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不败高手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7章:不败高手

话说正在诸葛明制伏的士兵最多,要远远超出北地霸王、南隐客、西域怪僧所制伏的人马,三人虽心有不甘,可是诸葛明的轻功的确是神鬼难及,影随风动,移形换影更是难以捕捉,只好愿赌服输了。

按照他们的赌约,诸葛明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天下第一,然而正当三人面面相觑而诸葛明自鸣得意之时,王仁也得以地道:“诸葛伯伯,我看未必啊,你有武功,我有智慧,看来是我赢了。”

顿时,大风扫过,吹散了重重迷雾,众人寻去,原来王仁抓到了景扶。

步震惊喜交加,当即大笑道:“哈哈,师弟,你的轻功惊世骇俗,其中不可捉摸的三招影随风动、如影随形、移形换影更是神鬼不及,然而,即使你制伏的景扶的人马数目遥遥领先,也只不过是匹夫之勇!制伏了景扶,就制伏了他所有的人马,这么简单,我们居然没有想到,看来‘人老而僵’真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诸葛明虽心有不甘,可是事实俱在,他又是江湖上威望最高的大侠之一,岂容抵赖?惭愧地道:“哎,看来我们输了,真正的天下第一应该是王仁贤侄,看来聂瑛当武林盟主的确是天意啊!”

田浪踩踏着泥水慢吞吞地过来,跟四人道:“哈哈……看来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你们四大高手的武功境界目前都差不多,在武功上来断的话,的确是在伯仲之间,棋逢对手。入木三分小娃虽然年纪轻轻,练成元坤神功的时日尚浅,可是足可以和南隐客几十年的元坤神功的内力相抗衡,所以他们俩的内功深不可测,应属天下第一;北霸的弥罗神掌威力无穷,力道所出之时,网罗视野,弥漫四下,力道更是无坚不摧,他分开的弥罗神掌的组合形式更是无法抵挡,所以在力道上应属天下第一;东侠的谍影决妙用无穷,移形换影、影随风动、如影随形三招确实是有神鬼不及之能,况且听闻一木游海之术,可敌达摩老祖的一苇渡江术,必能立于不败之地,应属不败神话;毕大师练武成狂,好斗成性,武功之高,软骨功已经快练到了骨肉归一的无骨境界,易经波形功可以化解任何伤痛,在极短时间内复原,必不亚于你们任何一人,要是他是天下第二,那么就没有天下第一了。你们五人的武功各有所长,想要一较高下?我看再打个三五百招,也不一定有结果,还不如都叫做五大不败高手得了?”

钱央大笑道:“哈哈……田浪,真没有想到你一向追求无拘无束,兴之所至,行之所至,毫无章法,就连天下第一的人选也不例外。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有五个不败神话也是挺有意思的,至少我们叔侄俩已经占了其二,元坤神功从此必将永垂不朽,流芳百世。哈哈……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

步震大笑道:“哈哈哈哈,既然大家都这么开心,那么不妨去我延州,我那儿有两坛当年李太白亲手所酿的太白酒,是前几年武林中的盗墓高手穿山甲在盗墓的时候挖出来的陪葬品。我一直舍不得喝,要是五大不败高手齐聚延州,我肯定把它拿出来。”

王仁虽然跟着醉雾喝过不少酒,可是却从来没有喝过死人的陪葬品,更别说快两百年的佳酿了,不由大惊:“什么?墓中挖出来的?这怎么能和死人抢东西喝啊?”

诸葛明在一旁冷笑道:“哼哼,师兄,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你好客,可是同时,也无人不晓你向来迷信。我还真就不相信你敢把那坛青莲居士的陪葬之酒留着。我看如果要喝酒的话,去洪州滕王阁,那儿有珍藏了七十几年的郁金香,虽不比两百年的太白酒,但是亦是酒中极品,听说它的酒香飘遍了整个洪洲。”

王仁早已迫不及待了,听到有这么好的酒,真是口水直流。景扶趁他放松了警惕,使出一招飞燕梭,绕了个日字,想要逃跑,不想刚刚跳起,就被诸葛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隔空点穴从空中打了下来。

诸葛明走到景扶的身边大骂道:“景扶小儿,我诸葛明最讨厌杀人,生平就杀过三个人,全都是罪无可恕、大奸大恶之徒,可是你欺人太甚,杀我至交好友,我今天要为被你所杀的何连战兄弟讨回公道。你就到地狱里忏悔吧。”

诸葛明仰天大呼道:“连战兄弟,你我从小相识,引为知交,不想你却因为我的连累,被这狗贼所害,我现在用他的血来祭奠你的亡灵。”

景扶连忙跪在淤泥之中,向诸葛明磕头,额头上都沾满了淤泥道:“大侠,饶命啊!大侠,千万别杀我啊,你们都是江湖侠客,怎么能滥杀无辜呢?”

诸葛明大怒道:“滥杀无辜?你还有脸跟我说,我连战兄弟为人正直,为民***,去年和皇甫遇将军,慕容彦超、梁被、窦援等血性男儿多次击败契丹的进攻,你却杀了他。我诸葛明最不喜欢杀人了,除非是把我逼急了,你让我连战兄弟无辜枉死,我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你是死在我手下的第四个人,受死吧。”

诸葛明一招隔空穿穴过去,在景扶身上打出了一个大洞,景扶血浆迸出,倒在淤泥之中。

王仁想要把他救下,可是诸葛明出手非常快,自己刚刚反应过来,景扶已经倒下了。看着惨死的景扶,他又想起了曾经在泉州码头的红缨战士临死前的惨状,心中甚是难受,觉得阵阵眩晕,连忙走到景扶旁边,看看能不能救活,不过,刚才诸葛明的绝招穿透了景扶的心脏,实在是回天乏术。

钱央把王仁叫起来道:“仁儿,现在事情告一段落了,我看你和那丫头跟我回去吧,也省得我一个人在双玄居无事可做。”王仁根本没有听清钱央在说什么,只是傻傻地点头。

就在此时,众人余光扫过,发现步震刚才喝酒的亭子着火了。王仁回过神来,寻了过去,不想却发现毕摩子在放火,准备将自己烧死。

众人甚是惊讶,连忙跳了过去,元坤神功、弥罗神掌、谍影诀、四象无极功朝亭子旁边的汾河出掌,溅起一道水墙,将亭子中的大火扑灭了。

钱央一招坤位移位,将毕摩子从里面拉出来道:“大师,你这是何苦啊?你有没有输,为什么要***?”

毕摩子道:“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我答应了诸葛明,而他制伏的人马远远超出我的,那么就是我输了,我***才可以免去诸葛明的羞辱。”

王仁灵机一动道:“大师,没有人会破坏你的规则,你的规矩说是,和你交手,输的一方就要被对手***,可是刚才大家并没有交手啊。”

毕摩子恍然大悟,非常欣喜:“对啊,我没有输……”他又变得疯疯癫癫,魂儿似乎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他话音未毕,又将身体卷成球形,从汾河之上滚过去了。

王仁拿出天冬雪黄丸,走到风雨雷电四人面前道:“诸位,不好意思,我刚才和四大高手交手,一时兴起,刚才的一掌可能出手太重,你们四人服下天冬雪黄丸,以防口舌生疮。既然我曾经打过休雷大哥两次,那么我收起护体真气,吃你两掌,解你心头之恨吧。”

休雷大惊道:“什么?你要不用功的话,吃我两掌必然会受伤的。”

钱央甚是满意,在一旁道:“好,仁儿,不枉为叔教你恩怨分明,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休雷知道王仁功力深厚,第一掌使出了一半的功力,以防王仁的护体真气没有收起来,反震力过强而伤到自己。

王仁乃是当时豪杰,岂会言而无信,收起了护体真气,被休雷的一掌震出了十丈远。

步雨看似甚是着急,在一旁道:“二师兄,人家王仁恩怨分明,你能不能也理智一点,也用海纳百川的胸怀宽厚待人。你要是再打他一掌,那么延州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啊?”

听步雨这么说,休雷也甚是惭愧,走过去将王仁搀扶起来道:“王仁,你走吧,要是第二掌下去,即使你武功再高,也难抵挡。”

不想王仁却谢绝道:“有劳挂心,还请发第二掌,这是我刚才对你的承诺。”

休雷见王仁如此固执,狠下心来,一掌过去,王仁***倒地。

钱央虽然深知王仁已经不可能被休雷的掌力打伤,但还是走过来看。事情真如他所料,王仁将非常雄厚的内力涌出,运气疗伤,渐渐地,护体真气又出来了。

步雨在一旁埋怨休雷道:“延州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以后少在江湖上行走了。”

忽然间,王仁站了起来道:“休雷,以后我不欠你,你也不欠我,咱们俩两清了。”

王仁站了起来,用内功将身上的水渍烘干了,又用手简单地搓了搓,将衣服上的泥巴拍掉,腾空而起,跳在玄武流星的马背上,又转过身来跟步震和诸葛明道:“步伯伯,留着你的两百年的太白酒,陪葬的酒肯定有人敢喝。诸葛伯伯,这滕王阁改日再去吧!‘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王仁吟诵的诗句,消失在了远方。

钱央也跳上马背,跟步震、诸葛明、田浪辞别道:“步兄、明兄,此番一别,不知何日再见,不过你们的好酒先留着吧,小弟就此别过。田浪,不枉仁儿向来以你为榜,无论武功、性格、气魄你都高人一等,我和仁儿会在双玄居静候你的到来。”钱央也尾随王仁而去。

就在此时,百石醒来了,依然是迷迷糊糊,本来他明察暗访,才得知三乌很有可能是诸葛明的徒弟这个事实,想要找诸葛明询问三乌的下落为五龙山报仇雪恨的,可是这下子被王仁的内功震晕,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要找东侠,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伯延对百石的武功称奇,但是百石刚才连王仁的悲天悯世咒都没有承受住,可见他目前的内功也是平平无奇,平常少言寡语的他过来道:“龙百石,你的武功是有长进,不过,内功太差了,距离王仁那么远,都没有承受住他的悲天悯世咒,不过,四象无极功确实不可小觑,只要加以时日,你的武功一定会有所突破。你好自为之吧,下次见面时,我的重伤也必定会恢复,到时候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弥罗神掌。”

诸葛明在一旁跟步震道:“师兄,你的美梦破了之后,真不知道你的下一步会做什么打算,我看你八成会找出它的秘密吧,不过,你可要小心了,要是一个不小心你弄坏了,那么想后悔也没有地方了。”说完,一招影随风动,随风而去。

田浪也跟步震辞行道:“北霸,刚才你儿子说要日后跟我徒儿再一决高下,我可真不知道,到时候会是谁输输赢,不过,走着瞧了,四象无极功的最高境界绝对超出你的想象,还有,别忘了盟主所说的。”

见田浪诸人都已经离开,诸葛明立即跟万电吩咐道:“电儿,老二(仲归)已经尾随撵云剑而去,虽然他的武功不在撵云剑之下,不过他性情急躁,恐怕会吃亏,你赶快跟着他留下的记号,去助他一臂之力。”

却说聂瑛在暂避之地提醒吊胆,见王仁迟迟未归,刚欲出门寻去,不想玄武流星的嘶鸣声从外传来。她立刻出门查看,真是王仁叔侄俩安全的回来了。正所谓真是小别胜新婚,二人相拥在一块,真是让钱央好不尴尬。

王仁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说,聂瑛也非常高兴,跟他道:“王仁哥哥,你现在是天下第一、武林至尊,有入木三分之智,而我则是武林盟主、有神鬼莫测之机。咱们夫妇俩一个武林至尊,一个武林盟主,将来一定会传为佳话。”

王仁道:“瑛儿,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有智,你有谋,这就叫智谋奇缘,天造地设。现在事情告一段落了,刚才回来的时候,叔叔又跟我提到孙子了,我烦都快烦死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帮叔叔生一个孙子?”

聂瑛害羞不已:“你…你敢欺负我?我就要你好看。还是先去看看二哥吧,他屋子里面等你。”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