命于此。”

撵云剑羞愧不语,不想鬼面王又道:“她又不是你什么人,交出去又有什么关系呢?没准儿她去了晋国后,还可以帮中原抵御虎视眈眈的契丹。”

“她是我什么人?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们这些无情无义之徒,今天赶快散去,否则等我待会儿恢复过来,必定将你们一个个杀掉,就像木换一样。”

众***惊,一时不敢上前,不想仲归也在旁边煽风点火道:“连几个病猫都怕,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啊?”

这句话刚一说完,众人又围了上来,由食、醉雾、茶魂翻身上前,挡住那些武林人士道:“你们好像把我们师徒当作不存在啊。”

众人朝钱央脸上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虎牙下垂,对众人更是默然不理,甚是可怕,真是让众人肝胆俱裂!

百步蛇也带人赶了过来,举起双臂,止住众人道:“各位江湖同道,要是我们为了自身的安慰,而将别人送入虎口,那么还算是人吗?更何况聂瑛的功绩显著。据老夫所知,王仁兄弟三人和古幽侠女、聂瑛姑娘曾经智破***盟,把在江湖上杀人无数的***盟连老窝一块儿端了。这等侠义之举,实在是我等楷模,怎么能为一己安慰而忘却大义,做出无情无义之举呢?”

龙百石也站出来道:“众位英雄,人生在世,死当轰轰烈烈,损人利己之事,我们丐帮坚决不做。”

就在此时,沉默已久的聂瑛终于站出来了。

毕摩子迟迟没有出现,王仁、乌圣、步伯延、步仲归又重伤在身。此外,武林人士,元气大伤者,何其之多,看来武林大会是难以继续。乌狂和乌圣兄弟情深,在面对世仇之时,没有乱了阵脚,可是这毕竟是他们二人心头扎着的一根拔不掉的刺。这段孽缘究竟会怎么结束尚且不谈,可此时,官府介入,契丹又在北方蠢蠢欲动,意图二下中原。后事究竟如何,王仁所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又有什么深意?请关注《白矾惊梦录》第三卷“水烫火燎”。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