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窦援劫寨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1章:窦援劫寨

话说苗青带着是一个自称是镔铁十三鹰的人在顿丘西门点名让王仁出战,可是其中只有三个人的武功高强,***把人简直像是普通士兵,内功根基甚浅,而且在使用魔心煞手之时,更是只有三人出招,***把人躲在一旁观战。这让王仁隐隐觉得好像出什么问题了,可是又说不出,直到信使传话,他才恍然大悟,意识到了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连忙带着聂瑛和窦援前去东门救援。

王仁和聂瑛共骑玄武流星,窦援带着大军从城外绕走,一同赶往东门救援,忽然间,聂瑛叫住二人道:“王仁哥哥、都远将军,你们且慢,先等一等!”

窦援立即停了下来,回过马来追问道:“东门告急,何故做留?”

聂瑛道:“现在救城,想必已经晚了,而且景延广不在东门,士兵必然死战,想要破城反而不容易。既然契丹人可以声东击西,那么我们为何不来个釜底抽薪呢?”王仁、窦援不解。

聂瑛看了看二人又道:“他们派人在此作诱,佯作叫战,同时又派大军攻城,营寨必然空虚,现在,咱们若是带着精兵去劫营,烧掉他们的粮草,到时候他们前不可进,后不可退,看他们如何是好。”

王仁和窦援真是对这位有神鬼莫测之机之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刚刚被景为吓得魂不附体,居然还能稳中求胜,想出这种釜底抽薪的妙计高招。

窦援火速将从镇守西门的城楼之上挑选了精壮士兵千人,骑着良驹朝契丹营寨而去。

王仁不放心聂瑛跟着他冲锋陷阵,可是现在聂瑛受过刚才的惊吓,说什么也不肯离开他半步,无奈之下,窦援提议:“这样吧,王仁侠士,你们俩就随我们一同前往,等我们去焚烧他们的粮草,把他们的营寨烧掉。万一遇到高手的阻挠,到时候你们再出手相助也为时不晚。”王仁也觉得可行,因此,和聂瑛共骑玄武流星,飞马直奔契丹营寨。

放哨地契丹兵发现了由窦援所率领的来势汹汹的晋国精兵,大吃一惊,连忙吹响号角,上下戒备,只可惜营寨中现在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及其一些火头军,唯一能打仗的就数苗青刚刚车回去的几千人。

虽然契丹人马高大威猛,可是窦援所率乃是千余精兵,所骑马屁都是千里良驹,冲进契丹营寨,如入无人之境。契丹兵连忙抱头四下逃散。

窦援领兵入营之后,见人就杀,到处放火,将粮草、营帐全部点燃。

王仁连忙上前阻止道:“窦将军,你烧掉他们的营寨就行了,何必见人就杀呢?这样未免太残忍了!”

窦援道:“王仁少侠,你是没有打过仗,战争就是如此,一旦两国交锋,必定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现在,咱们人少较少,不杀他们,何以慑服人心?让他们处于惧怕之中,咱们才可以劫寨成功,不然深入虎穴,可是一步险棋啊!”

王仁觉得窦援说的也有道理,妇人之仁的确不应该放在行军打仗之上,只得袖手旁观,先退回到契丹营寨口等候窦援的大军。

忽然间,躲在角落里的契丹武士放出冷箭,射中聂瑛的后背。聂瑛大叫一声:“王仁哥哥,我的后背好痛啊。”

王仁连忙下马查看,原来聂瑛的背上背着一枝冷箭,不想她却笑道:“王仁哥哥,我今天运气还真是差,什么东西打得我好痛啊!”

王仁想起了钱央送的衣服大笑道:“瑛儿,你今天不是运气差,要不是叔叔赠与你的宝衣,冷箭就射伤你了。”

他立刻回过头来四下查看,不料一契丹武士正拿着弓箭躲在角落里面。王仁甚是生气,怒斥道:“暗箭伤人,你还想不想活了?”

那人似乎听不懂汉语,不过看到王仁凶神恶煞般的眼神,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逃走了。

二人甚是好奇,决定尾随窦援去看看契丹营寨中的情况,只见整个营寨中,火光四起,血流成渠,心中不由升起了罪恶感。

对着地上的尸首与鲜血,王仁又想起了曾经的红缨战士惨死的情景,不过面对国仇与中原荣辱,此次罪恶感比较淡,只是慨叹道:“天下大乱,战争一旦发起,伤亡的是无辜的百姓,是被那些残暴不仁之人所支配的无辜的军队、无辜的士兵,可是活下去的却往往是那些造成战争的主子,真是可恶至极,四海升平难道真是浮光掠影罢了?”

聂瑛笑道:“王仁哥哥,可是那些帝王并不像你这么想,要是他们有你悲天悯人的特点,那么天下的杀戮就少多了。正如你所说的‘半缕花梦半渠血,一滩腐尸一家怜’,野心勃勃之人为了那些遥不可及的泡影般的野心让他们的子民死伤无数,可是每一个士兵都有自己的亲人,一场战争下来就是千家万户的哀鸣啊,不过,即使现在杀了个耶律德光,又会有新的耶律前来,中原安宁,谈何容易?”

能和自己挚爱之人把酒言欢,可想而知,二人该有多么兴奋,王仁更是笑道:“瑛儿,能和你把酒言欢,共话桑麻才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事情。”

二人纵马赶了上去,窦援已经把整个营寨烧的差不多了。忽然间,苗青、杨山、方骑三人猛然从营帐后面跑了出来,惊吓了玄武流星,好在王仁及时勒缰,才控制住了它。

不想三人跪倒地道:“王少侠、聂盟主,你们赶快救救我们吧,我们实在是无法忍受这口舌生疮,不能吃饭、只想喝水的滋味了。”

王仁怒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大丈夫跪天地父母师,你们三人正是一点儿骨气也没有。不过,我好像记得有三个变脸客,刚才跟我说他们没有没有输啊,现在怎么跪倒在此。我可以救你们,不过,你们要是不回辽东,下次见面我决不留情。”苗青连连称好。

王仁找出三颗天冬雪黄丸给他道:“但愿你说话算话,还有,以后不要轻易给人下跪了,真惹厌。”

看到苗青师兄弟三人远去,聂瑛连忙在王仁耳边道:“王仁哥哥,咱们要赶快收兵,契丹主帅见这边起火,肯定会分兵来救,咱们人马太少,要是再迟延的话,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王仁连忙纵马而去,找到窦援,跟他说撤兵之事,窦援见契丹粮草已经焚烧殆尽,也怕迟则有变,赶紧下令,让所有迅速撤离。

果然,就在他们刚撤出被大火焚烧殆尽的大营时,苗青师兄弟三人居然又率领残军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王仁甚是生气,没有想到苗青又忘弃信义,刚想向其兴师问罪,不想苗青却先开口道:“王仁,咱们各为其主,你杀了我两个师弟,而且现在又趁势烧我粮草,要是我主怪罪下来,我们师兄弟每人有三个脑袋也不够砍。”

王仁怒斥道:“好!凭你这句各位其主,我不杀你,不过,你背信弃义,总是出尔反尔,我也很难放过你。”

苗青又道:“我知道不是你们的对手,不过现在,我们这些残兵败将要将你们拖延下来,等赵将军派兵前来相救,到时候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脱。”

窦援大怒,还真怕契丹的大军来救,连忙下令精兵冲过去,不想苗青居然下令摆起了御马桩。一时之间,千余人被困住了。

王仁大怒,腾空跃起,聚气凝神,双掌的毛孔急剧膨胀,朝地面发了一掌坤元无极,登时,地面被卷起来了,高达三丈,向海浪一样翻了过去,御马桩全部被打成齑粉。

苗青及其士兵被王仁惊世骇俗的武功怔住了,连忙四下躲避,避开了这招无极之力。窦援连忙下令,让所有精兵冲过去。

号令一下,窦援的精兵全部纵马而起,向前冲去,苗青的残兵败将,自相践踏,死伤又是无数。

王仁走到苗青师兄弟三人面前道:“今天我放过你,你转告耶律德光,正是他的野心让他的子民死在了这营寨之中。”

果然,和聂瑛所料丝毫不差,赵延寿真的派人前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带兵前来的正是镔铁十三鹰中的廖先业,也是一个非常瘦骨嶙峋,但是却甚是高大之人。

聂瑛看为首之人、苗青、杨山、方骑以及死了的那两个镔铁十三鹰都甚是高大,也异常瘦弱,甚是好奇,在王仁身后问道:“王仁哥哥,你有没有发现,那些镔铁十三鹰中的人都非常瘦肉,此人也是,没准也是镔铁十三鹰?”

“恩,我也发现了,他们的确瘦弱,这很有可能是他们常年联系魔心煞手那种邪门的武功导致的吧,当他们在运功之时,眉骨、肩、臂、肘、膝等身体各大骨骼都会特别突兀,好像好冲破皮囊,露出来似的,甚是吓人。”

窦援大骂道:“尔等胡寇,犯我中原,还不速速离去?”

廖先业大骂道:“我没空跟你讲理,前方何以起火?”

窦援大笑道:“哈哈……你们契丹军的粮草已经被我烧光,你们想不死都难啊。”

廖先业大惊,上前大骂道:“好啊!胆敢烧我粮草,看我把你们杀掉之后,再去向赵将军请功。”

窦援刚刚劫寨成功,甚是狂傲,一心想拿下廖先业,拿起朴刀直取廖先业。

廖先业乃是镔铁十三鹰中的二鹰,和***鹰不同,手使双鞭,武功更在苗青之上。二人交手,大战二十多招,廖先业还未使出绝招魔心煞手,右手出鞭将窦援的马打死了,左手执鞭,险些打中其脑门。柳剑飞出,划伤了廖先业,这才将窦援从廖先业的手下救出。

廖先业大骂道:“大黑马上是何人?胆敢暗算我,是不是不想活了。”

王仁道:“识相的话,赶快带兵离开,否则你们的下场和镔铁七鹰、十二鹰一样。”

廖先业大惊,执鞭追问道:“你可是中原武林中的后起之秀,人称入木三分的王仁?”

聂瑛在王仁耳边轻声道:“王仁哥哥,真没有想到你的名声远至辽东,真是可喜可贺啊!”

王仁却回过头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们上午一个说法,称我为王仁,甚至还不太熟悉我的名号,下午却又是另外一个说法,想必这中途必然遇到了某个中了解中原武林的人的提及,由此才有了转变。”

王仁跟廖先业道:“你赶快带兵撤走吧,如今我军刚刚借劫寨成功,士气大振,你不是对手。”

不想廖先业大骂道:“我们契丹人,个个如猛虎一般雄壮,一个顶你们十个,就算战死到最后,也要将你们打败。”

廖先业下令进攻,王仁怕聂瑛受到牵连,连忙骑着玄武流星,想要先离开战场,不想廖先业从后面追了过来大骂道:“王仁,你杀我师弟,我要你偿命。”

廖先业甚至王仁武功绝顶,连忙收起双鞭,使出绝招,在马背上开始聚气凝神,顿时,眼睛充血变红,身体上的骨骼外露,好似九旬老翁,没有一点血肉,甚是恐怖。

王仁连忙回过马来,伸出猿臂,使出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掀”式,打中廖先业的马。

马受惊而狂,将廖先业甩于马下,晋兵趁势将其强行控抓住。慢慢地,廖先业眼睛中的血色开始消退了。

王仁大喜,在战场外大呼道:“你们的主将廖先业已被擒住,尔等还不下马受降?”

契丹武士见廖先业被困了起来,敌方士气更甚,而契丹大军已无斗志,连忙逃窜。窦援有换了匹马,驱兵掩杀,契丹兵又是死伤无数。

王仁将廖先业交给窦援道:“留着他肯定有用,千万不要再让景延广那人言老狗把他给放跑了,否则,下次我绝不容情。”

窦援应允道:“王仁,你就放心吧,你们夫妇二人连番帮我,我虽然没有读过几天的圣贤书,可是也知道知恩图报,这次就是景大人杀了我,我也不会把人交给他。”

聂瑛却不这么想,忙跟窦援道:“窦将军,如果下次景延广前来要人的话,你就把人给他,然后立即派人通知我们就行了,我们在城门口等着他,捉贼捉赃。”

王仁恍然大悟:“对呀,当晋主看到景延广公然通敌之时,想要护短,恐怕他的百姓、士兵也不会答应啊,瑛儿,你真是神鬼莫测!”聂瑛甜甜地笑了。

窦援立即差心腹之人把廖先业秘密关押起来,然后又带着刚才劫寨成功,士气大振的精兵火速赶往东门救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