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神鬼莫测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4章:神鬼莫测

步震的话音刚落,又有一个球形身体,从外面滚进来。众人识得这种武功,正是毕摩子的软骨功,知道是他来了。

毕摩子怒斥道:“哈哈……真是恬不知耻!你们争天下第一,与我无关,不过待先要跟我打,能打败我,才能有资格。”

这毕摩子归来,四大高手齐聚,再加上后起之秀王仁,五大高手齐聚,着实令人兴奋。步震对着毕摩子道:“大师,你的易经波形功当真是武林奇功,看来重伤已经痊愈了,今天四大高手齐聚于此,又有后起之秀王仁,针锋之战终于要开始了,哈哈……不过,你已经败在王仁的手上了,如何又来挑战?按照你的规矩,败者不应该是要被对手烧死的吗?”

毕摩子大骂道:“放屁,谁说我昨天输了,王仁用柳剑和我手无寸铁之人对阵,我输他一招半式也很正常,要是他赤手空拳,我早在百招之内赢他了。”

诸葛明在一旁道:“大师,你昨日和王仁双双受伤,不可能这么快恢复的,即使恢复了内伤,元气没有个三五天,也是无法复原,今日如何再比?要真是真么切磋的话,江湖人必然会说我们是胜之不武,你这是陷我们于不义。”

毕摩子大骂道:“胡扯,那也叫受伤?易经波形功可以在短时间内化解任何伤痛,你们不知道吗?”

钱央有意让王仁也参加,可是他现在重伤未愈,没有三五天难以复原,心生缓兵之计,跟毕摩子道:“大师,即使你的伤恢复了,但是想必元气也损伤了不少,既然你想打,那我们七日之后到汾河之上大战一场吧,真正的比武在七日之后进行,不知是三位意下如何?”

毕摩子当时就不同意了:“不行!要比就现在比,要打现在就打,等那么长时间干嘛?谁输了,就被对手活活烧死,跟我比武,谁也不能破坏规矩。”

步震也知道钱央的缓兵之计,想看一看王仁的武功到底有多厉害,于是在一旁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么七日之后,汾河之上见,看武林奇功之中,南隐客和王仁的元坤神功、大师的易经波形功和软骨功、我师弟的谍影决和隔空三式、步某的弥罗神掌和天罡罩中,到底是哪一种武功才是更甚一筹?”

就在此时,田浪飞身而来,落在步震对面道:“哈哈……真是热闹非凡,虽然说我的武功不如你们四人,可是我的四象无极功天下无双,剑飞的飞剑、结焰神爪更是世之奇功,了无大师的佛***、佛陀引灯指、悲天悯世咒更是精妙绝伦的武林绝续,燕梭的燕巢锁骨,杀人于无形的穿心指、鬼面王以柔制刚的若水神功、还有四五行道的各种武学都有其妙用,诸位怎么可以凭借着自己的武功高而断定你们所练得武功的就是最强的?”

毕摩子大笑道:“田浪,你真是大言不惭,你武功这么差,还有资格在此谈论武学,赶快走开,现在四大高手的时间,要是还不识趣,就跟我打。”

田浪冷笑道:“假如说你们不信,那么咱们打个赌,我现在将我的四象无极功传授于入木三分小娃,看看四象无极功的威力到底有多少。”

众***惊,不想毕摩子在旁边骂道:“你真是蠢,四象无极功乃是阴阳交错的道家武学,元坤神功至刚至勇,你这样会使那个小娃的元坤神功的威力大减,到时候,这个小娃简直不堪一击,你说不练你的武功倒有几分威力,可是练了你的武功却不堪一击,到底四象无极功是什么样的一种武功,你也应该心中有数啊!”

田浪大怒,指着毕摩子骂道:“毕摩子,你欺人太甚,看我把四象无极功传授于王仁之后,让你看一看什么叫惊世骇俗,什么叫惊天地、泣鬼神。”

田浪又转向王仁问道:“王仁,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王仁愣住了:“这……这我所有的武功都是由我叔叔亲自传授,我要跟着你学武,那太对不起我叔叔了,我看还是不必了吧。”

钱央也站出来道:“恩,仁儿,你家传武学博大精深,奥妙无穷,普通人根本无法参透,这你机缘巧合,练成元坤神功,也算是你爷爷赠福,希望你重振他往日雄风。不过,你要是练了田浪的武功,这以后在武林中还真说不清楚了,是元坤神功厉害,还是四象无极功更强,我看就不必了吧。”

田浪大怒道:“又是这些气人的规矩,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畏首畏尾,还是大丈夫行径吗?你们怎么都像个娘们似的?”

田浪乃是武林中公认的大侠,要是拜他为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若真是如此,那么自家元坤神功的神威便真的说不清楚了,他犹豫了一会儿道:“田大侠,既然你找不到传人,王仁心中倒是有一人选,此人武功颇高,更是一位铁铮铮的汉子,他帮助丐帮帮主齐扩让丐帮在半年来日益壮大,而且此人又有一颗济世为民之心,更是我们兄弟所不能及。”

田浪当然知道此人,疑问道:“你说的可是丐帮最年轻的长老龙百石?”王仁连连点头称是。

田浪当然知道龙百石的顽固,有点不屑,不过此人倒是不失为一个正人君子,最终还是答应了:“好,我马上去找他,保证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到时候肯定胜过你们的传人。”

步震站出来笑道:“田浪,你的四象无极功着实很妙,不过,我看即使是你教个三五年,也不见得能够胜过王仁的元坤神功。”

不想田浪反问道:“那么弥罗神掌的两个传人联起手来都被打伤,这又作何解释?那么这样说来,不知道弥罗神掌是花拳,还是传人太笨了?”

步震大怒,出掌向他打去。田浪的武功敌不过步震,五十招过去,差点被他打伤,幸亏他虚晃一招,才躲过了步震的弥罗神掌。

步震停下手来,怒骂道:“你如果想试试弥罗神掌的厉害,只管前来挑战。”

王仁想上前帮田浪说话,可是刚才被钱央骂,想到在步震这件事情上,毕竟是自己理亏,便止住了步伐。聂瑛还真是了解他的心事,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心理面想什么了,在一旁道:“你们也太不把我这位盟主放在眼里了,我怎么着也是一年的武林盟主,你们也不让我说句话,虽然我没有练过武功,不过也听王仁哥哥说过一些,在我看来,武功这东西和棋艺再相似也不过了,要靠脑子,从生活中寻找,否则,整天盯着秘籍、棋谱,永远也成不了大器。田大侠躬行天下,足迹遍及大江南北,见识颇丰,倘若加以善用,必能成为一等一的高手,反之,整天练武,充其量只不过是个武痴而已,绝对不会了解到这神奇的世界的。”

众人连连称好,心中自然是对聂瑛的看法是非常认同,不过,聂瑛毕竟是个小辈,而且是个女子,他们怎么能说出来呢,田浪见聂瑛刚才帮他,在一旁大笑道:“盟主所言极是,看来田某在以后还要对自身条件善加利用啊。”

王仁站了出来,附在聂瑛耳边,轻声道:“能够娶到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分,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对你刚才的一席话真是深深赞同!”聂瑛笑得合不上嘴。

不想此时,毕摩子又变得疯疯癫癫,口口声声地道:“不打架,不打架,你们非逼我打架。真是罪过……,我怎么能打架呢?不行,我待赶快走。”说完,又纵身而去。

看着毕摩子的身影,众人真是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是正常的,不过,这个看似奇怪的人的武功却是不可小觑。

钱央想起王仁刚才对步震口无遮拦,跟他亲自赔罪道道:“步兄,仁儿向来口无遮拦,希望你不要见怪,改天我必定亲自带他去延州,向你请罪。”

步震笑道:“哈哈……钱央,你也太小看愚兄我了,我怎么会跟小辈一般见识呢?让他好好疗伤,七日之后,我的四个徒儿用我变化过的弥罗神掌跟他讨教几招,相信你们是不会介意的吧。”

最近这几天,王仁总是跟人打架,浑身是伤,自然是非常担心,又怕他受伤,婉言相拒道:“步伯伯,王仁哥哥现在身受重伤,怎么能在七日之后参加比武呢?你们要比的话,另择吉日吧。”

不想王仁却道:“瑛儿,没事的,我的伤三日之内必定可以恢复,既然步伯伯想要用组合形式的弥罗神掌和我切磋,那么比试一下又有何妨呢?”聂瑛在一旁急了。

待众人走了之后,聂瑛把他拉进屋子,跟他道:“你个傻瓜,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们四个人打你一个,你怎么可能赢啊?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打架之时,我有多么担心啊?”

王仁的武功现在可谓是一日千里,对四大高手现在的武功也是非常期待,可是又不能让聂瑛担心,于是随口跟她道:“瑛儿,此次步震的心事被我说中,想必他这样做必然是有了新的计划,我何不将计就计?不过,用什么计策才能引蛇出洞那就要看你的了。”

“真不愧是我的王仁哥哥,难怪江湖人称你为入木三分。”

“呵呵,瑛儿,你放心吧,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让你为我担心。五天之后,我的护体真气就会恢复,到时候内功是根本伤不了我的,不过,说实话,我倒是希望把我的一身武功给你,这样我也就不怕你会受到伤害了,这样吧,待会儿我问一下我叔叔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你。”

王仁找到钱央,自己还未开口,钱央就跟自己道:“仁儿,我已经差人把阿旺送到你二师兄那儿去了,让你二师兄教他武功,将来必定可已成为一个武林高手。”

王仁一直所担忧的事情终于放下了,真是感觉轻松了许多,谢道:“叔叔,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我这次来是想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人在短时间内练成一种很厉害的武功?比如说刀***如入,或者是像我的护体真气一样可以抵挡一般的内功。”

钱央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心事,笑了笑道:“仁儿,你是怕那个丫头受伤吧?今天是你们俩的新婚之喜,作叔叔的要是不表示一下,怎么像话呢?我看那个丫头脖子上有个御毒牙,她现在是百毒不侵,我今天再送她一份礼物。不过我有个条件,必须让她尽快跟我生个孙子,我可不想一个人在双玄居住着。”

钱央从身手拿出一件晶莹剔透的衣服,递给他道:“仁儿,这是你叔母的遗物,在你她死后,我就把它埋在你叔母的坟前,所以你一直没有见过。前些日子,***拜祭她的时候,把它取了来,现在我把这件衣服送给我侄媳妇。”

王仁接过衣服一看,果然是薄如蝉翼,非常轻盈,不过也非常结实,拉扯不断,可抗千斤之力。

钱央又道:“仁儿,这是当年有人进贡给朱温的宝衣,刀***不入,可以抵挡一般的内力,由于是甚是窄下,朱温穿不进去,就让他的女儿穿着。当年,我也是怕你叔母受到伤害,所以才进宫盗走了这件衣服,可是你叔母还是……有些事情不是人所能改变的,当祸来临的时候,想避都避不了,不过,还是希望这件衣服可以给那丫头带来好运。”

王仁连忙谢过钱央,把衣服给聂瑛拿去。

临走时,他又叮嘱道:“不要忘了我的条件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