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顿丘风云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8章:顿丘风云

王仁大喜,连忙跑进去看,只见乌圣坐在桌子旁边打坐,稳如泰山,不过面色苍白,应该是重伤还没有复原。

乌圣道:“三弟,别来无恙啊!”

王仁甚是疑惑,这飞剑崖据此何止千里,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古幽还不在他身旁,他的面色更是如此苍白,不由疑惑地询问道:“二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真是令人始料未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乌圣甚是严肃地道:“三弟,现在形势危急,我就直接跟你说正事了。前天晚上,我和古幽北上,结果在中途得到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去年晋国的军队顽强御敌,让契丹没有可乘之机,不过现在,听闻耶律德光率领一帮契丹的绝顶高手为先锋,顿丘岌岌可危啊。”

就在此时,钱央也从外面进来了,大惊道:“什么,契丹高手?”乌圣连连称是。

看到钱央的表情,王仁就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不想钱央又道:“江湖传言,契丹有一门很邪门的武功,叫作魔心煞手。练功之人首先要走火入魔,然后再根据药物控制,练成的一种及其邪门的武功,更甚中原穿心指,这要是契丹高手作为先锋,那么中原岌岌可危,到时候咱们要受异族的统治,不行,得赶快阻止。”

王仁当即应允道:“好的,叔叔,那我这就火速赶往顿丘,前去解围,打退契丹的进攻。”

聂瑛也要去,可是王仁怕路途凶险,不想让她卷进这是是非非之中,不想聂瑛却道:“江湖传言,得聂瑛者得天下,我有神鬼莫测之机,难道你没有见过吗?”

钱央亲历过聂瑛的神机,赞成她去,于是跟王仁道:“仁儿,这丫头颇有心眼,我看你们俩一块儿去吧。”

乌圣在一旁道:“三弟,那好吧,古幽念师情切,估计已经回到飞剑崖了,中原有难,我也不必先急着回去了,咱们三人一块儿走吧。”

王仁见乌圣脸色苍白,说话之时,真气不济,知道他重伤未愈,连忙跟他道:“二哥,我看你舟车劳顿,沿途奔波,你就先把伤养好之后再赶来吧。”

忽然间,聂瑛道:“我有一个办法,咱们把景扶抓住,让他率领他的三万人马前去支援,到时候援兵到达,士气大振,要破契丹,轻而易举。”

王仁叹息道:“哎……难道说一切真的是天意?在需要打仗之时,何连战将军死了,景扶也死了。瑛儿,你有所不知啊,刚才诸葛伯伯把景扶给杀了,现在他的大军也被四大高手打得溃不成军了。”

聂瑛甚是惊讶,不过随机应变,可是她的强项,眼珠子一转,又跟乌圣道:“二哥,既然如此的话,你更要留下来了。你留在这儿,想办法把景扶的残军***起来,然后再联络一些武林人士,就说是武林盟主的号令,让他们随后增援。我和王仁哥哥马上启程。”

这聂瑛出手就像一个军师,真是让所有人再次领教了其高招。

王仁在聂瑛旁边轻声道:“瑛儿,既然你要去,那你一定要听我的,千万不要离开我半步啊!”

钱央又跟王仁和聂瑛道:“此事关系中原存亡,你们二人速速前去,千万要小心!仁儿,以后你千万不要收起护体真气了,等你此番回来之后,武功必定更甚以往,为叔就在双玄居等着你们,记得我说过的话啊。”

王仁知道钱央的意思,神秘地笑了笑跟他道:“叔叔,你就放心吧,我应该算是个孝子吧!不过叔叔,我还有一事放心不下,希望你照看好我大哥的遗孤,他若有心报仇,就传他武功,若无心的话,那么还是别让他处在这是非当中了。”

聂瑛和王仁二人乘着玄武流星火速赶往顿丘,一路上王仁跟聂瑛说道:“瑛儿,你记住啊,一定要听我的啊,不要随便乱跑,这军营可不比江湖上,一定要非常小心。”

聂瑛笑道:“我的傻夫君,你就放心吧,你一路上都说了好多遍了。到时候我就是你的军师,你就是我的前锋,这总行了吧”。

当天晚上,二人赶往顿丘,一路奔波,甚是劳累,不过,在快到顿丘之时,时不时见到一些个逃兵。眼见城门紧闭不开,而天色已晚,二人索性在顿丘附近找了户农家住下来。

这户农家只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和阿旺差不多大小的孩子。王仁细细询问下,才得知在去年契丹兵大举进攻之时,老者的三个儿子全部被抓走充军,这才让老人在家中与孙子相依为命。

王仁甚是愤慨,一时慨叹道:“真是’半缕花梦半渠血,一滩腐尸一家怜‘啊,乱世之中,亲人背离,老者不养,真是天下之不幸啊。”

当晚,二人都彻夜难眠。

第二日早上,王仁拜别了老者,准备入城。不想又二三十个契丹骑兵居然来此杀人抢粮。

王仁勃然大怒,将契丹骑兵杀于马下,从中找到一个还没有断气的询问道:“赶快说,契丹兵是谁挂帅,谁为先锋?”

不想这个契丹兵宁死也不肯说,王仁见他也挺有骨气的,也不忍继续逼问,将他放了。

二人决定先去找到晋主石重贵,然后共同商量破敌之策,可是想到百姓多苦,就知道石重贵并非明君,而且虚无大师曾经畅谈国家命脉,并没有提到有明主出现,因此,王仁对石重贵并没有多好的印象。

二人欲进城,可是城门紧闭不开。忽然间,城上的士兵开始放箭,王仁勃然大怒,撇开玄武流星,带着聂瑛腾空而起,从城墙上面跑了上去。

士兵见王仁来到了城楼之上,剑拔弩张,上前进攻,不想被一人喊住了。

不是别人,正是晋主石重贵。

王仁回过头来,发现晋主石重贵甚是强壮,也应该是一个练武之人。不想他旁边的一个身穿紫袍,双眼连线的方脸老头大骂道:“你们二人究竟是何人?胆敢擅闯此地。”

王仁正色而道:“实不相瞒,在下王仁,这位是我的妻子聂瑛,我们此次前来,是为抵御契丹大军而来。”

不想那老头又骂道:“真是荒谬,我们有几十万大军驻扎在此,不能抵御契丹大军,要你们俩来帮忙。来人,给我拿下。”

王仁大怒,柳剑飞出,来犯的士兵的兵器全被割断了,众人无不骇然。

聂瑛上前一步道:“你们看到了吧,有我王仁哥哥一人,可挡千军万马。”

王仁好心帮忙,却遭刁难,甚是生气,指着对面的晋主及其群臣道:“你们当中可有一人是景延广老贼?”

刚才说话的紫袍方脸的老头勃然大怒,上前骂道:“真是不知死活,连老夫都敢骂。”

王仁细细看了看他的长相,不由发笑,放下指着他的手臂笑着道:“原来你就是耶律德光的孙子啊,怎么还没有死啊?真是苍天不睁眼,天妒英才而独留禽兽!这次契丹进攻,你是不是准备和你爷爷里应外合啊?”

石重贵大惊,连忙跟景延广道:“爱卿,想必你不会做出卖主以求以自保之事吧!”

景延广倒也不惧怕石重贵这样问,反而怒斥王仁和聂瑛道:“你们不要胡搅蛮缠了,我侄儿景扶现在何处,你们是不是他招降的武林人士?”

听景延广此言,看来景扶还真是他的侄子。忽然间,听得城下的玄武流星开始嘶鸣,景延广识得此马的嘶鸣声,朝下望去,果然是玄武流星,连忙追问道:“此马乃是我主赐予我的,我转赐于我侄儿景扶,怎么现在在此,是不是你们从他手里偷来的?”

王仁怒斥道:“人言老狗,休要诬陷好人!我王仁岂是偷鸡摸狗之徒?是我光明正大,找景扶借的,不过,他现在没有命拿回去了,可怜他的英魂要游荡在汾河之上。”

听王仁这么说,景延广真是气爆了,他旁边的一个方脸鹰鼻的少年大骂道:“我爹乃是我主所认的亚父,你们居然称他为老狗,简直是罪无可恕。即使你们武功再高,我今天也要将你们杀掉。”

就在此时,晋主石重贵终于开始说正题了:“江湖传言,得聂瑛者得天下,不知你这位夫人可是江湖上所说的聂瑛?”

聂瑛笑道:“得聂瑛者得天下,这纯属缪传,王仁哥哥一心只想锄强扶弱,济世为民,怎么会稀罕这乱世之争呢?不过,我倒是可以帮助他稍加谋划,让你迅速打败契丹大军,保卫中原万里河山。”

石重贵大喜道:“你们要是真能把耶律德光的铁骑赶跑,我封你们为江湖公和武林夫人。”

不知为何,王仁似乎总是想唱反调,怒斥石重贵道:“你们要是以为我们夫妇二人是为你你们所谓的那些个虚名而来,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保卫中原万里疆土,以免让中原人士接受异族统治。你们称耶律德光为父为祖,实在是丢进了中原人士的脸,尤其是这个人言老狗,看到他我就生气。我要先用他来祭旗。”

众***惊,石重贵连忙上前,附在王仁耳边低声道:“景大人手握重兵,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拿什么来团结众将士,到时候咱们还没有战,就已经先输了,想必二位应该了解吧。”

王仁也不知军家要事,想了想还是先停手吧,又转向景延广道:“人言老狗,晋国上下个个惧你三分,不过你以后要是不知悔改,我必定杀你不赦。”

景延广自视甚高,对王仁更是不屑一顾,转过头去。王仁大怒,伸出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他的脖子。

景延广的手下欲救,可是又怕王仁伤到他,一时不敢上前。

王仁怒斥景延光道:“我要杀你易如反掌,希望你记住我的话。”

景延广跟手下使了使眼色,有一身形魁梧、手握长弓的将军居然朝聂瑛攻过去。

王仁勃然大怒,放开手中的景延广,轻甩手臂,正中那身形魁梧的长弓将军的的心口,将他击晕在地。

王仁又大骂道:“两种人是我无法原谅的,一种是伤害瑛儿的人;另外一种是***之徒,身为七尺男儿,居然敢对弱女子动手,这叫小惩大诫。”

众人被王仁的神功吓得魂不附体,一时之间,谁也不敢上前说话。

就在此时,石重贵连忙站出来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么王仁侠士就是我的大前锋,等打败契丹之后,我们再商议其它的事情。眼下的首要任务就是将契丹的骑兵还有十三前锋摧毁,大家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先把个人恩仇搁在一边,国家之事才是头等大事。”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聂瑛连忙向石重贵询问契丹实力道:“敢问晋主可知契丹士兵的详细情况吗?”

景延广身旁的又一位虎背熊腰、满脸胡茬的将军站出来道:“二位,我乃是左前锋窦援,深知敌情,据探子报告,此次耶律德光亲征,命前锋赵延寿、赵延昭引五万骑兵入侵,后面还有十万人马以为接应,不过,契丹骑兵骁勇善战,实在不容易对付。另外,听说契丹的十三个绝顶高手也受耶律德光之邀,前来参战,他们的武功还真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和王仁侠士相比。”

王仁笑了笑道:“哈哈,我就听说过辽东之地的两大高手剑飞和寒梅傲雪,还真没有听说过契丹有其它高手。”

窦援正色而言曰:“王仁侠士,你可能有所不知,据我所知,中原武林在举办武林大会之时,并没有契丹人参加,而且,剑飞和寒梅傲雪也是中原人士,乃是为了练各自的绝学,才跑去辽东飞剑崖的,所以契丹高手的实力到底有多少,谁也不得而知,只不过听说他们的武功很是邪门,与中原武术完全不同。”

就在此时,号角声响,契丹骑兵大举来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