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魔心煞手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9章:魔心煞手

话说就在窦援解说敌情的时候,来犯的契丹的先锋骑兵在先锋管赵延寿、赵延昭的率领下大举进攻。

细细望去,契丹骑兵个个人高马大,身形魁梧。王仁甚是惊讶,心想:“二嫂和范仙华都是辽东人,身形已然很高大,却不料契丹骑兵如此高大威猛、如此强壮,这该如何破敌?”

景延广连忙下令,让***手准备。

契丹骑兵士气正盛,气势如虹,一字排开,列好阵势。忽然间,一个身形魁梧、虎背熊腰的大将勒马上前,出来叫骂道:“我乃是契丹王麾下大前锋赵延昭,现在特来夺取顿丘,还不弃城请降,可饶尔等一死,否则,城破之日,屠城三天。”

窦援将军立即登上城楼大骂道:“契丹胡寇,真是痴心妄想,去年契丹骑兵犯我国,死伤无数、惨败而归,此次南下中原,你们也休得安生。”

赵延昭勃然大怒,挥着马鞭道:“好,顽固之徒,只管下城跟我一战。”

王仁欲下城与赵延昭一战,不想窦援先跟石重贵请缨道:“末将愿意前去取此人首级,如若不胜,甘愿受军法处置。”

石重贵大喜,让人取来酒跟窦援道:“将军之勇,可敌千军万马,此番前去,必能斩赵延昭于马下,此酒算是为将军壮行。”窦援饮完酒,立即带兵出城迎战。

窦援纵马上到战场上,对着赵延昭,举着朴刀大骂道:“契丹贼寇、赵延小儿,屡犯我中原疆土,还不速速下马受绑,免得人头落地。”

赵延昭大怒道:“来者何人?连本将大名都说不全,还不速速报上名来,我赵延昭手下没有无名之鬼。”

窦援道:“我乃是晋主手下大前锋窦援,此次必杀你和赵延寿,来祭奠死在契丹骑兵下的晋国将士,以慰皇甫遇将军在天之灵。”

赵延昭甚是惊讶:“皇甫遇,就是死在蓟州岸口的皇甫遇?”

“哼!凭你也配问皇甫遇将军的大名。皇甫将军的武功深不可测,如果他在这儿,杀胡刀法早将你砍在马下了。”

赵延昭冷冷一笑道:“呵呵,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杀死皇甫遇的镔铁十三鹰中的李骁,现在也南下了。你们引以为豪的人在他面前都要落个引抉自裁的下场,看来中原已经没有人了。”

窦援怒气冲天,铁拳似乎要将刀柄给捏断了。他气冲冲地道:“皇甫遇将军的杀胡刀法或许失传,不过他的骨气丹心永远青山常在。”

赵延昭不屑地笑了笑,又引开话题笑道:“哈哈……说起来,你们真是太不孝了!想当年,你们的先主石敬瑭称我主为父,照此看来,你现在应该短我三辈,低我主契丹王四辈,换句话说你应该称我为太爷才对,哈哈……百行孝为先,你们真是逆子叛孙!”

窦援勃然大怒,拿起朴刀向赵延昭砍去。

王仁甚是生气,指着城楼之上的石重贵道:“瞧你们干的好事,你们拜祖宗,连累他人受屈,真是令人生气!”石重贵和景延广等人默然不语,只顾观战。

窦援武功不弱,刀法纯熟,攻守兼备,大约百余合之后,一刀劈下了赵延昭的头盔。

赵延昭立即回马逃跑,窦援亦是急于立功,穷追不舍。忽然间,契丹骑兵分成两路,成八字摆开,从缺口之处杀出三个契丹眉骨突出,瘦如麻杆、腰配弯刀的武士。

窦援知道已经中计了,连忙勒马回缰,准备入城,不想三个契丹武士所骑的马不但强壮高大,而且有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赶在窦援前面,挡住了他的回城之路。

窦援所带的亲信将士连忙从后杀出,来帮窦援,不想三个武士拔出弯刀,轻轻甩动,来救的士兵全被杀于马下。

窦援大吃一惊,只得高举朴刀,纵马上前,奋力苦战。这三个契丹武士真是武功高强,弯刀刀法纯熟,而且出招也比较快,三人夹击,围成一个战圈,将窦援夹在中间。

眼看着窦援已经支持不住了,王仁连忙飞身而起,好似灵狐一跃,跳出城楼,上去相救。同时,他打出一招坤位移位,将窦援从三人合围的战圈中拉出。

契丹武士见王仁身形矫健,步伐轻盈,刚才的一招坤位移位更是内功深厚,力道惊人,知道是个高手,上前大骂道:“来者何人?送死也不必抢啊,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

王仁冷笑道:“只怕没命之人是你们吧,还不赶快下马受死,难道说你们契丹人不会走路吗?”

契丹武士勃然大怒,从骏马之上,腾空挑起,合力来***王仁。王仁也跳上前去,用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跟三人对阵,不出十招,用“刮、捏”两式,将其中一人打翻在地,若非出招时留手,他的皮肤必然要被刮破了。

窦援连忙出刀,架在其咽喉之处,将其抓住。

其它两位契丹武士没有想到王仁的武功这么厉害,将弯刀装入刀鞘,仰天朝拜。忽然间,二人的眼睛开始充血变红,眉骨更加突出,本来瘦弱的躯干似乎就剩下骨头了,面无丝毫血色,非常可怕。

王仁猛然想起钱央和窦援口中所说的魔心煞手,心想:“难道说这就是叔叔所说的魔心煞手?看来是挺吓人的,不过就是不知道威力怎么样。”

忽然间,二人像木偶一样,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向王仁打来。

二人招式纯熟,密不透风,,上面好似猿猴攀树,臂力、爪力都很惊人,下面好似巨蟒猎食,出招奇快,一旦出招,巧力惊人。

王仁用罗汉十巧手跟二人继续对阵,然而一时不慎,被其中的一人打中了前胸,好在有护体真气,他并没有受伤。王仁见二人武功很是奇怪,而且招招毒辣,决定下狠招。

为首的契丹前锋赵延昭大骂道:“要是没有准备,怎么敢轻易进攻中原?这是我们契丹绝学魔煞门的魔心煞手,你就受死吧。”

不过,就在他刚说完的时候,王仁翻身上前,围着二人使出幻象四式,两式刚过,击中二人前胸,二人登时***而亡。

赵延寿、赵延昭大惊,连忙鸣金收兵。

晋军在城楼之上欢呼喝彩,不过王仁却是非常愤怒,和窦援压着抓住的拿个契丹武士兵入城而去。石重贵亲自率众下城迎接。

王仁大骂石重贵道:“你也是用兵之人,刚才契丹兵逃走的时候,何不趁势掩杀?”

石重贵登时变了脸色道:“侠士武功是很高强,可是难道没有听说过穷寇莫追吗?用兵我比你懂。”

景延广趁势怒斥王仁道:“再怎么说,我主也是堂堂天子,你一介匹夫居然敢这么跟我主说话。”

聂瑛不能容忍景延光这么跟王仁说话,上前道:“你们要是再这样跟王仁哥哥说话,不要怪我们无情,不帮胡寇,帮一帮李也行。”

石重贵当然明白聂瑛的意思了,连忙笑着道:“聂姑娘误会了,我们只不过是和王仁侠士开个玩笑,不过,兵法有云,穷寇莫追,克敌制胜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待来***得那契丹王耶律德光出战的时候,打败了他,到时候比赶走千军万马都管用。”

王仁依然是怒气难平,怒斥石重贵道:“我听说,今年在阳城和契丹决战之前,你不做战守准备,出外游猎,大建宫室,装饰后*庭,广造器玩。为铺地毯,不惜用织工数百,为玩乐尽兴,对优伶赏赐无度,国难当头,难道说这在兵法中也记载了?这也是匡扶社稷之道?”

石重贵勃然大怒,不过想到王仁武功高强,自己也奈何不得,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火,面无表情地道:“景大人,你火速叫令公子景为来此担任监军一职,让他全权负责这儿的一切,朕先回去休息,有什么情况立即向朕汇报。”

景延广吩咐随行士兵去请景为,又跟随行的士兵道:“把这位契丹武士押回去候审。”

王仁挡住景延光的士兵,怒斥道:“为什么让你审?我看还是交给窦援将军审比较合适,毕竟人是他抓的。”

窦援立即应允道:“好,王仁侠士救了我一命,这个契丹人就由我先帮你们看着吧,你什么时候要找他问话都行。”

不想那个契丹人说道:“王仁?你就是王仁?也难怪武功如此之高。对你,我们早有耳闻,不过,千万没有想到我第一次打仗居然就碰到你了,王四奇当年割掉了我们祖师右手食指。他老人家现在出关了,跟随我主前来,首先要收拾的人就是元坤神功的传人。”

王仁大惊,连忙追问道:“你们祖师是何等人?刚才赵延昭口中所说的魔煞门又是什么门派?”

契丹武士道:“我祖师就是魔心煞手,也是魔煞门的掌门,他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不过,他把我主从虎口救出,是契丹人心中的英雄,人人都称他为白眉天师。等他来了之后,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王仁大笑道:“一个年老体弱的僵老头,居然也上前线,看来契丹无人啊。”

契丹武士大骂道:“王仁,你这小子太狂妄了,别说是我们祖师白眉天师来了,就算是他老人家嫡传***,我的***弯刀王,要杀你也是易如反掌。”

窦援对契丹武林,颇为了解,又追问道:“我没有听说过什么魔心煞手,不过,据说契丹高手镔铁十三鹰号称辽东武林的霸主,他们来了没?”

那契丹武士惊喜不已地道:“真没有想到在如此边远的中原地带,还有人知道我们镔铁十三鹰的名号,我就是排行第十二的十二鹰杨山,刚才被王仁所杀的分别是十三鹰和七鹰,等我***来了之后,必定会杀了你,为我的师兄弟报仇,让你们个个死无全尸。”

窦援大怒道:“先不等你***来,我先让你死无全尸。”说完,拔出军刀,欲将其杀掉。

景延广连忙上前,抓住了窦援的手臂,挡住了他道:“自古以来,战俘不杀,这位契丹人留着可能还有用。”

窦援才收回了朴刀。

王仁和聂瑛二人在城楼附近找了一间客栈住下了。

王仁一直忧心如焚,想着该如何破敌,聂瑛见王仁心事重重,在一旁道:“王仁哥哥,我看目前形式危急啊!你现在可是得罪了石重贵和人言老狗两个在晋国可以呼风唤雨的人。正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看即使咱们赶走契丹大军,你刚才那样跟他说话,他们也不会放过咱们俩的,至于那个景延广,我看他迟早会对咱们下手,唯今之计,只有我们先保持不败之势,然后再慢慢地得到士兵的支持,到时候没有石重贵和景延广,照样可以调动军队,我才可以突施奇机,把契丹军队打退,不过即便是如此,契丹王野心勃勃,难报以后不会再次侵犯中原。”

“看来真是危机四伏啊!听刚才那个契丹兵杨山说到,他祖师白眉天师应该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真不知道他此次随耶律德光出师会出什么事情,虽然我刚才那样说,可是我感觉此人武功应该很高。”

聂瑛笑道:“我还以为我们的王仁少侠是天地不惧,地不怕,真没有想到也有烦心之事,不过,放心吧,本人身为武林盟主,自然会照看你的,你要是不喜欢他,我就帮你帮他赶走。总之,我才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喜欢的事情,我就要帮你完成。”

王仁幸福地笑了,将聂瑛抱在怀中道:“呵呵,好啊,瑛儿,人人都说自古红颜多祸水,可是我看世间英雄必有红粉相伴,有你这位有神鬼莫测之机的夫人,除了感谢苍天垂爱,我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却说当天晌午,景延广找到了窦援,跟他去要杨山。窦援当然是不肯给他:“景大人,不是我不给,实在是王仁少侠说此人还有大用处,不要让我给任何人,还特别强调是给你。”

景延广大怒,拔出窦援的佩刀,逼窦援把人交出来,无奈之下,窦援只得让人把杨山交给他,却不料景延广居然让人把杨山送出城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