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皇帝犯险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2章:皇帝犯险

却说东门情况,在东门之外,赵延寿和赵延昭二人率领大军,全力攻城,似乎是不得顿丘,誓不罢休。

是日午憩之时,石重贵正在休息,忽然听得信使来报,说是契丹军在西门扬言让王仁出战,石重贵置之不理,不过,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东门传来消息说契丹大军从东门蜂拥而至,强行攻城,专攻一门。

石重贵大惊,亲自去东门查看,只见契丹骑兵个个人高马大,一场魁梧,冲锋陷阵,更是勇不可挡,连忙下令放箭抵挡,契丹骑兵这才不是人死,就是马亡。

赵延寿见强行攻城之法不可行,于是先停歇片刻,让留在自己身边的镔铁八鹰在城下叫阵。

东门守将杜重威派的得力大将霍磅忍无可忍,亲自上前去迎战。

当时杜重威乃是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又是后晋高祖石敬瑭的妹婿,因此,他也就是石重贵的姑父了。不过,在石重贵继位后,为了避开石重贵的“重”字之嫌,更名为杜威。不过世人十之***都称之为杜重威。

霍磅使得双板斧,有过人之勇,战不三十回合,就被镔铁十三鹰中的老六李骁斩于马下。石重贵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如此瘦肉的弯刀小将居然武艺高超,连忙跟其姑父杜重威商量破敌之计。

石重贵惊慌失措地道:“姑父,眼下敌人来势汹汹,只有先用***手固守城池,看看有没有身么办法解救,不知姑父你意下如何?”

杜重威当然连连称好了。

石重贵见敌兵气焰嚣张,决定御驾亲征,亲自出战。杜重威连忙劝荐道:“我主万金之躯,怎么可以以身犯险?”

石重贵笑道:“哈哈哈哈,朕好久都没有上战场杀敌了。今天,朕就亲自上战场,以为先锋,我大晋国将士必然死战到底,到时候还怕什么契丹骑兵?”

石重贵就这么决定了,站在在城楼上,振臂高呼道:“众将士听令,朕决定亲自出城破敌,尔等为我擂鼓呐喊,助我声势,壮我龙威,待朕得胜之时,尔等全力出城掩杀,剿灭契丹大军。”

石重贵的这一招果然起了作用,顿时,晋军气势大涨,喊声过雷,排山倒海不绝。

石重贵乃是沙陀族人,从小好骑射,有沙陀族的风骨,喜好武艺,从小就表现出过人之勇,在下属的吹捧之下,更是自以为武艺超群,穿着铠甲,背着弓箭,挑着镶有九颗宝石、一条金龙的长***出城迎战。

石重贵出城迎战,顿时士气冲天,擂鼓呐喊之声响彻云霄,排山倒海。

他手持长***,有晋国将士在身后擂鼓呐喊,又看到身形瘦肉的李骁,更是不屑一顾,尽显轻浮。

石重贵大骂道:“好一个契丹狗贼,敢犯我国土,此次朕御驾亲征,还不下马受降?”

李骁大笑道:“哈哈……久闻晋主有过人之勇,今天亲自出战,看来是到穷途末路了。晋国开国皇帝,也就是你的叔叔石敬瑭,把燕云十六州送给了我主,现在你就把剩下的也给我们吧!中原这么乱,还是让我们契丹人帮你们一把,统领天下,建立万世不拔之基业,也能给你们中原百姓千秋万世的幸福。”

石重贵大骂道:“好你个胡寇狗贼,先主仁慈,把燕云十六州割给你们。你们不思多谢先皇恩典,却屡犯中原,真是无情无义,罪无可恕。现在,我要一鼓作气,杀光你们这群背信弃义,***之人。”

李骁大怒道:“我今天并非和你做口舌之争,实乃为取顿丘而来。鉴于你并非武林人士,我赤手迎战,让你知道契丹勇士的厉害。我是镔铁十三鹰中的六鹰李骁,要是由我把你打败,整个晋国将颜面无存,中原将蒙羞,而我镔铁十三鹰则将扬名立万,名垂千古,哈哈……”

石重贵大怒,挑***出战,直逼李骁。李骁将弯刀装入刀鞘,赤手空拳,纵马上前,和石重贵相搏,却也占不了丝毫便宜。

李骁曾经在蓟州岸口,让契丹大将皇甫遇毫无还手之力,现在遇到石重贵,却不料其虽贵为一国之君,武功却是如此了得,不由心生敬意。他灵机一动,止住石重贵,跟其道:“我有一套刀法,不知道你敢不敢应战?”石重贵既然敢在三军面前,挑***出战,足见其胆识过人,又岂有不敢之理,挑***指骂道:“有何不敢?但叫你刀折人亡。”李骁大喜,拔出弯刀,跟石重贵道:“你们晋朝第一勇士皇甫遇曾自创一种武功,名曰杀祖刀法。此刀法虽然凌厉无比,招式毒辣阴险,不过皇甫遇亦是死在我的手中。今天,我用你们晋国臣子的武功对付你这个晋国君主。”

石重贵大怒,挑***上前,但听得李晓口中喊道:“这招叫做主王让步……这招叫做反劈阴山……这招叫做割地求和……这招叫做呈折拜父……”

李骁在前用皇甫遇的留下的杀胡刀法跟其大打出手,其威力之强,让石重贵只知闪躲,竟无还手之力。听得契丹阵中,有几个身形瘦弱,同如李骁的人士言道:“六师弟是我们镔铁十三鹰中的第一高手,他现在用皇甫遇留下的杀胡刀法大战石重贵,难得石重贵还可以接这么多招。”

忽然间,石重贵一***刺来,李骁侧身闪躲,将宝刀藏于怀中,猛然偷袭出招,使出一招藏刀退马,横空划过,砍到石重贵的长***之上。即时,长******被折断,金龙尽毁,宝石散落在战场之上,石重贵滚落下马。

赵延寿大喜,连忙在阵后大呼道:“李骁,抓住了他,就抓住了整个晋国,速战速决。”

李骁刚欲出手,不想此时,北面浓烟滚滚,燃起熊熊大火,直通云霄,而该地正是契丹大军扎营之所。

赵延寿大惊,连忙分出一支小队,让廖先业带兵去查看。不过经此一事,契丹骑兵个个相互猜忌,军心顿时涣散了许多。

见到契丹大军阵型变乱了,而且个个面面相觑,石重贵连忙下令向前冲。

晋军听的石重贵一声大喊,杜威立即下令,全军出城抗敌。顿时,喊声四起,***手从两侧冲出,帮助晋军掩杀。晋军个个手持长***,在兵器上比契丹军有优势。契丹的阵型已乱,兵器士气不像刚才那么盛,而晋军士气大振,个个死战,把许多契丹兵都挑于马下。

赵延寿来回死战,但是,现在晋军士气大振,不可抵挡。李骁自恃其勇,远远地看到了石重贵,冲进晋军阵中去抓他,却被乱军所杀。

就在此时,又有六个身形瘦弱,形似李骁之人从乱军中冲过来,扬言要抓住石重贵,可是当他们看到李骁的尸首时,痛哭流涕,不过立刻停止了悲痛,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国事要做。

为首一***喊道:“镔铁十三鹰像镔铁一样,坚不可摧,向雄鹰一样,令人仰慕,今天咱们六个就要抓住石重贵,报效主王,战死沙场也无悔,冲啊!”

此人正是镔铁十三鹰中继苗青、廖先业之后的老三张冰。

听到张冰这么呼喊,镔铁六鹰骑着骏马向前冲去。

石重贵也上了马在血战,发现了来势汹汹的六人,也是胆战心惊。连忙在后面呼喊道:“将士们,打赢这场胜仗,人人有赏,为了你们的国家,为了你们的家人,为了大晋国的江山,给我杀。”

六人想要冲过晋国的大军,可是晋军气势如虹,实难冲过去,不想六人还是不死心,腾空跳起,越过这重重士兵的围剿,落到了石重贵旁边。

石重贵连忙向城内逃去,可是万一把契丹人领进城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又铤而走险,折马回缰,向西逃去。

渐渐地,石重贵脱离了战场,真可谓是势单力孤。六人在后面穷追不舍,不料,石重贵的马被绊倒了。

六人立即赶了上去,擒住了石重贵。正在他们沾沾自喜之时,杜重威率救兵来了。

张冰抓着石重贵,其它五鹰拔出弯刀,跳上前去,片刻之间,就把杜重威带来的几十个将士杀光了。

张冰欲杀杜重威,将地上的一把长***起,踢扔向他的心脏。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柳剑飞来,挡走了长***。

张冰大惊,向后观望,不料王仁就在他的身后。

王仁快步上前,将张冰点住,把石重贵从他的手中救出。

石重贵吓得魂不附体,杜重威也跑过来,藏在王仁的身后。

王仁大怒道:“看你们的身手身形,就知道是镔铁十三鹰了,契丹营寨已被我们毁了,粮草也已经烧光了,你们还不滚回契丹去?”

众***惊,张冰大骂道:“你怎么会有柳剑,难道你是入木三分王仁?”

王仁笑道:“哈哈……王仁一文不值,我知道我杀你们师兄弟,你们恨我入骨,不过,我今天还是会放了你们,等你们啥时候练好武功了,再来找我吧。”

张冰大骂道:“你太狂妄了,镔铁十三鹰有三鹰足可以收拾你了。”

王仁大怒:“狂妄的人是我吗?我现在放了你,你们六个人联手,要是能赢我一招半式,那我就把石重贵交给你们,从此退隐江湖。”说完,伸出一指,解开了张冰的穴道,将张冰推了过去。

张冰又在对面大骂道:“王仁小儿,准备受死。”

六人开始运气,顿时,眼睛充血变红,经脉颤抖,甚是恐怖。

王仁已经领教过镔铁十三鹰的武功,自然是成竹在胸,先聚气凝神,用护体真气护住全身。

王仁快速跑到七人旁边,带他们没有摆好阵势,就将其逐个击破。片刻未到,六人全部倒地。不想他们又爬起来了,面无表情,好似僵尸一般。

王仁大惊,心想:“这六人武功比那刚才那三鹰的武功要厉害多了,打在他们身上都没有感觉。”

王仁聚气凝神,将功力凝聚于掌中,不想,此次六人的招式滴水不漏,配合的更是天衣无缝,实在难以攻破。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们的手法都特别精妙,六人从六个方位出招,走的正是阴变之位,配合起来,好似枝繁叶茂的树干,毫无半点空隙,不由暗暗称奇。

王仁自知很难在招式上取胜,于是心生一计,让众人捂住耳朵,虽然石重贵、杜重威不知其意,不过只得照办了。

王仁见众人都已经准备好了,聚气凝神,发出悲天悯世咒。镔铁六鹰无法忍受这强大的内功,立刻清醒了,纷纷在地上翻滚。

王仁见悲天悯世咒起乱了他们的心智,连忙点了七人的穴道,收起功力。

就在此时,聂瑛和窦援也在后面赶了过来。王仁跟石重贵道:“想必你是不会介意我处置他们吧,我现在要把他们交给窦援将军。”

石重贵笑道:“少侠武功果然天下少有,救了朕和我姑父,我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介意?”

窦援连忙上前跪倒在地道:“窦援救驾来迟,万望我主降罪。”

石重贵笑道:“哈哈,窦将军来的正是时候,你就赶快把这六人关押起来,交由王仁少侠处置。”

不想杜重威在一旁道:“窦将军,打仗的时候你不来,现在王仁少侠救了我皇,你却来此领功,真是时候啊!”

王仁甚是生气,怒斥道:“杜威,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今天要不是窦援窦将军趁着契丹大军攻城,率领一千精兵去劫寨,烧掉了契丹大军的粮草,你们怎么能轻易取胜呢?今天,窦将军应该是首功。”

石重贵笑道:“哈哈哈哈,今天得以破敌,众人都功不可没,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边走边聊吧。”

一路之上,窦援仔细地跟石重贵讲了一下聂瑛是如何突施奇计,他们是如何顺利劫寨烧粮,石重贵真是惊叹不已。

就在众人将要入城之时,景延广跪在城门面前喊冤,石重贵连忙下马相扶,不想景延广却道:“皇上,我儿刚才被王仁所杀,请您务必为他做主!”

王仁大怒,上前大骂道:“好个人言老狗,你要是不想死就赶快滚一边去。”

石重贵看了看王仁,又跟景延广道:“爱卿请起,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景为是我的监军,可是王仁是我的恩人啊。”

杜重威也跟属下吩咐道:“景大人丧子,悲痛过度,你们赶快扶他去休息。”这才把景延广强行拉走了。

难道说契丹真的会就此离开中原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