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汾河对决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6章:汾河对决

终于等到七日之约了,钱央早已热血沸腾,将蓑衣抛开,翻身而去,落在淤泥之中,大笑道:“哈哈……各位来的好早啊,你们三人打完了吗?谁来跟小弟我过招?”

步震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上前道:“钱央,咱们半年前在延州交过手,我想我们俩今天就是打一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而我们师兄弟之间招式彼此熟悉,就算再打个一年半载也还是谁也胜不了谁。我看就这样吧,就由我和毕摩子大师比试,你和我师弟切磋,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诸葛明翻身而来,也落在淤泥之中,跟三人道:“这样虽好,可是我和钱央在半年前交手时,也是以平手收场,我们俩争个三五日也不见得会有胜负。”

就在此时,田浪带着龙百石来了。

毕摩子从亭子顶端翻身而下,落在百石面前道:“田浪,这就是你所收的徒弟?不知这七天之内他把你的四象无极功练到了几成?”

说完,毕摩子突施奇招,向百石打去,不想百石居然躲开了。

毕摩子大惊不已,连连叹道:“好啊!田浪,这是你七天之内训练出来的徒儿?武功不错啊,居然能接住我的一招。”

田浪笑道:“哈哈……四象无极功是天下奇功,今天就是来向你们证实这一点的。等百石跟伯延比过之后,你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只可惜短短七天,他只学了有一成。”

伯延飞身而来,像羽毛一样轻轻地落在地面之上,泥沼之中连丝毫涟漪都为溅起。他就落在百石身后,身上已是热气游动,功力早就凝聚于诸大穴道。

他向龙百石行礼道:“奉家父之命,领教了。”说完,弥罗神掌催动下,铁杆一样的手臂,直指龙百石。

百石转过身去,顺手将伞合上,将大手印的劲力运到掌心之中,在伞把上面轻轻一推。顿时,百石手中的雨伞像是劲弩射出的飞箭一样,在雨中嗖嗖作响,直逼伯延。

伯延的掌心像是盾牌一般,硬是凭借着深厚的内力,接住伞的顶端。不想雨伞向前的冲力很大,伞又在瞬间张开,挡住了伯延的视线。百石大惊,连忙将体内劲力运往手部诸穴,打出弥罗神掌中的一招“雨打风吹”。顿时,伯延的掌中像是同时飞出了八十根钢针一般,伴随着掌中的呼呼风声,在整个伞面中打出了九九八十一个洞。伯延又突施掌力,掌力将整个伞面撕碎。伴随着掌中的呼呼风声,伞面在雨中四下斜飞。

这招“雨打风吹”乃是弥罗神掌在演变之时,由步震所创造出来的招数。后来,这一招被演变为烈雨七式。之所以用“雨打风吹”来命名,是因为这一招打出之时,弥罗神掌分散而成的八十一股劲力像是冰雹一样打下,同时,掌心之中掌风旋转,真如“雨打风吹”一般。

伯延出招很快,又顺势变换招式,换掌为拳朝百石打去。

百石也不甘落后,聚气凝神,将真气化为四股,在四肢之上流窜,使出了他苦练七天的“四象无极功”。百石轻轻起跳,如猿猴一跃,双臂甚是灵活,像是水蛇一样摆动,掌力压将下来。

伯延看到他脚下泥水溅起,像是钢珠一样散开,倒也并不顾及,只扑过去,接住了他的重掌。

伯延的罗汉降魔拳中的一招“佛打哈欠”接住百石的掌力,不想他又换招式,双脚踹向自己的胸膛,有如一个***,往自己身上爬一般。

伯延大惊,本来在他看来,龙百石的武功平平无奇,却不料招式内功上都有长进。他不慌不忙,深吸一口气,将胸膛高高提起,又猛然压下去,用呼雷气功将雨滴吹打过去。雨滴被呼雷气功吹过去,劲力十足,宛如飞射而出的弹珠一样,单看其速度,就知道可怕了。

百石识得这是伯延打败乌圣的招式,连忙退避三舍,翻身躲开。雨滴像是射出的钢珠一样,打在地面之上,几乎都没有溅起水花,就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行行的小洞。

百石的武功的确要比七日之前厉害多了,不过,从他的功力来看,并不可怕。伯延聚气凝神,手出弥罗神掌,将内力源源不断地送到劳营穴。百石识出这是弥罗神掌,连忙用四象无极功将自身大手印的功力运送到合谷穴、偏历穴,二人身旁都产生了热气,将水滴蒸发,渐渐出现了雾气,朦朦胧胧,不可辨认。

伯延飞身而上,出招的速度极快,百石的反应还算灵敏,连忙退开闪避。不想伯延又出一掌,好似虎啸深山,毒蛇伤人,一掌擦过他的左肩。

百石大吃一惊,翻身而起,利用四象无极功催动的大手印向伯延出招,好似一扇荷叶朝伯延盖去。伯延不慌不忙,朝天出掌,不想大雨坠下,难以睁眼而视,掌力打偏了,反而被百石的大手印打中肩头。

伯延出身少林,内功和根基非常深厚,百石的一掌根本没有撼动他分毫。反而,百石像是一座山一样,在上面压着,让他渐渐地陷在了泥沼之中。

众人对伯延和百石两个小辈的武功是连连叫奇,一时之间,二人没有胜负。步震倒是不怕伯延会输,不过倒是怕四大高手比武之时,将周近之人震伤,于是在一旁道:“今天是四大高手比武之日,你们两位小辈赶快住手,先在远处观看。”

田浪甚至伯延的武功非常厉害,怕龙百石会输,到时候丢人就丢大了,也在一旁叫道:“石头,赶快停手吧,今天不是你们比武的日子,是人家四大高手交手的日子,你们赶紧停下,躲在一旁观战。”

二人听得步震和田浪都这么说,也只好先停手了。

田浪又在一旁道:“其实,田某说句实话,你们四人之中,幻实幻虚的谍影决妙用无穷,今天更是大雨倾盆,占尽天机,是最不可能被打败的一个;南隐客的元坤神功气势如虹,有排山倒海之势,内功更是源源不断,不会衰减,如果一百招之内,还没有办法把他打败的话,那么你们就有输的可能性;北地霸王的弥罗神掌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再加上天罡罩,他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西域怪僧的软骨功天下无双,易经波形功更是威力无穷,用它复原,只在片刻之间,更加难得的是他常年找人打架,身经百战,就此而言,你们三人已经输他半招了。因此,照田某人来看,你们四人半斤八两,就算打个三五日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结果。”

毕摩子大笑道:“哈哈……田浪,看来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你既然知道他们三人都输了我半招,怎么就知道我们没有胜负呢?等我把他们三人打败后,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他如拧紧的麻花一样,将腰部拧在一起,又宛如弹簧一般张开,于瞬间像个转壶一样,转到了步震面前,向他进行挑战。

虽然步震深知毕摩子好斗成性,论实战经验,他们确实输了半招,可是他刚刚习成天罡罩,自然不会惧怕毕摩子的软骨功了,当即应战。

二人交手了大约三十招后,王仁骑着玄武流星而来,腾空跳起,以一招最为熟练的坤元盖顶出去,一道有闪电之速、泰山压顶般的劲力热气从二人中间滑过,逼得二人迅速散开。

毕摩子见王仁一来就破坏他们打架,甚是生气,指着他大骂道:“王仁小儿,你这是何意?我先把北地霸王打败,再来和你一决高下。”

大雨倾盆,越下越大,滴在汾河之中,咚咚作响。王仁如羽毛一般轻轻落地,停在了泥沼上方,冲着毕摩子笑道:“我无意打扰你们二人比武,只不过步伯伯跟我说要我破他的什么变换过的弥罗神掌的四人组合。我先跟他处理好此事,你们再打也不迟啊。”

步震给言风、休雷、步雨、万电四人使了眼色,四人意会到了,相继走出了亭子,挡在王仁面前。

步震和毕摩子又开始交手了。钱央等这一仗已经很久了,当然也是不会错过,和诸葛明跳上汾河。他们二人上次在双玄居的时候,就胜负未分,时隔半年,又大打出手。

言风特意将战圈拉开,跟王仁道:“王仁兄弟,你救我一命,我还欠你一顿酒,不过,师命难为,今天,我们点到为止。”

王仁体内的热血早就开始沸腾了,不由大笑道:“哈哈,好啊,我疗伤了七天,都快憋坏了,你们就放马过来吧,看一看四人组合形式的弥罗神掌到底有什么威力。”

休雷被王仁打败过两次,此次是仇人见面分外脸热,在一旁气冲冲地道:“大师兄,不必跟他客气了。王仁,你要是今天输了,就接我两掌,以报你曾经赢我的两掌之恨。”

“好啊,你现在就可以来打我,我可以先接你两掌,然后再跟你们对打,这样你心中的怒火少一点,弥罗神掌的威力也比会更强。”

休雷大怒道:“你太目中无人了,我先打你两掌,让你在地狱中去忏悔。”说完,朝王仁打去,言风想阻止都阻止不了,他虽然打在了王仁身上,可是却被王仁的护体真气震开,不由大惊道:“这……这就是传说中王四奇的护体真气?好的,王仁,我知道我伤不了你,可是任你武功再高,你也绝对无法抵挡我们四人组合形式所使的弥罗神掌,你就认命吧。”说完,四人摆出组合,运气向王仁发招。

言风的“弥罗风行掌”相当于是弥罗神掌的眼睛,休雷的呼雷气功主要是运气,步雨则用烈雨七式,将这股力量融合,然后由万电的电闪雷鸣之势催动并提升言风的掌力,发出出威力无穷的掌风,的确是不同凡响。

王仁甚是惊讶,还真没有想到四人用组合形式所使的弥罗神掌是如此厉害,不但密不透风,就连掌力也在四人之力的催动下,威力倍增,一招过来,有排山倒海之势,将地面划了一道深深的沟渠,好在王仁及时避开了。

四人的组合威力无穷,王仁根本不敢正面抵挡,想要利用自己移动自如迂回到四人身边破了他们的组合,可是他们的组合形式的弥罗神掌在万电的催动下,有如闪电破空,迅雷不及掩耳,自己***得无路可退。

渐渐地,弥罗神掌打出的沟渠中已经积满了水,溢在了地面之上。王仁轻轻落在沟渠之中,水已经淹到腹部了。就在此时,他灵机一动,趁着***、电闪雷鸣为他们助阵之时,闭上眼睛,仰天大笑,使出了自学的悲天悯世咒。

虽然王仁的并不是悲天悯世咒,不会让人产生幻觉,想起曾经所做的恶事,而且他们又距王仁有十丈之遥,功力减弱了许多,可是还是无法忍受这股强大的内力,连忙组合在一块儿,用四截阵的形式合起功力来抵抗。

受王仁内功的影响,四大高手也比不下去了。步震连忙唱收起了招式,唱起了秦腔,来抵抗这内功的滋扰。

诸葛明在一旁提道:“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那么咱们就用内功一较高下吧,看谁撑到最后。”事到如今,众人只得称好了。

王仁本来想凭借着内功的优势将四人所使的弥罗神掌的组合赢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这四大高手居然同时拼起了内功。

他一时兴起,渐渐地将内功提升,五大一流绝顶高手同时发功,他们的内力将地面上的雨水蒸发,变成成了雾水。渐渐地,众人深陷大雾之中,无法辨识他人身份,汾河之上,更是一片朦胧。

万电忍受不住,随手掏出暗器,凭借着自己的记忆,沿着沟渠将飞刀扔过去,然而,大雾漫天,根本无法辨识王仁的准确位置,暗器打歪了。

王仁加大功力,看看谁先倒下,结果四大高手依然是屹立不倒,而百石忍受不住,大叫一声,晕过去了。

为了避免伤及无辜,王仁赶快收起功力,将内力凝聚于胸前,上下推动手臂,又是一招坤元滚滚,打在沟渠之中。顿时,沟渠中的水像是海浪一样被掀了起来,朝四人卷过去。

大雾蒙蒙,伸手不见五指,等四人发现王仁的掌力卷过来了一道气势如虹的水墙之时,已经太晚了,四人被打翻在地。

四大高手见四人组合被打翻在地,而王仁的悲天悯世咒也收了起来。四大高手也相继停了下来。

此时,大雨终于停了。

田浪隔着大雾喊道:“你们都看到了吧,这样再斗下去,只能是以重伤而结束,当武功达到最高境界之时,是不会有胜负的。”

忽然间,听得杂乱的马蹄声朝这边而来。诸葛明知道是景扶带着大军来了,心生一计,跟众人喊道:“既然咱们分不出胜负,那么我倒有一个办法,让咱们迅速分出胜负。”

毕摩子连忙追问道:“是什么方法?快说。”

诸葛明笑道:“哈哈……学武之人,武学总要有个用途吧,待会儿我喊开始之后,咱们四人同时出击,看谁制伏的来犯的人马最多,谁就是最后的赢家,也就是此次武林大会所产生的武林至尊、天下第一。不过,就怕你们不敢。”

步震和钱央都有些担心,这诸葛明向来虚实不定,轻功更是影随风动,一招过后,即使有千百人,也会全部被点,这可该如何是好,就在他们犹豫之时,毕摩子呼道:“好,虽然你的谍影决可以移形换影,妙用无穷,可是也不见得能够胜过我的软骨功,你赶快喊吧。”

步震和钱央也只好应战。

诸葛明喊声一下,众人立即向前跑去。

钱央经过连番打斗,内功依然是游刃有余;步震的呼雷气功,一石三鸟;毕摩子的无骨神功卷成球体,一招过后,一片人马倒地;诸葛明的谍影决移形换影、影随风动,一招过后,百人被点。

千军万马见到四大高手冲出大雾,想勒马回缰,可是四人腾空而起,招式所指之处,景扶的人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尽数跌倒。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景扶的大军纷纷坠马,全部被点了穴。

四人正在讨论者各自所擒之人的数目:毕摩子是两千零四个、步震是两千零三个、钱央刚好两千、诸葛明却是三千零八个。

三大高手愿赌服输,站在大雾之中,一言不发,而得胜之后的诸葛明得意地笑道:“哈哈……看来我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我的移形换影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哈哈……我是武林至尊……”

就在此时,王仁在他身后笑道:“呵呵,诸葛伯伯,我看未必啊,你有武功,我有智慧,看来是我赢了。”

欲知王仁为何这样说,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